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人母们的3P肉欲美宴】(01-03)
作者:FRANK      更新:2016-09-14 16:49      字数:13173
作者:FRANK

    字数:13383

    第一章

    赶着高铁北上、frank在周六下午来到了台中;而和○哥相隔多年的久

    别重逢,却因为没见着本该一起出现的may、mindy的这两朵姐妹淘女人

    花,而让两个大男人、尴尬地坐在本该是由女生开的小金龟车里,一起上演着一

    齣面面相觑戏码里的忐忑不安…

    不过,听了○哥的「拍胸脯保证」,赌上一把信任感的frank、这次幸

    运地没吃到亏-是比预期晚了一个多小时没错,但却也多给了一段时间、好让f

    rank「养精蓄锐」之外,也间接让frank期待的心情得以酝酿、而在m

    t的房门打开的那时候、才刚到达了一个高点…

    「嗨!好久不见,小○,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接到柜台小姐的通知,这

    次先进来的「访客」是mindy姐:好听又清亮的嗓音依旧,但绑在脑后的马

    尾发型,则让她多了几分精明干练的俐落感;而一躺上床、把头撒娇般地钻入f

    rank的胸膛时,微微传来一股淡而沁鼻的花香味,则是提醒了frank眼

    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出门前就梳洗过的「准备充分」…

    呵,至於准备充分什么?那就是不可言喻的一种默契。

    「啊…啊…啊…会尿出来的!会尿出来!呜呜…你好坏…呃嗯…」,省略掉

    一段不算短、又不讨喜的叙旧后,说着话、一边主动地用手指轻划给挑逗着fr

    ank、只穿着内裤底下的肉棒和睾丸的mindy姐,这样「玩火上身」的她、

    很快地就落到一身厚重套装和裤袜被脱得精光的地步不说,脑后的马尾长发也散

    开成一片、就像是铺了一层托住裸着体的上半身的黑色柔软被一样;而挣扎地想

    要保护住小穴被侵犯的双手、也无奈地一再被frank拨开;然后,就在mi

    ndy的几句唉叫声中,随后就开始上演了、属於mindy姐小穴独角戏的

    「潮吹秀」…

    由於嘴巴的破洞未消,frank被迫取消了品嚐小穴的美味;但多年前的

    过往记忆一个涌上、想起mindy特有的「潮吹」体质,一阵爱抚过后,fr

    ank便一个右手自食指以后来个四指并拢,开始快速又来回用力地刷揉着、m

    indy已经湿漉漉的小穴穴口和「小豆豆」…

    这一招可说吃死了mindy!在两次娇喘中的全身抽搐后,紧接迎来的、

    则是两次来自小穴穴口给溅溢出的几些透明黏液…

    mindy说的「尿出来」、是一种感觉上的形容,但实际上的触感、其实

    就像一小滩突然泼溅出的骚味淫水,弄得frank是一整个手掌的湿淋淋…

    「套子…我要…我想要了…求你…老公…」,终於,忍耐不住高潮过后的肉

    体给挑起欲望的mindy,也诚实地对我说出她的渴望、与她此行而来的目的

    …

    做爱、被插、被干,还是性交,都只是雅俗不同而已的同义词。

    「喔?套子吗?好,我给你,等一下…」,看着mindy恍惚在潮吹后的

    余韵中,frank也回应着她已经打开双腿的的娇声呼唤,跟着一把将床头上

    的套子给放在mindy的手心上,一边则是把肉棒撸了几下、再着一次就挺进

    了mindy的小穴里…

    「啊噢…进来了…你好坏…又不戴套子了…」,光溜溜的肉棒一进入min

    dy潮湿又带着热气的小穴里,frank看着mindy的同时、应该是跟着

    露出一抹微笑吧!

    「…可是…没办法…今天你是给钱的老闆…又是给肉棒的老公…老婆…就随

    便你怎样干了…嗯…都可以…啊噢~啊!啊!啊!啊…」,mindy的手指上

    是一派朴素,健康而带着自然粉红的手指甲、熟练地轻刮着我的手臂做挑逗;而

    几年不见、因为体重增加而总算小小膨胀起来的「小笼包」B奶,也忙碌地在我

    眼前开始上下摆晃起来;同时,因为张开小穴而擡起的两条玉腿,则伸了过来,

    依循着主人的身体激烈晃动的旋律、而渐渐地圈住了frank忽快忽慢地摆动

    中的腰枝…

    「嗯,只能玩十分钟…嗯哼…对,十分钟,然后,去写功课…啊~妈妈没事

    …嗯,给赖阿姨看过以后,啊嘶…才能继续玩…对…妈咪真的没事…还有,晚上

    十二点以前要睡…睡觉喔!啊喔…没事…等一下,may阿姨会一起过来找妈咪

    讨论事情,明天会回家的…乖…乖…啊…」,接着儿子打来的电话、拿着手机的

    mindy,强忍着随时会脱口而出的呻吟声的她、可是一个严格管教小孩玩电

    动的好妈妈;但低头看着她光着屁股的下半身、正忙着被儿子爸爸以外的男人的

    肉棒狂插猛抽的景象,frank不由得低头在mindy的耳边说着:「mi

    ndy妈妈坏坏!不准儿子玩电脑、打电动,自己却跑出家里来motel给男

    人当玩具玩,真是坏坏的妈妈呢!」…

    而挂掉电话后,一手还拿着手机的mindy、则是一脸潮红地回着嘴说:

    「哪有…啊啊…哪有不准」弟弟「(她儿子)玩电动…乱讲…而且人家…妈咪没

    坏坏…只是在忙○哥安排的工作…喔~啊啊…忙着当小○老公…的…老婆…忙着

    …玩肉棒…被肉棒玩…啊啊啊…」,说起淫声浪语来,经验老到的熟女姐姐、总

    是能说得搔到痒处-即使不用太over的淫秽用词,也能勾引出男人无法再做

    掩饰的天生征服感和最深层的肉欲。

    「喔喔…呃喔…要出来了!要出来了!我快要出来了!老公…一起出来好不

    好?求你了…喔喔喔…出来了…呃呃…」,而已经一阵子没做爱过的mindy,

    身体显然敏感到不行;当frank还忙着再做一阵狂抽猛插时,却已经看到m

    indy张大了嘴、身体一个弓起,双手则是紧抓着我的手臂的高潮反应…

    然后,接下来是播放广告时间…啊,不是,已经彻底欲火上身的frank、

    也没多给姐姐休息喘口气的耐心,重新把mindy摆好在床铺的正中央位置后,

    frank的肉棒,又开始了再一轮的狂插猛抽…

    只是,frank并没有因此忘记提到另一个姐姐的存在…

    「趴趴趴趴…」,接过柜台小姐的第二通告知「有访客」的电话,一放下电

    话,frank的肉棒、也重新插入了mindy姐的粉红色肉穴里的深处;而

    在有点尴尬的一连串「肉体撞击声」的欢迎乐中,大约五点多,mt房间的大门

    终於再度一开、姗姗来迟的may姐,正穿着一身耶诞红的喜气洋洋给进到了房

    间里…

    「喔~这么早就在忙啊!怎么不等may一起来呢?好久不见了,小○…嗯,

    你的屁股…还是一样的翘呢!」,说话的同时、may姐顺手摸了frank屁

    股一把,小手还一路滑过了frank的股沟和睾丸;而不同的问候方式,更是

    代表截然不同的两朵女人花;终於,标准的「环肥」、「燕瘦」两种姿色各具的

    成熟美感,在这一间mt的房间里、得到了完美的交集…

    「呵,没办法,有人猴急啊!对不对啊?好色的mindy妈咪…啾…」,

    转头回了刚进门的may姐一声,frank跟着又低头给了mindy一个舌

    吻、好封住她的娇声抗议;而看她又是一脸胀红的模样,明明才刚迎接过两次高

    潮快感的mindy,躺在一袭紊乱的长发发幕里的她,不是人妻,也不是人母,

    而只是张大着嘴,忙着等待又一次高潮带过全身、好让全身兴奋得不断抽搐起来

    的母※而已…

    「老公…该may了吗?」、「嗯?啊?」,过了几分钟,才刚让mind

    y在第三次高潮过后、处於一动也不动中的成就感的frank,一才拔出肉棒、

    而躺在床上喘息了几口气,便看见脱下裤袜和短裙的may姐,正带着匆忙的脚

    步从浴室走向了床边。

    有别於mindy姐的厚重套装底下、穿的是一组成套的紫黑色蕾丝花边的

    透明bra和小裤裤,是种散发着勾人气味的若隐若现的性感;may姐直接开

    在耻丘位置上的鲜红蕾丝花朵装饰的鲜红小丁,则是吞吐着想要吃掉男人肉欲的

    露骨冶艳…

    两种不同的装扮、哪种比较让人喜欢?这不是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fra

    nk幸运地可以同时拥有这问题的两种答案…

    「嗯嗯…啊啊…喔喔…」有点夸张的唉叫声,是刚接手frank肉棒的m

    ay姐的特色;但可能因为frank的肉棒、才刚从mindy姐身上「使用

    过」的关系,有点介意的may姐,少见地在我的肉棒上给戴起了一层套子作为

    「抗议」;但回神看着may,来不及多说些叙旧话语的她,则用着比mind

    y更多的时间、温柔地抓着我的脸不停抚摸;而在两个眼睛中,不知道她在打转

    着什么?一会儿对我笑,一会儿则擡起头吻着我…——

    「啊啊…呼呼…」,忙了一阵子,同样也有一阵子、没和男人在床上耳鬓廝

    磨的may,一下子、就品嚐到了两三次左右高潮的滋味-差不多和mindy

    同样全身抽搐的情形,只是may多带了一阵又一阵低沈的喘气声的差异;但戴

    上了套子、就少了敏感度的frank,似乎也因此少了射精时所需要的一点极

    度快感-尽管may姐体内的肉壶更热、更湿黏,却没让frank的肉棒感受

    到射精的欲望…

    而在「床戏」告一段落的那一刻,看着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牵着手、也同时

    伸出另一手、分别拉住我的双手时,frank不知死活的肉棒,居然又硬了起

    来…

    「亲爱的老公…may要吃饭了…好饿…快饿死了…」、「是啊…老公…人

    家mindy的肚子饿了啦…你听…肚子咕噜咕噜的叫…」、「我知道了,我的

    两个大…宝贝,呵,又不是小孩子了…哈…」,但扫兴的言词、马上补在兴奋之

    后;一下子、让两个三四十岁的大女人给变成小女生的饿肚子,也提醒了fra

    nk的时间观念-晚上六点半左右,确实已经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后来,我们去了一趟大远百11楼的美食街:一入眼帘的小日本村景象的有

    模有样,还真让frank为之讚叹了、商贾们在赚钱之前下的用心。

    而我们选了一家叫翰林茶馆的地方用餐:may叫了份寿喜烧雪花牛肉,m

    indy则是点了个元气牛肉锅,爱吃大肠头的frank、自然看上了麻辣肠

    旺煲的麻辣带劲;大饱口福之余,加上当小菜的麻辣烫和烤花枝,也让fran

    k一桌饭菜吃下来、可也消耗了不少银两。

    双倍的欢乐,自然也是双倍的花费!这是天生公平的道理,也让frank

    结帐时的钞票、自然掏得没太多犹豫…

    「呵呵呵…讨厌!死相喔你!看…一下旁边…还有人呢!」、「管他的,对

    吗?」、「唉,你啊!真不怕羞羞脸呢!讨厌!讨厌!」,忘了是讲起什么腥羶

    色的话题,frank是逗得两个熟女姐姐笑得花枝乱颤;而坐在大远百13楼

    的影厅空旷处的一张小桌子旁,我们擡头看见的巨大银幕中、则是「天地亡者」

    …啊…是「天地王者-出埃及记」的预告片。

    看电影,一直是frank的休闲嗜好;而这次frank选上一观的电影,

    则是集满华人大堆头豪华卡司、吴宇森大导演执导的「太平轮」。

    而从13楼高的落地窗往外一看,刚经历过一场成王败寇的选战的台中市,

    依旧是灯光熠熠、车水马龙的「不夜城」景色,完全无视政局已然翻天覆地的改

    变。

    可不是吗?政治的兴衰,从来不是我们小老百姓所能关心到的幸福。

    「嗯…你在干嘛?有人在看呢!」、「怎么了吗?」,尽管她们两人嘴上犯

    着嘀咕,但印象中的一幕,是frank的左手、摸着mindy吃着爆米花的

    脸;右手,则紧握着may那白得浮出血管青筋的柔软手掌。

    「没事,亲我一个,乖!」,我说;而身处无人相识的陌生城市里,倘佯在

    一时半刻中的纸醉金迷和温柔乡,也许才是一个平凡男人的小确幸。

    「啾!」、「嗯!」,mindy亲的是我左脸颊,may则是亲了我抓住

    他手掌的手背;而一瞬间、从四处张望过来的眼神中,我却读到尽是些不怀好意

    的视线。

    一个人的幸福,却不见得是每一个人认知的幸福,对吗?

    但尽管如此,frank一个人的幸福,却还有着一个漫漫长夜的份量、正

    在等着我做品嚐…

    (二)

    美食,电影,砸下成本、铺陈出夜生活令人放松feeling的fran

    k,期待的是一个漫漫长夜份量的3p「小确性」。

    而熟女姐姐一向不会让人失望:一点就通的默契、随着我们三人一回到mt

    房间,东西才一个放好,她们便不由多说地开始各自宽衣解带、卸妆梳洗起来。

    下午刚见面时,may、mindy她们各自脸上的妆、都只算是一抹淡妆,

    因此,即使卸了妆的差别倒是不大;而回应着frank脱下衣服时的左顾右盼,

    微笑地带我进到淋浴间的、则是may姐的熟门熟路。

    所谓「残废澡」的sop因人而异,但may绝对属於仔细而有耐心的一整

    套服务;更别说有着多年美发业工作经验的她,在洗头发和后续的处理上、更是

    有着她的独到之处。

    「喀啦!喀啦!」,让may按摩完肩颈脑袋和吹完头发后,frank照

    着may的吩咐活动了一下筋骨,还果真听到了脖子的骨头、传来几声清楚的摩

    擦声。

    「呵!洗完了啊?嗯…香香的呢!有没有神清气爽一点了呢?那…mind

    y就先去外面等你啰!老公~」,听见frank跟着讚美起may姐的一手好

    功夫,接着我而沖完澡、卸完妆的mindy也「不甘示弱」,马上搬出她清亮

    带甜嗓音的撒娇之外,再让一抹身上的淡香体味、在她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的瞬间,

    一下子从may姐身上、夺回了frank两眼所注视的视线。

    「好啦!你先出去,mindy先陪你一下,换我洗一下,很快…」,看在

    眼里的may、倒也没有吃味的意思,反而显得是mindy孩子气了一点;而

    她把我往浴室门外轻轻一推后,自己则拿起一条黑色发圈束起头发、开始换她卸

    妆梳洗起来。

    等了一下,电视上的a片里、光溜溜的日本女优正和几个大男人忙着「近身

    肉搏」之际,总算爬上了床的may姐、伸手拿起遥控器关小了日语的娇喘声声

    量后,随之而来地、则换成是国语声道的呻吟声和吸舔声…——

    然而,这场左拥右抱的「3人行」,frank喜欢用舌头在嘴里交缠的滋

    味作开场;但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个性,自然也有不同的玩法-当嘴巴里还口

    齿留香、残留着两位人妻人母的口水余香时,双手摸着她们黝黑发丝的fran

    k、也正看见她们趴伏在我胸膛前,一边张大眼睛望着我、一边正伸长了小小短

    短的两片嫩舌出来…

    「囌囌…滋滋…」,趴在我的左胸、外表比较温柔文雅的mindy,舌头

    口技的运用、优雅地就像小猫在舔食一样,弄得是frank胸口一阵又一阵的

    酥麻;「呼噜…呼噜…」,紧靠我右胸的may、则带着成熟女人飢渴的模样,

    大口大口又吸又舔地投入其中的「搬弄唇舌」,则是让frank右边的胸口给

    跟着燥热起来…

    而忙了一会儿,趴在男人胸膛两侧的may、mindy好姐妹俩、也很有

    默契地一起给开始滑动她们的小舌头,活像两条水珠成串地滑过了frank的

    两边肋骨、再有志一同地探向了frank身为男人股间的那股「热情盎然」…

    说是「热情盎然」也不为过,不是吗?在她们姐妹淘俩挑逗下、有什么比完

    全勃起的肉棒,更能显得出男人对女人的热情和渴望呢?

    「喔~真爽,×的咧!做」职业的「也没有你们厉害!喔…」,让fran

    k忍不住发出低吼声作为「称讚」下,表现受到「鼓舞」的两个女人、一起回头

    看了我一眼后,便各自选择了不同的「要害」、继续了她们媚态万千地卖弄风骚

    …

    而今晚态度比较强势的、却似乎是小女人型的mindy-只见两个女人在

    一瞬间的眼神照会后,完全勃起的肉棒、便落进了她的掌握;被褪下包皮的胀红

    龟头、连着肉棒前端的半根粗长、便开始在mindy的小嘴里吞吞吐吐;而今

    晚感觉较为怯弱的may也没闲着,「照顾」frank胯下男人象徵的睾丸、

    屁眼和大腿内侧的「服侍」细活,也衬托出了熟女jj才会有的那份耐心和细心

    来…

    「嘶嘶…齁~may…mindy…把屁股转过来对着我…啊…对,就是这

    样…乖…听话…你们继续…喔…」,但frank也不是只会躺着、让女人摆弄

    的角色;忍住随时可能射精的快感,frank随手靠拢了may、mindy

    两个女人的屁股在双手手边,也开始恣意用起手指「回击」-或说「回应」着眼

    前、对我卖弄风骚中的女人身体和她们的肉欲来…

    喔喔…好痒…好痒…老公…好痒…这样…我会受不了的…「,may的死穴

    是他的小穴穴口,frank用手指快速轻压穴口、又带着突破进小穴穴口夹紧

    的力道,不断的重複、便能弄得她欲死欲仙…

    「嘶啊…老公…会麻…会麻麻的…不要了…老婆…这样子…会…会出来的…」,

    让mindy松开嘴里的肉棒、还开口求饶的手指技法,则是frank将左手

    四指并拢地快速抚弄她的「小豆豆」的激烈爱抚,「小豆豆」十分敏感的min

    dy,几乎是撑不过这一招的「完爆」(甚至可以玩出「潮吹」来…)。

    「老公~」、「老公…」,而分神忙着取悦两个女人的下半身时,fran

    k却也听见了两个几乎同时、却又不一样声调,但同样呼唤着我的娇柔声音…

    「老公…我想要了!快给我肉棒,好吗?」,今晚态度较为主动的mind

    y、完全解放了身为人妻人母的矜持,当同样也是人妻人母的may、还乖乖待

    在我脚边看着我时,光溜溜身子的mindy、却已经爬上了我腰间望着我,手

    里还忙着套弄、完全勃起到了一整根是青筋暴露的肉棒…

    但mindy的如狼似虎,却让我泼了她一盆冷水,「好啊!may,你上

    来!」,我跟着把脸看向了may,只见瞬间闪过一脸受宠若惊表情的她,则是

    爬起身看了mindy一眼-就在两个女人不言可喻的眼神交会中,她则一边轻

    柔地在我的肉棒上、仔细地戴好了一层黄色套子来…

    「别嘟嘴了!好好看,刚刚在电影院,你不是说你不太会在上面动(下盘)

    吗?你就看看may是怎样动的?ok?」,用手轻点了生着闷气的mindy

    嘴唇做安抚后,当她侧身躺在我的怀里时,另一边的may、则是搔首弄姿地看

    着我,似乎无声地问着我、何时可以开始在我身上扭腰摆臀起来的样子…

    女人的床技,就和身材、脸蛋一样,可说是各有千秋;而may的长处,则

    是扮演一位擅长在男人身上、做着快意驰骋的性感和带着些许丰腴肉感的美丽骑

    士…

    「这一招叫」观音坐莲「,你看…是这样子动的…」,我对着怀里的min

    dy这样说;而将m字腿开到最大、双手撑持在膝盖上的上下摆动身体,经验老

    到的may一开始扭腰摆臀起来,可是耻度全开地让frank、一览无遗地看

    着自己的肉棒,正在她小穴里忙着一进一出…啊!也让frank回想起当年、

    may在

    ★寻╛回2网╕址ξ百☆度?第◎一▼版◆主▼综|合↑社?区§

    高雄外约多次时,那时候、她再年轻几岁时的妖娆模样…

    「may的奶子够大,胸型也漂亮,来!你也摸摸看!」、「这…老公…」,

    拉起还在害羞又迟疑的mindy的小手,一起搭上may胸前白嫩硕大、有如

    两颗白馒头般的d奶奶子时,may像是随着一男一女的两只手掌、突然用力掌

    握住自己的乳房而玩弄着的羞耻快感,而让frank那根直挺地抽插着may

    的小穴的肉棒,也跟着感受到了一阵急促又反覆的收缩…

    也许太久没再经历如此刺激的3p场景的缘故,才示范几分钟「观音坐莲」

    体位的may,居然就这样一个直挺趴下在我胸膛、外加全身抖个不停地高潮了

    …

    「还没呢!当老公的…我…都还没玩够呢!当老婆的…may…你又怎么可

    以先休息呢?」,但毕竟不复当年、在高雄初认识时的再年轻几岁的体力,直到

    被frank擡起下盘的肉棒给抽插了好几下后,高潮过一次后的may,只能

    撑起身子、准备又再迎接下一次的高潮来…

    「现在,may这招叫」磨豆浆「…应该对你比较简单…吧?」,看着mi

    ndy有些潮红的脸,我一边这样地对她说;而比起需要运用到下盘的床技时、

    感觉有些「肢体障碍」的迟钝的mindy,相对有点回神过来的may,马上

    熟练地把湿答答的小穴重新紧紧贴合住我的胯部后、再双手扶着我的胸口,只见

    她一下子身体左右绕圈磨蹭、一下子又身体前后做着s型摆动…简直就是完美诠

    释了「磨豆浆」这一招体位的美妙之处。

    但没一会儿,今天简直是敏感度破表的may,居然又在我身上给瘫软了下

    「没办法…may好久没做爱了,真的…跟家里的」那个「也是…才会被你这个

    小帅哥…给人家弄得一直爽不停…好久不见…你以前也那么猛吗?老公…人家都

    快被你给…啊啊啊…」,休息了一下、回过了气的may,还有余力是满嘴的絮

    絮叨叨,当然惹得是胯下那张小穴、又得倒楣地挨干个不停…

    也许是frank不戴套子习惯了,一戴上套子的敏感度大减,尽管还是能

    让肉棒一直保持着完全勃起的状态,但却又苦苦跨不过能射精出来的喷发界线;

    而面对这样「僵持不下」的「窘态」,有着最深刻体会的、则是那个倒楣人妻人

    母的may…

    「啊啊…老公…啊啊…我快…快不行了…啊啊…又快要那个…了…啊…」,

    向前伸手扶着床板后的墙壁、呈现45度角弯下身体的姿势,正是「骑木马」的

    性感之处-may的d奶奶子、就像一对「人肉桃子」一样地垂吊在我脸上磨蹭

    着,简直快把frank兴奋当中的血液、都快速聚集到了脸上。

    「这个叫」骑木马「…喔…有够爽的…mindy…你有在听吗?」、「你

    …在说什么?老公…我的宝贝…我的老公…mindy老婆的下面好湿了…你说

    怎么办…」,忙着吸吮着may垂下在嘴巴前的d奶奶子,等frank回过神

    来、却才发现身边也躺了一个正在发情当中的人妻人母…或者说是又一只、单纯

    地需要男人肉棒慰藉性欲的母※吧…

    而事后跟她们俩闲聊,虽然不是受过调教的m奴,但对一般的女人来说,还

    是会因为眼前别人的交配性爱,而随之感到欲火焚身的兴奋和快感的啊!

    「那就叫may动快一点,快一点让我射(精)过一次,接着,就可以换你

    了啊…」,回应着mindy看在眼里的欲火焚身,frank则对她开起了这

    样的玩笑,但不料她却对这句话给认真了起来…

    「我要老公…我要肉棒…may…快一点!快一点!臭may!快让老公爽

    啦!等老公爽过了,我才可以跟着爽…快一点嘛…」,才刚玩过了may的奶子,

    只见现在两眼有点迷濛的mindy,居然是伸手拍打起了、同为女人的may

    的屁股!而且还用的是真力气!每一下,都用力到拍红了may肥大白嫩的两片

    饱满圆臀…

    在发情的原始本能作用下,原本正经妇人形象的mindy崩坏了,如今,

    再也看不见她还有一丝保守又拘谨的人妻人母的模样了…

    「喔…喔…喔…」,几声忘情大叫后,第三次高潮过后的may,不夸张、

    跟着一个激烈的全身抽搐后,就往我的右手边给倒了下去。

    而在我忙着伸手把may扶回床边躺好休息时,却看见肉棒上的黄色套子已

    经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粉红色套子和巧笑媚人的mindy…

    「该我了!宝贝…」,戴好套子、一个扶正肉棒的角度后,学着may张开

    m字腿给坐下的mindy,只见生育过一个小男生的成熟小穴,马上就吞没掉

    了frank的整根肉棒…

    「那我呢?老公…」,而我分神看着mindy时,一边耳畔也传来了ma

    y有些有气无力的说话声;同时,我的右手跟着被她一拉,有点向后翻折地抚摸

    起了、她胸前的那对软嫩肥乳来…

    「那我呢?我也要…老公…你…啊啊…手手给我…老公…啊啊…」,学着m

    ay的「观音坐莲」姿势,但身体却是往后一仰地用双手在后头支撑的mind

    y,一边生涩地摆动身体、一边却也不甘示弱地抢过我空下的左手,而示意我伸

    手爱抚着她的小穴和「小豆豆」…

    或许明白自己有些「贫乳」的不足,mindy也似乎明瞭自己的小穴、应

    该会比大上自己一两岁的may给来得紧实,所以才会要frank伸手探向了

    她的蜜穴;而各自意有所指地献媚较劲里,frank则吻上了may的柔舌软

    唇;但下半身的肉棒,却正在mindy的肉壶里、忙碌地随意抽插着…

    「老公…再快一点…把人家的小穴搞坏了…也没关系…」、「老公~may

    的奶子你喜欢吗?可以再大力一点…揉爆它…也可以喔!」,而在台中市市区的

    这一间mt里,frank和两位人妻人母的不伦交欢之夜,却持续到了淩晨一

    点多还没结束…

    (3完)

    从晚上11点多开始、在mt房间的这张双人床上,frank同时和两位

    当地人妻人母进行着的肉体交缠,却一直持续地跨过了淩晨0点、进而迈入淩晨

    一点多的明天深夜﹔而这场恍若新婚夫妻的蜜月性爱般、兼杂3p性爱的刺激和

    疲累,终也让frank和may、mindy这对姐妹淘俩支撑不住,纷纷是

    汗水淋漓地倒在床上气喘籲籲…

    而这场逾越耻度、又是愉悦疲累的3p- night,自然也是以没有限制

    的体液交换作收场—拔掉套子、frank忍耐多时的兴奋快感终於得以一个爆

    发,而尽情地发泄在mindy姐的湿热肉穴中﹔同时,在肉棒马眼喷发出了属

    於男人才有的白色精液时,frank跟着肉棒青筋的脉动、也沈浸在一阵又一

    阵地、持续了好几秒钟的兴奋快感里…

    那时,有别於mt房间里的冰冷空气,刚经历一夜折腾过后的frank、

    身上的体温犹仍居高不下﹔就连一旁伸手想拉起frank、再一起到浴室沖洗

    的may姐,她那紧握的手心上、也还感觉到沁着汗珠的湿润…

    而刚被frank在体内中出内射对待了第三次的mindy姐,早一步就

    去了浴室做沖洗﹔等frank和may姐一起从浴室出来,她大姐已经裹着白

    色大浴巾、一脸悠闲从容地夹着二郎腿,正坐在沙发椅上、用着手机浏览起网页

    来…

    「东京着衣」,frank还依稀记得那时、她手机正在浏览的购物网站﹔

    而may姐一听到mindy姐开口说起、这礼拜她打算上网买衣服的事情时,

    立马也是迫不及待地靠上了沙发椅和跟着就彼此交头接耳起来﹔於是,同样围着

    白色大围巾作遮掩身体的两个女人,就又回复到三四十岁人妻人母的正常模样,

    一点也看不出刚刚是如何激情放荡的肉欲开放…

    而一下子彷彿成了置身事外的外星人的frank,尽管明知男人和女人的

    大脑结构可能有所不同之下,也依然放胆走了过去,而努力尝试着加入女人们、

    这个关於「东京着衣」的购物话题…

    淩晨2点16分,frank还记得这个床头柜电子钟上的数字,因为这也

    是frank宣告放弃加入她们姐妹淘俩话题之中的无奈时刻﹔而听见fran

    k的提醒时间,may和mindy她们俩、才悻悻然地跟着换上了睡衣给上床

    入睡…

    唉,比起要在床上、上演以一敌二的男人雄风,想要自然地加入和融入女人

    们热衷以对的话题,反而才让frank显得是无所适从。

    八点半,frank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早醒﹔也许因为是明明一双徐娘余韵

    的佳人、就近在咫尺外的软床上酣睡,但自己却还是得一人独枕双人床的失望落

    寞在作祟吧!frank一边看着无声的电视新闻,一边则是在枕头上反覆挣扎

    地辗转难眠。

    而隔壁的双人床上,不知道是may、还是mindy,却正好相反地睡得

    香甜到打起了呼噜,也让frank无奈地不由得叹起气来。

    九点,看着无声电视给出了神的frank,涣散的意识突然被电视下方、

    那几个「餐点送达」的led灯红字给叫了回来,也让张眼枯等了半小时的小小

    「怨念」、终於一口气腐蚀掉了frank仅存一线的君子良心…

    毕竟,「时间就是金钱」,早上的时间也算在约定的时间内,若是放着时间

    一分一秒地白白溜走,也如同看着另一种形式上的金钱浪费…

    於是,掀开被子、只穿了一件肤色卫生衣在身上的frank,便晃着胯下

    赤裸着的肉棒和睾丸,一行蹑着脚步给走近了邻边的双人床畔﹔而看着may、

    mindy姐妹淘俩的两张安详熟睡着的白皙小脸,带着徐娘半老的风韵犹存给

    映入了眼帘,一时也让frank想要上床唐突佳人的贪心、忽然给它小小地动

    摇起来…

    但只可惜、「君子好人」永远不是frank想要成为的第一选项﹔悄悄地

    爬上了软床中央后,等在两位阖眼安睡的女人们里、选定了「先下手为强」的目

    标后,因为frank的贪婪、也让本该平静度过的白天早晨,却又因此上演了

    不输给今早淩晨时分的活色生香来…

    「嗯…老公…早安啊!嗯…讨厌!嘴巴臭臭的…不要亲我啦!那…mind

    y先去上厕所和刷牙洗脸…等一下换你啰!回来…我们再…嗯~好啦!我知道的

    …」,二选一的抉择中,本该是囊中物的mindy、却突然成了长出翅膀的熟

    鸭子给飞了!等mindy一下了床,不甘心的frank看向另一边床上,只

    见尚未睡醒的may姐、自然也成了frank下一个一亲芳泽的对象…

    「嗯…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嗯…睡在那张床上…」、「嗯

    …还用说…我…你老公…正在叫…老婆起床啊…」、「嗯嗯…怎么可以这样…光

    天化日的大白天…嗯…嗯…」,比起mindy一开口就端出的「闭门羹」,睡

    眼惺忪、兼又意识模糊的may姐,则显得友善和可爱多了-一边断断续续的对

    话里,她大姐已经自己张开了小嘴、一边欲拒还迎地放行了frank的舌头探

    入和交缠;而原本跟着平躺而放在脑袋旁的小手也没空闲下来,只见熟门熟路地

    套弄起肉棒来的有所回应,也惹得frank乾脆一手把掀起了碍事的被子来…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还没睡醒吗?怎么…手还会自己在玩肉棒?」、「不

    知道…它不乖嘛!就和老公的」小弟弟「一样…才早上就这么硬、这么粗…噢喔

    …好坏喔…刚睡醒…又在玩人家的小穴了…」,对话中,一掀起被子、may姐

    穿的睡衣是昨天穿的红色毛衣上衣和红色小丁;而拨开耻丘位置上的那朵蕾丝红

    花、frank才把指头试着拨开那一小方布料时,小穴穴口隐约透出的湿气,

    却早已经弄湿了这一小块的红色透明薄丝来…

    「有这么淫荡的小穴提供养份,难怪能在耻丘开出这么大的一朵花来!」,

    这虽然是frank心里的玩笑话,但不免会联想起may姐穿上这件花朵小丁

    的涵义来…

    「嗯…还用说…当然是用肉棒…叫我老婆起来啰…」、「喔…真是坏死人了

    …坏老公…」,说着,frank便把勃起了七八分的肉棒往前一顶,顺着像极

    胶水般黏稠的淫水一个深入给撑开小穴穴口后,frank的肉棒便马上感受到

    may姐肉壶里的温暖热意,简直带着有点炙人的热度。

    「我没戴套子呢!没关系吗?」、「嗯…可以的…今天…你还没插过min

    dy…肉棒是乾净的…所以…可以不戴套…套…啰…喔…」,是朋友,也是较劲

    的对象,女生间难以言谕的情感纠结,却也让frank这一插给插出了里头的

    酸甜辛辣…

    「早安,老婆…」、「嗯嗯…喔喔…」、「怎了?老婆要说话啊!要不然…

    就很没礼貌啰…」、「呜呜…你好坏喔…这样要怎样说…话…啊啊…好啦…知道

    了…早安…啊啊啊…早安…老…老公~啊啊…」,就像是肉壶里的热度一样、被

    挑起情欲的may也热情得很;不但自己扭腰摆臀迎合着、frank肉棒往前

    用力的抽插外,还自己掀起红色毛衣上衣,好方便frank低头吸吮着、她那

    没穿bra作遮掩的d奶奶子来…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刚才就不见踪

    影的mindy、才见她匆匆忙忙地冲出了浴室来;而为了方便让她讲电话,f

    rank自认贴心地停下肉棒抽插的动作、分神想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好关

    小刚切换的a片台的声量。

    「不要…不要离开我…老公…肉棒…肉棒进来…我要…快…」,frank

    才转过身子想拿起遥控器而已,就连肉棒都还没一整个抽出may的小穴,便又

    被她伸手给拉了回去;而拿起包包里的手机后,朝床上的我们看了一眼、min

    dy便又拿着手机走回了浴室。

    虽然may的反应有点夸张,但却也看得出有别於今早淩晨时的另一种飢渴。

    「老公…喔喔…出来了好多…喔…子宫装了这么多…精液…may…会怀孕

    的…」,伴着may的淫声浪语、frank埋头苦「干」了一会儿的最终,一

    样是在may的体内、毫无顾忌地射出了大量白色精液;而作为今早起来后的第

    一发「战果」的量、frank心里算是满意,也难怪惹得may姐大惊小怪地

    哀号了起来…

    「那又怎样呢?对吧?老公…」,突然,穿着有点像是儿童睡衣般、略带粉

    红色的可爱图案睡衣的mindy,时间恰好地从我后头出了声,并且将敞开了

    衣领、而可以一目瞭然地看见的b奶奶子给紧靠在我的后背上…

    「这不就是我们当老婆的小穴的功用?mindy就没那么小气,来…老公

    …尽量射给我…有本事…这一发就把我弄到怀孕…也可以…呦!」,俏皮的语尾

    尾音一扬、把手机往床边一丢,居然一把伸手撩起自己睡袍下摆、而露出整个赤

    裸下半身的mindy,跟着是往床上一倒,而用身体和行动、大方地实践着自

    己向男人说出口的挑衅-或者说是挑逗吧…

    而mindy的小穴、没有太多体毛遮掩的白白净净,也因此能清楚看见比

    口水更稀薄些的淫水水光,这时、已经是略微覆盖了整个外露的鲜红小穴上…

    一旁识趣的may,也已经拿着面纸盒、悄悄转移到邻边的双人床上做休息,

    但眼睛余光注意的、依然是这张床上的我和mindy俩…

    「喔~啊…这才叫做做爱…爱死你了…老公…」、「呃?你在做什么?会痛

    的…」,隔了一阵子后,当frank在下一发精液喷发而出的瞬间、还兀自喘

    着气做休息时,突然,左边肩头上一阵又痛又麻,却才看见已经被mindy留

    下了两排浅浅的齿痕来…

    「没做什么…我…只是要让你记住我…」,补给了我一个媚态万千的微笑、

    以及给人话中有话的想像后,mindy才伸手把趴在他身上喘息中的fran

    k、接着再慢慢地给推了起来…——

    中午11点多,我们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地待在mt的车库、等着铁卷门卷

    起来后的退房离开-may正对着自己机车的后照镜补着妆,mindy则坐在

    车子的驾驶座上讲着手机,而frank却看着房门大开的mt房间、里头是漆

    黑一片的黯淡无光…

    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是否也包括了一场梦?看着门内空无一人的淩乱房

    间景象,不禁想着昨晚和今早的肉欲横陈也好、真情流露也罢,其实会不会都只

    是frank的南柯一梦而已?

    「小○,我们要走了,bye!」、「是啊!真的不用让她载你去高铁站吗?

    路途也顺便啊…」,铁卷门卷到顶的时间只有几秒钟,但却够让frank往房

    里给看得出了神来。

    「不用了!我等一下自己坐计程车就可以,那…下次…再见啰!」,挥了挥

    手告别前一两个小时、还是如胶似漆地在床上耳鬓廝磨的两个人妻人母后,fr

    ank有些留恋再看了房里一眼,最后,也只能把房门给关了上来…

    门一关,留在房间里的、是梦也好,是现实也罢,在现在这个什么都真假难

    分的年代,差别只是这两者、谁会让人们感觉到的快乐多了一点点…

    然后,我走出了mt的车库;而那一天、高挂在台中上空的冬阳阳光,看在

    frank的眼里,也是格外地灿烂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