【悦悦】(08)
作者:Demon(w1985jc)      更新:2016-09-22 23:08      字数:4047
                第八章

  11月17号晚上,这是那段时间在北京的最后一个夜晚(2010年春天
又回去了),王伟和徐德刚在链家地产上班,正常下班就是九点半,在公司稍微
一墨迹,回来就11点了。那天晚上人挺多,我们一起吃麻辣烫喝啤酒,我有点
伤感,跟王伟说我和悦悦的事,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以理性的态度劝说我,让我
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散场回去睡觉,我和德刚住一起,已经12点了。

  我可能真是一个懒人,第二天直到十点半多才醒来,一看手机,一个未接来
电,一条短信,说,你住哪,不说话我回去了。我一看着急了,赶紧回电话,然
后穿衣服赶往积水潭地铁站。下了635路车过了马路,在东北出口看见我温柔
美丽的小女人,她穿一件暖色羽绒服,笑容和小太阳一样温暖,眼神明亮,如果
只看这样的表情,怎么都想不到她是一个婚姻不幸福的女人。她在和一个年轻男
人说话,男人面无表情,她在微笑。两种感觉袭上心头,幸福,吃醋。我没有握
拳,只是神经绷紧了走了过去,眼神在坚定与温柔之间转换,看完年轻男人看悦
悦,一句话都没说,拉起悦悦的手就走,留下那个小伙在原地,呆若木鸡,还没
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牵着悦悦的手,我的醋意慢慢散去,低头温柔地问她:
「那是谁?」悦悦说话的语气满是柔情:「我不知道去那里怎么走,问他路呢。」
哦,原来是她去问他路,可是她笑的那么甜那么美,只是问个路至于笑的那么幸
福吗?呐,还是因为心中想到了我吧?哈哈。我们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我握住她的手腕,一路不语。

  到了我住处外面的大路停车,我买了两瓶水,这破地方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
的北漂,雪融后的地面泥泞崎岖,这一路走来费的那个劲,从下车到我的住所花
了十分钟,快十一点半了吧,我起床没吃饭也不想吃饭,我想吃她。

  进门后她要去洗手间,不知怎么说起她当年怀孕人流这件事了,声音略有忧
伤地说,十年(九年)了。回到屋里,我开灯找到暖壶,去外面接上水,接水间
隙我回到房间,悦悦站在门口那张床边上,我没有关门直接拍灭了灯,搂住她开
始亲吻,她陶醉地仰头和我缠绕着舌头,我一手伸进她衣服里抚摸她光滑的背,
一手插入她的裤子里摸她丰满的屁股,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让我着迷,屁股,软
腰,美背,那种触感非常美妙。抚摸和接吻十几秒后,我停下来,她靠在我肩膀
柔声说,你不是还接着水么。我出去拿回暖壶,插好热得快,把门反锁了,因为
房间没有窗帘,我没有开灯,她今天穿了一件紫色紧身卫衣,蓝色牛仔裤,里面
是紫红色内衣,与内裤是一套,很精致,看得出是特意为这最后的约会准备的。
我的单人床很窄,但是对于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来说,足够了。脱光后钻入我的被
子里,接吻,抚摸。然后我拿来电脑,播放AV,女人被男人慢慢脱掉奶罩,去
拨弄她的乳头,然后各种舔弄,前戏,我也随着AV里的情节用手指去夹弄悦悦
还软着的乳头,看她的眼睛,她正认真地看着屏幕上的男女,她的乳房那么柔软,
像两个刚出锅的白面馒头,如果我的手掌完全张开,刚好可以握住,拨弄完奶头
又握住轻揉,她任由我动作,屏幕里的男人开始插入了,女人喉中传出做爱时特
有的声音,我合闭电脑放到一边,开始专注我们的正戏,接吻,插入,一会我又
想试后面干了,就让她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来,这一次我也跪在床上,在她后
面,插入,快感倒是比几天前站在床下面操的爽,但是浓郁的爱还是让我觉得更
多的身体接触才舒服,于是又恢复到传统女下男上体位,也许是几天前彼此都得
到了满足,这次我压力小了,也不想太累了,也许男人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了,
久了就倦了是真的吧,虽然我没有不珍惜也没有厌倦,但是18号中午我们这次
性爱我确实没有第一次持久,我们干的也没有第一次那么有激情那么刺激,我在
她身上干着,感受到她阴道的肉对我的「抚摸」,虽然不如06年的娜娜那么紧,
可是依然很柔软舒服,我每抽插一下都非常兴奋和满足,在一轮又一轮的抽插下,
我忽然想射精了,然后猛冲了几下,虽然不甘心这么早出来,但还是喷射了进去,
而这种身心不统一的射精,让我在射的时候并没有停止抽插行为,一边往她阴道
深处射着精液,一边继续抽插操动,直到射精行为停止,我才停止抽动。歇歇,
随意聊天,可是过了没多久,甚至也就十几分钟?我就又想要了。悦悦惊讶:
「太快了吧?」我说:「没办法,只能怪你太迷人,我太喜欢你。」说着,开始
了那天我们的第二次。

  虽然还能干,还能干很多次,但总想减少一些压力,让她先爽或者让她的身
体先准备好,随时能到高潮。我一边亲吻着她,第一次把手指插入了她湿滑的阴
道里,只右手中指,开始抽插起来,虽然手指没有鸡巴粗长,但是更硬更灵活,
可以随意地在阴道壁上刮来曾去,可以比鸡巴更快地进出,更灵活地发力,手指
刚刚进入的时候,我还怜香惜玉,可是几下之后,看她爽的不行的样子,我倍受
鼓舞和刺激,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我用中指狠狠地插着悦悦的逼逼,她的叫声也
越来越大,超越了之前第一次被我操和次日上午69口交的时候,是一种完全失
控的状态,让我觉得,这个女人脑子里已经爽的一片空白了,短暂失神失魂了,
我还一边用力抠着一边说:「悦悦,你发洪灾了。」此时她身下,确实已经湿成
一片。期间,我也担心过,被隔壁人听到怎么办?又想,听到就听到,又不是看
到。听到难受的是他,不是我,也不是我的悦悦。感觉终于把她伺候好了,抠的
我手指都酸了。她才从「失魂」状态清醒过来,我说,你知道你刚才叫的多浪,
声多大吗?她居然真的不知道,并不是装出来的样子:「有吗?没有吧?」我想,
有是肯定有,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不重要了,哈哈。你舒服了,该你让我舒服了。
我说,给我亲亲下面吧。她撒娇摇头说不。我起身去倒水,当着她的面洗干净,
说,现在可以了。她乖乖躺在床上,我跨坐到了她身上,往上移动,坐到了她乳
房上面靠近脖子的位置,她的双乳在我屁股后面,我的鸡巴来到她嘴边,悦悦开
始努力地抬头含住我的鸡巴吞吐起来,就像13号上午69口交时候我努力抬头
为她舔逼逼一样,她每一次吞吐,脑袋都要前高后低地移动,她非常努力地在为
我口交,我又感动又心疼,享受着她的服务,双手背到身后去抚摸她的两只乳房
……大概也就十几下后,我就心疼她这样太累,舍不得了,我说换个姿势吧,就
从她身上下来,躺到床上,让她跪到我双腿之间,低头含住我的鸡巴继续吞吐,
房间里没有灯,但借着走廊里微弱的阳光,我还是隐约看得见她低头认真口交的
样子,我使劲挺起鸡巴,享受她的服务。不知道过了多少下,我说,上来吧。悦
悦就轻轻吐出鸡巴,起身跨到我上面,扶住对准坐下去,我们的身体,又连接到
了一起,她开始上下动作,肥美的屁股在我身上浮沉撞击,我双手在她的美臀,
软腰,腹部,胸脯之间爱抚游走,接着,我又抱住她的屁股,开始主动往上顶,
我怕她这样主动上下动的太久了会累,心疼她。一边主动往上操着她,一边心疼
地问她:「悦悦,你在上面会累吗?」她不累,还说我给自己压力太大了,没关
系的,不用想那么多,要我怎么舒服就怎么来,不用过于考虑她的感受。实话实
说,那天我的表现确实比不上在密云金地莱酒店那两次,也许是身体状态不如那
几天,也许是更多地考虑了自己,不想太累只想爽,于是我抱住她,让她趴向我
的身体,我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悦悦并没有完全压到我身上,她身子偏上了一点,
双乳垂下来,贴到我的脸上,只是没有完全压下来,即便如此,我仍然感到呼吸
不畅,为了专注最后的冲刺,只好把脸歪向左边,双手抱着她的两瓣屁股,用力
快速地往上顶,一边干一边问她,悦悦,我可以射了吗?她嗯了一声,我就进入
了最后阶段,十来下后,我们激情相拥,身体颤抖……高潮余温慢慢散去,这时
我看见窗外貌似有人在往里看,然后就听到了敲门声,悦悦哇塞了一声,我却听
成了我老公,惊吓之余,鸡巴顿时萎缩变凉了,空气凝固了三秒钟,我问她,你
说什么?她说,没说什么呀。我高声问了一句,谁啊?房外的人说,租房的人,
来看房。我说还没到期呢,今天最后一天。心里想的是看你妈逼操你妈的还好已
经射完了,妈逼差点吓得老子阳痿。

  她在靠墙一边,我在外边。我说,今晚我就要回去了。她却深情地玩笑说:
「带我一起走吧。」我笑笑说:「你不要女儿了吗?」她也笑着说:「还有个拖
油瓶是吗?」我没说话,她却热烈地吻了上来,她吻的用力,几下之后我居然感
到无法招架,就像那天在车上她被我吻的难以喘息,这次反过来了,是我气短难
喘,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硬撑着承受她狂热的舌吻,直到她发泄完情绪,
平静下来。

  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是公司同事打来的,她就光着身子蹲
在床上和她通话,我觉得好笑。接完电话,该穿衣服了。我忘了是我主动提出为
她穿,还是她要求我给她穿,内裤穿好后,我给她带胸罩,两条胳膊穿戴好后,
去系背扣,带子却弄反了,不得不解开重新扣。「你好笨呀。」悦悦说到。我说:
「这不是因为我没经验吗?」说着,悦悦双手搭上我肩膀,满是依恋,我又重新
帮她系好背扣,双手移到前胸掂了掂她肥美的乳房,半罩杯,上半边都是裸露在
外面的。穿好衣服后,她还坐在床上没下来,我站在窗边,她的手又不老实,用
力摸着我的裆部往下压,我假装生气说别闹,她就笑着说,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了
是吗?现在想想,当时真该脱了裤子再干她一炮。

  我们出了房间,去吃饭,她硬是要结账后再给把剩下的几十块钱给我。我不
想要她的钱,因为我对她是真心的。她又装出一副女流氓的语气,不想让我包养
你是吗?我没回答,心想,问题是你也不富裕啊,你要是个富婆,我就让你包,
让你养。往二里庄公交车站走,路过超市,她非得进去不可,给我买了一大堆吃
的,牛肉干,鸡腿,泡面,饮料,让我晚上在火车上吃。我们来到二里庄公交车
站,下午三点,太阳很暖,我忽然停下脚步,她随我停了下来,我低头去亲吻她,
她不再躲闪,我们吻了有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世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
人,无所谓几个人路过看见,无所谓看见的人怎么想怎么看我们,我不想停下来,
她也没有很快停下来,一直吻的我又硬硬地顶到她,最后还是她先停了下来。我
们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她上去了,往南离开,不到一份子,手机收到一条短
信,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