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禁录】69
作者:勇者      更新:2016-10-19 17:24      字数:5834
    作者:勇者

    2016/10/19

    字数:5857

    地点:灾后重建的卡瑟兰

    本章节主要角色:

    安娜·吉普森:卡瑟兰酒馆老板娘。 ———第2章登场

    安普·吉普森:安娜的弟弟 ———新登场角色

    第六十九章-安普

    『草!』

    昏暗的房屋里点着盏油灯,烟草焚烧后的白烟从某人的嘴中吐出,变幻成各

    种奇妙的形状环绕在四周,刚刚大骂一声的男人此时站起身来,对着桌上散开的

    一把烂牌发了火,转头看向其他几人说道。

    『再来一轮,我还就不信了』

    『你的钱都输光了…拿什么来啊』

    『怕什么!怕我没钱不成?我等下回去取不就好了?』

    『啧…这不好办吧,空口无凭,我们给你留着位子,等你回来』

    『信不过我吗?我姐夫可是这自卫队的队长,这点小钱还能欠你们的?』

    其他几人面露难色的看着想要发飙的男人,其中一人笑了笑。

    『不是信不过,赌桌有赌桌的规矩,你这样大家都不好办啊…』

    『得!我回去拿!一群抠门的家伙』

    安普今年已二十七岁,但却依旧没有褪去那青少年时的莽撞脾气,卡瑟兰爆

    炸发生后他便急急赶了回来,为的倒不是自己姐姐的安危,而是打的姐夫家酒馆

    的主意,安普十五岁便不顾父母反对离开了卡瑟兰,说要去外面闯荡一番,不想

    自己被困在这小地方,而这一去就是五年,等他再次回到卡瑟兰时,双亲都已相

    继去世,而姐姐安娜也嫁了人。

    安普安娜姐弟俩年轻时在卡瑟兰也算小有名声,两人的父母虽然都长相平庸

    无奇,但姐弟俩从小便是相貌出众,也正因在大家的夸奖声中长大,安普从小便

    带着一份虚无的优越感,这也是他一心想出去闯荡的原因,而对于姐姐嫁给了那

    平庸的佣兵,安普一直都觉得是她糟践自己。

    『你自己带着家里的大半积蓄走了!留下我和一气之下病倒的父母!我能怎

    么办?我当时才16岁!我一个女人又没办法担起父亲的跑商生意,而且还要在家

    照顾病情越来越重的父母!你知道我过得有多辛苦吗?凯文怎么了?他当时主动

    向我伸出了援手,在他的帮助下我才觉得活得轻松了些!那时你在哪?你又在哪

    快活!?』

    每当安普冷讽安娜的婚姻时,安娜总会如此的发飙,但安普同样会不甘示弱

    的继续讽刺。

    『你以为他真想帮你?他是看上了你的美色!你的肉体!这么多男人可以挑

    你非选了个大你十岁的穷佣兵!以你的外貌,想嫁入贵族豪门又有什么难度?』

    『在哪?贵族在哪?豪门在哪?当时你又在哪?你只会说风凉话!你从小就

    这样!自大的混蛋!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过得有多苦!再看看你!这五年你又闯

    了些什么回来!?』

    那段时间安普与安娜的关系便越来越差,后来安普便再次离开了卡瑟兰,后

    来在南边一个叫做派瑞的城镇成了家,算是入赘到了当地比较富裕的商人家,依

    旧带着自己有一天会功成名就的白日梦,安普并看不起那麻烦的跑商生意,这让

    他想起了自己那无能的父母,所以仗着妻子对他的爱慕便整日无所事事,还学上

    了赌博的恶习。

    后来像雪球越滚越大的赌债碾平了商人一家所有的积蓄,安普的妻子也被迫

    签署了卖身契,昔日的富家小姐之后便常常出现在派瑞镇的地下妓院,张开双腿

    迎接着一根根陌生的肉屌,然而安普并没有吸取教训,他觉得他还可以翻身,于

    是他再次回到卡瑟兰打起了姐夫酒馆的注意,但那一次的计划以失败告终,识破

    了他的安娜也彻底与他决裂,之后两人便再无联系。

    当听到卡瑟兰爆炸后,每天勉强糊口的安普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听说那边死

    伤无数,如果姐姐和姐夫都死了,那他们留下的多年积蓄也就归自己所有了,然

    而当他来到卡瑟兰时,虽然没有见到姐姐,但却得知了姐夫依旧健在的结果,不

    过既然安娜不在,安普也便恬着脸的开始跟着如今风光的姐夫凯文混吃混喝。

    安娜的回来让安普最初的打算越来越渺茫,但结果却比他预想中的要好,安

    娜与凯文两人现在的关系很尴尬,这样自己就不怕他俩一致对外,而安娜之后对

    他的赶来也十分感动,所以如今两人的关系倒也缓和了不少,比起回派瑞,这里

    让他重新翻身的机会则更大,这里,毕竟是家。

    『铛铛铛…铛铛铛』

    安普不耐烦的敲打着房门,片刻之后安娜打开了门,看着满脸笑容的弟弟也

    淡淡回应了一下。

    『来找我有事?』

    『没事不能来找你啊,你是我姐,咱们这么多年没见应该多联络下感情』

    『你现在倒是会说话了』

    『嘛,人都是会成长的嘛』

    安娜看着此时的弟弟多少有些亲切,以前的种种矛盾在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

    后也变成了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两人毕竟太

    ╮寻△回§网°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久没见,一时之间安娜倒也不

    知该聊些什么,但安普则不同。

    『姐,你说你这次回来,想为重建卡瑟兰出一份力?』

    『嗯…』

    『你跟姐夫现在这样…你自己怎么出力啊?』

    『他已经不是你姐夫了…别总这样叫』

    『好好,一时改不过口,你自己一个人能做的也不多啊』

    『总有我能做的事,而且…』

    安娜看着安普,有些不放心的迟钝了一下,心

    ↓找回网★址╛请2搜索苐壹ˇ版主◤综?合§社∷区

    中多少有些怕往事重现,但想

    到弟弟赶来看自己的情分,还是继续说道。

    『之前有个人留给我一些钱,我打算用它们为镇里做些事…』

    『多少…阿不,这样多好啊,有钱就好办事多了,我白天经过城南的老药店

    那边,他们说镇里修房屋的石料已严重不够用了,我之前认识了一些这方面的商

    人,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一下?』

    『嗯…这样正好,我虽然想做这些事,但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从何下

    ?最新⊿网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手,如

    果你肯帮忙那就太好了』

    『不过…这个…他们毕竟是商人…叫他们来一趟肯定也不能白跑…你要不要

    先给我点路费招待费?』

    『这…哪有这样做生意的…这不应该是他们生意的一部分开支吗』

    『这时期卡瑟兰这边这么乱…商人也一般不敢朝这走啊,不给他们点保证他

    们也不会来的,说不定你给钱他们还不敢来呢,这还得靠我的关系…你要舍不得

    那点钱就算了』

    『不是…那…你需要多少?』

    『嘿嘿,10…5 个金币?』

    『这么多?5 个金币你知道以前酒馆要干多久才能赚回来吗?』

    『这…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啊,实在不行就算了』

    『我

    ^w`w'w点01`b`z点n'e't'

    又没说不给…你等一下』

    安娜说完便去了卧室,安普侧脸向里边探望着,可惜没看到什么,5 个金币

    姐姐如今竟然随手就能拿出来,看样子是真有不少钱了,而且她来卡瑟兰时已经

    被抢了一次,听别人说她被救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了,甚至有人说她被救下时浑

    身赤裸,像是被人奸淫过了,如今她又能拿出这5 个金币,想必是在银行有存款

    了,想到这安普心里又打起了算盘。

    拿到金币后安普便急匆匆的赶回了赌局,啪的一声把5 个金币拍到了桌上。

    『看吧,老子有钱!你们少瞧不起人』

    第二天安普从屋子出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一晚的狂赌他倒是也没输多少,身

    上还剩下四个金币和一些散杂硬币,虽然想找个地方潇洒一下,但这毕竟是还是

    灾区,人们都忙于生计更不要想那些娱乐业了,这时他倒想起那远在派瑞镇的妻

    子,婊子!妓女!安普心里暗骂到,他曾在妻子房间的隔壁暗房偷窥过,曾经仰

    慕他的妻子,被一个肥胖的猪男压在身下操的啊啊浪叫,曾经还信誓旦旦的说只

    爱他一个?结果还不是在那肥猪的肏弄下浪乳狂摇,淫水飞溅?贱人!

    当然他也听说了自卫队的一些传闻,但当他暗示姐夫时,凯文笑着却说他竟

    然会听信道听途说,如果真不相信可以加入自卫队看一看,加入自卫队?成为像

    他一样的杂兵?别搞笑了,老子以后可是有一番大作为的人,这佣兵以为自己在

    这混乱中成了盘地而据的老大就忘乎所以了,终归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杂牌军的小

    头目,将来替他提鞋都不配。

    没有了消遣的途径,安普倒也想过要不要去联系一下自己提到过的商人,但

    浓浓的困意打断了他的念头,之后的几天他便再次一头扎进了那个赌局,将剩下

    的金币输得一干二净。

    『安普…你之前提到的商人怎么样了?』

    没了赌资的安普此时正在姐姐的家中蹭晚饭,安娜此时在城中心购置了一处

    小屋,临靠在镇议政厅旁。

    『嗯?哦…还在谈…还在谈…』

    『我今天和新镇长谈过这事,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可靠的商人,所以我已经支

    付了一部分钱,你那边要是没谈成就可以先放一下了,金币的话…』

    『那怎么行!?我都谈了那么多了!他们已经都快答应了!钱肯定也收不回

    来了!』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刚刚不是说还在谈?你是不是…』

    安娜此时的表情突然让他想起了当年妻子那战战兢兢的怀疑,心中一阵莫名

    的怒火就涌了上来。

    『是什么?你怀疑我?』

    『我没有…我只是说你不需要再继续谈了』

    『这是什么意思?嫌我无能吗?』

    『你可不可以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这边已经支付了一部分货款了,所以咱

    们没必要两边付钱了啊』

    『之前不是你拜托我的吗?一转脸自己就把事办了?你明明就是不相信我』

    『都说不是…你可不可以冷静点,当时镇长刚好提到资金短缺,我就替他垫

    上了』

    『行啊,你现在有钱了,什么事挥挥手就直接做了,我拿着你赏我拿点破钱

    求上求下看人脸色,谁知道你那钱是不是你卖屄赚回来的!』

    啪的一声,安娜甩手就给了弟弟一记耳光,打的安普手边的肉汤直接撒了一

    身,他顺着刚才的耳光侧着脸,额头之上冒起一根根青筋,起身便还了一巴掌回

    去。

    啪的又一声,安娜出手后便有些后悔,还不待她道歉,弟弟有力的巴掌便直

    接甩到了她的脸上,巨大的力度扇的她大脑一懵,闪烁的星点在眼前模糊的景象

    上飘来飘去,身体同时随着重心的失衡摔倒下去。

    『打我?你现在了不起了!?』

    安普愤怒的冲上去一脚,还没爬起的安娜便是一阵干呕,肚子上一击还没能

    让她感觉到疼痛,但胸中的一口气却堵在了喉间,她吃力的向空气中抓握着,似

    乎想抓住那根看不见的救命稻草。

    『有钱就看不起我?凭什么你们女人钱来的这么容易?就因为你们长了这对

    大奶子?』

    安普提起依旧发蒙的安娜领口,用力的向两侧一拉,脆弱的纽扣彭彭的四处

    飞溅出去,露出了花边衣料下那大片白花花的乳肉。

    『就因为你们长了一个淫窟浪穴?!』

    安普继续发飙着,双手立刻去撕安娜的长裙,此时安娜多少有些缓和,双手

    死死的压住自己的裙摆,口中一边喊着停下一边用身体反抗着,然而随着一声嘶

    嘶的响声,长裙还是被扯开一个口子并直冲腰间而去,瞬间露出了下面主人的丰

    腴白腿,而这一漏倒是让安普一愣,刚刚的所作所为都是他急火攻心,倒也没有

    多想什么,此时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姐姐竟有这么一条凝脂美腿,再往上去才发现

    刚刚那暴露出来的硕白雪乳,更是让自己银棒直立。

    『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凯文为什么闹成这样?你的那点破事镇里人人皆

    知,被十几个男人肏过的贱货现在还和我装清高?就因为你有那点破钱?你倒真

    有脸回来,你以为自己为镇里做点贡献他们会正眼瞧你?私下里你还是那个被人

    轮番操弄过的荡妇!』

    安普不断用强势的声音掩盖着自己的窘迫,安娜此时死死的抱着自己倒是没

    能看到他胯下的异样,而他此时脑中却闪过一个念头,干!想干她,那奶子真他

    妈大!反正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自己爽一次她又能说什么?

    心中想着,安普便伸手去拽姐姐的胸衣,而这举动引得安娜剧烈一颤。

    『你干什么!』

    安娜啪的一巴掌甩开了弟弟的手,转身爬起便要朝厨房跑,但刚刚爬起便被

    安普从后面扑倒在地,两人压在一起开始激烈的对抗,然而此时的姿势安娜并无

    法做出太多有用的抵抗,而安普在慌乱的压制中却慢慢占据了上风。

    『我干什么?我今天就要干你这个骚货!』

    『你不可以!我是你姐姐!放开我!』

    好一个我是你姐姐,此时在房屋的外边,一个人影借助着黑夜的掩护悄悄靠

    在窗边,瞪大的双眼看着里边发生的一切,屋里的女人或许不知道,越是这令人

    禁忌的词汇,越会让欲火焚身的男人兽性大发,何况她还是一个丰臀硕乳的美艳

    少妇,这个粗暴的弟弟,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罪恶大屌插入姐姐的蜜穴了。

    『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说你?我才来了卡瑟兰半个月就已经听了你无数的传

    闻了!』

    安普压在姐姐的身上,一手去拽裙子破口下的内裤外边,一手捂着姐姐的檀

    口不让她发出更大的声响,而他的体重则将安娜完全制住,局势已一边倒的向他

    靠去。

    『你知道多少男人愿意为了肏你变卖全部家当?为了什么?为了这个淫乱的

    小洞?』

    安普勉强的将内裤扯下了一段,露出了那白嫩肥臀间的绝媚浪沟,他的大手

    立刻长驱直入,好滑!好软!没想到姐姐年近三十的皮肤竟如此光滑,安普的手

    只是稍稍用力便挤进了缝隙,修长的手指立刻便触到了那对柔嫩的鲍肉。

    『唔!…住…手!放!呜!』

    『叫吧!使劲叫吧!等我插进去你一定好好的叫,我要看看你的叫床声是不

    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好听!你以为做为你的弟弟容易吗?每个人都用我肏过你姐姐

    的眼神看我,你以为我过的很容易吗?甚至是父亲都对你疼爱有加,明明我才是

    他的儿子!他肯定也想肏你!或者说他其实已经算是肏过你了吧!』

    『唔!胡!…呜!放手呜…』

    安普右手的中指此时已完全陷入姐姐的火辣臀沟之中,指尖虽然碰到了那对

    水嫩肉鮑但手指便再难前进,于是便拔出手指再次去褪那卡在半途的内裤,而这

    时自己的左手却突感一痛,安娜的牙齿重重的咬上了他的掌肉,痛得他大叫一声

    抽回手来,同时对着安娜的后颈便是一拳。

    这一拳下去安娜便没了动静,安普搓揉着自己的左手吃痛唏嘘着,上面深深

    的牙印下甚至都渗出了血丝,干!他用脚碰了碰趴在地上的姐姐,似乎是晕了过

    去,自己的一拳应该不会那么严重吧?要不要就此收手?但盯着那对圆滚滚的大

    屁股安普总是下不定决心,淡薄朴素的内裤此时折折皱皱的卡在半截让他有些不

    爽,于是蹲下身去就把它拽了下来。

    窗外的黑影兴奋的盯着房内的一切,自己要不要进去阻止?但自己为什么要

    进去?他又不是女人的什么人,是女人所散发的那种强烈的被保护欲让他产生了

    这个愚蠢的想法,但事实即使女人被肏了,对他来说也无关紧要,他只需要确保

    女人最终会落在自己的手上就足够了。

    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还是让他有些郁闷,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安普便将昏

    迷的姐姐一把抱起,并直接移去了里面的卧室,这一下窗外的他便什么也看不到

    了,等了片刻,终于看到里屋有什么东西掉到了门前的地上,他眯起眼睛仔细的

    查看,半天之后才辨认出那是女人胸前的奶罩。

    这臭小子,出来啊!有好戏大家一起不是更好?然而等了半天里屋仍旧没有

    任何的动静,这让他抓耳挠腮的着急起来,在黑夜之中更像是一个出来觅食的大

    老

    找╮回?网?址?请搜索▼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鼠,虽然着急但他却无可奈何,前几天他便已经踩过点,这里是唯一可以看到

    室内的地方,这半天功夫,那小子恐怕已经是肏进去了,说不定那美艳少妇此时

    已被自己弟弟的大鸡巴肏的花枝招展,淫液横飞了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黑影在外面等的已经不耐烦了,那一拳的力度并不

    重,女人按理说也早应该醒过来了,里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要是自己都把她肏

    醒了,那小子该不会还没插进去吧?还是说…他不禁想到老板娘此时说不定早已

    醒来,但无奈檀口被衣物堵住无法出声,只能泪流满面的趴在床上被弟弟大屌爆

    肏,但他刚才明明还说想要听她放声淫叫,不应该啊…而就在这时,外门突然传

    来了一阵敲门声,而里屋也同时传来了扑通一声巨响。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