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小娇妻】(06)(完)
作者:鼠男      更新:2016-09-17 20:59      字数:10751
    作者:鼠男

    字数:10915

    新婚小娇妻06完

    听到人走了,田甜和小霞从卧室里出来,田甜一见我就兴适罪道:「说,

    谁是小孩子了?」

    我一愣,才知道这小丫头还在为刚才的事赌气呢,这也太记仇了,我死皮赖

    脸道:「什么小孩子?我说了嘛?」

    田甜上来就给了我一记猫猫

    ╖寻?回网°址∵搜ˇ第?一版¤主综?合社◢区3

    拳,「我让你装,我让你装……」

    我赶忙道歉,生怕这丫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小霞也在一边劝解,才让小

    丫头安静下来。

    这时小霞接过话头道:「老公,今天这么晚了,田甜就住下了,还能陪陪我。」

    我一听本能的反应就是,『得,又要独守空房了。』但我也知道好不容易来

    个朋友,小霞也很开心,我也只好答应了。

    两人又进屋说话去了,我一个人实在无聊,想着下去转转得了,就冲里面喊

    了一句,哪知屋里两人根本没人在意我,一句『去吧,去吧!』就打发了我。

    怀着受伤的心情,我下的楼来,空荡荡的路面也没个人影,只有保安门卫那

    里有人站岗,我也就只有闲庭信步的溜达着,出了门卫处,我居然听到前方路口

    处有吵嚷之声

    寻回╮网∶址¤百╖度第□一ζ版§主╝综∶合社?区

    ,尼玛,谁这么有闲情大晚上在这吵架?中国人都有看热闹的心思,

    我也不例外,慢慢超那里而去,凝神细听着。

    在即将拐角处声音清晰起来,我感觉很熟悉,而且有『王总』、『计划』什

    么的,我脑中一闪,这才知道是陆骚货和吴秃头,尼玛啊,这两人十几分钟前就

    下楼了,怎么还在这里吵架呢?

    我鬼使神差的没有冲上去拉架,而是猫到一侧的菊花带中,慢慢逼近两人,

    透过绿化带我已经隐约看到两个拉扯的人影,声音清晰传来。

    「你到底在干嘛?今天王总可是交代任务的,知不知道被你破坏了?」

    「我他妈破坏什么了?不就看了你个骚货在勾引人嘛?你他妈又不是贞操烈

    女看不得?」

    「你还是留点口水跟王总解释吧!我看你如何解释?」

    「我去你妈的,少拿他来压我,老子跟你说,就算你去说了,他也不敢把老

    子怎么样?」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从身影看是一人给了另一人一巴掌,「你放尊

    重点。」

    「哟,他妈在老子面前矜持,刚才不是骚气十足勾引那小子嘛!瞧瞧这胸,

    操,老子第一次摸这么大的胸。」

    「请你自重,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不要再装了,老子摸的你舒服吧,妈的,下面都湿了,真骚。」

    突然,平地响起一声炸雷,「救命啊,强奸了……」

    我浑身一个机灵,这声

    ◥最新⊿网址3搜×第●一△版主综△合╰社区?

    原来是陆骚货发出的,只听门卫厅咣当一声,应该是

    有保安赶来,再看扭在一起的两条人影,吴秃头先是一呆,接着就跟只兔子一样,

    嗖的一声窜了出去,直冲向马路,尼玛,这胖子速度和身材完全不搭配啊!

    陆骚货瘫软在地,一道身影从边上冲出来,扶起陆骚货,道:「姑娘,你没

    事吧?」

    陆骚货有气无力的道:「没事,没事,就是腿有点软!」

    「那就好,坏人呢!」那人问道。

    「跑了。」

    「算他跑的快,被我抓住了,一定送他去派出所。」

    隔了一会,陆骚货总算站稳平复下来,「谢谢你啊,小兄弟,今天多亏了你!」

    「哪的话,我也没干什么?」

    通过这么长对话,我也看出了,出现的这人原来是小王,尼玛,咋都是熟人

    呢?这也太巧了。

    保安也赶来了,我怕他们发现鬼鬼祟祟的我,把我当成坏人,就慢慢猫着腰

    从另一边绕过去了。

    静下心来我才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从陆骚货口中得知,今天这帮人来是有

    预谋目的的,而且我可以笃定,这预谋百分之百是冲向我来的,可陆骚货并未说

    出是何阴谋,这让我心中发寒,这帮人究竟有何目的?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他们想

    要的东西?可我这两袖清风的屌丝男能有什么?

    怎么感觉自从小霞眼睛有问题后,周边的事物都变了,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

    网在罩向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男人的第六感?……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一阵神曲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手机响了,一

    看是大学室友加好基友毛教,说到毛教我就回思起大学的点点滴滴,有欢乐有思

    念还有……

    一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道:「我日,接个电话都这么慢,咋了,

    不会在干那事吧?」

    听到这声音我心情好了些,「妈的,你这思想就不能纯洁点,就知道干事干

    事!」

    「哟,我们的江骚包还知道反抗啊,难得难得!」

    「妈的,说吧,什么事?」

    「你小子太让我伤心了,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还问我什么事?是不是把哥

    们给忘了?成了妻管严?」

    「操,你才是妻管严呢,喔,对了,你还没老婆呢!」

    「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跟你扯屁了,给你下个通知,下个星期,在大

    学城的天香饭店有个聚会,你可要来啊!」

    「什么聚会?谁发起的?」

    「哎,你

    ●寻×回╝地址╚搜▽第ˉ一§版¤主综§合μ社∷区

    小子听了后别激动啊,发起聚会的是才从国外回来的校花花冷雪。」

    『轰……』,我脑中一阵轰鸣巨响,这个名字如同拥有魔力般,令我无法自

    拔,一瞬间无数思绪涌进脑海,这个毕业后数年来慢慢淡去的名字如今又被提及,

    我有点恍惚……

    听见没有声音,毛教连连询问,「喂,骚包,没事吧?说话啊,怎么没声音

    了,喂……」

    我免力压下心中的百般思绪,强撑着道:「没事!」

    毛教叹口气道:「既然结婚了,就不要多想了,错过就错过了,在我看来你

    老婆不比花冷雪差。」

    听到小霞,我的心里好过了许多,确实,小霞一点不比花冷雪差,我还有什

    么不知足的,可是我心中就是想要当面问问花冷雪,为何当初不辞而别杳无音讯

    ……

    毛教:「虽然当初所有人都看好你们,可毕竟没有结婚,看开点吧,就算你

    知道当初她离开的原因又能如何?你们还能走到一起嘛?不能。那又何必纠结呢!

    ……」

    是啊!何必纠结呢!可我这心里就是不甘心啊!

    毛教开导我好一会,最后道:「若是你过不了心里那一关,还是不要来了。」

    若是不去,我这心里更是空的难受,也许我犯贱吧,我沙哑着嗓子道:「放

    心吧,我没事,到时候一定去。」

    后面毛教说什么我已经听不下去,电话什么时候挂的我都没有意识,等到我

    回过神来时,贴在耳边的手机早就没了声音。

    我在路边找了个地方,蹲了好一会,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思绪是翻江倒海

    久久不息。

    最后脚下留下一大堆烟头,只得悻悻的往回走去,心中只剩下一句话,『生

    活就像强奸,既然反抗不了就尽情享受吧!』,哪知迎面就遇到个熟人小王。

    「江哥,大晚上的怎么在这溜达?」小王与我也熟了,主动问候。

    想到这小王刚才冲上去帮陆骚货,虽然陆骚货对我有阴谋,但我对小王并无

    怨念,他毕竟是见义勇为,我道:「没什么,无聊就下来逛逛。」

    「哥,看你这情绪不高,有心事?」见我没有正面回答,估计知道问的太突

    兀,转口道,「哥,咱们去喝两杯如何?」

    你别说,小王一提议我就心动了,难怪电视剧中的主人公只要有点心事都会

    跑去喝酒,这他妈真是不喝不痛快,我回道:「好吧,喝酒去。」想到家里小霞

    有田甜陪着,肯定没事,我又道:「我先给你嫂子打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是田甜接的,我说遇到熟人在外面吃个夜宵再回去,田甜征求

    了一下小霞,并无异议,估计两人聊天也顾不上我,我心中还有点小失落。

    这一顿夜宵就不细说了,总之两人不但增进了感情,还喝的酩酊大醉,小王

    醉没醉我不知道,总之我是醉了,我是真的想醉一下,迷迷糊糊中小王扶我回去

    的路上,我还哇哇哇吐了好几次。

    小王扶着我好不容易来到家门口,敲了好半天门,田甜才一脸迷糊睡意的来

    开门,看来两个小丫头已经睡了。

    田甜此刻穿的是小霞的睡衣,偏保守的一件,只是特别凸显屁股,从后面看

    去,那鼓鼓的圆润有弹性的屁股真想摸一下。

    好不容易将我扶进屋,田甜还好,小王却是东倒西歪,毕竟他陪着我也喝了

    不少酒,这时小霞也出来了,知道我喝醉了那是担心的不行,最后我倒在了沙发

    上,小王倒在了地上,没办法的两个女人只得作罢,最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

    两个大男人扶上床,一人一床被单盖着,小王睡在了靠墙的里边,我睡在了外面,

    两女怕我睡觉难受,把我裤子都脱了,就穿个三角内裤,小王这个外人则没有这

    待遇,然而我若是清醒的话肯定会反抗,毕竟不穿裤子跟一个大男人睡觉那叫什

    么事,不知道的人还认为我是基友呢!

    两女累的是汗流浃背,薄睡衣被汗水打湿粘在身上异常难受,此刻若是有个

    清醒的男人听着两女累的娇喘声估计都得硬起来,咦,睡在里面的小王的档部居

    然高高挺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小王没有醉过去?想想也是,若是小王也醉

    的不省人事,那两人又如何回到这个家的,两女的心思全在我身上,全然没有注

    意到小王的变化,可见这小王真真是心机破测。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交友需谨慎,千万莫言引狼入室!

    我如死猪般躺在床上,对此是一无所知,庆幸的是,出门后田甜将门关上了,

    毕竟有个陌生男人在家。

    我家的隔音效果蛮好的,关上房门,若说话不大声还真听不清楚,此刻两女

    就在讨论谁先洗的事,女人都是爱干净的,最后结果是田甜先洗,小霞先回房去

    了。

    看了一眼两间卧室的门,再想到一个眼睛看不见两个醉的不省人事,那还担

    心什么呢?于是田甜嘴角一笑,双手伸到睡衣上衣的纽扣上,开始解起来,随着

    上衣纽扣一个一个的开来,隐藏起来的大片雪白肌肤慢慢的呈现出来,那洁白的

    脖颈圣洁的锁肩引人入胜的胸前景色,无一不是扣人心弦的,慢慢的,上衣的纽

    扣被完全解开,仿佛某种千年的束缚被一朝斩断,睡衣自然的分向两侧,露出光

    洁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和两个如同倒扣的碗的黑丝胸罩,无肩带的黑丝胸罩透

    着神秘的色彩,仿佛能隐见下面的嫩白乳肉,这般美景也只有田甜自己孤芳自赏

    了,真真是暴殄天物。

    可真的是如此嘛?吊顶拐角处的摄像头是小王亲自装的,当听我说不想让小

    霞看到后,小王特地装的隐蔽一些,那里又装有灯带,每次开灯我都会将所有灯

    全部打开,因此基本上发现不了,正因为如此,透过摄像头,田甜的动作是一览

    无余,这般美景也通过摄像头传播到了接收端上……

    没有人知道,次卧室的小王正缩在被窝里,里面莹莹闪着亮光,此刻嘴里喷

    着酒气的小王全身僵硬,双目圆睁的盯着发出光亮的手机中的画面,那里正播放

    着一个穿着睡衣的美少女在宽衣解带,若是不相干的人看到,定以为这是一个躲

    在被窝里看A片的屌丝男,小王看的是浑身欲火,下体是爆凸,这般年纪那正是

    火气旺盛的季节。再仔细一看,没错,画面中的美少女正是田甜,也不知小王是

    如何能够窃取摄像头中的画面的。难道说今晚小王的出现是有预谋的?他早就通

    过摄像头洞察了我家的画面?那救陆骚货呢也是预谋?还有和我的相遇以及喝酒?

    若是我知道这一切定会脊背发寒,太可怕了。

    手机中的画面还算清晰,但由于田甜是侧对着摄像头的,手机画面当然没有

    眼睛直接看去那么刺激,可即便如此小王也是无法忍耐,当忍无可忍时又该如何

    呢?只见小王伸出五指伸向那高高直立的坚挺肉棒,发挥着所有屌丝男都会经历

    的成长史~打飞机,对就是打飞机。

    醉得死死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身旁那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自然如死猪般的躺

    着。

    田甜更是完全不知,三两下就将已经解开的上衣褪下,扔在沙发上,那无肩

    带的黑丝胸罩完全暴露出来,露出一对B罩杯的小巧美乳,美乳露出一小半,雪

    白滑嫩香肌可可。

    在田甜不知情的情况下,小王的偷窥完全是他一个人的时间,这般小王全然

    暴露出了他阴暗的一面,只见透过手机画面小王喷血的眼睛完全注视着胸罩位置,

    右手疯狂的撸动着,恨不得撸下一层皮来。

    田甜依然旁若无人的做着她的事情,微微弯腰,双手伸到睡裤两层,朝下一

    褪,双脚分别抬起,那条包裹着翘臀美腿的遮掩物就此失去了它的利用价值,同

    样被弃于沙发上。手机中的画面更是惹火,完全展现了美少女的翘臀,将田甜诱

    人的翘臀展现的淋漓尽致。

    此般画面对于屌丝小王来说那是再诱惑不过了,没有女朋友的他平时要么打

    飞机要么花个几十元找个野鸡十分钟解决,可田甜身材样貌那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无懈可击,那是花再多钱也无法触碰的美丽,拥有如此偷窥极品美女的机会他又

    怎么错过!盯着那包裹着翘臀的黑色小内内,小王真真是欲火焚身,恨不得亲手

    将其一脱而下,窥视其中的风景。这次老天似乎听到了小王的呼声,画面中的美

    少女在扔掉手中的睡裤后果断将双手伸向内裤,本就挺翘的臀部随着弯腰脱内裤

    的姿势而更加凸显,慢慢的,小内内的松紧带边缘被小美女无情的下移着,小内

    内似乎感觉到有他人目光的窥视不愿褪下,可主人却并不理睬,随着双手加大力

    度,小内内一点点的脱离遮掩的翘臀,慢慢的,丰臀露出了三分之一,直至二分

    之一,臀肉被无情的展露出来,就连雪白美臀中间的勾勾也是尽显……

    如此不需付责任的偷窥着劲爆的画面,小王更是血脉喷张,盯着手机的突出

    的眼睛中布满血丝,手中更是加快频率,那是以往从不曾有过的速度,老二也从

    未有过的巨大,仿佛要临空而去,去插破一切冲破一切,唔……,一声压抑了许

    久的声音喷薄而出,仿佛冲破了某种桎梏,如此的畅快却又是那么挤压,那挤压

    到顶点的爆发是那么舒畅心旷神怡,他从没有如此愉悦,这次的打飞机似乎比以

    往操B都来的痛快,一时间小王恍惚了,似乎进入了天堂……

    客厅中正想着将小内内一褪而尽的田甜似乎敏锐的听到了某种声响,她赶紧

    听下动作凝神细听,却是什么也没有,低头一看发现平时包藏的严实部位已经露

    出了黑黑的毛发,想到若是此

    ╖寻★回□网↓址⊿百?度↓第§一版◤主╰综μ合╰社?区⊿

    刻有人……,女人明明中的第六感似乎一直都很强

    大,田甜想不下去了,赶紧穿起褪去一半的小内内,三两步进了洗澡间。

    卧室中正飞的云里雾里的小王一个激灵回到了现实,立马就感觉到全身酸软

    无力,仿佛跑了马拉松,再朝着手机看去,他一脸失望,那里空空如也,只有沙

    发上散落着被遗弃的睡衣睡裤,小王后悔了,后悔没有看到那小内内下的诱人画

    面,一时间悔恨莫及。

    再感觉到裤裆湿漉漉的一片,难受至极,赶紧把外裤褪去,摸到床头柜上的

    草纸,赶紧清理起来,他妈的,那量真是足足的。

    小王知道小美女肯定进了洗澡间,他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可喷薄后的

    他思维冷静了下来,知道若真那么做了,他就再也看不到如此免费的画面了。

    就在他无限回味着刚才诱人美景的同时,时间悄然的飞逝。

    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悠久绵长,不论哪朝哪代哪个社会背景下,均是少不了

    吃喝嫖赌肯蒙拐骗的恶事,所以老祖宗的至理名言说的是相当深刻透彻,『知人

    知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而所发生的恶事却也并不是行恶的一方百分

    百造成的,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就是如此,若是没有被行恶一方的所谓善意无心

    之举,我想天下的恶事也不会如此猖獗。

    但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就像此刻的我,是个接受过高等

    教育的所谓高知识分子,按理说不会如同乡下老头老太那般容易受骗,可我却没

    有看破小王那善面下的嘴脸,这当然不能全怪我,我又不会读心术,可若是没有

    我的装摄像头之举,就没有今日的引狼入室,换句话说若我对小王敬而远之也就

    没有后续之事。

    可再是如何后悔莫及也是于事无补,哦,不对,这句话根本不应该用在我的

    身上,因为此刻死猪般的我根本没有后悔的资格,因为是无知者嘛!不知者无罪!

    人心之事暂且不谈,咱们回到现实!

    沐浴之后的田甜再次从浴室中走出,还是穿着那身性感内衣,因未带新的换

    洗内衣只能再将就一晚,看着画面中依然未变的性感画面,射精后的小王发挥出

    了年轻活力的身体资本再次硬了起来,火被点燃了的小王却是比之前更加膨胀。

    门外传来田甜的喊声,「小霞嫂子,我洗好了!」

    田甜声音之大,完全没顾忌两个醉死的大男人。

    等了一会,听到了小霞的回音,只是温柔的小霞怎能像田甜那般大大咧咧,

    隔着一道门根本听不清小霞在说啥。手机画面中只看到最边缘两个性感美女站在

    浴室门口的影子,没有正面画面根本看不清。

    「嫂子洗吧,这睡衣我不穿了,今晚裸睡……」

    ……

    「嫂子,你这眼睛看不见没事吧!要不我帮你洗吧?」

    ……

    「那好吧,嫂子你确定没事?」

    ……

    「好吧!嫂子,我把头发吹干就直接睡了,都困死了。」确实现在已经晚上

    一点钟了。

    ……

    「嫂子晚安!!!」

    ……

    小王看到大声啰嗦的小美女进了卧室并带上了门,一会就响起了吹风机的声

    音,而另一个最能激起他欲望的小少妇却是摸索着进了浴室,这可就令突然失去

    刺激的小王心痒难耐起来,有如万千只蚂蚁在心中乱爬真真是燥痒。

    推了推身旁的男主人公却是毫无反应,酒壮人胆的小王的心思却是活络起来,

    再想想小少妇那无法见物的眼睛,那活络起来的心思更是化作涛涛大水冲刷着心

    脏,令得他欲罢不能。

    心中一狠,小王坚定的握紧了拳头,慢慢的下了床,随着一系列动作小王的

    眼睛从未离开过的看向男主人,生怕这个毫无反应的2B男突然来个袭击,可他

    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小王蹑手蹑脚的光脚缓步来到门边,没有一丝异响发出,

    这般鬼鬼祟祟偷鸡摸狗的模样,只有一句话形容就是专业的,也就是由此判断这

    小王必定没少好过类似的事情。

    右手伸向了门把手,这一刻小王心中有过一丝犹豫,可那丝可怜的徘徊没有

    坚持哪怕一秒就被火热的欲望所剔除,随着房门的打开客厅柔和的光亮投射进来,

    令得小王的心跟着紧跳起来,这般心脉加速却是将欲望拌入了血液中涌向全身。

    透过门缝朝着对面的浴室门和侧面的主卧室门看去,发现两门均关的死死的,

    主卧室里传来电吹风的嗡嗡之声,连绵不绝,根本没有所谓的春光可看,然而浴

    室里哗哗的水流声却是让人想入非非。

    开弓没有回头箭吧!被欲望冲昏头脑的人最是不顾一切,只见小王轻轻跨出

    了门,反手将门关严,微微楞了少许适应了客厅的灯光,刚想跨步而去却是当场

    楞住了,心中想着难道要直接推门而入?若是这般即使是瞎子也不可能听不出来

    吧!小少妇是瞎子又不是聋子。

    抓耳挠腮的小王是恨不得真冲进去,可酒虽然壮了他的胆子却并没有令他胆

    大包天,他的智商还没有降到零,不可能像岛国片中的那些猥琐男主角般只要冲

    上去了女优门均是任他宰割,此刻稍微冷静下来的小王观察了一下浴室那里的房

    屋结构,一般来说卫生间(与浴室相连)应该有窗子的,发现浴室是被主卧室和

    厨房夹在中间的,主卧室那里是别想了,那厨房呢?怀着乱七八糟的心理,小王

    轻轻的如同猫般无声的进了厨房,此刻厨房里并未亮灯,刚入门口小王就看到左

    侧靠里位置的正透着光亮的关闭的窗子,位于橱柜上面,小王激动莫名心脏几乎

    跳到嘴边,可三两步上前却是到嘴的心脏又落了回去,因为窗户玻璃上被贴了不

    透明窗纸,想来就是为了防止偷窥。

    本已失望的小王一抬头,瞬间由地狱飞入了天堂,因为这窗子上面还有个小

    隔窗,位置挺高的想必此家主人认为那里根本无人窥见,就没有贴上窗纸,小王

    左右瞄了一眼,手脚一用力就上了橱柜台面,轻轻付了上去,还别说那里的高度

    刚刚好,小王的眼睛刚好能够透过透明的玻璃俯瞰到此刻卫生间浴室里的状况。

    卫生间的格局挺简单紧凑,拐角一个四分之一的淋浴房,淋浴房折角的左侧

    是洗脸池右侧是马桶,别无他物,一瞬间小王的视线就被淋浴房里的一具诱人酮

    体所吸引,顶上的花洒喷头哗哗的向下流着冒热气的清水,热气散溢开来在关闭

    的淋浴房里飘荡,给淋浴房的玻璃上染上一层蒙蒙的水雾,使那具正在朝身上涂

    抹沐浴露的美丽酮体更是染上一层仙气,视线里的酮体朦朦胧胧,小王更是瞪大

    双目窥视,虽说已经多次通过摄像头窥见了小少妇流露出的无限春光,可却没有

    一次如此刻这般无遮掩的直视。

    若我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庆幸小霞从不在客厅脱衣服的行为。可这又是多么

    大的粉刺啊!

    暂且不提一手导演了这般偷窥大戏却不自知的男猪角。淋浴房中小少妇不断

    朝身上涂抹着沐浴露,尤其是丰满挺凸的犹如精致的木瓜般的双乳,更是随着双

    手的涂抹而凹下弹起凹下弹起如此往复,由于此刻是侧对着小王,再加上雾气的

    干扰,小王虽只看到个轮廓却也是呼吸急促,小少妇涂抹完了奶子,安禄山之爪

    又伸向了那对挺翘丰臀,手掌上满是泡沫从下往上一遍遍的均匀抚摸着,随着手

    掌的动作,那丰满的臀肉被挤压的颤颤巍巍。

    小少妇微微转了个身,将正面转向了里侧,导致光滑裸背和挺翘丰臀直面小

    王,小王是双眼冒火,恨不得将眼睛变成一根针扎进那两片臀瓣之间的沟壑中。

    说实话,由于雾气的影响,小王虽然能看到酮体,却看得并不高清,像那些

    轮廓动作逃不过他的狼眼,然而那洁白的肌肤甚至是毛发他却是看不清,可即使

    是这样,那带给他的刺激却比直视来的更加凶猛,小王情不自禁的褪下了三角裤,

    五指姑娘再次攀上了正呈四十五度角直冲云霄的坚硬老二上,不知是否已经射过

    精的原因,老二出奇的粗大坚挺,龟头更是发红发紫,怒涨的姿态似乎要冲破一

    切。

    上半身涂抹完毕,淋浴房中的小少妇正要弯腰给双腿也涂上沐浴露,窗口的

    小王充满欲火的双眼更是满含期待,那样的话臀缝间的春光也将窥见一二,然而

    不合时宜的传来啪的开门声,小王下意识的停止了自慰,这才反应过来是有人打

    开了卧室门,小王惊骇欲绝,是主卧室还是次卧室?难道要被发现?这可如何是

    好?一时间只想化身成老鼠钻进地缝中。他不敢有丝毫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

    发出哪怕一丝声响吸引了那人的注意,心中乞讨着那人千万不要进厨房。

    没有让小王等多久,外面响起了小美女的声音,是冲着洗澡的小少妇来的,

    「嫂子,要我给你擦背嘛?」

    小王此刻紧紧挨着窗户缩着身子,耳朵竖的老高听着动静,哪还顾得上偷看

    浴室里,这时浴室里却是传出了动听犹如黄鹂般的好听声音答道:「不用了,你

    赶紧睡吧,我可以的。」

    「那好吧!晚安!」

    「嗯,晚安!」

    ……

    接着就是关门声,尼玛,这一惊却是吓得小王一身冷汗,后背都打湿了,难

    道这是小美女对我的报复?卧槽,差点被她吓死。

    好不容易平复下惊吓的心绪,小王是赶紧伸头望向浴室里,卧槽,这一看小

    王是更加仇恨小美女了,只见小少妇已经在穿衣服了,估计是小美女的话加速了

    小少妇的过程,此刻粉白色内裤已经包裹在小少妇紧致挺翘的圆臀上,似乎小内

    内尺寸偏小,小内内边缘的臀肉已不甘寂寞的伸出头来呼吸着新鲜空气,小少妇

    是侧背对着窗口,只能看见浑圆坚挺的两瓣,却看不见神秘的三角地带。

    没有了雾气的作怪,小少妇光滑的裸背是直接呈现在眼前,冰肌玉骨,湿漉

    漉的飘逸长发自然下垂遮住了小半个后背,此刻正滴滴答答的落着水滴,水滴顺

    着后背顺流而下在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湿痕,最终淹没进粉白的小内内里,

    湿了一片,那湿掉的一片显得更加透明透射出包裹的肉肉,随着水滴的增加,湿

    湿的面积不断扩大,臀肉都显露出一大片,更是透射出深深的臀沟,引人入胜。

    小王的到来并未错过所有的风景,此刻小少妇正在穿胸罩,虽说只能看到侧

    后方,但由于小少妇乳房很大侧面的乳肉那是一览无余,嫩白嫩白的,恨不得咬

    上一口,小王的视线完全深陷在乳肉里不能自拔,小少妇三两下带起了胸罩,遮

    起了令人遐思的诱人神秘地带,穿起了一件银白色的睡裙,只留下光滑的美腿暴

    露在外面。

    这时小王发现小少妇拿起压在睡裙下的一根布带缠上了双眼,他这才想到一

    直以来小少妇都是睁着眼的或许只是虚闭,可小少妇却未曾发现他,看来这小少

    妇确实是个睁眼瞎。

    小王知道他今天的福利到椽止了,他真的是要感谢男主角,没有他的配合

    哪能有这般的发泄,估计只能看着视频干瞪眼,看得见吃不着。虽说重要部位都

    已不见,可小少妇婀娜的体态怎能遮得住,依然不妨碍他的自慰,小王看着眼下

    的小少妇,五指姑娘确是加快了频率,然而小少妇却是开门出去了,卧槽,关键

    时刻没有了刺激小王是空唠唠的,手下的动作随着间断的刺激显得很单调,虽说

    老二还是坚硬如铁,可没有了视觉上的刺激,这般坚硬像是没了前冲的目标空唠

    唠的。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小王是大气都不敢出,只听到一阵断断续续摸摸索索

    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由轻到重的向着厨房而来,尼玛,这是要穿帮的节奏嘛,老天

    啊,我这又没摸只是过了阵眼瘾,就要被抓现当场嘛,所谓做贼心虚莫过于此。

    小王又是一想,这小少妇不是看不见嘛,我又何必担惊受怕,此般一想他赶

    紧屏息凝神猫着腰不发出一丝声响。

    此刻厨房的画面显得异常违和,只见一个刚出浴的婀娜多姿的小少妇,眼上

    蒙着的布带显得特有虐意,摸摸索索的顺着墙壁向着厨房里走来,湿漉漉的飘逸

    长发为其增添了飘逸的气质,那略微紧张而珉起的性感红艳双唇,配在一张吹弹

    可破的精致小脸上,更是为其增添惹人怜爱的冲动。然而与小少妇位于同一侧墙

    面里侧的橱柜台面上却站着一个弓着身还脱了内裤露出丑恶下体的猥琐男子,男

    子露出的眼睛瞪的老大一眨不眨的盯着渐渐接近的小少妇,恨不得吃了她的狰狞

    模样就如同一只等待猎物的野兽。

    慢慢的小少妇终于摸索到了冰箱,尼玛原来小美女是找冰箱来的,这尼玛这

    里还有个冰箱啊,在厨房蹲了这么久的小王似乎才看见冰箱,可见小少妇带给他

    的吸引是多么大。

    此刻小王与小少妇之间的距离顶多一米出头,如此近距离的直视令得本已吓

    得疲软的老二再次立杆冲起,膨胀的感觉令他缓缓直立起来,老二不自禁的向前

    冲似乎要送进小少妇的嘴里,小王赶紧压下前冲的想法,生怕打草惊蛇。

    此刻小少妇摸出了一瓶苹果味的美联达,小王都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图案,

    小少妇仰头喝了起来,看来是洗个澡渴了,尼玛,只是小少妇不知道的是她此刻

    的动作无疑是多么的引诱,只见睡裙的V形领口里隐约探出嫩滑的乳肉,小少妇

    的仰首挺胸的姿势更是将嫩乳挤出衣口,原本宽容的睡裙也经不起巨乳的撑起,

    那浑圆的轮廓清晰可见,而小王此刻正好是俯视,他完完全全清清晰晰的透射进

    乳沟里,情不自禁的小王再次抚上了暴凸的老二,轻轻套弄起来却不敢有太大幅

    度。

    似乎嫌这般的诱惑还不够刺激给力,小少妇和着饮料的樱桃小嘴嘴角滑落水

    流,兴许是喝的急了点,那水流顺着白皙的勃劲流向了暴凸的巨乳,正因为巨乳

    的暴凸反而改变了水流的流向,使水流顺着巨乳的外围流进了深不见底的乳沟中,

    小王迷失了迷失在了小少妇的风情中,迷失了自我,小王手下加快了动作,仿佛

    要将全身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却也是下意识控制着呼吸,这般容忍令他全身痛

    苦,只是这痛苦中却透射出更强烈的刺激。

    小少妇哪知道近在咫尺有个男人正对着她猥琐,喝完饮料就关上冰箱门,转

    身离去不拖离带水,小王探着身子紧紧盯着依然诱惑无限的小少妇后背,下体即

    将到达极限,小少妇走路那摇曳的曼妙身姿,那将睡裙顶起的挺翘圆臀,那精致

    的欣长美腿,无一不带给这个只懂偷偷摸摸心理阴暗猥琐的男人生理上的刺激满

    足。

    在小少妇即将走出厨房的那一刻,「唔……」一声闷闷的声音从那个男人的

    鼻孔中喷出,一股白色粘稠的浓浓液体自愤怒膨胀的紫色大龟头中喷射发出,由

    于男人站的太高,这股不明液体呈四十五度角高高抛起又缓缓下落,距离出奇的

    远,神奇的是那股液体居然擦着小少妇的睡裙而过,一部分粘在了睡裙上一部分

    喷洒在地上,就连始作俑者的猥琐男也被这惊奇的一幕给惊呆了,他也没想到射

    的如此之远,噗噗噗……,紧随第一次的喷射之后,连续数下小王下体又接连喷

    射出数股精液,只是没有第一次那般远。

    睡裙随着少妇的走动同样在摆动,浓稠的精液喷在睡裙上带动睡裙小幅度的

    摆动并没有惊动小少妇,一闪身,小少妇曼妙的身影就带着罪恶的黏稠精液消失

    在了小王的视线内。

    小王精神一度恍惚,若不是地面残留的乳白色精液折射着刚才发生的邪恶画

    面,他都认为自己是在做梦,梅开二度的小王是精疲力尽,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

    如此高频率高强度的自泄,恍惚间双腿发软的小王摇摇摆摆的挪进了卧室。

    随着次卧室房门关闭的那一刻,预示着小少妇终于逃出了狼爪……

    我的错,不该写这种长篇的,心太大了。往后若是有时间的话,就以其中角

    色,写独立的番外篇,大家看的应该过瘾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