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姑娘系列(05)
作者:dily52125      更新:2016-09-25 17:04      字数:3428
    作者:dily52125

    字数:3546

    有日子没见贾姑娘了,说实话,真是蛮想的。

    简单来说,我们是炮友。实际点就是我们各取所需,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这在我们这一行业很正常,要么是钱,要么是色,想单凭三寸不烂之舌搞定客户,

    没半点可能。

    在潜规则里,男人一般都会先选择钱,如果来送钱的有点姿色,才会得寸进

    尺选择财色兼收。

    她业务能力很强,人美逼受罪,付出的也很多。

    我们一开始是纯

    "w^w`w点点n`e"t'

    洁的合作关系,主要是我没有潜规则她的想法,只是收些礼

    节性的礼物。

    一个巧合的机会,我们突破了这层关系,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贾姑娘人不错,嘴很严,不会乱说。做事也很仗义,很有分寸,从来不因为

    这层关系提太多要求。我俩做的次数多了,互相了解更深,交流更多之后,便成

    了朋友。

    乱搞了有三年,直到她结婚。

    用她的话说,是从良。

    她说的有些心酸,我心中有不少愧疚。对她,以及她老公。

    她老公迷路,是个it技术宅,是整天沉迷于代码的人,几乎从来不过问贾

    姑娘的事情。也是这个原因,贾姑娘一直在背叛,从未离弃过。潜规则她的人里,

    不乏有追求者,许诺过车房,贾姑娘却始终陪着迷路蜗居在筒子楼,直到自己买

    车买房。

    迷路也是我们公司的客户,负责我们的网站维护。这哥们沉默寡言,却非常

    可靠。直到有一次贾姑娘和迷路在我们公司偶遇,我才知道他们的关系,我和他

    们一起吃过饭之后,也就成了朋友。

    贾姑娘购置的新房就在我租住的小区,这跟我没半点关系,只是因为小区很

    好。

    迷路这个宅男没几个朋友,即便是在他公司里要好的朋友也不多。由于我离

    得近,又有时间,还认识几个搞装修的朋友,便帮他们装修新房。贾姑娘也是有

    时间的,经常往新房跑,我们有不少机会搞在一起,虽然嘴上都说不搞了,可是

    孤男寡女,难免有意外。当意外的次数多了,真的可能会发生意外。

    那天,他们家安装厨房整体橱柜,卖橱柜的是我朋友的朋友。贾姑娘出差,

    迷路要加班,我正好休班,便受迷路的托付去看着。

    橱柜安装一半,贾姑娘回来了,风尘仆仆,急急火火的样子,拖着个行李箱,

    看样子是刚下火车就奔新家来了。大夏天的热得浑身是汗,家里有工人在,她不

    想去洗,就擦着汗跟我聊。

    香汗淋漓的美女是我的最爱。

    她新家刚装修好,除了客厅里的沙发,没多少家具。工人在厨房忙活,我俩

    就在沙发上闲扯。

    正是初夏,贾姑娘打扮的很清凉,穿着一条黑色的拉链前开连衣包臀裙,把

    性感的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配着肉丝袜,踩着小高跟,那叫一个美艳。去厨房

    转了一圈,工人们的眼睛都直了,齐齐停手。

    我的眼睛也直了,借着她脱下高跟鞋揉腿的机会,我把她拉到身边替她揉捏。

    沙发背对着厨房,我很大胆地把她的腿横在我腿上,一会儿左手摸摸小腿,

    一会儿右手摸摸大腿。贾姑娘知道落到我手里跑不了,认命地躺在沙发上任我摆

    布,那一脸幽怨又带娇羞的小模样,看得我整个人都硬了。

    硬了就直奔正题。嘴里跟贾姑娘搭着话,主要是说给厨房里的人听,耳朵听

    着厨房里的动静,时刻防备着有人出来,紧张而又兴奋,很有偷情的感觉。

    贾姑娘嘴上应付着我,两只胳膊伸得笔直,妄图在裙摆下构筑一条防线。

    包臀裙啊,她往哪里一堂,大长腿被我一分就门户大开了,哪里守的住?裙

    子反而成了我躲开她双手围堵的屏障,我一只手轻而易举伸进裙内,直捣阴户,

    隔着丝袜和内裤在里面打转逗弄。

    贾姑娘也不敢整出大动静,不停地小声央求我别进去。

    约莫三五分钟,我的手指探到一丝湿意,很得意地冲贾姑娘淫笑,恶作剧地

    把手指往前捅。

    这一捅,立刻发现贾姑娘一直抓着我的手居然毫无力道,被我探进洞口时更

    是一溃千里,两只手收回去紧紧捂着嘴,双腿左右分开把裙子撑得更大,带动着

    小蛮腰上下起伏,屁股向上挺着,晾开门户迎合我的侵犯。

    我感觉食指深深陷进她的洞里,她下面的小嘴已经张开,如果不是丝袜和内

    裤在,我一定能轻易把手指插进去。看着她饥渴难耐的样子,忍不住问她:「里

    面长满草了吗?」

    这是我们的私密话,有一次她老公出差两个月,她饥渴难耐对我抱怨说长时

    间没做,里面都长草了。

    贾姑娘很难得地红了脸,没有说话,把下身靠得更近了。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撕破她丝袜时,猛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我俩猛地一激灵,

    一时都愣在那里。

    这时,门外有人喊道:「小哥,开下门,我没带钥匙。」

    是迷路,贾姑娘的老公。

    贾姑娘蹭得一下就坐了起来,三两下收拾好自己。

    我长出一口气,暗道侥幸,幸好迷路临走时把他的钥匙给我了。不然的话直

    接开门进来立马能看到我把手伸进他老婆的裙子里。

    真特么刺激。

    贾姑娘很快调整过来,瞪我一眼,跑去把门打开。

    我擦着冷汗跟迷路搭话,看着他两口子

    ★寻╛回2网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秀久别的恩爱。

    迷路不是来捉奸的,他是出门办事正好路过就来看一眼。妈的,这一眼差点

    看出事,晚来一会儿多好。

    由于迷路乱入,导致

    ?寻回↓地▼址搜¤苐◢壹版μ主综╘合社区◥

    一场虚惊,也正应了那句,好事多磨。

    他们新居没有锅碗瓢盆,给贾姑娘的接风宴只能在我家,我和贾姑娘做饭,

    迷路继续去上班。借着做饭的机会,我帮贾姑娘锄了锄草。

    送走迷路,我和贾姑娘从超市买菜去我家,刚进家门我就把她按在了墙上,

    一言不发地拉开她包臀裙的拉链。

    别怪我心急,这一路看她的小屁股扭来扭去的我难受许久了。

    裙子打开,里面只有内衣,我没等贾姑娘说话就堵住了她的嘴,左手按着她,

    右手伸进了她的内裤。

    她的小穴潮热已久,我轻易便把手指探了进去,大拇指揉搓着阴蒂,食指和

    中指在里面探索。

    「去浴室吧,我洗洗。」贾姑娘喘息着提议。

    「等不及了。」

    「那我把衣服脱了。」

    「我就想这么干你。」

    贾姑娘也不再废话,伸手帮我解腰带。

    我的小弟弟一挣脱束缚,我就把它挺向贾姑娘。

    贾姑娘早习惯了这姿势,在墙上靠稳,把我的手从她身体里抽出来,收腰挺

    ╚寻↓回◢网ζ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逼引导着我的小弟弟填补她的空虚。

    干柴烈火,激情四射。

    啪啪啪

    我把她翻过身来,贾姑娘双手抵墙,翘起臀部迎合。

    啪啪啪

    贾姑娘的腿越来越软,不住下滑,我顺势把她压倒,贾姑娘跪趴着呻吟。

    啪啪啪

    「嗯,慢点,去床上吧,嗯,啊,地上太硬,啊,别磨破我膝盖,去沙发上

    也行。」

    那就去沙发上吧。

    啪啪啪

    「啊,还是去床上吧,我想叫大声点,啊。」

    那就去床上吧。

    反正不管去哪儿,我的小弟弟一直没从她小穴里拔出来,主要是我不舍得离

    开那温热湿润的包裹。

    从门口到沙发,从沙发到卧室,再从卧室到浴室。一直啪啪个不停。

    沙发上一片狼藉,浴室里淫浪一浪高过一浪。

    最终在贾姑娘不断地娇喘催促中,我的小弟弟在她嘴里射了又射。不是我爱

    口爆,贾姑娘在准备怀孕,她不想制造意外,当时我精虫上脑,只顾着满足,并

    没在意。

    很久以后才意识到她的苦衷,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就是传说中的分手炮。

    很值得回味,因为很痛快,不知道做了多久,做完我俩都很累,足足在浴缸

    里泡了半个小时才爬出来。

    做晚饭时,贾姑娘满足了我的恶趣味,只穿着内衣和我做饭,却没有再跟我

    做爱。因为她晚上要回去跟老公睡,被我满足之后她还要表现

    寻回◢地╰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出饥渴的样子,这

    很考验演技。最主要的是,我们做的时间太长,我太猛,她又太浪,没控制好力

    度,她的小穴已经有些发红,如果她老公给她口的话,或许会发现。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补偿,她给我口交了一次,她柔滑的小舌头只用了三分钟

    就让我宣泄了出来。

    没办法,太熟悉了,她知道我龟头下沿是敏感点,连续刺激一分钟就能搞定

    我。

    那一次之后很长时间我们都没有约过炮,直到一次聚会时她很小心地跟我说

    她怀孕了,而且和迷路领了结婚证,希望以后和我做朋友,干干净净的朋友。

    我犹豫、考虑了一天,答应下来。

    曾经我是出于原始本能占有了她,或许我们之间只是潜规则的关系,但是日

    久生情。跟她,跟迷路,我们都是朋友。在之前我调了部门,跟她没有了业务往

    来,可还是尽力帮助她。因为亏欠,因为情意,因为愧疚。

    真正促使我答应下来的,是她的坚持。

    那一天,我找分管业务的朋友问了她的业务状况,又打听了一下她在她公司

    的业绩情况,四个字:直线下滑。

    原因或许很简单,她从良了。

    当谈业务可以,谈身体免谈时,很多时候业务也会免谈。这就是销售人员的

    无奈。

    当那些吃惯了甜头的人突然得不到好处时,翻脸是必然的。毕竟,长江后浪

    推前浪,你不愿意,有的是人上。

    出于愧疚和尊重,我嘱咐好友多照顾贾姑娘,只要她还在这一行,业务还是

    她的。

    这是我能为朋友尽到的一点微薄之力。

    只可惜,因为一些肮脏的事情,最终,我还是失去了这位朋友。

    突然很累,出去喝一杯。

    贾姑娘如今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希望她一切顺利,希望小宝贝健康快乐地

    成长,不要辜负妈妈为你准备的一切。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