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续)(15)
作者:不详      更新:2016-08-27 22:31      字数:5899
               第十五章

  两个人面对面相贴着侧靠在沙发背上,栗莉一边接受公公的大手在胸前的轻
薄把玩,一边隔着他的裤子,轻轻捻捏捋弄那根粗硬,同时在心中羞恼而又恨恨
的想着:瑞阳,这就是你的淫妻心理希望看到的吗?那你就好好看看,你当初那
个老实纯厚,你一心想要孝敬回报的父亲,在打开心结,展现真实自我之后,私
下里是怎样贪恋你的妻子——他的儿媳的肉体,怎样对她进行挑逗,爱抚,亵玩
和占有。

  而老公你自己心中,应该也很明白,你的妻子,对于这一切并不抗拒和反感,
甚至她也因为这种禁忌的孝敬方式,与你一样感到刺激兴奋,为之春情荡漾,意
乱神迷。

  而我这样发骚主动,是不是也正是你这个无耻老公,想要看到的?

  互相亲吻爱抚了好一会,公公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伸进了儿媳的内裤,在里面
不停动作。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明显变得混浊短重,栗莉才费力的拽出公公的手,
涨红着脸推开他,坐起来在他胸口重重捶了一下。

  视频里的瑞阳就看到了父亲手指上的莹亮水光,而随着父亲手的离开,妻子
薄薄的白色内裤底部,很快就洇湿了一块。

  「坏爸,瑞阳不在,就不是你了。」栗莉咬着嘴唇,媚眼如丝的看着公公:
「一大早做一次,刚才又做,还这么硬……再急,总得等人家把饭吃完吧。」

  公公不好意思的呵呵讪笑起来。

  于是重新开始吃饭,由于公公不再骚扰,栗莉很快就吃好了。

  似乎是不想在镜头里独自面对丈夫,虽然公公极力不让她动手帮忙,栗莉还
是坚持着和公公一起,麻利的把茶几收拾干净。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去洗碗,而是把东西放到厨房里,简单地漱口洗手,然后
相拥着快步往回走。

  栗莉本来以为要回房间的,但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公公却忽然把她正面抱住,
接着压在了沙发的贵妃椅上。

  「干嘛啊。」

  栗莉立刻知道了公公的用意,但还是睁大美丽的双眸,面颊绯红的明知故问。

  「小莉,我想和你……在这里也做一次。」公公低头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七
分渴望,三分请求。

  「坏爸,这才几次,就变这么坏。」栗莉羞嗔的说着,与公公对视片刻,抬
起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闭上眼睛拉向自己,嘤咛一声:「来吧,爸。」

  嘴唇相接,由轻触到深吻。

  公公的一只大手,在接吻的同时,爱抚着儿媳胸前那两堆如雪乳峰,温柔地
轻捻顶端的两粒相思红豆。

  在这样的亲吻和爱抚下,栗莉呻吟渐起,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自己也情不自
禁地伸手下去,探进公公裤子,握住那根坚硬的阴茎来回活动。

  公公埋首于儿媳丰满柔腻的胸前,贪恋的喘着气拱吻、吸啜,在雪白的乳肉
和嫣红的乳头上留下闪亮的口水。激起栗莉的阵阵娇喘,胸部无节奏的上下起伏。

  互相爱抚的同时,公媳之间还不时作着简短而香艳的交流,公公偶尔挑逗的
问话,惹来儿媳的羞语娇嗔。

  两情相悦、配合融洽之处,更像是两个年龄差距较大的忘年情侣在偷欢,根
本看不出是一对公媳在家中禁忌幽会。

  当公公的嘴唇继续往下,想要亲吻儿媳的两腿之间时,栗莉却抱住了他的头,
用力拉回上面,满面情潮的看着他。

  公公以为儿媳是想直接开始,嘿嘿一笑,伸手去褪自己的裤子,却听她害羞
的说出一句:「爸,这次我来吧。」

  栗莉说完,红着脸挪身从贵妃椅上下来,推着公公躺好,扒下裤子扔在地上,
然后将自己早已经湿透的白色内裤也脱下来扔到一边,这才侧坐在公公身体旁边,
上身低了下去。

  「小莉,你也喜欢吃……鸡巴?」公公这才知道儿媳要做什么,惊喜地呵呵
笑起来。

  「去你的,你才喜欢吃呢。」栗莉用手捶了公公一下,羞涩地扫了眼摄像头,
没有阻止公公的粗话。

  这是栗莉第二次为公公口交,第一次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让公公发泄出来,
这次却是为了取悦。

  白皙的手扶着公公的阴茎,纤长的手指差点环不过来,因为近在眼前,越发
显出它的粗黑硕长。先上下撸动了两下,然后娇艳的双唇轻启,吐出小巧的香舌,
轻轻点上圆胀的黑紫龟头,稍一舔触,公公的下身就轻轻一颤。

  「噢……小莉,舒服。」

  栗莉微微一笑,舌尖在上面轻快地打了两个转,然后离开了龟头,从根部舔
起,灵巧的香舌快速点动着一路向上,来到顶端后在马眼口舐动几下,又回到根
部。周而复始几次后,另一只纤手托起沉甸甸的阴囊,将两个胀大的睾丸,轮流
吞进口中轻轻含啜。

  公公的下身一直在抑制不住的抖动、上挺,嘴里发出连续不断的快乐呻吟:
「小莉,你技术真好,舔得爸太舒服了,瑞阳是不是经常……让你给他舔,唔…
…再用点力吸……」

  栗莉没有说话,刚吐出睾丸,又张口含住了公公的龟头。在公公发出的更大
的哼叫声中,一边由浅入深的慢慢上下吞吐,一边用眼睛找到摄像头,长时间的
盯住。

  那目光里既有羞涩,也有兴奋,但更多的是幽幽怨意和无声的提问:瑞阳,
我知道此时你一定在视频前看着。看到这一切,看到你的妻子用以前取悦你练出
来的技巧,给你父亲口交,你的心里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吃醋,感到酸溜溜的有
点难受?

  可是,即使吃醋,即使心里不好受,你还是会很兴奋,很激动,对不对?

  要不然,你怎么会在你的妻子刚才赶去和你父亲幽会的路上,还对她说出那
样的一句粗话,问她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你父亲大阴茎的猛插?

  其实当时你更想说的,是大鸡巴和猛操吧?按照你一贯的性情和这几天的表
现,肯定是那样的。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喜欢说这些粗话,这也算是遗传基因
的一种吗?

  是的老公,你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了,这一次会看得更清楚,你父亲的阴茎的
确很粗大。以至于含在口中,你妻子的嘴巴都张大得有点发酸,而且,你一直夸
我的深喉很棒,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往下,都无法含到你父亲的根部。

  瑞阳,虽然你不是第一次在视频里看,但是今天,你的父亲已经彻底放开了。
而且你不是一直让我和你父亲一起的时候,尽量放开去享受,表现的骚一点吗?
这一次,你的妻子决定听你的话,也完全放开自己,让你好好看着,在你父亲面
前,她是怎么去骚,怎么去享受的。

  那么,再过一会,当你看到这么粗大的阴茎,深深插进你妻子的体内,肆无
忌惮的狠狠干她的时候,即使这是你父亲的阴茎,你的心里会发酸吗,会不会有
心痛?

  尤其当你看到,你的妻子被干得高潮迭起、意乱情迷——那是肯定的——的
时候,你会有酸楚难受吗?

  你应该会有的,我也希望你有,那至少说明你还爱我,我仍然是你珍惜和宝
贵的。如果你一点都不心痛和难受,那我在你心里,除了是满足你淫妻癖的工具,
和一个借满足你的淫妻癖和乱伦欲之名,行下贱贪欲之实的淫乱女人外,就真的
没有什么了。

  可是老公,即便你再心痛,再吃醋,都已经晚了。你应该明白,潘多拉的魔
盒已经打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是你,我,还是你的父亲,都已经停不下
来了。

  这个时候,瑞阳第二次在视频里看着妻子凝视向摄像头的目光,因为读懂了
妻子目光的含义,心中愈发百感交集,百味莫辨。

  他看得出来,虽然一开始妻子出来的时候,努力想作出身为一个儿媳的矜持
姿态,后来被父亲骚扰的时候,妻子的动作和反应也一直是被动的,但她穿着那
样一件衣服出来,本身就意味着对父亲的挑逗和勾引。

  随着父亲骚扰的升级,妻子的反应和动作,渐渐有了种与父亲打情骂俏的意
味,尤其她看着父亲时,眼中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羞涩与妩媚,使得他们看上去,
完全像是一对跨越了年龄界限的情侣。

  过去这么多年,一向老实忠厚的父亲居然会在妻子耳边,说出「夹」如此露
骨的挑逗话语,是瑞阳完全没有想到的。而妻子本能的做出那样淫媚的回应,也
让他心有戚戚。

  记忆当中,妻子与自己在热恋和新婚期间,也很少说出这样大胆的话语。

  虽然她及时收回手做了补救,但那种补救,看上去怎么都显得有点欲盖弥彰。

  然后妻子的目光,第一次看向了摄像头,他知道,那是妻子在用眼神和他说
话,用一系列的眼神变化,来表达她内心的情绪。

  当她最后兴奋的嗔瞪镜头一眼,转过头去的时候,与妻子朝夕相处多年的瑞
阳马上猜到了,她已经在心里做出怎样的决定。

  果然,接下来的妻子,像是没有了摄像头的存在,真正和父亲毫无打扰的独
处一样,坦然而风情万种的中断吃饭,与父亲相互亲吻,抚摸,调情。

  这个时候两人表现出来的那种默契与情欲气息,如果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
除了年龄差距大点,已经完全是一对相处已久的情侣,在幽会偷欢。

  瑞阳的心里,又一次感受到了早上在客厅里抱着孩子,听着房间内激烈肉体
撞击时的,那种浓浓的酸意与苦涩。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快一半,虽然肚子里和往常一样空荡荡的,不知道为什么,
瑞阳却没有多少食欲。

  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一切继续发生。

  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的吃完午饭,一起收拾干净,态度亲密的相拥着从厨房里
走回,跌落在沙发。

  然后是再次的接吻,调情,像每一对感情和谐又性趣盎然的夫妻那样,进行
着前戏和语言调情。

  直到此刻,妻子一边为父亲口交,一边在镜头里,与他隔空凝视。

  妻子眼神里表达出来的内容很多,瑞阳很难完全读懂,但在情绪的流露方面,
他和妻子几乎是可以互通的。

  瑞阳很明白,妻子是在故意刺激他。其中的动机微妙而复杂,有赌气,有怨
恼,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心思和小性子,也有与身陷公媳欲情的不由自己。

  但她主要的用意一目了然,就是要刺激他的承受底线,看看他的淫妻心理究
竟有多深多重,故意气他,激他,让他吃醋,看他会不会难受,甚至生气,愤怒。

  瑞阳此刻的确很吃醋,心情低落、压抑、苦涩,说不出是哪种滋味,又或者
所有滋味都有。

  但是他却没有生气和愤怒,也没法生气愤怒,因为这一切,毕竟是自己惹出
来的。他无法对自己的妻子和父亲,有任何的怒气和责备。

  就如同此刻,妻子的眼神在镜头里看着他,明白的告诉他,事情发展到这个
程度,他们已经回不了头,只能继续下去。

  无论是怎样的心情,他都只有接受与面对。

  视频里,妻子的目光移开了,不再看他,低着头开始专心的为父亲口交,吞
吐阴茎的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明显加快。

  而父亲无比舒服的呻吟和哼喘,也随之大了起来。自从妻子开始为他口交,
父亲就一边享受,一边用两只大手分别在妻子的胸部和腰臀游走,揉搓那对弹软
硕乳,爱抚完美流畅的腰臀曲线。

  突然,从妻子的鼻息里,发出「嗯」的一声轻哼,脸上随之出现了舒服的表
情。

  瑞阳的视线稍一移动,果然看到父亲原本在妻子臀部游移的大手,来到了后
面的臀沟位置活动着,估计是用手指插进了妻子的里面。

  「小莉,真舒服……你真是一个好女人,给我吃鸡巴,自己……也能流这么
多骚水。」

  「嗯~」

  妻子一声羞哼,屁股撒娇似的晃动两下。

  听着父亲的话语,瑞阳忽然意识到,这已经是父亲第二次说出「鸡巴」,而
妻子都不但没有反对,反而有点从表情和声音里流露出来的纵容。

  妻子什么时候开始允许父亲随意说这些粗话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明明还
没有,难道是之前妻子到家后,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

  也就是说,妻子对于他们第一次做爱过程的讲述,跳过或隐瞒了某些东西?

  瑞阳的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父亲的手上动作一直没停,妻子快乐的娇喘和哼吟,在为父亲口交的同时,
不时从鼻子里发出。

  似乎感觉不方便动作,或者不过瘾,父亲收回抚摸妻子乳房的手,两只手一
起用力,将妻子的下半身抱在自己身上,挪动着位置,把她的两腿分放在头部两
边。

  妻子发出撒娇的声音,身体却做着配合,完成69式的整个过程,她的口都
紧紧含着龟头,没有片刻离开。

  父亲的头稍微抬起,面部凑近,开始了69式的相互口交。两手同时放在妻
子的臀部后面,做着分开阴唇,捅插阴道的配合。

  父亲的每一下舔舐,和每一下手指捅动,都惹来妻子身体的颤动和鼻音的淫
腻,吞吃父亲阴茎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起来。

  因为摄像头的位置离得很近,视频传来的各种声音异常清晰。

  「唧唧,唧唧……」应该是父亲舌头的快速舔卷。

  「滋滋,滋滋……」是最好辨认的手指在阴道中的抠戳,搅动。

  「噗,噗,噗……」是妻子持续不断的在快速吞吐阴茎和龟头。

  同时响起的,是两个人粗重急促的喘气与鼻息,和「嗯嗯啊啊,哦哦噢噢」
的快乐呻吟。

  随着时间的持续,对妻子无比了解的瑞阳,知道她很快就会达到高潮。

  果然没过多久,妻子的下身开始抖动的更加明显。就在瑞阳以为她会就这么
达到高潮,甚至喷潮在父亲脸上、口中的时候。

  妻子却吐出了阴茎,异常迅速的爬起,下地,转身,骑跨在父亲身上,动作
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

  完成骑跨位之后,妻子喘息着俯低上身,纤手在下面飞快的捉住父亲的阴茎,
对准自己爱液泛滥成灾的阴道。

  叫了一声:「我要!」

  喉咙里发出沉闷却销魂的哼声,雪臀迫不及待的分数次,用力往下沉落,才
把父亲粗硕的阴茎齐根吞没在体内。

  阴茎完全进入阴道的那一瞬间,妻子和父亲,同时发出快乐的叫声。

  发出欢快叫声的妻子,肥美的臀部立刻急切的上下套动,只起落了十来下,
妻子雪白的臀股肌肉,就剧烈的抖动起来。

  在她发出「啊啊啊……」大声呻吟的同时,一股股清亮的爱液,「滋滋」作
响的从她的阴牝喷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父亲的阴茎过于粗壮,妻子高潮时阴道的收缩还不怎么明显,但
上方暗红色菊花一下一下的开合,却说明了妻子快感的强烈程度。

  瑞阳就觉得,妻子喷出的爱液,如同击打在自己的心上,菊花的开合,也宛
如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一下下攥紧,再放开。

  正呼吸困难的,视线也似乎跟着变得模糊的时候,父亲呵呵的笑声响了起来:
「小莉,才这几下就喷了啊?」

  努力将视线重新聚焦,瑞阳看到妻子的粉拳用力在父亲胸前一捶,娇嗔道:
「坏爸,还不是因为你的……太大了。」

  虽然妻子背对着镜头,但只从她声音中浓郁的春意,瑞阳就可想而知,此刻
妻子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羞美,开心。

  和淫媚。

  「呵呵呵……」父亲的笑声里透着开心和得意,大手放在妻子胸前,揉握那
对巨乳。

  「那你可得悠着点,不然一会有你的苦头吃喽。」

  「怕你呀!」

  快活的发出挑战话语的妻子,在父亲胸前又一下轻捶,然后两手按在他宽厚
的胸膛支撑身体,臀部在下面开始了重重的起落。

  镜头中,玉股肥美,臀肉如雪。雪白的臀股之间,是一朵红嫩艳丽的牝花,
而牝花之中,插着一根黑到发紫,筋肉盘虬,油光水亮的硕长阴茎,不停出没于
阴唇翻卷的阴道之中,下面是同样黝黑、沾满爱液的鼓涨阴囊。

  「啪啪……啪啪啪……」

  妻子上下套动之际,屁股有力的砸落在父亲腿面上,带起臀肉果冻般的阵阵
抖颤。

  「啪啪……啪啪啪啪」的肌肉碰击声,从视频里持续传来。

  同时传来的,还有妻子和父亲沉湎于快感的呻吟,喘息。

  这些画面和声音,让瑞阳的心脏再次被什么攥紧,疼的到快要停住呼吸,大
脑像是处于缺氧状态中,视线又渐渐模糊起来,耳朵里的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瑞阳的手,颤抖的伸出。

  慢慢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