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连环铡美案】第一章 肥臀关姨
作者:小清河      更新:2016-10-31 14:56      字数:12154
    作者:小清河

    2016-10-30

    ******

    μ最◇新╛网?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3区ˇ

    第一章 肥臀关姨

    一、连环铡美案

    我再次来了沈阳,在一座名为恒翠园的小区,租了一套小户型的高层电梯。

    房子基本属于拎包即住模式,我租完房的当天便住了进来,毕竟算是新按了个家,

    再简单也得细致一下,现在的人离不了网络,第一件事是要装上网线。租完房的

    第二天早上,我带好了钱和证件出了门,准备去附近找家宽带公司。

    我所租的房子在的楼,位于这座恒翠园小区的东北角,一共15层,属小户

    型的高层电梯楼,整栋楼只有一个单元,每一层有六家,我租的房子是在14楼。

    我出了楼门走到了楼身东侧,租完房的第二天才留意到,这座楼的楼号,后两位

    数是88。

    楼层不是太吉利,楼号到是真吉利,我不由地自语道:「得咧,既然已在租

    的房子,度过了『新婚夜』,就算是有了新家啦!等碰上邻里邻居的,就说是新

    搬来的88号楼,根据租了十年房的经验,现在的人,对外地来的单身男性租房

    者,普遍有着歧视性的提防心理,别刚有了个新家,就成了被怀疑分子,何况还

    刚在广州惹上过一堆麻烦。」

    十月末沈阳已然很冷,上午八点半左右,感觉清冷清冷的。我走出了小区南

    面的主大门,因觉得冷而想到了先吃早饭,朝左右两边望了望,开在大门两侧临

    街门市房的店铺,饭店全是开在了大门西侧。

    时间尚早,我朝西走出了一百多米,经过的几家饭店都还没开门营业,又向

    前走了一段,才看到前面有一家已开门的小饭馆,同时看到这家小饭馆的店名,

    「伟哥家常菜」。

    「嘿,这得多不着调的老板,才能起得出来,这么壮阳的饭店名儿!」我情

    不自禁地笑了,迈步走向了这家「伟哥家常菜」。

    天冷时从外面进到屋里,眼镜马上会起一层水雾。我走到了店门前,先摘下

    近视镜,揣到了外衣内兜,推门走进了这家「伟哥家常菜」。

    「呀呵!」我刚推门走进了店内,一股热气直扑向了面门。本能地向后一侧

    身,我斜着脸看向了店内,原来是店内摆了一台「扫地风」炉子,也就是接长铁

    皮烟筒的那种炉子,炉子烧得正旺,炉盖都烧红了。

    我又朝店内看了看,见在靠近炉子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了两个人正在喝酒。

    脸侧朝外坐着的是个老头,看年纪有六十多岁,长得甚是喜感,看穿着的像是个

    农村老头。脸侧朝里坐着的是个壮年男子,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细腰乍背的矫

    健型身材,一看就是练过武的,因紧挨着炉子很热,将外套向脖子后拉起了一些,

    露出了贴在肩膀上一小截黑色的皮带,明显是穿戴式枪套的背带。此人身上带着

    枪,对应于一看就是练家子的身形,不是大首长的保镖,就是刑事警察,而与之

    喝酒的老头,怎么看都不是微服私访的大首长,应该是一名刑警。

    「哎,小伙子,来啦!」这时面朝外坐着的老头,站起身从桌旁走了出来,

    左腿稍微有些瘸,「哪啥,没正式开板儿呢,老板、服务员都没来呢,老板是我

    侄儿,我们俩昨天工作了一宿,特殊照顾一大早就来喝酒了。那啥,小伙子,这

    会儿只有炖鱼,一碗鱼、一碗米饭,十块钱一份儿,进门就是客,给你也来一份

    儿,中不?」

    我掏出眼镜戴到了鼻梁上,随后笑着对老头回应道:「行,大爷,哪就麻烦

    您了,来一份吧!」

    「嗯,这小伙子,人儿不错,好说话儿!」老头夸了我一句,指了下与他喝

    酒的人,「哪啥,你别当我们俩,是趁人家店里没人,偷吃偷喝来的啊!我姓冯,

    他叫郭追,我们俩都是干刑侦的,而且是专门破大案的!」说完朝被他称为郭追

    的人一招手,「小

    ∷寻?╒回╮地址3百?度∵苐ˇ壹版主╜综▽合△社×区

    郭儿,进来帮把手儿!」

    「嘿,这家『伟哥家常菜』,真是太有特色了,服务员是两位刑警!」我在

    心里面嘀咕了一句,掏出烟坐在靠门口的一张桌子旁,趁得点烟的机会,偷眼打

    量向了,转身走向后厨的这个老冯头,发现他走路稍有些瘸的左腿,应该是装着

    了假肢,走路时左右腿的节奏不同,左腿是机械节奏。

    我抽了少半根烟,身上带着枪的那位郭追,先端出了一碗米饭,放到了我坐

    的桌子上,转身走回了他刚才坐的位子。老冯头随即端出了一大碗炖鱼,胖头鱼

    炖粉条,就他刚才说的十块钱一份的价位,绝对是超量盛的。

    老冯头将炖鱼放到了我面前,拿起了我放到桌子上的烟,「钻石烟,开滦1

    878,这烟新鲜啊,还是头回见。那啥,小伙子,这盒烟给我尝尝,鱼就不用

    给钱了。」

    产自张家口的钻石烟,其中的(开滦1878)系列,是专门针对唐山地区

    的,唐山以外的地区,很少有卖的。兜里揣盒比较新奇的好烟,出门办事时敬上

    一根,能较为容易套上亲近,所以我一早出来按宽带,在兜里揣了两盒,从唐山

    老家带来的钻石(开滦1878)烟。

    见这个很是古怪的老冯头,拿起烟就不想放下了,我从兜里掏出另盒未拆包

    的烟,笑着递了过去说:「大爷,我正好装了两盒儿,那盒儿拆开了,这盒儿给

    您吧!」

    「不用,不用!这烟一盒儿,咋的也得十多块,多半盒儿,顶饭钱足够了!」

    老冯头已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拿起我的打火机点着了烟,将打火机放回了桌子上,

    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那啥,小伙子,坐下慢慢儿吃,不够了再盛。都是实在

    爷们儿,别整虚头巴脑的,吃完了别提给钱了啊!」

    老冯头坐回了靠近炉子的位子,与那个郭追继续聊着天喝起了酒。我抽完了

    手里的烟,坐在靠门口的位子,就着炖鱼吃起了米饭。

    我吃了两口鱼,听到老冯头与那个郭追,是在聊一起连环谋杀案。不知是何

    方神圣的这个老冯头,以老领导指点新下级的口气,说三起连环案件的三名被害

    者,都是被铡刀拦腰铡成了两截,建议负责侦破这起连环谋杀案的郭追,将这起

    连环谋杀案的案件代号,定名为「连环铡美案」。

    因有我这个来吃饭者在,那个郭追以劝酒的方式,连声劝阻着老冯头,先不

    要聊案情的事了。我如果换到仨月前,听到两名刑警聊连环杀人案,而且被称之

    为了「连环铡美案」,肯定是竖着耳朵听,但有了近三个月的连串遭遇为教训,

    现在我已懂得别再乱掺和闲事了,低下头大口地吃完了饭,放下筷子站起身,跟

    老冯头打了声招呼,很识趣地就要离开。

    「等会儿!」老冯头忽然喊住了我,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将左腿踩到了凳

    子上,拉起来左腿的裤腿,露出果然装着的金属假肢,「小伙子,其实你刚才一

    进屋,就看出来了,小郭身上带着枪,我的这条腿是假腿。看出有个人身上带着

    枪,你脸色一点儿都没变,是因为咱爷仨,是同行!」

    「啊……」我惊叫了一声,痴愣了片刻,赶紧解释道:「不是……大爷,我

    是新搬来的,住88号楼,一大早出来,是要去找,能装宽带的地方……」

    这时那个郭追站了起来,将老冯头按坐回了凳子上,笑着对我说:「小伙子,

    你别紧张,我们这位老同志啊,昨晚一夜没睡,钻研案情入迷了,看你觉着挺对

    眼,所以把你当同行了。没事儿了,你忙你的去吧,不好意思啊!」

    「嘿呀,又整错了……」老冯头嘀咕了两句,抬起头对我说:「那啥,小伙

    子,今个是礼拜六,等过了十点钟,小区大门口,会来按宽带的。刚才对不住了

    啊,你先忙你的去吧,有空儿,咱爷俩儿再唠!」

    我一头雾水的出了「伟哥家常菜」,忍不住琢磨着遇到这件稀奇事,下意识

    地又走回了小区里。边走着边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刚才遇到的事,跟我并没有任

    何的关系,更没必要为此给自己找麻烦,知道自己太容易惹事了,我郑重地提醒

    了自己一番,放下这件稀奇事别再琢磨了。

    那个老冯头刚才告诉我,等到10点钟左右,小区南面的主大门前,会来宽

    带公司的业务员。我不再琢磨刚才的事了,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是快上午9

    点半了,没有回新租的房子,出于熟悉下新搬来的这个小区的目的,在小区里面

    溜达了起来。

    我在小区里转悠了一圈,快到上午10点时,溜达回了小区南面的主大门,

    见一家私营宽带公司的三名业务员,正在小区的大门旁支一张折叠桌。

    之前我在沈阳时用的宽带,就是这家私营宽带公司的,其实就是二道贩子的

    性质,下片的速度还是挺快的,而且价位相对便宜。既然以前用的是这家宽带,

    且在小区大门口就能办理,我向业务员简单问了问,交钱办了这家宽带。现场办

    完了相关手续,业务员说安装人员,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登门按宽带,我随后

    便回了家等着。

    不到半个小时,两名安装人员便来了,没一会就接好了网线,说半个小时左

    右后,就可以使用网络了。电脑桌还没买,我也就没着急等着试宽带,正好宽带

    公司的两个安装人员,乘电梯下楼时,需要我帮忙划卡,我跟他们一块下了楼。

    两个安装人员就近从东侧门走了,我又走回向了小区南面的主大门,准备这就去

    买个电脑桌。

    二、学雷锋遇故人

    虽是周六的上午十点多,但因昨夜突然降温天气很冷,小区里面静悄悄的没

    什么人。我顺着南北向的地砖路,向南走过了三、四栋楼,才看到迎面走过来一

    个,穿着高跟靴的性感中年熟妇。

    迎面走过来的中年熟妇,拉着了一辆四轮平板车,车上装着满满的大白菜。

    与我相距有十来米远时,中年熟妇拉着的四轮平板车,前面的一个轮子忽然掉了。

    好多小区都有的这种四轮平板车,属于是物业配备的公用简易运输工具,结

    构很简单,主体结构就是一块结实的木板,下面按了四个轴承式小轮。装个两、

    三百斤的东西,在平坦路面上拉着很轻松,但如果有一个轮子掉了,不装东西也

    难以拉

    ?寻●回▽网▽址3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得动了。

    我是个天生的热心肠,见势主动上前来帮忙。捡起掉了的轮子,见拧轮子的

    螺丝,掉落在了旁边,又捡起来螺丝,按上了车轮,用手拧上了螺丝,拍了拍手

    上的土,对中年熟妇说:「大姐,这个轮儿掉了,是卡轮子的卡簧,可能是早就

    脱落了,螺丝找着了,拿手没法拧太紧,不过应该能对付着到了。」

    中年熟妇很是感激地说:「小伙儿,太谢谢啦!现在的年轻人,热心肠的,

    还会干活儿的,都快没有啦……」指了下前面的一栋楼,「咱家就那栋楼,孩儿

    啊,再麻烦你下,帮着姨整过去吧!万一轱辘再掉了,我也不会按啊!」

    「哎,孩儿啦,不用你!」见我答应一声要去拉平板车,中年熟妇急忙先拿

    起了拉板车的绳子,「孩儿啦,你就跟在后边儿,帮着姨送过去就行了,万一轱

    辘再掉了,就帮着姨再按上。」

    中年熟妇拉起了板车,对跟在旁边的我唠叨道:「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

    啥都不会干!我整天带着上幼儿园孙子,儿子本来都说了,他周末不上班了去买

    白菜,可等到了周末,他们一家三口就出去玩啦,买大白菜的活儿,归了齐还是

    落我头上了!」

    我跟在了旁边,下意识地仔细偷瞄向了,这位穿高跟靴的性感中年熟妇。上

    身穿了一件黑色的毛织长身衫,下身穿着黑色的皮裤款的打底裤,脚上穿了一双

    黑色的高跟长靴。个头在一米七左右,身材高大丰满胸大臀圆,模样长得熟美大

    气,看着也就40岁出头的样子,但她刚说孙子已上幼儿园了,实际年龄应该是

    在50岁左右。

    城市人对陌生者,都有着防范心理。我帮这个性感的中年熟妇,将白菜拉到

    了她家的车库前,中年熟妇说将白菜,放到有阳光的地方先晒着,我帮着卸完了

    白菜就要离开。

    「来,小伙儿,抽根儿烟!」中年熟妇叫住了我,掏出一盒细长型的南京烟,

    抽出来两根,先给了我一根,掏出打火机帮我点上了烟,随后点上了她手里的烟,

    亲热地笑着说:「孩儿啦,难得碰上你这么个,会干活的好孩子。这个破板儿车

    是物业的,大门口来了卖白菜的,好多人等着使车呢,轮子再掉了,肯定得埋怨

    我,你再帮姨个忙儿,把轱辘整好了吧!」

    60、70后的东北女人,好多都是爽直、泼辣型的社会人儿,这个会抽烟

    的中年熟妇,显然也是这种类型。在刚住到这个小区,通过学雷锋做好人,先认

    识的熟人,是一位亲热爽朗的性感熟女,自是雷锋叔叔也这么想,我巴不得的点

    头表示了答应。

    中年熟妇从车库里,拿来了一个工具箱。我先拧下来刚才掉了的车轮,在工

    具箱里翻了翻,找出一根细钉子和一把钳子,将钉子插到车轮的卡簧孔里,用钳

    子掰弯了钉子尖,按上轮子拧紧了螺丝,没一会儿就把平板车修好了。

    「诶吔,孩儿,太能耐啦!」中年熟妇连声表示着感谢,又递给我一根烟,

    「孩儿啦,蹭得手上都是油,上咱家洗洗吧!」

    我当然是能听出来,这只是客气话而已,接过了烟说,「大姐,不用了!我

    是要去小区门口,找来现场办宽带的,这会儿办宽带的,估计已经到了,我先过

    去看看!」

    「行,哪就改天的,等再碰上了,姨请你吃饭!」中年熟妇拉起平板车,朝

    前面指了一下,「孩儿啦,我也要去大门口还车,一块儿过去吧!」

    我和拉起平板车的中年熟妇,边走边聊着走向了小区大门,我是跟在了中年

    熟妇拉着的平板车的后面,由此我情不自禁地将视线,落到了这个高大丰满的中

    年熟妇,因穿着紧身黑色皮裤,而显得更加诱惑至极的丰满大屁股。

    走出了两、三百米,我跟在后面偷瞄了一会儿,中年熟妇来回扭着的诱惑大

    屁股,快走到了小区大门时,我忽然间感觉,好像认识这位穿高跟靴的性感中年

    熟妇。

    我这个人记忆力很好,但天生的脸盲,记事记得很清楚,记人总是记不住。

    忽然间感觉好像认识这位中年熟妇,我向前跟了两步,更仔细地盯向了她的丰满

    大屁股,猛然间想了起来,还真就认识这位性感中年熟妇,而且认识的方式非常

    特殊,是跟我玩过现实调教的一个熟女媚,也就是熟女年龄段的女m。

    一晃已是八年前,我是在一个sm交友QQ群,认识的这位性感中年熟妇。

    跟她在网上聊了,不是太长的时间,因帮她老爹修理鸟笼的偶然机会,跟她现实

    见了面,后来与她玩过四、五次现实调教。

    我想起来了这一点,继续向前走着,随即又想了起来:因是在网上认识的炮

    友,我并不知道这个中年熟妇的姓名,只听她说了她姓关,我当时还算是个小鲜

    肉,她比我大了十来岁,所以我是把她称呼为了关姨。不过我头一次跟她见面,

    是因为帮她老爹修理鸟笼,当时还见过她的二姐。

    我想起来了这位关姨,跟在她后面继续往前走着,紧跟着想了起来:我和这

    位关姨后三次玩时,是在她的家里玩的,但她那时不是住在这个恒翠园小区。这

    位关姨的丈夫,好像是在政府部门上班,反正整天不着家,她儿子当时住校,她

    当时也是在政府部门上班,平时工作很悠闲,不太方便出去开房,反而是方便到

    她家里玩。

    我接着回想起:当年我和这位关姨,虽玩过四、五次现实调教,但没达到s

    m主奴的关系,纯粹是炮友性质。我现在都算不上是个S,当年玩sm调教更下

    不去手,主要就是和这位关姨做爱了。与我玩了四、五次之后,因没有什么sm

    调教的内容,这位关姨跟当时确算小鲜肉的我,熟女与小鲜肉做爱的感觉淡了,

    后来也就不再找我玩了。不再现实见面了,在网上也不怎么聊了,之后也就不联

    系了。

    我又回想起:八年前与我玩sm时,这位关姨是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所以

    刚才我在认出她之前,觉得她看着也就四十刚过的年纪,并不完全因为她长得年

    轻,而是她现在的实际年龄,就是四十岁出头儿。当初我对这位关姨的家庭情况,

    只是有个简单的了解,刚才她说已有个上幼儿园的孙子了,对此我不由地觉得有

    些奇怪。

    我回想起了,当年认识关姨的这些事,跟在拉着平板车的关姨后面,这时走

    到了小区大门前。没等走出小区大门,过来一个老太太,拉走了送回来的平板车。

    关姨送回了平板车,就我刚才学雷锋的事,又向我表示起了感谢,这时由我

    脸上的表情变化,猛然间也认出了我。当初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关姨认出来我

    后,随即想起来了我的名字,激动地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当年玩过几次现实调教后,一晃已有七、八年没联系了,竟然因学雷锋做好

    事偶遇都了,如此这位熟美性感的关姨,在也就真心将我请到了她家。

    ?寻回↓地▼址搜¤苐◢壹版μ主综╘合社区◥

    三、大屁股关姨

    关姨将我请到了她家,先去给我泡了茶,随后与我坐到她家客厅的沙发上,

    都怀着世界有时真的很小的心情,都很是感慨地聊了一阵,因学雷锋而偶遇的事。

    聊了好一会儿后,因感慨而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又聊起了竟在恒翠园遇到

    的事。

    我早上出来时,自己提醒了自己,已算是家住到了88号楼,含糊地说是新

    搬来的,没说是租的房子,随后显得很是感慨地说:「关姨,上次咱见面的时候,

    北京奥运刚开完,可现在看着你,没啥太大变化啊!你知道,我这个人天生脸盲,

    要不是你没啥太大变化,一晃七、八年了,我还真认不出来你!」

    女人都喜欢听被夸年轻,关姨很受用地笑了,指了下自己的脸说:「怎么没

    变化啊,那年咱们见面的时候,我儿子还上初中呢!现在我都当奶奶了,不老才

    怪呢!你应该还记得吧,我是73年属牛的,周岁都四十三了!」

    我听了急忙趁机问起了,刚才想到的那个疑问。「关姨,你才四十三,怎么

    孙子,都上幼儿园了?」

    关姨回应道:「嗨,我不结婚早嘛,不到二十就有孩子了。我儿子不是念书

    的料,高中没念完就不上了,干脆就早点让他结婚了,免得他在社会上学坏了。

    我儿子没到二十二,就把婚礼办了,先办的事儿,后领的证儿,我没到四十,就

    当奶奶啦,现在孙子都四周岁了,已经上中班儿了!」

    我又问道:「啊,哪关姨,你家啥时候,搬来的恒翠园啊?」

    关姨说:「咱家是奥运那年,在恒翠园买的房,当时这个小区,不是刚建成

    嘛,我家原来在这有套房,动迁时又加了点儿钱,要了个大房子!儿子本来就不

    立事,挺小就结婚了,自己肯定过不起日子,,等儿子结婚了,把原来的房子卖

    了,全家都来搬来这套大房子了。」

    关姨又随口牢骚道:「有了孙子后,我没到四十五,就提前退休了,专职在

    家里带孙子。孙子三岁前,天天带着,三岁后上了幼儿园,儿子、儿媳妇都上班,

    天天得接得送,家务活也全是我的。人家别人,还是正好年纪的时候,我这已经

    提前成老太太了!」

    就竟在恒翠园重逢的事,又聊了些彼此的近况,我和这位关姨,在时隔八年

    未见后,又找回了当初的熟悉感。

    关姨现在还记得我的名字,当初她没告诉我她的名字,再次遇到后,知道了

    住在同一个小区,以后肯定会经常见面,便主动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关菲。

    关姨相比七、八年前,容貌、身材等方面,确实没太大变化,只是眼角的鱼

    尾纹重了些。找回了当初的熟悉感,我也就又有了当初的欲望,于是便趁机与关

    姨,将话题聊到了sm上,见关姨并未回避,我趁机问道:「关姨,你这几年,

    没少玩吧?」

    关姨笑着叹了口气说:「玩是玩了,但没玩几次!有了孙子的的这几年,整

    个被绑在家了,出去玩脱不开身,跟儿子、儿媳妇住一块儿,也不方便带人来家

    里玩。喜欢上玩那个了,当然是戒不了啦,只好是弄了些工具,一个人在家的时

    候,自个收拾收拾自个!」

    聊了一会sm的话题,我趁势摸起了,刚才进屋时脱了外套的关姨。对我摸

    她的举动,关姨不但没抗拒,反而还暗示性地告诉我,到下午四点之前,她是自

    己一个人在家。

    得到了关姨的提示,我也就更大胆了起来,很快就在沙发上,开始与sm的

    感觉,更为直接地玩起了她。

    我抡起巴掌,在关姨因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裤,而显得更加诱惑至极的丰满大

    屁股上,不是太用力地拍打了几下,「关姨,八年没见,你这大屁股,变得更大

    了啊!不过你的大屁股,还是那么又大又结实,摸着真带劲儿!」

    「啊……啊……」关姨不由地呻吟了两声,侧了下身翘起丰满的大屁股,

    「不行了,到这个岁数儿了,再控制也发福了,屁股是更大了,是因为人变胖了!」

    我趁势搂住了关姨的腰,伸手来回抚摸着她的身体,「没胖啊?要说胖了吧,

    也就是屁股和奶子,变得更大了!」

    「不该胖的地方都胖了,该胖的地方,肯定更胖了……」关姨说着解开了我

    的腰带,将手直接伸到了我的内裤里,摸住了我已经勃起的鸡巴,「哎吔,这大

    鸡巴,太够个儿了,摸着真带劲儿!我这个骚老娘们儿,最喜欢的,就是撅着大

    屁股,让鸡巴大的小伙儿,从后边使劲干我!」

    关姨主动摸起了我的鸡巴,我将手伸到了她的腰间,想要拉下来她下身穿的

    皮裤,不想打底裤感觉的紧身皮裤,实在是太紧了,我拉了两下没有拉下来。关

    姨是爽朗实在的性格,见势主动拉下了下身穿的皮裤,连里面的内裤,一并褪到

    了大腿根。

    我伸手抚摸起了,关姨肥美饱满的阴部,发现她的阴道已经湿了,同时注意

    到她剃光了阴毛,不由地问道:「关姨,你啥时候儿,把逼毛儿,剃光了的啊?

    以前咱俩玩的时候,你的逼,好像没剃了毛啊?」

    关姨已开始细微呻吟了起来,「前年吧,我跟一个S玩了几回,是他把我的

    逼毛儿,全给我剃光了的,说这样肏着得劲儿,不肏的时候,下边儿光溜溜的,

    也能让我的逼总骚着。后来不跟他玩了,我觉得他说的,还真是哪么回事儿,就

    一直自个剃着逼毛了。」

    关姨似乎是不由而然的,又补充了一句,「嗨,咱家那个老王八,早就不肏

    我了,我的逼,有没有毛儿,他都不会留意。」

    我摸着关姨的逼,她同时摸着我的鸡巴,边互摸着边相互挑逗着,我开始脱

    起了关姨的衣服。先脱掉了她上身穿的黑色毛衫,又拉起了里面的黑色短袖衫,

    露出了里面戴的红色胸罩,我将手从下面移到上面,摆弄起了关姨的一对大奶子。

    关姨的一对大奶子,年龄的原因,摸起来很软,但并没有怎么下垂,这样摸

    起来的手感,反而是更加得好。两只大奶子的奶头,年龄的原因变得更大了,这

    样摸着柔软的大奶子,捻拧着很大的两只大奶头,非常非常得能够体验到,玩中

    年熟女的最大满足感。

    被我一边摸着她的熟女浪逼,一边玩着她的一对大奶子,关姨很快就发情了,

    握住了我勃起的鸡巴,浪声呻吟着说:「哎呀……啊……让你给整得,逼马上浪

    起来了,别摆弄姨了,快点儿拿大鸡巴,先肏姨一顿吧……」

    我用手指插起了关姨的逼,故作不着急地挑逗她道:「姨,你光逼,想挨肏

    了吗?除了逼,还有哪,也想挨肏了啊?」

    关姨抬起来右手,在她丰满的大屁股上,自己狠拍了自己屁股一下,「想挨

    大鸡巴肏的,还有我的浪屁眼子……哦……啊……其实屁眼儿更想挨肏,不过想

    让你拿大鸡巴,先肏姨的浪逼一顿,然后再肏姨的浪屁眼子……」

    我就势在关姨的大屁股,啪啪地怕打了两下,坏笑着问道:「姨,你想被肏

    逼,可怎么又更想,被肏屁眼儿啊?」

    关姨浪声回应道:「我是个媚嘛?被玩屁眼的感觉,既难受的受不了,又爽

    得受不了,这样儿的感觉,正好是媚最想要的,所以喜欢当媚的女的,差不多都

    喜欢,被S玩屁眼儿……」

    哦,对啦,媚,是sm圈里,对女m的昵称。

    我趁势对关姨羞辱道:「姨,原来你这个骚媚,不单是喜欢被肏屁眼儿,更

    多是喜欢,被虐你的浪屁眼儿,是吧!」

    关姨浪声回应道:「啊……是,我这个骚老娘们儿,最喜欢的,就是被人绑

    起来,使劲整我的浪屁眼子,整得我跟狗似的,嗷嗷的叫唤,我才觉得舒坦得劲

    儿……」

    我和关姨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以sm的感觉调情了一会,关姨很快就发情

    到受不了了。三下五除二脱的,脱光了她身上的衣服,拉着我走进了她家的书房。

    关姨家显然是没喜欢看书的,面积不大的书房,其实是作为了储物间,一本

    书也没有,挂着、堆着了很多过季的衣服,显得有些凌乱。书房里到是摆了台电

    脑,对着电脑摆了张单人床,应该是给临时来的客人准备的。

    关姨拉着我来了,她家实际当做储物间的小书房,先拿出她藏在这间屋里的,

    好多件sm工具,随后穿上了一套网眼式的连体丝袜。我脱光了衣服躺到了单人

    床上,关姨爬上了单人床,撅着丰满的大屁股,跪趴到了我的两腿间,卖力地先

    给我口交了起来。

    四、连体网眼丝袜

    关姨穿上了一套连体网眼丝袜,下贱卖力地给我口交了一会儿,随后撅着丰

    满的大屁股,跪趴在了她家这间小屋的单人床上,让我从后面肏起了她的逼。

    我的这位大屁股关姨的逼,是个正宗的熟女大水逼,发情后逼里的水特别多,

    但阴道相对得很宽松。肏着这样的熟女大水逼,感觉特别顺畅舒服,与之相对的,

    刺激感不是太强。关姨发情后急不可待的,让我肏起了她的逼,是出于最基本的

    生理反应,实际她作为了一个熟女媚,对被肏逼感觉其实并不太强烈。如此我从

    后面肏着关姨的大水逼,抽插的节奏不是太快太猛,边肏着边与关姨说着刺激性

    粗口。

    我现在也没什么,现实玩sm的经历、经验,但相比于八年前,尚是个小鲜

    肉时,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的。一边从后面肏着关姨,一边和她互说着刺激性粗

    口,我引导性地要求关姨,叫起了我爸爸。肏一个比自己,大了十来岁的中年熟

    女,让其叫爸爸,当然是相当令人兴奋。

    「爸爸……小爸爸……干我,使劲干我,干死我这个,大屁股的骚逼闺女

    ……哦……哎呀……我的小爸爸,你的鸡巴真大,干得我这个大屁股的闺女,又

    骚又浪的大骚逼,太得劲了,太舒坦了……」

    「你个骚货,告诉爸爸,是爸爸的鸡巴,肏得你舒坦,还是你老公的鸡巴,

    肏得你舒坦?」

    「啊……呀……当然我的小爸爸啦……小爸爸的鸡巴,又粗又大又有劲儿,

    干得我太舒坦了……我老公的鸡巴,早就不好使了,哪能跟小爸爸的,又大又厉

    害的大鸡巴比……」

    「既然你个骚货,喜欢让爸爸干,哪以后,是不是经常的,让爸爸来肏你啊?」

    「是是是……以后小爸爸,只要想干我了,就可以来我家干我,只要我家没

    外人,怎么干我都行……现在我这个老骚货,最缺的就是被鸡巴干,趴在自个儿

    家的床上,让小爸爸拿大鸡巴干,当然是巴不得的事儿了……」

    「嗯,真乖!那以后爸爸,来你家干你了,你要怎么伺候爸爸啊?」

    「啊……我要给小爸爸,预备上好烟好茶,让小爸爸舒服舒服的,想怎么干

    我,就怎么干我……等小爸爸干完了我,我还要给小爸爸做好吃的,让小爸爸吃

    饱喝足了,好有劲儿,接着在我家干我……」

    我一边肏着关姨的大水逼,一边和互说着刺激性粗口,越说越觉得刺激兴奋,

    不由地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关姨见我情不自禁的,想要猛肏她一番了,调整了一

    下跪趴的姿势,紧并上了两条大腿,翘着高撅起大屁股,主动摆出了一个,让我

    能肏得更猛更得劲的姿势。

    我抱着关姨的大屁股,猛肏起了她的大水逼,一口气猛肏了十来分钟,头上

    冒出了汗,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声,在关姨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从她的逼里抽

    出了鸡巴。关姨大口喘息了片刻,让我平躺到单人床上,下贱地趴在了我的两腿

    间,从连体丝袜的上面,掏出来一对大奶子,用两只又大又软的奶子,夹弄起了

    我刚从她逼里抽出的鸡巴。

    「哎呀哈,我的小爸爸,你的大鸡巴,太带劲儿了,干得我的大骚逼,这个

    舒坦啊……我都有好几年,没让年轻小伙儿,带劲儿的大鸡巴,使劲干我的大骚

    逼了……」

    我伸手摸着关姨,烫着波浪卷的长发,坏笑着说:「你能好几年,没找人干

    你,我才不信呢!」

    关姨仰起脸说:「干是找人干了,也找年轻小伙儿了,可找过的几个人吧,

    不是老的鸡巴不够劲儿,就是那种爱瞎鼓捣的闷骚小伙儿,玩得都不太舒坦,跟

    他们玩了没两回,都不再找他们玩了。」

    我听了不由地觉得很得意,使劲翘了一下,被关姨的两只大奶子夹着的鸡巴,

    问道:「姨,你被肏的时候,喜欢怎么个肏法儿啊?」

    关姨想了想说:「我喜欢撅着屁股,被从后边儿干!被干的时候吧,不用肏

    得太快,鸡巴往外抽的时候,别抽出去太多,往里边干的时候,使足了劲儿顶到

    底,一下一下得狠操,每肏一下,都猛地撞屁股一下!哎呀,这样儿被干逼,我

    觉得是最舒坦的!」

    关姨又补充道:「嗨,岁数大的老娘们儿,逼被肏的年头儿多了,其实挨肏

    的时候,都喜欢被这么干!」

    我听了在心里嘀咕道:「嘿,原来肏熟女,不光是更刺激,还能在实践中学

    习到,肏逼的丰富经验啊!」

    新从关姨这里,学到了一个肏逼经验,我自然是马上想到,要实地尝试一下。

    拍了下关姨的脸,让她撅着屁股趴到了床上,按关姨刚说的这个方式,从后面肏

    起了她的大水逼。

    真别说,关姨刚教给我的,这一肏逼的方式,确实是相当过瘾。我抓着关姨

    的一只胳膊,一下一下得肏得非常爽,关姨也被我给肏得更亢奋了。

    「啊……啊……我的小爸爸……你真是我的亲爹啊……太会肏逼了……肏得

    我太舒坦了……干我……就这样儿干我……干我这个……大屁股的……骚闺女

    ……」

    「你个贱货,真是骚啊!哪爸爸就使劲肏你,肏死你个骚货,肏死你个大屁

    股女儿!」

    「啊……啊……小爸爸说的对……我就是个大贱货……就是个大骚货……贱

    得骚得……真的让自个的亲爹……都他妈的拿我舒坦过……」

    「是吗?你那个亲生的老爹,也他妈的操过你啊?」

    「啊啊啊……是……是的……我那个亲生的老爹……都他妈的拿我舒坦过

    ……但他的老鸡巴不行了……是让我跟他……在一个被窝睡过觉……没肏我…

    …摆弄着我舒坦的……」

    我一下一下地狠肏着,关姨的熟女大水逼,与她互说着更下流的粗口,我肏

    得更兴奋了,关姨也被我肏得更亢奋了。实际更多是互说的粗口,让关姨在心理

    上,感觉到了更强烈的亢奋,由此关姨到了要来高潮的状态。

    「啊啊啊……小爸爸……小亲爹……我要高潮了……你先停一下……缓口气

    儿……然后换个法儿肏我…

    §找∵回2网?址请∶搜§索●苐壹版?╒主□综▼合▽社ζ区

    …一口气把我肏到高潮了……」

    我从关姨的逼里,抽出来了鸡巴,拍了下她的大屁股,问道:「你想让爸爸,

    再怎么肏你啊?」

    「啊……小爸爸……我一会儿撅着屁股……跪瓷实了……你拿你的大鸡巴

    ……从后边儿干我的时候……还是别抽出去太多……也别往里顶太深了……干的

    速度提到最快……这样儿的接着干我……很快就能把我……给干到高潮了……你

    还不会太快就射了……」

    我和关姨休息了片刻,随后关姨双手、双膝着地,叉分开两条大腿,翘着屁

    股跪好在了床上。我从连体丝袜的上面,将她的两只大奶子掏出到外面,随后跪

    在了她的大屁股后,将鸡巴插回了关姨的逼里,按她刚才提示我的方式,快速地

    肏起了她的大水逼。

    我以关姨又教我的这一肏逼方式,快速地肏了她的大水逼没一会儿,便把她

    肏到了高潮。这时我离射精还早呢,关姨说接下来让我肏她的屁眼,拿起了用来

    清洗后门的工具,带着我来了她家的卫生间洗澡。

    一块冲完了澡,因为有些冷,关姨对我说:「你去那个小屋,拿出来那些工

    具,先去我和老公住的屋,等着我去吧。刚才太着急了,直接在小屋就玩上了,

    那屋挺乱的,还没空调,玩着不是太得劲儿。我和老公住的屋有空调,你先去把

    空调打开,一会儿接着玩的时候,正好能暖和上来,我洗完了屁眼子,就上那屋

    找你去。」

    我答应了一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关姨急忙对我提醒道:「对了,我和老

    公住的屋,是对着这个卫生间的,你别走错了,对着那个卫生间的屋,是我儿子、

    儿媳妇的屋!

    我先去了那间小屋,抱起一堆的sm道具,以及我和关姨脱下的衣服,随后

    来了关姨夫妻住的屋。将sm道具放到了床头柜上,将衣服放了卧室的单人沙发

    上,我找到了空调的遥控器,打开了装在床头上方的空调,调整到了合适的温度。

    空调释放出足够的暖风,需要有一段的时间,刚洗完澡光着身子感觉很冷,我干

    脆上了床,撩起被子躺在了被子里。

    钻进被子里马上暖和了起来,我情不自禁地想了起来,方才与关姨互说粗口

    时,关姨说的和她老爹,在一个被窝睡过觉的话。感觉应该是关姨在亢奋中,随

    口说的意淫性质的话,玩sm时基本都会这么说,但关姨说得挺具体的,似乎有

    可能是真的。

    我正在琢磨着这个,关姨一丝不挂地跑了进来,回手关上了门,见我躺到了

    被子里,跳上床也钻进了被子里。

    关姨侧过身将脸朝向了我,晃着大奶子哆嗦了一下,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巴,

    「赶紧供暖吧,十月末的这十来天,在家里呆着的时候,太他妈的难受了!」

    我回应性地伸手抓住了,关姨的一只大奶子,在心里面自语道:「想知道,

    关姨是不是,真跟她老爹,在一个被窝睡过觉,一会儿接着调她的时候,趁机再

    问问她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