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玲玲日记】5 男科诊所的欢乐病房
作者:wqaz      更新:2016-11-01 14:58      字数:5989
    作者:153352wqaz2016/10/24字数:5872

    【玲玲日记5】我叫玲玲,今年刚满29岁,从大学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CD生活。%%想成为神枪手不吗?请来yibanzhu.com%%也许是因为个体差异的缘故,吃了快10年的雌性激素,我的胸还是勉强刚够A。但是塞翁失马,从19岁开始吃药起,我的骨骼就保持住了少女般的纤细,柔顺的肩颈,吹弹可破的光洁肌肤和几乎看不见的体毛,最令我自豪的,还是纤细的腰肢和浑圆如两个大肉球般的屁股,走起路来交替着上下,微微颤动,风情绰约,发起骚来更是臀波涟涟,引人勃起;肉感十足的臀缝中,精致粉嫩的肛口更令我每日精心呵护,只待为那粗壮的肉茎绽放,让我体会做女人的真正快乐。

    以下的这些文字,记录的便是那个令男人胯下颤动的玲玲日复日的骚魅生活。

    早上醒来,感觉出奇的疲惫。拖起自己的身体来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回想昨夜那不寻常的经历,就像经历了场充满色情味道的噩梦,心里不免还有点惊悚。诶,不管他了,上班要紧。起身冲厕所的时候,我注意到马桶圈上竟然还残留着几滴绿色的黏液,天呐,昨晚竟然忘记清理肠道了,赶紧起身去浴室冲洗了起来。灌肠之后,终于只能排出清水了,这才稍微放下点心。

    天的工作都有点心不在焉,想起之前在聚会时认识个自称是开男科诊所的伪娘萍姐,果然这些羞于启齿的事情还是要找圈内人呀。

    下了班,立刻给萍姐打了电话。

    “喂,哪位?”

    “萍姐吗?我是玲玲……”

    电话那头没说话,隐隐传来关门的声音。

    amp;n

    bsp;“诶呀~玲玲妹妹呀~找姐姐什么事~~”

    萍姐立刻换上了副又嗲又媚的嗓音

    “姐姐,我那个……后面有点不太舒服,我想去你那看看……”

    “骚妹妹~~屁眼痒了呀~~~那你可找对了人了呢~~~~”

    天呐,我这个姐姐也是骚出了新境界。

    “不是,姐姐,我昨天……”

    我把上次的经历股脑都告诉了萍姐,不知道她听了是什么反应。萍姐反应平静,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根本就不信,只说了句:

    “你晚上六点来吧~”

    “你们六点下班?”

    “傻妹妹~~我们六点才准备上班呢~~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呦~~~~等你来呀~~~”

    我靠,诊所又不是夜店,天知道我这个姐姐又发什么神经。

    回到家,匆匆洗过身体,又花了好会在梳妆镜前打扮了自己下。不多时,镜中便出现了位娇艳欲滴的美人儿。米七零的身高,未及肩的波浪短发,粉面桃花,红唇微启。袭紫红色的薄纱连衣裙勉强包裹住诱人的胴体,胸前的两粒葡萄随着呼吸缓慢地起伏,若隐若现。连衣裙被剪裁得极短,纤细得腰肢下,轻薄的裙摆似有若无地搭在丰腴的臀部,勾勒出浑圆的两片臀肉和中间那半敞半闭的股沟,隐隐可见里面那条早已深深没入股沟中的黑色丝带……看着镜中的尤物,我的两腿间也不自觉地勃起了,哪个男人不想掰开眼前这个美人儿的两片臀肉尽情抽插呢……真是被自己的浪劲儿打败了,我赶紧收回思绪,平复下绯红的脸颊和下体的骚动,匆匆套上双黑丝袜,找了件厚大衣包裹起自己,蹬上双长筒高跟靴,直奔萍姐的诊所而去。

    路不远,出租车停在了几个街口之外的个老旧小区门前。我下车往小区深处走去,越走越觉得气氛怪怪的,怎么这小路两侧的楼都亮着粉色的暧昧灯光,该不会……正想着,前面不远处有个小门脸,同样是粉红色的灯光下,闪着几个不太明显的霓虹字:萍萍男科诊所,错不了,就是这了。我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推开破旧的落地玻璃门,来到诊所不到十平米的小门厅,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社区诊所装修,白色的墙面已经泛黄,左手边靠墙放着排有点旧的沙发,估计就算是等候区了,右手边是个通往二楼的木楼梯,光看着仿佛就能听见吱呀吱呀的声音,正对门口的墙上有个小窗口,窗玻璃上贴着两个蓝色的大字:挂号,窗户后边坐着个大爷,眼睛直也没从面前的报纸上移开。瞬间真有点穿越的感觉,我正踌躇着,从二楼传来个软软的声音:

    “是玲玲到了吗,直接上来吧。”

    “诶、好、好。”

    听见了萍姐喊我,我赶紧应着,顺着楼梯来到二楼。二楼也有这么个跟楼几乎模样的小厅,不同的是,尽头原来挂号室的位置,是扇绿油漆的木头门,门上的上亮子用报纸给糊上了,玻璃上用同样的蓝字写着:诊室。萍姐已然是女装打扮,但并不露骨,相反穿着身正规的白大褂,跟另个中年男人做在厅里的沙发上,见我来了,打了个招呼,就径直把我领进了里边的诊室。那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显得挺局促,身西装也窝窝囊囊的,但是我分明能感受到那双小眼睛的目光直在我的屁股和大腿之间游移,我靠我都穿这么厚了,看的累不累啊……

    进了诊室,萍姐关上了门,上来就用手按住了我的额头。

    “玲玲妹妹~~你这也没发烧呀~~~怎么电话里跟我说的跟梦话似的~~~”

    我赶忙推开萍姐的手

    “萍姐,我那不是梦话,我真的……”

    “得得得~~”萍姐打断了我“你也甭跟姐姐猜谜了,怎么着~~是不是最近浪的太多~~怕自己染上病了?”

    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萍姐,我真没……”

    “好了好了~姐姐也是过来人,都懂,没事儿~姐姐帮你看看就行了~~”

    萍姐示意我脱了外套,坐在把老式的椅子上,这椅子看就是医院肛肠科淘汰下来的,白色的油漆脱落了许多,黑色的皮革椅面被蹭的油光光的,椅子呈仰躺的姿态,两个扶手的前面还伸出两个腿托,坐上去自然就呈现出种脸红心跳的大字型。

    “来~~”

    萍姐边说着,边帮我把两条腿放到腿托上,我脱了外套就只剩下薄纱般的连衣裙和里面的黑丝丁字裤,被萍姐这么放,我不由得张开两腿,裙底的春光袒露无遗,个小小的三角形紧紧包裹着我下体的凸起,两粒粉卵从丁字裤两侧露出,根纤细的丝带掠过花蕾,勉强盖住菊洞,却怎么也掩不住绽放在周围的花瓣,这哪里是医生看病,分明是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啊……

    萍姐看了,也是不由得眉梢挑。

    “呦~~妹妹~~~想不到妹妹的花儿可真是漂亮~~也不知有多少男人享用过了呢~~~~看的姐姐都流口水了~~~”

    给萍姐看自己的私处本就有些难为情,被萍姐这么说更是觉得脸上烫烫的。

    “好妹妹~~怎么脸还红了~~咱们姐妹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萍姐嘴上浪,但是专业上可不马虎,边逗我,边带上了副橡胶手套,摆开架势就准备帮我检查。萍姐扒开了我的丁字裤,挤了些润滑油在手上

    ^www点0^1^bz点net。我不好意思地侧过头,微眯起眼睛,感觉两片臀肉被萍姐轻轻扒开,根凉凉的手指抵在了我的洞口,手指轻轻地涂抹过肛口的每个褶皱。随着萍姐的手指慢慢地插入屁眼,我闭上眼,全力感受着缓缓袭来的快感。萍姐的手指很长,深入肠道后,向我的前列腺轻轻地按压着,屁眼里的刺激,让我的下体也渐渐充血起来,窄小的丁字裤快要包不住我勃起的肉棒,粉红的龟头把那片三角形的黑纱顶起老高……

    “嗯~~啊~~~好舒服~~~~”

    我粉颊微红,两腿不自主地想要并拢,却被腿托死死卡住,嗓子里轻哼着

    “嗯~~姐姐~~不要停~~~~”

    “嗯~~噗叽~~~~噗叽~~~”

    屁眼里传来阵阵的酥麻,鸡吧也仿佛被种温柔包裹荡漾……等我缓过神来,才发现下体的内裤已经被完全扒开,屁眼里仍旧是萍姐的手指在抠弄,下体的鸡吧

    已经涨的笔直,在萍姐艳红的两片樱唇之间泛着口水的亮光,时闪动着口水的反光,时消失在萍姐温暖的的口腔内。

    “啊~~姐姐~~你……嗯~~~哼~~~~~~~”

    萍姐朝我抛了个媚眼,示意我别说话,嘴里仍不停吞吐着我的鸡巴,吞吐动作渐渐越来越快,只手轻握住肉棒根部更加卖力地吮弄,另只手仍然在我的菊洞不停地抽插、旋转、按压我快乐的原点。舔弄阵又是个吸吮的声音,我的整个阴囊都被吸到萍姐的口中。接着阴囊传来阵压迫感,她开始用舌头及嘴搅弄吸吮,力道拿捏得刚好,有点难过但又舒爽无比。舔弄了会,萍姐轻轻将阴囊从嘴里吐出,丝涎水仍从她口中拉了出来,渐渐因重力而断裂,手指也从我的屁眼中抽离了出来。

    “玲玲妹妹~~姐姐检查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呀~~~~~”

    可是我此刻正在春情荡漾的风口浪尖,哪里还记得当初来诊所的原因呢。

    “妹妹~~姐姐知道你现在正骚的受不了~~想让男人插呢吧~~姐姐的诊所呀……”

    我迷迷糊糊地听萍姐说了通,才明白原来萍姐这个诊所哪里是什么正经诊所,专门打着治疗阳痿的旗号给那些中年男人做什么前列腺按摩,阴茎理疗养护,说白了不就是玩制服诱惑卖淫么。可我哪还管得了那么多,萍姐说门口那不就有个候诊的患者么,我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换上萍姐拿给我的护士装,款款走向门外沙发上的那个中年男人。

    “先生~~请进~~~~~”

    我媚笑着拉起那个中年大叔的手,领着他进了诊室……

    ……

    “先生~~您最近哪里不舒服呀~~~~”

    辅坐定,萍姐就煞有介事地问起诊来,只是声音又嗲又骚。

    “额,这个,最近干那个事……老是不太行”

    大叔嘴上有点局促,眼睛却老往萍姐的领口里瞄。萍姐虽已年近40,但由于服用激素很早,皮肤早已是如女人般光滑,腰肢纤细,臀部比我还要大上圈,胯下的阴茎却是尺寸大不如前,服服帖帖地被包裹在黑色皮质内裤中,不露丝破绽,而隆过的36C大乳更是呼之欲出,白大褂下似乎还隐隐能看见两粒乳头的凸起。

    “诶呦~~那您来我这就对了~~~我们呀~~~专门针对您这样的中年男士~~~~推出生殖系统保养的服务~~~”

    看见中年大叔有点咽口水,萍姐顺水推舟。

    “今天您真来着了~~我呢跟我这个护士玲玲妹妹~`可以给您做双人保养~~~价钱给您优惠,效果肯定翻倍呀~~~保证您做了舒服~~下次还想来~~~”

    “来,您先脱了衣服~~~坐这来~~~~”

    中年大叔在我的服侍下脱得精光,露出肥硕的肚腩和浓重的体毛。过程中还不忘把手伸进我裙底,揉了我丰满的臀肉几下。我立刻扭捏着身子,嗓子里发出饥渴的呻吟声。

    “啊~~嗯~别急嘛~~~等下让哥哥操个舒服~~~~~”

    ……

    “啪唧、啪唧、”

    “啊~~嗯~~嗯哼~~~~~~~”

    “啊~~嗯~啊~~~~~”

    诊室里,三个人此起彼伏的愉快呻吟从门缝里溢出来。中年大叔坐在我刚才享受过的椅子上,两腿打开,根乌黑的鸡吧柱擎天、油光发亮。我身护士装,跪在他两腿间,头在他双腿间不断的起伏。大叔尽管人过中年,肚子很腐败,鸡吧却不像我想象般疲软。我的嘴巴几乎被塞满,龟头的前端更是直往喉咙深处前进,到最后我的嘴终於被撑的开的不能再开了,他的龟头也顶到我喉咙的底部。我被顶的发出类似呕吐的声音,他则开始在我嘴里抽送,阵阵肥油

    在我脸上晃着,他则不断发出低吼声。

    “啪唧、啪唧、”

    “啊~~嗯~~~~~哥哥你坏~~~~你鸡吧这么大~~~操得人家嘴都合不拢了~~嗯哼~~还骗人家说你干那事不行~~嗯哼~~~哼~~~”

    “啊~~真舒服……宝贝儿……你这小嘴……比那些娘们儿的逼都厉害……太爽了~~~~~~”

    “嗯哼~~哥哥~鸡吧……好大啊~快要吃不下了~~哼~~快射出来吧~~嗯~~哼~~”

    配合着肉棒进出嘴巴的滋滋声,房间里充斥着肉欲的交响曲,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哼声也越来越大声,加上我嘴里的龟头已膨胀到极限,我知道他要射精了,我的头配合地往他跨下贴住,把肉棒整根塞到底。终于,他颤抖着在我喉咙深处喷射出他的浓精,所有的精液几乎都直接流进我的食道,只有少部份跟着他龟头下的凹槽离开了我的口腔,沿着我的嘴边缓缓流下……

    “啊…操…太舒服了……”

    大叔没动地方,仍旧四肢大开地坐在椅子上,满意地看看我,舒服地两手抱头,刚射过精的鸡吧还沾满了我的口水,像条懒洋洋的肉虫耷拉在两腿中间,等着萍姐上场。萍姐早就解开了白大褂的扣子,露出里面的身连体渔网袜,对大乳随着高跟鞋的走动颤颤的。大叔刚享受了妙龄少女的口交,眼前又迎来位风韵十足的美妇人,只满脸堆笑,连呼美人儿。

    “哥哥~~~玲玲妹妹的小嘴儿你享受了~~~萍儿也想尝尝哥哥的大鸡巴呢~~~~”

    媚笑着,萍姐也跪在了大叔的两腿间,艳唇开,整根鸡吧就被含了进去。萍姐的口技十分娴熟,吞吐舔弄了阵,软软的鸡巴已然微微挺立,龟头紫红。萍姐朝旁边的我抛了个媚眼,我心领神会,和萍姐并排跪了下去,两张小嘴同服侍起这根大鸡巴。我们隔着鸡吧亲吻着,嘴唇和舌头交替地在整根鸡吧上滑动,并不时地吞吐那两颗硕大的睾丸,大叔舒服的呻吟连连。萍姐更是把头移向下方,舔弄起大叔的屁眼,大叔的鸡吧再度爆涨起来,再次撑满我的小嘴。萍姐的舌尖在菊花褶皱上圈圈地打着转儿,逐渐像内集中,终于香舌挺,探进了大叔的屁眼,在里面不断地搅弄。后庭和鸡吧的双重享受,让大叔重振雄风,胯下的鸡吧涨的老大。但经过了刚才的射精,这次大叔的鸡巴尽管被我们舔弄的已经暴涨,但仍旧没有要射精的迹象。

    我站起了身,转身背对大叔,把护士装向上拽了拽,露出黑丝丁字裤和两片浑圆丰满的臀肉,我把丁字裤扒向侧,双手掰开臀肉,粉嫩的菊花若隐若现。大叔看见这等春光美景,鸡吧不由得跳了下。我把润滑油滴在撅着的屁股上,用两手边揉搓边涂抹,同时扭动腰肢,让鸡巴在油滑晶亮的肉臀间摩擦。我用屁股夹住已经硬邦邦的大鸡巴,上下扭动臀部,让鸡吧在臀缝里上下滑动,同时两片臀肉摩擦压迫着大叔的睾丸。大叔终于按捺不住,两手抓着我的屁股,我配合地往后坐下去,屁眼死死顶住了早已青筋暴起的龟头。

    “嗯~~~~哥哥~嗯哼~~来嘛~~~插玲玲的屁眼儿~~玲玲的屁眼儿好痒~~嗯哼~~好像被大鸡巴操~嗯哼~~嗯~~”

    发着骚,我扒开屁股,往身后的大鸡巴上坐了下去,感受着龟头撑开屁眼,直插到了底。

    “啊~~~~哥哥~鸡巴好大~~~~好舒服~~~~”

    紧接着我的屁眼里传来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后庭壁,顶到肠子里了快。而这时的萍姐已然抬起头,整张嘴对准我内裤前面的微微隆起,口含了进去。

    “啊~~~嗯~~操我~~~~~”

    在肛交与口交的前后夹击下,波波快感将我推向高峰,浪叫着,身后的大叔不断挺动着腰,发狠似的猛干,每下都重重的顶到直肠,干的我死去活来,屁眼被干的翻进翻出,浑圆的臀肉被撞得“啪啪”作响。我被往前顶下,鸡吧就会全根没入萍姐的口中,我彻底崩溃了。

    “啊~~~~~好舒服啊~~~~哥哥的鸡吧操得…我……爽死了~~~~啊~~~嗯~~~~…玲玲的屁眼从沒被人家用大鸡巴操到这么爽过……哥哥真…会玩啊~~~~用力…操我~~~~~操得人家屁眼好痒~~~姐姐~~~你舔的妹妹要上天了~~~~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双重的伺候任人都受不了……我把浓烈的精液射进了萍姐的嘴里……

    萍姐媚笑着,把我的精液尽数吞了下去,又伏到大叔的身边与他激烈地舌吻,大叔边猛干着我,边还不明就里

    “哥哥~~玲玲的逼水甜不甜呀~~~”萍姐边亲吻边嗲着说

    “啊……甜……会也尝尝……萍儿的逼水……啊……”

    大叔受到刺激,更快速的顶我!我舒服的快昏迷了……随着我近乎尖叫的淫叫声,大叔加快了抽插,两手更是死死地抓着我的屁股……随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我的屁眼,我大汗淋漓的身体渐渐松软,无力的跪在地上,头发散乱,嘴角边还留有口水,屁眼中的精液向外流出。身后的大叔也是气喘吁吁,鸡吧满意地从我屁眼中退了出来。

    萍姐此时也已欲火难耐,只见她跨到了大叔的身上,褪下内衣,两只硕大的乳房弹跳出来,不由分说就送进了大叔的嘴里。大叔贪婪地吸吮了会,可是连射两次,这回任萍姐如何施展,鸡吧都无精打采。大叔推开萍姐,

    “啊……萍儿呀,今天你们两个可是让哥哥我舒服死了……无奈人到中年,下次再来操你……”

    看着中年男人满足地离去,萍姐胸前的两个肉球却是因为欲求不满而急促地起伏着。正这时,萍姐侧过头看到还摊在边的我,黑色丁字裤的前方,根粉嫩的阴茎露在外面,龟头上还有些亮晶晶的东西。萍姐嘴角闪过丝笑意,媚态万千地向我伏下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