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同人之缚魂足印】(01)
作者:不详      更新:2016-09-01 22:46      字数:9810
作者:不详

    字数:10137

    佐助叛逃三年后

    鸣人回到木叶实力已经达到了影级,在测试中战胜了卡卡西后纲手将鸣人叫

    到了办公室并且撤走了周围所有的人员。

    「鸣人,我很开心你达到了影级。」

    「谢谢纲手婆婆了!」鸣人开心地说道。

    「但是我也很担心你像佐助一样。」

    「我不会的!」

    「口头的保证没有意义,你知道缚魂足印之契约吗?」

    「……」鸣人沉默了一会,「我知道,那么纲手婆婆您想?」

    「这样是保险的方法!」

    「对不起!我拒绝!」

    「没有能完全控制你的话你是不会被允许继续拥有生命的。」

    「我已经和人签订过了!」说着鸣人轻轻拉开衣领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纹路图

    案。

    「什么?是谁?」木叶的人柱力有可能被其他人控制可不是个开心的玩笑,

    强行加上的吗?有这个实力除了水影照美冥外还有谁?只有女性能施展这个契约,

    强行施加的话必须是影集的存在才行。

    「是我自愿的,雪之国的风花公主!」

    「哦!」纲手计算着,雪之国基本上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这样的话,「缚魂

    印可以施展三次你知道的吧?」

    「是,之前已经向小雪殿下请求过了,剩下两次会交给雏田大人和樱大人。」

    虽然之前是好友但是既然决定让两人施展缚魂印鸣人就已经将自己当做奴隶来看

    了,自然不会有随意的称呼。

    「日向?」小樱作为自己的弟子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日向作为木叶的一大

    势力虽然是火影派但是……

    「嗯!」纲手思索着能否借这三人完全控制鸣人,同时也观察着自己提出完

    全操控他之后鸣人是否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但是听起来如果还有机会的话鸣人会

    答应啊,那么风花小雪!纲手微微眯起了凤目。

    「纲手大人!」鸣人在沉默中也观察着纲手,虽然已经五十岁但是身材肌肤

    相貌绝对超越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年轻女孩,看到纲手流露杀气鸣人知道她的

    打算。

    「嗯?」

    「虽然不能施展缚魂足印,但是我可以放开灵魂中枢,凭借您的医疗忍术您

    可以随意在我的灵魂里施加限制,甚至创造出比缚魂足印更完善的契约!」

    「唔~ 」纲手思索着,虽然听起来没有大的问题,但是缚魂足印毕竟流传了

    数百年没有出过差错,又是一阵沉默。

    这是鸣人缓缓地走上前去。

    「怎么了?」纲手问道,并不担心鸣人反抗,因为既然鸣人自愿的被施加过

    一次缚魂足印那么鸣人绝对不会为了这种事态而跟自己翻脸。

    扑通,在纲手玩味的目光里鸣人跪在了纲手面前,轻轻捧起了纲手的左脚。

    雪白的玉足穿着黑色的凉高跟鞋,趾甲涂成了红色,水嫩的像是婴儿的肌肤。

    「……」纲手静静的看着没有阻止,缚魂足印束缚的奴隶本就是脚奴,被施

    加了印法的奴隶不但生死甚至想法都被控制而且一生都必须不时地为主人舔脚,

    舔鞋子或者喝掉洗脚水亦或者嗅闻含入主人的袜子,总之必须时常接触主人双足

    的气息,不然就会体验的来自灵魂的无尽痛楚。因此这个印本就是为了上层人家

    的千金贵妇们控制脚奴而诞生的,被施加印法的人就算开始不是脚奴最后也会变

    得比任何其他的脚奴都更加忠诚而专业。

    鸣人没有继续发出什么保证,只是在磕了三次头后轻轻地吻在了纲手的大脚

    趾上。如纲手所想如果缚魂印能施展四次鸣人一定会接受纲手做自己的主人。只

    是之前三人一个人是第一个给了自己仰慕感觉的小雪,一个是自己恋人般的存在

    但是配不上她的自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第三个是自已一直以来倾慕的对

    象也是自己誓言守护的人,所以鸣人无法放弃任何一个。现在,鸣人只是想通过

    这样的动作表达自己的思绪而已。时间一点点过去,鸣人跪在地上一寸寸的亲吻

    着纲手的玉足,从脚趾尖到脚跟,从露出的脚背到纲手鞋子的侧边,一寸不拉的

    亲吻着这只玉足,并且记忆着她独有的气息。三十分钟后,鸣人捧起了纲手的右

    脚,继续做着同样的事情。

    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一个小时里纲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除了玩味而又带着

    思考的看着跪着的鸣人外就是思索鸣人可信的程度。

    我的脚脏了!「看着鸣人将亲吻过每一寸的自己的双脚放在额头贴地的头颅

    上,一动不动的鸣人,纲手在又沉默的保持了三十分钟不变的舒服姿势后第一次

    开口说话。

    鸣人没有回答,只是将自己的头从纲手脚下抽了出来,用牙齿轻轻地咬开了

    凉高的带扣,脱下了纲手左脚的鞋子,在深深的亲吻了纲手的脚背后,鸣人将纲

    手左脚的大脚趾含进了嘴里轻轻吸吮着。之后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吸吮舔舐着,

    将舌头轻轻伸进紧密的脚趾缝隙中舔舐着,用牙齿轻轻地刮蹭着纲手的脚后跟,

    努力让这个注定成为自己主人的女人感到舒适。

    又两个小时过去了,舔舐完成的鸣人拿出随身带的崭新天鹅绒的布块,轻轻

    地将纲手双足上的唾液擦去,又拿出了高价的保养品,用新的海绵团轻轻地将纲

    手的双足一点点的保养完成。又是一次深深地亲吻后鸣人将保养玉足的工具珍惜

    的收起,这也是沾染主人玉足气息的物品,能够缓解灵魂的压迫与痛苦,虽然现

    在纲手还不是自己的主人,但是经过小雪殿下调教的鸣人习惯性的收起了一切。

    接着又拿出一块绒布,将刚刚已经舔舐干净的高跟鞋擦好,小心的用嘴套在了纲

    手的玉足上,将纲手的双足放在自己头上,然后熟悉的再不看的情况下将袋子系

    到了舒适的程度。

    「一周后我就要在你的灵魂里布置封印和忍术,你有一周时间完成雏田和樱

    的缚魂印,雏田的话你自己解决,小樱的话需要我打好招呼吗?」纲手在接近四

    个小时的沉默后感受着鸣人刚才卑贱却真心的服侍决定相信他。

    「脚奴会自己办好的。」

    「回去吧,这七天可以不用过来,好好讨好你的两个小主人吧。」对于奴隶,

    统治归统治但是平时却不需要常人般刻意保持着距离与威严,所以纲手不介意自

    己和奴隶的融洽关系,因为封印的存在能保证鸣人永远不会僭越与背叛。

    「是!」主人的缓和不代表奴隶的放松,在纲手满意的眼神里,鸣人轻吻了

    她的双足和脚前的地面,站起来离开了。

    「唔!大概没有问题了,想一想封印的方法。不过鸣人的水平还不错啊,风

    花小雪?看来也是个难伺候的主啊,这个水平的感觉上次感受到还是在千手一族

    没有隐退时接受几乎千里挑一的为千手一族公主特意训练的脚奴服务的时候。加

    藤断,呵呵,你有继承人了。」

    离开的鸣人并没有被刚刚的事情影响太多,毕竟之前三年里有一年的时间自

    己几乎天天在做同样的事情,服侍着自己的主人风花小雪。

    雏田今天很开心,因为鸣人君终于回来了,自己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大概明白

    自己跟他不可能在一起但是自己还是希望能在他的身边,可是鸣人据说被纲手大

    人叫到了办公室呆了好久只能明天再见他了吗?

    第二天

    「雏田大人!」鸣人将雏田约到了拜托纲手准备的无人的地方。

    「鸣人君,你为什么这么叫我?」雏田害羞的低头说着,长长的头发微微摆

    动。

    「雏田大人,您知道缚魂足印之契约吗?」鸣人直接开口问道。

    「啊?」雏田的脸刷的红了,对于她来说生在豪门自然知道这个契约以及它

    所代表的冷酷屈辱对主人却是方便舒适的的脚奴制度,「我,我听说过。鸣人君

    ……」雏田担心鸣人会嫌弃自己。

    扑通,鸣人两天内第二次跪倒在女子的身前。

    「啊?鸣人君,不要……」雏田惊慌又害羞的叫道。

    「雏田大人,您知道缚魂印那么就认识这个标志吧。」鸣人露出了风花小雪

    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缚魂印所带来的印记,一圈符文紧密的盘绕在鸣人的脖子上,

    如同一个项圈紧紧地套住了鸣人。

    「啊!!!!」雏田在家族的记载中知道了缚魂足印,自然也知道这是被人

    施加过缚魂印的脚奴才会有的印记,「鸣人君?是谁?你没事吧……鸣……」雏

    田想到的第一点不是嫌弃或者鄙视,反而是担心鸣人受到的对待,毕竟自己看到

    的记载上详细的说明了关于这个印记的一切,甚至还有调教脚奴的方法,那些方

    法雏田在读的时候都感觉恐怖而残酷,现在鸣人居然被人施加了缚魂印,那么…

    …

    「雏田大人……」鸣人看到雏田的表现露出了感动的表情。

    「鸣人君,你快起来啊……」雏田焦急的说道,想找人帮助鸣人又害怕鸣人

    的名誉扫地,看到还跪在自己面前的鸣人雏田有些不知所措。

    「不,雏田大人。」鸣人认真的说道,这个法印是我自愿被人印上的。

    「鸣人君?」雏田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鸣人,「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曾经憧憬的存在,却又不可能在一起。」鸣人看着雏田不可置

    信并且震惊还有失望的脸缓缓的说道。

    「那,鸣人君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雏田在打击下恢复了一点冷静。

    「雏田大人,我知道您对我的想法!」「啊!」雏田又羞得开始发晕,只是

    因为之前的冲击没有昏过去,「我们的身份不可能在一起……」

    「够了……」雏田突然喊了一句,「三年过去你已经不是那个积极向上不怕

    困难的鸣人了……」雏田想到自己为了鸣人努力流出的汗水,跟家人的争吵,突

    然爆发了。

    仆,鸣人额头伏到了地上,雏田看着这样的鸣人鬼使神差的抬起脚踩住了鸣

    人的头。

    「啊!」反应过来的雏田抽回了脚,「鸣人君,对不起,我……」

    「没事的雏田大人,」鸣人没有抬头,「您这样踩着我我反而会好受一些,

    我知道您为了我作出的努力,就当是我的赔礼吧。」鸣人轻轻抬起雏田的脚,无

    视雏田羞涩的反抗将之放回了自己的头颅之上。nzxs1。com「啊!」雏

    田感觉到鸣人的动作又羞得叫了出来。

    「但是即便我们能在一起,我的身份也会让您和我们的孩子无法快乐的生活

    的……这样的话……」鸣人说着真心的话语,雏田仿佛心有灵犀般的领悟了他的

    思虑。轻轻收回了右脚,「鸣人君,没事的,你起来吧……」

    「不!我虽然无法让您幸福,但是我希望用另一种方式永远陪在您身边!」

    「鸣人君,你想……」雏田了解缚魂印的知识,也并不愚蠢,自然知道了鸣

    人的想法和他对自己说这些话的理由,不知怎的居然泛起了一丝兴奋?雏田狠狠

    的在心底责备了自己。

    「我想跟您也签下缚魂足印之契约!」

    「鸣人君……」被打乱思绪的雏田缓缓地喊了一声。

    「求您……」鸣人扣了一次头,轻轻地凑上前想要亲吻雏田的脚趾却被躲开

    了。

    「那个,鸣人君,能让我想想吗?」内心有些不明的意动却又不忍心的雏田

    无奈的说出了话语。

    「您……」鸣人不知道雏田会想多久。

    「那个,鸣,鸣人君,明天傍晚在这里我告诉你……」说完雏田转身跑开了。

    「虽然是主奴契约但是鸣人君能陪在自己身边啊!雏田,你怎么这样自私,要帮

    助鸣人君才对,怎么能再折磨他。可是如果自己不折磨鸣人君只是让他陪着自己,

    既然是自己的脚奴,只要自己不为难鸣人君,那么这样的话……」总之雏田的心

    很乱。

    鸣人看到雏田跑开,无奈的起身离开,却因为心情的激荡没有发现树林后面

    隐藏的人影。

    「现在的孩子真是……」红豆因为做任务没有得到不能前来的通知,来到树

    林练习的她在开始前突然看到了鸣人跪在雏田面前的一幕,本来无法掩藏的行迹

    也因为鸣人的疏忽而没被发现,「不过,缚魂足印是什么?忍术?看他们的样子

    好像对一方伤害很大啊……回去查查吧。」

    「哦?居然还有这样的……」红豆看着从大蛇丸留下的不知何处得来的志异

    即在上关于足印的描述,对照鸣人的「项圈」知道了事情的大致发展,不过在感

    叹之余红豆并没有想管什么,毕竟日向家的大小姐和据说影级的鸣人都不是自己

    可以轻易干涉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内心里:「都是女孩子,凭什么……,哼,漩

    涡鸣人……我也……」

    看到还没到中午的时间,鸣人并没有急着向小樱说明,毕竟一步一步走比较

    稳妥,还是等说服了雏田再继续吧。鸣人并不是疯狂的恋足主义者,但是对于最

    近的几个美女的存在,鸣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抵触,纲手大人和小雪殿下是自己仰

    慕的人,雏田是自己对不起有爱慕的存在,小樱则是自己想要守护有曾经暗恋的

    对象,做这几个人的脚奴鸣人一点也没有觉得屈辱过,有的恐怕也仅仅是辜负她

    们期望的负罪感,所以更加不会有抵触的心理。

    「呃!」感觉到灵魂深处突然传来的灼烧般的感受,鸣人闪到无人的角落,

    拿出了小雪殿下穿过又赏赐给他的袜子里的一双含进了嘴里一只,把另外一只贴

    在鼻子上深深地吸着气,感受着小雪殿下玉足的气息,灼烧感渐渐地降了下去,

    却又突然猛烈了起来。这也是缚魂足印恐怖的地方,即便是影级也无法放抗,凭

    借袜子也仅仅能延缓灼魂的发作,而灼魂恐怖之处在于无边的痛苦不会造成丝毫

    伤害,而且会越来越剧烈,缚魂足印下的脚奴在被主人处罚抛弃后只能永久的沉

    浸在不断加强灼烧灵魂的痛楚中知道永远或者直到主人重新允许脚奴重新为自己

    服务。自杀?也不可能,缚魂足印能够感受脚奴的思想,心里,脚奴的一举一动

    都无法逃脱主人的监视,而且无视距离与时间,想自杀主人可以马上让脚奴失去

    行动能力,甚至能直接改变脚奴的思想让脚奴放弃这个想法,这也是缚魂足印恐

    怖的地方。今天本来还没有到鸣人灼魂发作的时间,恐怕是小雪感应到自己这几

    天在纲手雏田和即将在小樱面前做的事情有些吃醋吧?还有自己想到以后在木叶

    有了雏田和小樱的双足,自己可以不用担心灼魂发作的想法才降下的惩罚吧。感

    受到越发剧烈的灼烧,鸣人这道刚刚的想法里有失礼的地方,马上跪在了地上,

    面向雪之国的方向,嘴里含着袜子含糊不清的说着脚奴知错,求小雪殿下原谅,

    同时按照小雪的训练努力在自己脑海里勾画出了小雪美丽优雅的玉足直到除了这

    张清晰地玉足图之外脑海里再无其他杂念,灼魂的感觉才渐渐消去,同时隐约感

    觉到远处传来的满意消气的意念。鸣人赶紧将自己即将做的几件事在脑中思考了

    一遍,感觉到灼魂没有发作并且传来同意的意念鸣人才又磕头起身。

    「哼,看你还敢忘了人家!」轻轻说着含有情愫却没有气氛与冷酷语气的话

    语,远处如鸣人所想吃醋小雪收回了颇耗心神的感应,在这个距离上哪怕对于缚

    魂足印的主人感应并且控制脚奴也很累,突发奇想却感觉到鸣人之前关于纲手雏

    田小樱想法的风花小雪气愤又有些吃味的引动了灼魂,处罚了鸣人。「唔,那两

    个女人在鸣人的记忆里看过,应该不会对鸣人君很残酷吧~ 不管了,就算她们处

    罚鸣人君我也可以帮他,当然是在鸣人君没犯错的情况下,嘻嘻,唔,好想鸣人

    君舔脚啊~ 你们下去吧!」斥退了脚下有舌头服侍着自己双足的两个十几岁的双

    胞胎姐妹,「一点也不舒服。鸣人君……」

    木叶的一个墙角,红豆看着离开的鸣人默默惊讶着缚魂足印的强大,心里的

    欲望与嫉妒更加明显了。

    「当当当」「进来!」纲手发话了,「鸣人啊,怎么样了?」挥退了暗部的

    纲手问道。火影与人柱力谈话斥退旁人再正常不过,暗部一点也不会起疑心。

    「雏田大人说明天傍晚给我答复。」回话前鸣人已经跪在了纲手脚下并且亲

    吻了纲手的脚背。

    「小樱呢?」

    「我打算在雏田大人完成后再向樱大人说明。」

    「唔,计划不错。但你只有一周,一周后如果她们不答应你就要跟我签订缚

    魂足印。」

    「是!」

    「你来这就是为了汇报进度?」玩笑的语气轻轻地问着鸣人,纲手翘起了脚,

    明显不是什么疑问的目的。

    「多谢大人!」

    「叫我公主!」

    「是,多谢纲手公主。」鸣人伶俐的回完话,开始了昨天一样亲吻舔舐照顾

    纲手双足的行动。

    「你的水平不错!」纲手看着因为没有得到允许而没有回话的鸣人开心的笑

    出了声。

    第二天傍晚

    鸣人小心的将纲手的十个脚趾甲涂完了红色的甲油,亲吻了脚背后将纲手的

    鞋子给她穿上,再次磕头亲吻脚背。

    「到了雏田和你约定的时间了?」纲手问道。

    「是,纲手公主。」

    「去吧。」

    亲吻了脚背和脚前地面的鸣人离开了纲手的办公室来到了昨天的地方发现雏

    田已经站在了那里。

    「雏田大人,……」鸣人还没说完话,雏田转过身来带,脸蛋红的几乎要冒

    烟,「鸣人君,」弱弱的声音,「对不起……」

    「大人……」鸣人相再劝一下。

    「鸣人君,你跪下吧。」仍然微弱却多了一丝决然和命令的意味。

    鸣人一呆,马上跪在了地上。

    「我答应了,做我的脚奴吧,与我签订缚魂足印之契约,漩涡鸣人!」虽然

    是宣誓夺取他人的发言却出自弱弱的语气。

    「是,雏田大人!」鸣人跪着说道,接着结印分出了一个分身,跪着趴在了

    雏田身后。雏田脸更红了,有些扭捏的坐了下去,将双足抬起放到了鸣人面向地

    面的目光前。雏田回去后想了很久,终究希望鸣人陪伴的想法占据了上风,决定

    接受鸣人。

    「多谢大人!」鸣人轻轻捧住了雏田的双脚,不同于小雪公主的优雅高贵和

    纲手的修长美丽,雏田的玉足显得秀气而可爱,让人几乎想要将之整个含进嘴里

    细细品味。显然雏田字迹已经打理过了双足,整齐的脚趾甲,虽然因为紧张而出

    了不少汗水却遮掩不了脚上淡淡的熏香味道,是栀子花啊,鸣人暗暗地说道。

    「等一下!」就在鸣人要开始亲吻舔舐的时候雏田开口了,「我不知道鸣人

    君真正的想法,但是我相信鸣人君不会骗我,虽然之后鸣人君就是我的脚奴了但

    是我是不会折磨调教鸣人君的,当然每天鸣人君都可以舔我的脚缓解灼魂的感觉,

    所以……」雏田已经羞得说不下去了。

    「知道哦!谢谢您,雏田大人!」鸣人说完深深地吻在了雏田左脚的脚背上,

    奇特的力量从嘴唇与脚背接触的地方发散开去,雏田玉足里突然泛出了奇特的气

    息凝结成了漂亮的花纹显示在雏田的左脚上,鸣人接着开始沿着雏田脚上的花纹

    开始舔舐,熟悉的技术让除了除了羞涩只有放松与舒适的感觉,而她左脚上的花

    纹不断地变换着,引导者鸣人舔舐每一寸肌肤,同时鸣人舔过得得花纹会消失,

    同时在脖子上小雪印记的上方另外一道类似的项圈开始缓缓成型,同时鸣人的记

    忆也对雏田开放了:

    一年前雪之国皇宫

    「你决定了?」小雪惊讶带着关心和一点激动话语传出。

    「是的,小雪公主,我愿意与您签下缚魂足印契约。」

    「好啊!」同样的仪式开始进行。

    「你的思想又走神了!我的脚美不美你没有资格评判,因为你的主人是我,

    我的双足必须是你眼中最美的!」

    「灼魂的滋味怎么样?之后三天会越来越强烈哦!我的袜子就在我胯下墙上

    这个洞里面,钻进去衔出来你就能舒服!」鸣人毫不犹豫的从小雪的胯下钻了过

    去。

    「仔细看我的双脚,没一个细节,知道你脑海里除了这双脚什么也没有!你

    有五分钟时间,不然你就一星期得不到我双脚的气息。」鸣人失败后求生不得求

    死不能的渡过了一个星期。

    「你成功了,就是这样,保持好!」鸣人做的了除了小雪的双足什么也不想

    的境界。

    「舔脚心的时候要用力,不然会痒!吸吮脚趾也是!」鸣人学习着舔脚服侍

    脚的方法与规矩。

    「你要走了吗?」「小雪殿下……」「今晚你可以一直舔我的脚,直到天亮

    ……」「是!」

    「这是我这个月所有穿过的袜子和洗脚水,你用忍术封印好带走吧,在用光

    前你记忆力那两个女孩子应该会答应你的吧?」

    「口头的保证没有意义,你知道缚魂足印之契约吗?」

    「……」鸣人沉默了一会,「我知道,那么纲手婆婆您想?」

    「这样是保险的方法!」

    「对不起!我拒绝!」

    「没有能完全控制你的话你是不会被允许继续拥有生命的。」

    「我已经和人签订过了!」说着鸣人轻轻拉开衣领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纹路图

    案。

    「什么?是谁?」木叶的人柱力有可能被其他人控制可不是个开心的玩笑,

    强行加上的吗?有这个实力除了水影照美冥外还有谁?只有女性能施展这个契约,

    强行施加的话必须是影集的存在才行。

    「是我自愿的,雪之国的风花公主!」

    「哦!」纲手计算着,雪之国基本上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这样的话,「缚魂

    印可以施展三次你知道的吧?」

    「是,之前已经向小雪殿下请求过了,剩下两次会交给雏田大人和樱大人。」

    虽然之前是好友但是既然决定让两人施展缚魂印鸣人就已经将自己当做奴隶来看

    了,自然不会有随意的称呼。

    日向?「小樱作为自己的弟子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日向作为木叶的一大势

    力虽然是火影派但是……

    「嗯!」纲手思索着能否借这三人完全控制鸣人,同时也观察着自己提出完

    全操控他之后鸣人是否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但是听起来如果还有机会的话鸣人会

    答应啊,那么风花小雪!纲手微微眯起了凤目。

    「纲手大人!」鸣人在沉默中也观察着纲手,虽然已经五十岁但是身材肌肤

    相貌绝对超越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年轻女孩,看到纲手流露杀气鸣人知道她的

    打算。

    「嗯?」

    「虽然不能施展缚魂足印,但是我可以放开灵魂中枢,凭借您的医疗忍术您

    可以随意在我的灵魂里施加限制,甚至创造出比缚魂足印更完善的契约!」

    「唔~ 」纲手思索着,虽然听起来没有大的问题,但是缚魂足印毕竟流传了

    数百年没有出过差错,又是一阵沉默。

    这是鸣人缓缓地走上前去。

    「怎么了?」纲手问道,并不担心鸣人反抗,因为既然鸣人自愿的被施加过

    一次缚魂足印那么鸣人绝对不会为了这种事态而跟自己翻脸。

    扑通,在纲手玩味的目光里鸣人跪在了纲手面前,轻轻捧起了纲手的左脚。

    雪白的玉足穿着黑色的凉高跟鞋,趾甲涂成了红色,水嫩的像是婴儿的肌肤。

    「呃!」感觉到灵魂深处突然传来的灼烧般的感受,鸣人闪到无人的角落,

    拿出了小雪殿下穿过又赏赐给他的袜子里的一双含进了嘴里一只,把另外一只贴

    在鼻子上深深地吸着气,感受着小雪殿下玉足的气息,灼烧感渐渐地降了下去,

    却又突然猛烈了起来。这也是缚魂足印恐怖的地方,即便是影级也无法放抗,凭

    借袜子也仅仅能延缓灼魂的发作,而灼魂恐怖之处在于无边的痛苦不会造成丝毫

    伤害,而且会越来越剧烈,缚魂足印下的脚奴在被主人处罚抛弃后只能永久的沉

    浸在不断加强灼烧灵魂的痛楚中知道永远或者直到主人重新允许脚奴重新为自己

    服务。自杀?也不可能,缚魂足印能够感受脚奴的思想,心里,脚奴的一举一动

    都无法逃脱主人的监视,而且无视距离与时间,想自杀主人可以马上让脚奴失去

    行动能力,甚至能直接改变脚奴的思想让脚奴放弃这个想法,这也是缚魂足印恐

    怖的地方。今天本来还没有到鸣人灼魂发作的时间,恐怕是小雪感应到自己这几

    天在纲手雏田和即将在小樱面前做的事情有些吃醋吧?还有自己想到以后在木叶

    有了雏田和小樱的双足,自己可以不用担心灼魂发作的想法才降下的惩罚吧。感

    受到越发剧烈的灼烧,鸣人这道刚刚的想法里有失礼的地方,马上跪在了地上,

    面向雪之国的方向,嘴里含着袜子含糊不清的说着脚奴知错,求小雪殿下原谅,

    同时按照小雪的训练努力在自己脑海里勾画出了小雪美丽优雅的玉足直到除了这

    张清晰地玉足图之外脑海里再无其他杂念,灼魂的感觉才渐渐消去,同时隐约感

    觉到远处传来的满意消气的意念。鸣人赶紧将自己即将做的几件事在脑中思考了

    一遍,感觉到灼魂没有发作并且传来同意的意念鸣人才又磕头起身。

    「这是鸣人君的记忆?」雏田惊讶的感应着鸣人从小到大的所有记忆与想法

    和经历,感受着鸣人对四个女生的不同感受与感情,雏田虽然吃味但却也放下了

    心,「鸣人君喜欢我啊!」雏田的脸更红了。

    到雏田看完记忆,鸣人已经舔完了左脚,项圈也形成了一半。接着鸣人捧起

    了雏田的右脚,同样的动作进行着。这次雏田没有看到记忆,反而感觉自己可以

    操控鸣人的一切,修改记忆操作身体,读取想法,甚至改变人格!雏田感觉到自

    己随时可以通过契约引动鸣人的灼魂,似乎无论多远鸣人其实都一直被自己踩在

    脚下,他的生死或者生死不能都在自己一念之间,最后雏田感觉到了跟自己拥有

    同样权限的人的存在,并且与之进行了鸣人无法得知的交流,虽然交流发生在鸣

    人的灵魂内,突然,雏田感受到的一切变得清晰,鸣人的每一个念头,甚至他自

    己都感受不到的思想都被自己所知并且可以随意修改。这时雏田才注意到鸣人已

    经舔完了自己的双脚,项圈也已经完成。雏田试着根据刚刚小雪的教导,将要求

    鸣人在脑海构建自己双足的形象的命令直接插入了鸣人的灵魂,接着就感到鸣人

    的思绪开始改变,鸣人开始仔细观察自己的双脚,并且在脑海里慢慢构建出了画

    面,雏田惊讶之余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有趣的想法。

    「亲吻脚趾!」鸣人开始亲吻雏田的脚趾。

    「舔脚心!」鸣人开始舔雏田的脚心。

    「失去一切力量!」鸣人瞬间瘫倒在了雏田脚边。

    ……

    「灼魂!」鸣人瞬间开始颤抖。

    这些都不是口头的命令,而是直接插入鸣人灵魂的想法,鸣人根本不会有拒

    绝的意思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的想法,虽然不是自然产生但是却比自然产生的想法

    更加具有效力,无法拒绝。最后一道命令则是主人的绝对权限保障之一的处罚权

    限的使用,剩下的则是拥有、控制、改变缚魂印的恐怖可见一斑。

    「啊,对不起鸣人君,我……」雏田玩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

    「没事的,雏田大人!」

    「我先走了。你去纲手大人那里吧,还有小樱,我答应了!」雏田知道鸣人

    的一切。

    「是!」

    「这几天你忙小樱的事吧。纲手大人完成后我会跟她们三个商议你为我舔脚

    的时间的!」话语自然地传出,本来当名人如同木偶一样后不会再有爱的感觉,

    但一来为了享受调教奴隶的乐趣主人们很少直接修改人格思路,二来有同样权力

    的人在无法随意修改,最重要的是雏田和小雪都真心的爱着鸣人无论他们之间的

    关系是什么,哪怕是这样悬殊的存在她们还是能保持着爱意甚至会因为鸣人内心

    真实的体现和鸣人的牺牲与付出更加喜爱鸣人,不得不说爱的伟大。内容来自n

    zxs「是,雏田公主!」鸣人改变了称呼,根据雏田羞涩又带些得逞的笑容估

    计又是直接修改了鸣人的想法。

    鸣人起身,感应着灵魂内又增加的一个绝对的存在,反而开心的笑了出来,

    走向了纲手的办公室同时感觉到了两道满意又开心的意念传来,自然是小雪和雏

    田。小小学因为消耗或许不会时时监视在木叶的鸣人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对雏田来

    说没有任何负担。从今天起鸣人在木叶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甚至会在传达给自己

    之前先递送到雏田那里去,而且处理这些消耗的还是鸣人的精神力量。小雪多余

    的消耗是为了建立通道才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