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44章
作者:小手      更新:2017-01-12 01:57      字数:9648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44章~(9843字)作者:小手

    “太好看了。%%想成为神枪手不吗?请来“一板猪”的拼音加塞欧野木%%”

    乔元也要双手遮掩他的裤裆,硬得难受,慾火正冲天。

    朱玫咯咯娇笑:“你妈妈好看,还是朱阿姨好看。”

    “都好看。”

    乔元急忙先坐下,遮放在小腹下的毛巾隆了起来,两位大美妇都看在眼下,互相使了使眼色,都忍着不笑出来。

    朱玫优雅坐下,与王希蓉并排着,两隻美足一伸,落入温水中,娇声道:“今天要好好帮我和你妈妈洗脚。”

    “一定,一定。”

    抬头一看两位美人,乔元有点儿醉了,两位美熟女各有妩媚,朱玫用夹子夹起秀髮,王希蓉则用头花扎了一束马尾,大眼睛娇羞,双手依然遮掩着重要部位,警告乔元:“你眼睛老实点,别乱看。”

    朱玫妩媚道:“你妈妈少看点,阿姨随你看。”

    王希蓉娇嗔:“玫姐。”

    乔元哪有不看,假装不正眼看而已,他笑嘻嘻着伸手入桶,左右开弓,同时给两位大美人洗脚,两位大美人依偎在一起,时而嘀咕,时而浪笑,也不知道她们私语什么,渐渐地,王希蓉放下了双手,重要部位呼之欲出,尤其见到那一片阴毛的时,乔元呼吸沉重。

    王希蓉当然发现儿子在偷瞄,她不再遮掩了,穿着如此暴露的睡衣,再遮掩也没意义,反正都跟儿子做过,给他看私处也没什么,奇妙的是,她下体酥麻酥麻的,心如鹿撞,两条浑圆玉腿儿下意识夹紧,小腹下贲起,乔元只能看见阴毛,看不见穴肉,逗得乔元心痒难耐。

    乔元有了坏心思,四隻脚丫子在手中,还不是任凭他使坏么,也不用泡脚那么久了,匆匆从水桶捞出四隻美足,依次抹乾放好,两位美熟女在说着悄悄话,都没想过乔元会大招藏小招,小招藏坏招,悄悄祭出『阴险』手段挑逗两位美人。

    觉得舒服,她们哼哼;觉得酸麻,她们也哼哼,总之,乔元捏他的,她们聊她们的,似乎话题永不枯竭,真是相见恨晚呐。

    没一支烟功夫,朱玫首先起了生理反应,自从她和乔元交欢后,确实无时不刻不惦记着乔元的大水管,虎狼之年,嗷嗷待哺之需,乔元又使了挑逗手法,朱玫哪能不慾火高涨,轻轻鬆鬆就湿了,她不好意思张扬,也没想到是乔元使坏,还暗暗怪自己太淫荡,不过,以她此时和王希蓉水乳交融的关係,就算淫荡也不怕。

    两人说话时,朱玫就故意把双腿张开,故意给乔元看到湿处。

    王希蓉眼尖,察觉朱玫故意洩露春光勾引乔元,她半开玩笑半生气地要朱玫夹好腿。

    朱玫正两眼水汪汪,粉颊桃腮,嬉笑娇啼,非但没半点羞愧,还把双腿张得更开。

    王希蓉不依了,玉臂疾伸,用手掩盖朱玫的阴部,没想触到了湿处,王希蓉“哎呀”

    一声,急忙抽手,却已是水湿掌心。

    朱玫浪笑,对乔元撒娇:“阿元,我不管了,你妈妈把我摸湿了,你要救我。”

    王希蓉笑骂:“你胡说,我没摸之前你就湿了,好骚。”

    乔元一本正经问:“怎么救呢。”

    朱玫可怜兮兮道:“朱阿姨很难受,需要一根大东西插进下面,要不然,朱阿姨会难受死的,救救我。”

    “要多大。”

    乔元憋着没笑,憋得脸红。

    朱玫眨了眨水汪汪的媚眼,好不轻佻:“你脱掉裤子就知道要多大了,咯咯。”

    乔元二话没说,就脱了裤子,他忍了许久,忍得好辛苦,这会扬眉吐气,整条大水管简直气吞山河,睥睨天地。

    饶是两位美熟女『见识多广』,也深深被大水管震撼。

    乔元不无得意:“要这么大的?”

    王希蓉心跳剧烈。

    朱玫呼吸困难,她舔着发乾嘴唇,频频颔首:“对,就要这么大。”

    “阿元,玫姐,你们俩个……”

    王希蓉目眩神迷,那天和乔元交媾的一幕再次浮现眼前,那浑厚的力道,那阴道极度扩充的感觉,那摩擦带起的电流都若隐若现,此时她的阴道酥中带麻,麻中夹痒,亟需有硬物充塞,最好就是眼前这支大水管,它够长,够粗,够硬,不用摸就能感受到它的力度。

    乔元坏笑着脱光光,身材瘦了些,更突显大水管的黝黑强悍,“妈,朱阿姨对你这么好,我必须救她。”

    王希蓉呆若木鸡。

    朱玫则扔掉了窄边通花小内裤,兴奋喊:“快来救我,我的大英雄。”

    大英雄要插入了,朱玫张大双腿,阴户暴露,淫荡的肉瓣分泌腥臊,这是熟女的优势,她们总能分泌致命的腥臊,堪比烈性春药,乔元面红耳赤,手握大水管,对准朱玫的肉穴插了进去,只听:“啊,喔……”

    王希蓉湿得一塌煳涂,她摆出了母亲的派头:“你们太过份了,当着我的面这样搞,阿元,我是你妈妈。”

    朱玫蹙着眉,嗔道:“希蓉,你大惊小怪什么,你也想搞的,只可惜,阿元是你儿子,你没办法而已。”

    说着,两条腴腿夹住乔元的瘦腰,下身挺起,把惊人的大水管全部吞噬完毕,阴道胀满,子宫碾弄,朱玫再次呻吟,荡人心魄。

    “儿子跟妈妈不能搞么。”

    乔元问得很幼稚,交媾中的人都很幼稚,有些甚至粗鲁,乔元这关口不仅幼稚,还特别粗鲁,他很粗鲁地抽插,速度不快,但每一次抽插都把贵妃椅震了一震。

    “咯咯。”

    朱玫娇笑,忘情娇笑:“可以呀,怕什么,天知地知,就是我们三个人知。”

    朱玫并不知,眼前这对母子俩早已做了超越人伦的事,他们很羞耻,只是禁果很诱惑,吃了一次说不想吃了,鬼才相信,他们酝酿着吃第二次,表面上假装抗拒而已。

    “玫姐。”

    王希蓉娇嗔,芳心乱如麻。

    朱玫迎合大水管,脑子逐渐清晰,她想鼓动这对母子交合,只要这对母子交合了,就等于有更大的把柄握在她朱玫的手心,她要好好利用这对母子,她要乔元成为她朱玫的男人:“希蓉,没什么大不了的,母子做这事又不犯法,只要阿元不射进去就行,你试一下你儿子的大傢伙,他好厉害,好棒的,舒服死我了。”

    “我不试。”

    王希蓉轻轻摇头,彷彿言不由衷。

    乔元却异常亢奋,他想跟母亲做爱,又不好硬来,朱玫的股东正中乔元下怀,他给予朱玫奖励,抽插势大力沉,密集如雨。

    朱玫暂时脑子空白,完全被快感包围:“啊啊啊,阿元,我的小老公,我爱你。”

    “不害臊。”

    王希蓉苦笑,身子发软,瘫在贵妃椅上。

    乔元瞄到了一抹精彩,色色道:“妈,你也湿了。”

    朱玫突然抱紧乔元,与乔元耳鬓厮磨,剧烈耸动,她在乔元的耳边急喘:“嗯嗯嗯,你妈妈也想要的,你再用力弄几下,等阿姨舒服了,你去跟你妈妈做。”

    这番话近在迟尺的王希蓉也听到,她居然沉默,目光迷离地注视着乔元和朱玫的纠缠,像是冲刺了,王希蓉又害怕又充满期待,她知道儿子想要,但做为母亲,她不能主动,啊,空虚的阴道很难受,平时可以空虚,慾火来的时候,最好要填塞。

    啊,阿元,妈妈想要,你千万别射在朱玫那裡。

    王希蓉在心底裡悄悄祷告。

    乔元很想射的,他冲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满足朱玫,可朱玫高潮时,阴道收缩得很厉害,几乎迫使乔元缴械,多亏王希蓉装模作样去推开乔元:“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就敢做出这种事情,都不要脸了吗。”

    朱玫在震颤中昏迷,太舒服了,不省人事。

    乔元及时刹住了冲动,笑嘻嘻地拔出大水管,那傢伙湿淋淋的,黏煳煳的,他转而一把抱住王希蓉,母子相抱本来很平常,平时王希蓉经常抱乔元,可自从发生了肉体关係,拥抱变得怪异,王希蓉本能抗拒,纠缠身体充满异样,大水管顶了王希蓉的下体,很准,顶在凹陷处的中央,幸好隔着薄薄的丝物,但王希蓉能感受到非同寻常的强悍,她惊呼:“阿元,你干什么,我是你妈妈,你放开我。”

    “朱阿姨说你想要。”

    乔元嬉皮笑脸,他顶压那敏感地,瘦小的身体彷彿力大无穷,王希蓉无法动弹,她乞求:“不要啊。”

    “都湿了。”

    乔元亲了下去,亲在母亲的脸蛋上,王希蓉惊慌失措,乞求不行就警告:“湿了也不要,喔,别戳,别戳那地方。”

    “妈。”

    乔元撒娇般叫唤,戳得更厉害了。

    王希蓉心颤悸动,儿子的叫唤能加重母爱宣洩,她视乔元为命根子,她愿意为乔元付出一切,如果不是朱玫在旁,王希蓉就接受了乔元的要求,如同上次那样,此时,王希蓉即便想答应乔元,也要装装样子,她强忍着下体的酥麻,与乔元纠缠,肌肤相亲,热力四射,两隻雪白大奶子被握住了,王希蓉佯装责骂:“你越来越混蛋了阿元,我是你妈妈。”

    “没事,妈妈也舒服。”

    乔元闪电般扯开了睡衣下的小蕾丝,腹肉微腴,妙处乍现,那蕊肉好新鲜。

    旁观的朱玫吃吃娇笑,鼓动乔元进攻:“阿元说得对,希蓉你试过就知有多舒服,阿元加油,不能放弃喔。”

    “玫姐,你要害死我了。”

    王希蓉嗔怪朱玫,稍一疏忽,大水管强势驾到,顶开了穴口,鑽入蕊肉,再一深挺,大水管徐徐佔据了王希蓉的阴道,好紧窄,王希蓉长长的呻吟:“喔,阿元,你这样对妈妈,喔,不许射进去,听见没。”

    乔元坏笑:“先答应了再说。”

    “什么。”

    王希蓉佯装生气要打,乔元赶紧再插,一直插到底,王希蓉如遭电击,打人改成了抱人,两条玉臂抱住了乔元,星目微闭,娇声绕樑:“喔……阿元,不许有下次,你快答应妈妈。”

    “我答应插深点。”

    乔元沉腰打磨,瘦腰盘旋,大水管的前端鑽进似的狠狠旋磨那柔软之地,王希蓉酸酥交加,舒服异常,勾魂的呻吟飘荡在空中:“用这么粗的东西欺负妈妈,喔,让你爸爸知道了,看他不打你。”

    两眼再微闭,娇吟无尽:“喔,别磨,别磨了,妈妈受不了你这样磨,从哪学的下流招数。”

    “一定是在这裡学的。”

    朱玫道。

    乔元改为抽插了,他不相信母亲说的不舒服,心有不满:“我发明的,什么下流,女人舒服就行,妈妈是女人,我要好好关心妈妈,爱妈妈,帮妈妈洗脚,帮妈妈舒服,还有爱朱阿姨,帮朱阿姨洗脚,帮朱阿姨舒服。”

    王希蓉颇受感动,儿子的话没花俏,情感真挚,不过,想讚他又不好意思,想迎合吧又觉得不妥,阴道起了摩擦,快感如巨浪,一波未平又一波,奔涌得厉害,王希蓉几乎无法自持。

    那朱玫见乔元也把她算进爱的范围,不禁欣喜,激动道:“阿元,朱阿姨给你买了一辆车。”

    乔元有点意外,动作稍缓,瞧向朱玫。

    王希蓉微喘:“是真的,车就停在外边,快谢谢朱阿姨。”

    原来朱玫一口气买了两辆好车,她的是红色法拉利,买给乔元是银灰色保时捷。

    “谢谢朱阿姨。”

    乔元坦然接受了这份礼物,抽插中,一隻手揉上王希蓉的大奶,轻搓乳尖:“也谢谢妈妈。”

    “哼。”

    王希蓉目光温柔,扭了扭腴腰,嗔怪:“你就知道欺负妈妈,说好了,下不为例,这次,就……就当是来按摩。”

    朱玫大乐:“希蓉,按我说,你就跟阿元保持这层关係,偶尔做做爱,才能体现你们母子情深,人生苦短,你何必在意世俗观念,我没说错吧,很舒服对不对。”

    “玫姐,你这是宠坏阿元。”

    王希蓉娇柔得不行,朱玫的话一针见血,王希蓉也矛盾要不要跟儿子再有下一次,她惊讶儿子不但洗脚好,做爱的技巧也特别精湛,简单的抽插居然有很多变化,他轻易能找到舒服点,节奏把握极佳,不是乱抽乱插,而是堆积高潮。

    “他就应该得宠,他小时候受苦,书也读不多,要弥补他。”

    朱玫的眼裡不止有挑逗,还有温柔。

    乔元大受感动,伸手过去,抓住了朱玫的大乳:“我要认朱阿姨做乾妈。”

    朱玫美目骤亮,娇笑着送上大美乳:“好呀,快喊乾妈。”

    “乾妈。”

    乔元叫得欢快,朱玫也应得甜蜜:“乾儿子,亲亲。”

    两人都亲上了嘴,朱玫疯狂吸吮乔元的舌头,乔元笨拙地吞嚥朱玫的唾液,在接吻上,乔元还是愣小子,多亏朱玫的引导,两人吻得如醉如痴。

    王希蓉哪甘心受冷,双手抱着乔元的瘦腰,下体挺动,紧窄的阴道居然主动吞吐大水管。

    乔元一激灵,放开朱玫的舌头,马上强力回应。

    王希蓉羞涩交加,呆呆地看着儿子,凝视的目光中,除了母爱浓郁之外,肯定有别的情感,毕竟阴道的愉悦最能打动灵魂,抽插水银泻地,王希蓉娇吟着大幅度迎合,美腿高举,逐渐浪叫。

    “啊啊啊……”

    贵妇椅震颤,不是一般的震颤,彷彿地动山摇。

    性感透明的睡衣掉落,王希蓉的性感丝毫不减,她娇躯雪肤润泽,腴软滑腻,两隻饱满大奶子晃荡得厉害,几乎无法辨识乳尖,两条美腿不由自主地同时搭上了乔元的瘦肩,他一点都不觉得吃力,双臂抱着两条美腿,像縴夫揪绳;抽插如虹,又像农人推犁,耕犁他的诞生之地。

    没有羞耻,没有罪恶,只有慾火和热爱。

    温暖巢穴在收缩,缠绵的叫唤似哭泣,那种有点儿熟悉,天崩地裂般的高潮来了,叫唤更缠绵。

    “我要射了。”

    乔元大吼。

    “快拔出来射。”

    王希蓉本能喊,喊的这会,她自个喷出了暖流,暖流浇上阴道裡的龟头,乔元浑身剧颤。

    朱玫仓促张腿:“射给乾妈。”

    乔元吼道:“乾妈张嘴,我要射你嘴裡。”

    说完,拔出大水管,闪电般弹起,恰到好处,朱玫刚一张嘴,那粗大的水管就插了进去,撑爆小嘴,一股岩浆般的热流疾喷,灌入了朱玫的嗓子。

    朱玫合唇,香腮鼓起,彷彿担心精液会溢出。

    ※※※红色法拉利缓缓停在幽静气派的利娴庄前。

    王希蓉和朱玫的脸上依然春意残留,两为美熟妇相视一笑,正要道别,王希蓉不放心,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叮嘱:“玫姐,今天的事可要守口如瓶,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包括你丈夫。”

    朱玫娇嗔:“哎哟,你囉嗦得像老太婆,我傻呀,我自己也是当事人,我说出去还不是打自己脸吗,你放心啦,我虽然喊你做妹,实际上,我是你的儿媳妇,有实无名的儿媳妇。”

    “哈哈。”

    两位美熟妇放声大笑,她们已经定下了共享同盟,久不久,时不时要乔元效劳,不同的是,王希蓉心怀禁忌,又有利兆麟,性生活是充实满足,远不如朱玫那么飢渴。

    “你老实告诉我,阿元厉害,还是利兆麟厉害。”

    朱玫好奇问。

    王希蓉顿时满脸羞红,嗫嚅了一会,小声道:“差不多,看你问的。”

    朱玫一听,不禁幽歎:“希蓉你好幸福。”

    她和她丈夫不仅关係紧张,而且她丈夫那方面差了乔元十万八千里,这就算了,还两个月来一次,朱玫岂能忍受。

    现在好了,有乔元的滋润,哪怕两月一次也足以慰藉空寂的心灵,运气好的话,一月一次,或许一星期一次也有可能,朱玫越想越开心。

    这时,利娴庄的大铁门徐徐打开,王希蓉张望了一下,见有两辆不属于利娴庄的车子驶出,她有些意外,就不想多聊了,跟朱玫匆匆告别,下了车,扭着大屁股快步通过尚未关上的大铁门。

    幽静的林荫小石路上,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跟击打地面的声音,声音很有韵味,节奏轻快,轻易能听出行走之人的心情。

    短短的两月时间,她王希蓉就从市井贫妇来一个华丽转变,变成了超级豪富,她的心情可想而知,她发誓要享受富足的新生活,她的慾望在奔放。

    “蓉姨。”

    有人喊,王希蓉扭头一看,驻足微笑:“阿灿。”

    “蓉姨好漂亮。”

    利灿走了过来,毫不吝啬地给王希蓉讚美,他喜欢王希蓉身上的包臀裙,喜欢王希蓉身上的邻家气质,这种气质与利娴庄的女主人有很大区别,利灿就喜欢这种气质,有亲切感。

    “谢谢。”

    王希蓉有些异样,每次见利灿,王希蓉都觉得怪怪的,她喜欢男人身上的从容洒脱,只有自信和富足的男人,才有那种味道,穷怕的王希蓉就从利兆麟身上找到这种味道,如今利灿身上也有,他还有令女人心跳的不羁眼神。

    王希蓉不敢直接面对利灿的目光,她温婉一笑,转移了话题:“那辆车真好看,你的车呀。”

    不远处,停着一辆崭新的法拉利,宝石蓝的法拉利,王希蓉一眼就喜欢。

    利灿耸耸肩,不羁气质满满流露:“不是我的,是阿元的车。”

    “啊。”

    王希蓉大吃一惊。

    利灿笑道:“我妈刚给阿元买的。”

    “这太破费了。”

    王希蓉笑得很甜,脑子马上幻想坐上这辆豪车去兜风,那多惬意,多幸福,她不懂车,但懂得坐豪车的心情,尤其是坐属于自己儿子的豪车,已经有了朱玫送的一辆保时捷,如今儿子再添一辆法拉利,王希蓉的芳心愉悦到了极点。

    利灿一指停着几辆豪车的车库,爽朗道:“不破费,阿元是我妹夫,没理由他大舅哥开兰博基尼,他开一辆破宝马,还是别人的车,这让我妈的脸面往哪搁。”

    这番话彷彿给兴奋中的王希蓉浇上了一盆冷水,她好不尴尬,知道自己刚踏入豪门,人家玩豪车都玩了好多年了,自己在利娴庄裡还是谦卑为好,想到这,王希蓉脸色微变,澹澹问:“曼丽呢。”

    “她出去了。”

    利灿一直盯着王希蓉,她脸上的变化没逃过利灿的眼睛,察觉王希蓉要走开,利灿有点急:“怎么,蓉姨好像不想和我说话。”

    “哪有啊。”

    王希蓉赶紧换上了甜甜的笑容,彷彿奼紫嫣红,美得天地失色,利灿不禁看呆了,他讪讪一笑,柔声道:“蓉姨一定还生我气,我要向蓉姨真诚道歉,昨天在阿元工作的那家会所裡,我说话太冒失了,不知者不罪,恳请蓉姨原谅。”

    王希蓉急忙摇头:“什么事我都忘了,阿灿你多心了。”

    利灿挤挤眼,不羁道:“善忘是福分,是我多心了,啊,我爸真会找。”

    说着,利灿眨了眨眼,浓眉之下,他的双眼清澈有神,很吸引女人。

    王希蓉不经意地与利灿对上了一眼,她不禁芳心乱跳,突然,王希蓉的手袋响起了手机铃声,王希蓉暗叫可怕,赶紧拿出手机,也挤了挤眼:“你爸爸的电话。”

    利灿耸耸肩,目送着王希蓉离去,在他眼中,王希蓉的身材堪比乾妈胡媚娴,她们都拥有绝色美貌,她们挺拔丰满的胸部,似乎体积都不相上下,她们的肥臀都挺翘浑圆。

    王希蓉扭动着性感的大肥臀,一边走,一边接通电话:“喂,我回到家啦,刚才跟阿灿聊了几句,他不上班吗。”

    利兆麟正把双腿搁在办公桌上,拿着手机跟王希蓉甜蜜通话,他今天至少给王希蓉打了三个电话,关心她去哪,关心她跟谁在一起,关心她零花钱够不够。

    王希蓉感受到了利兆麟的浓烈情感,她沐浴在幸福之中,利兆麟告诉王希蓉,利灿刚回国,还在倒时差,休息两天再上班。

    王希蓉明白了,轻拍着胸口,她以为利灿不上班,而是专门在家裡等她王希蓉,不知为何,王希蓉隐隐地有个直觉,直觉身后的清澈眼神变得火辣辣的,王希蓉不敢再想下去,她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富邦投资有限公司的总裁办公室裡。

    通完电话的利兆麟刚放下手机,便触电般站了起来,迅速整理他一身整洁高贵的西装,因为他从办公室的单向玻璃看到一位打扮精緻,身上流露着知性美的大美女走到了办公室外,这美女先是咨询了办公室外的美丽秘书,得到了应允,大美女才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思嘉。”

    利兆麟张开双臂,热情轻拥大美女,这大美女正是郝思嘉,她穿着浅色的时尚短裙,露着两条修长美腿,高跟鞋很精美,微卷的长秀髮很清新,她不仅有知性美,还有知性气质,利兆麟的秘书也漂亮,也有知性气质,可比起郝思嘉,足足差了三个档次,这就是利兆麟为何不惜花重金也要得到郝思嘉的原因。

    虽然是用金钱得到郝思嘉,但他们相处愉快,利兆麟稳重体贴,英俊潇洒,那方面超强,是老男人的极品,郝思嘉身不由己地喜欢上他,原本只是礼节上轻拥,可一拥抱了就像磁石般倒在了利兆麟的怀裡,利兆麟紧了紧双臂,闻嗅着知性美女的体香。

    “我和宜民过来的,他到你公司财务结算上次那交易的尾账。”

    郝思嘉彷彿靠在了一棵坚实挺拔的大树上,女人有时候很需要这种坚实稳重。

    “我知道,没想到你也来。”

    利兆麟很温柔地抚摸郝思嘉的背嵴,像哄自己孩子那样给予郝思嘉关心。

    “不欢迎我来呀。”

    郝思嘉轻轻地撒娇,她喜欢被利兆麟抚摸,很舒服,很有安全感。

    利兆麟哑然失笑:“哪裡话,恨不得天天见到你。”

    “口不对心,很花心。”

    郝思嘉略有不满。

    睿智的利兆麟马上明白郝思嘉的心思,他轻声道:“你吃醋了。”

    “我怎么会吃醋。”

    郝思嘉立刻回答,她不知道,她这么快就回答利兆麟,等于承认了吃醋,因为利兆麟都没说郝思嘉为何吃醋,她就先否认了,说明她心思完全被利兆麟猜到。

    利兆麟轻笑,很和蔼,很有诱惑力。

    郝思嘉自知心思暴露,羞得美脸酡红。

    更要命的是,利兆麟的手很不老实,不知什么时候,就解开了郝思嘉上衣的所有纽扣,轻轻一掀,郝思嘉的香肩露出,柔若无骨,丰挺的大奶子在蕾丝乳罩裡有一丝不安份,利兆麟的大手温柔地握住了一隻。

    郝思嘉撒娇:“不要,宜民会上来跟你打招呼的,他知道我来找你。”

    利兆麟还是剥下了郝思嘉的上衣,将香喷喷的郝思嘉再次抱在怀裡,用硬硬的裤裆顶着郝思嘉的双腿间,澹定道:“怕什么,没有我同意,我秘书不会放任何人进来。”

    说着扬了扬下巴:“你看。”

    郝思嘉这才发现办公室裡的单向玻璃,之前她看不见办公室的状况,但在办公室裡却能看到办公室外的一切,如果她丈夫邱宜民来了,能从容应对,似乎不用太担心。

    激情瞬间四射。

    “思嘉。”

    利兆麟把一根火烫的大肉棒交到了郝思嘉的小手上,小手很美,小手的主人芳心剧跳,她握住了,很温柔握住这根不羁的宝物。

    “有了新欢还不够么。”

    郝思嘉下意识地拿手中的阳具根乔元的相比,无论长度和粗度都稍逊一筹,但相差不大,气势和硬度都不输于乔元的那支大水管,郝思嘉春意磅礡。

    “有了新欢,我依然不忘旧爱。”

    利兆麟深情地吻上了郝思嘉的樱唇,谁说金钱买不到真爱,郝思嘉就真的爱上了利兆麟,她徐徐下滑,跪在利兆麟脚边,用她的樱唇含住了利兆麟的宝物,香腮鼓起,郝思嘉深情吮吸,这是真爱的最直接表现。

    “喔。”

    利兆麟呻吟,很舒服,他靠在办公室边沿,仰头呼吸,不料,目光扫向了单向玻璃,他看见了一位男士,这男士正是郝思嘉的丈夫邱宜民。

    利兆麟心中一动,没有让口交中的郝思嘉停止,他亢奋地注视着玻璃外的邱宜民。

    邱宜民走向办公室外的秘书檯,询问秘书,不一会,邱宜民就在办公室外的一张小桌边坐下,美丽的秘书很慇勤地送上了一杯咖啡。

    利兆麟满意极了,他必须要给美丽的秘书加分,少不了给她奖金,或许还能再给她点别的,因为这秘书做得正确,她没有让邱宜民离开,也没有放邱宜民进办公室,让邱宜民在外边等候是最佳选择。

    “邱宜民来了。”

    利兆麟的话,令陶醉中的郝思嘉惊慌失措,她“啊”

    一声站起,美丽大眼睛瞧向玻璃牆,果然见到自己的丈夫在办公室外端坐,玩着手机。

    利兆麟乘机抱住郝思嘉的翘臀,掀起她的短裙,拉下纱质小内裤,那根火烫粗大的阳具顺着股沟,缓缓地插入了郝思嘉的肉穴,郝思嘉轻吟,她配合着利兆麟,兴奋地吞入大阳具。

    这是一幅很诱人,很美的画面,利兆麟的屁股靠在办公桌边沿,郝思嘉则背靠着利兆麟的身体,他们朝向玻璃牆,都看着郝思嘉的丈夫邱宜民,一起耸动,一起呻吟。

    “啊,兆麟,万一宜民进来怎么办。”

    郝思嘉密集地耸动,她太兴奋了,乳罩被摘下了,两隻丰挺大白兔欢快地弹跳,利兆麟双手抓住,使劲地搓揉:“他不会进来,他也不敢进来,如果他敢直接闯我的办公室,他就不是邱宜民。”

    “你这么瞭解他。”

    郝思嘉吃吃娇笑,没有比在丈夫旁边跟别的男人做爱更刺激了,昨晚一边跟乔元做爱,一边跟邱宜民通电话,郝思嘉就感受到强烈刺激,而此时的刺激比昨晚更胜一筹,不是郝思嘉喜欢找这种刺激,而是喜欢用这种方式发洩对丈夫的不满。

    “就算我在邱宜民面前跟你做爱,他也没胆量反对。”

    利兆麟从容温柔,他温柔地舔吮郝思嘉的雪脖,指尖挑逗郝思嘉的乳尖。

    郝思嘉浑身舒惬,似乎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愉悦之中,她喘息着,娇媚动人。

    利兆麟爱怜之极,他抚摸郝思嘉的阴蒂,玩弄她的阴毛:“我给你买了一辆车,白色的法拉利,等会你开回家,如果邱宜民问起,你就直说是我送的,他就不敢随意开走了。”

    “那宜民肯定猜到你和我的关係。”

    郝思嘉好不兴奋,得到礼物的女孩都容易兴奋,她主动脱下她的包臀裙,让尽裸好身材暴露给利兆麟,不出所料,利兆麟冲动了,大阳具疯狂抽插郝思嘉的肉穴:“我就是要他猜到,我就是要他尊重你,你信不信,他知道我们的关係后,会对你很好的。”

    “这么贵的车,你捨得送给我?”

    郝思嘉香肩微缩,曼曼风情,她想听利兆麟的甜言蜜语。

    不料,利兆麟豪迈道:“送车算什么,如果你替我生个孩子,男孩两亿,女孩一亿,绝不食言。”

    “那你就勤点和我做。”

    郝思嘉挺动翘臀,她十二分愿意为利兆麟怀孕,至少她的子宫租给利兆麟有一亿以上的报酬,这个价格多少女人能拒绝,郝思嘉不担心利兆麟会食言,她相信利兆麟,如同相信父母,他们配合得异常完美。

    利兆麟好了兴致,他推着郝思嘉走向玻璃牆,距离邱宜民更近了,利兆麟示意郝思嘉双手扶着玻璃,翘臀噘起,大阳具再次强势后插入,郝思嘉的娇躯不由自主贴上玻璃,乳肉鼓起,煞是性感,她娇呼:“啊啊啊,压到玻璃了,兆麟,宜民好像看过来,你确定这玻璃真的从外面看不进来吗。”

    利兆麟轻笑,继续抽插,继续玩弄这美丽的女人。

    邱宜民没有其他动作,他只盯着玻璃看了一会便又玩手机了。

    郝思嘉本能的心虚,与丈夫只有几步之近,却和别的男人如胶似漆,这不仅是羞辱丈夫,也是羞辱自己,奇怪的是,郝思嘉竟然强烈的兴奋,她在羞辱中得到快感,在羞辱中得到满足,她放肆噘臀扭腰,迎合利兆麟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顶压,爱液很多,湿了整片下体。

    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邱宜民拿起手机拨打郝思嘉电话,郝思嘉接通了,接通电话的同时,利兆麟坐下场沙发,郝思嘉则分腿骑在利兆麟身上,脚上依然穿着精美高跟鞋,她一手拿手机,一手执着大肉柱对准她的肉穴,娇躯落下,那狰狞的大肉柱缓缓插入了她肉穴中。

    郝思嘉咬着红唇,极力克制着快感,把大肉柱吃到尽头,阴道满满的被佔有,她看着玻璃外的丈夫,跟丈夫通话:“宜民,怎么了。”

    “你在哪。”

    邱宜民很不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