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21)(完)
作者:不详      更新:2016-09-05 16:07      字数:4483
               第二十一章

  徐琳在这事上说的其实没有错误……我只是不想承认罢了……左京淡淡的想
着。

  因为坦诚了这一切,我对你的恨,又置于何地呢?……白颖?……

  我爱你……所以,我绝不原谅你啊……呵呵呵!!

  左京面色阴冷的把三个女人带回了山庄,然后不言不语的扛着一把锄头就出
了门。那冷硬的表情,让众女没有一个人再敢追出来……

  她们全部无法遏制的浑身颤栗了起来……

  白颖和郝小天被人蒙着脸送到山庄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左京一夜
没睡,扛着锄头在父亲的墓地旁边,挖坑。

  他边挖边想,想着自己和白颖过去的一切,想着她对自己整整六年的欺骗和
隐瞒,想着她毫无底线的无耻背叛,想着自己每个夜里心里难以忍受的毒火把整
个灵魂都烧焦的痛苦感觉……越想挖的越深,越想挖的越重……终于最后一锨土
翻出坑外,左京长吐了一口气,擦掉满身的汗水,看着地平线上升起的朝阳,微
微笑了起来。

  新世界……我来了。等左京扛着锄头回到屋里的时候,一眼看见地上跪着的
被五花大绑的一对狗男女,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淡淡道「来得倒是挺快,我东西
还没准备好呢。」

  郝小天被堵着嘴跪在地上拼命挣扎,可惜他背后竖着一根棍子,把他的手和
脚全部绑在了上面,这让他连丝毫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而白颖,同样被堵着嘴,
披头散发的痴呆在那里,却没有任何反应。

  左京皱了皱眉头,嘴角忽然咧起了一丝邪恶到极点的笑容……毫不在意的把
锄头一扔,直接就走到了郝小天身旁,摆摆手示意何晓月取出手术刀,三刀两刀
就把郝小天身上的绳子全给割断了。

  白颖终于有了一点反应,目光缓缓的凝注了过来。

  左京咧嘴一笑,在郝小天惊恐和到处乱看试图逃跑的目光中忽然一脚凶狠无
比的踢了上去!当时只听一声蛋碎的爆响!郝小天猛的眼睛瞪成了鱼……张大嘴
满脸死人颜色的捂住裤裆瘫软了下去……

  左京在几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中缓缓蹲到了郝小天的面前,淡淡扫了白颖一
眼,只见白颖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似乎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也不在意,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烟雾徐徐喷在了郝小天脸上,这才微笑道
「靠她的逼爽吗?」

  郝小天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捂着裆部喉咙里发出丧尸一般的嗬嗬声……
嘴角白沫横淌,眼白翻起,近乎气绝……

  左京的一脚,直接把他的东西连根带蛋彻底踢烂了……

  左京微微笑了笑,拍了拍那落满冷汗的一张狗脸,淡笑道「看来爽到话都不
会说了……那好,下辈子记得,靠她逼的人是要倒血霉的,这个扫把星,靠过她
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不管是你爹,你,还是我,都一样……」说着捡起手术
刀,想了想,终于淡淡的道「你们都出去。」

  这话说出来,其实已经代表左京对女人们的不忍心了。他不想让她们看到接
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白颖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忽然疯狂的嘶叫道「不——!!左京!!左
京——!!我求求你杀了我!!别让我看这些东西!!别让我看到这些东西——!!
……」

  左京连理都没理她,目光一扫冰冷的道「耳朵聋了?……全都滚!」当屋子
里彻底空荡死寂下来的时候,左京把烟头弹到了地上,看着眼前的手术刀,淡淡
道「第一次剥皮,有些不熟练,你多担待啊……郝弟弟……」说着,一刀直接往
郝小天的额头划了下去。

  白颖和郝小天当时就发出了几乎同步的疯狂惨叫——!!

  血淋淋的地狱在屋子里浮现了出来,郝小天疯狂的惨叫声中夹杂着白颖尖利
的几乎嘶哑的「妈妈!!妈妈——!!」的呼救声……她在拼命的叫着自己的母
亲,可是童佳慧早已昏厥在了地上……

  至于李萱诗,明显处于痴呆状……

  其他女人,把肠子都已经吐断了……

  院子里的狼犬疯狂的吠叫着,一直叫了整整两个钟头……屋子里彻底无声无
息的时候,左京满身鲜血的提着一张人皮走了出来……淡淡的微笑着把那张郝皮
搭在了晾衣绳上,阳光灿烂,微风习习,等干了以后,应该怎么用呢?……

  左京又点了一支烟,靠在屋檐下的墙壁上恍惚的望着远处青绿起伏的远山,
天高云淡,天气那么好,真的是个杀人的好日子……

  把一堆浑身瘫软的女人们全部踢进各自屋里,省得躺在地上感冒着凉,左京
回到属于自己的屠宰场,把浑身血红色不成人形的郝小天给提了起来,绳子一绑,
架在梁上,一桶冷水就泼了上去。在我需要你活着的时候,请保持清醒,这样你
才会体会到我心中的痛苦。

  白颖已经口吐白沫的睡在了地上,左京摇摇头,手术刀一把割下了郝小天破
烂一团的生殖器,一大块肉把牙齿撬开全部塞进了白颖的嘴里,狠狠一个巴掌扇
上去冷笑道「吃下去,吃不下去,我杀了你,杀了你妈,杀了你留下的两个孽种。
我叫你白家的人彻底死绝。」

  白颖已经近乎疯掉了……闻言饿死鬼一般的一口就把那一坨肉狠狠咬开,用
力咀嚼,三口两口,脖子一梗,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剧烈的喘息了几口,
终于死人般的哭道「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左京回头看看早已叫不出声音来的郝小天郝弟弟,微微一笑,终于坐下来点
了一支烟,看着自己美丽动人的妻子道「好了,现在,你可以把事情全部告诉我
了……」白颖鼻涕眼泪一起往下疯狂的流淌着……失声痛哭道「是我该死……第
一次那天晚上其实就是半推半就的故意给了他机会……喝醉了没锁门半夜让他爬
上了床……那个畜生从开始就在算计我,把避孕套扎破了洞……我事后醒来看见
了避孕套,心里气当时就消了一半……再加上他抱着我腿痛哭求饶,我不想事情
闹大,又害怕你跟我离婚,又害怕他报复我,心一软就算了……咱们去医院检查
那次我骗了你,何慧告诉我你的精子不行,我害怕你多想就没敢告诉你实话,让
何慧骗了你,其实那会我是打算做试管婴儿的……所以才让何慧给你说让你安心
等宝宝出生……后来我去郝家庄就跟他发生了第一次……当时回来那天晚上我还
让你射了进来,心里愧疚想补偿你……可谁知就这么怀上了!……我心里怕到了
极点,对谁都不敢说,因为这时候再告诉你你肯定会跟我离婚的!孩子都怀上了!!
而我又骗了你说你没有任何问题!我六神无主,只能继续错下去……就这么把孩
子生了下来……生下来三个月后我去郝家庄,是你妈那个贱人一直哄着我去的!
我不敢把这事情告诉任何人,第一次的时候连她也没告诉,所以又害怕一直不去
她起疑心……就这么在温泉池里发生了第二次……那一次我哭得撕心裂肺……我
知道我这辈子都彻底完了……再也不能回头……后来你妈出现了,哭着求我别告
诉你,我心里总算有了一点安全感……就这么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之后发
生的事,你全都知道了……」

  左京把烟抽完弹在了白颖脸上,烫的白颖猛一哆嗦!笑了笑,站起身淡淡的
道「终于明白了……呵呵……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给你送吃的来……」
说着又微笑道「对了,想看看你那老姘头现在的样子吗?」

  白颖泪流满面的疯狂摇头!失声痛哭……左京冰冷的笑了一下,悠悠的曼声
道「我把他眼珠子抠了,舌头割了,指头掰断了,机巴叫那几个跟你一样的表子
一人一口咬掉了……以后,他就是我左家的守坟狗……你看,跟郝小天一样,这
就是跟你尻过的男人的下场……」说着左京呵呵一笑……慢悠悠的把郝小天已经
气息全无的尸体从梁上解了下来,拖出了房间,留下白颖在鲜血淋漓的屠宰场里
疯了一样的放声哭嚎……第二天,左京满眼赤红的把两具浑身僵直的孩子尸体扔
到了白颖面前……咯咯的邪笑道「好了,这就是你的美餐……自己生下来的,自
己吃掉……有始……才能有终。」

  白颖撕心裂肺的狂叫了一声「不——!!……」瞪着血红的眼睛,母狼一般
的疯狂看着左京!

  左京咯咯一笑……拍了拍手,淡笑道「进来。」

  房门打开,童佳慧赤身裸体的象姆狗般爬了进来……嘴里塞着塞口球,脖子
上拴着狗链,浑身一片青一片紫……昨天晚上,她被左京疯狂的折磨了一整夜…


  白颖浑身剧烈的哆嗦了一下……!!嘶声狂叫道「妈——!!……」猛然就
往母亲身边挣扎,可是被绳子一直绑着,一整晚都没被解开过,这时候哪有挣扎
的力气,一跟头栽到了地上,放声大哭!!

  「左京!!……左京——!!……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别这样对她……杀了我啊~ !!——」

  嘶声的狂笑声中,白颖的神智彻底混乱了……

  左京点上烟吸了一口,淡淡的道「吃。」

  白颖咯咯狂笑着一口咬在了亲生孩子的脸上……满嘴臭血的开始狼吞虎咽起
来……

  左京兴奋的在旁边看着,一把拉过童佳慧的头发,就在自己妻子的面前,把
她母亲给狠狠的摁在地上疯狂的骑了上去。

  两条贱狗!……你们看见了吧?……真正的盛宴,终于开始了……!!两天
后,肚子胀的跟母猪一样的白颖,神智狂乱咯咯狂笑的被左京塞进了最好的榆木
棺材里,铆钉砸上,棺盖封死,沉到了父亲墓旁自己早已挖好的土坑里。

  然后左京点着烟,默默的坐在土堆上,就在父亲的身旁,听了整整三个小时
白颖声带破裂的哭嚎声和嘶叫救命声……直到那声音慢慢的越加嘶哑,沉闷,消
失……左京泪流满面的拿起锨,开始往坑里填土……

  我把你和我的一切痛苦和怀念,一切爱和仇恨,全部埋葬……在你的尸体上,
我要活下去……我要幸福的,活下去……

  九个月后,童佳慧和李萱诗,先后给左京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四个孩子活泼
可爱,让左京非常喜欢,他叫何晓月给李萱诗做了绝育手术,然后微笑着把她扔
进了郝家庄眼红如血的男人堆里……

  李萱诗最后的眼神看着男人手里那枚沾着血的戒指,绝望的放声狂笑……左
京把戒指随手扔掉,淡淡的微笑道「你给郝家庄做了多少好事,干脆送佛送到西,
再当你的圣母,用你的臭B把他们全伺候好吧……」

  回头看着身后浑身发抖的徐琳和王诗芸,左京微笑道「以后我做生意,卖那
个方子,你们俩就是我的人肉公关,叫你们伺候谁就得伺候谁,每月的员工绩效
考核优秀者奖励的就是你们的贱身子,明白吗?」

  徐琳和王诗芸浑身瘫软的跪在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

  左京冰冷一笑,背叛丈夫背叛家庭的贱狗……以为跟着我就会有好日子过?
我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这生意我跟你们两个的前夫早就谈好了……全部
是他们投资,我不用花一分钱,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把你
们两个调教好……我很乐意让他们看到我调教你们这两条贱狗的成就……

  吴彤搀着童佳慧站在一旁,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何晓月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叫道「爹……你不会把我和彤彤也……」

  左京摇摇头,淡笑道「不会。你们还没进过婚姻的坟墓……跟她们这些贱狗
不一样……」

  何晓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喜笑颜开的跑过去跟吴彤报喜去了!

  左京摇头笑笑……心里思量着其实一个都没死,全都安享晚年吧……那功法
我绝不会传给你们,我说过,只有佳慧才有资格和我一起长生不老……不管怎样
都好好过完这一生,等到老死,这辈子再大的孽债也都还清了……不管是李萱诗,
还是徐琳,还是王诗芸,被什么男人操不是操?你们的贱B离不了男人,干脆就
一直被草到死吧……反正你们只要有了这个,再丧尽天良的事都能做,所以一直
被轮着活下去,也没什么问题?……

  他微笑着摸了摸脚下一条赤身裸体的姆狗的头,柔声道「对吧……白颖?…
…」

  白颖嘴里咬着一根管子,那根从棺材里通到外面的早已破烂不堪的橡皮管子
……汪汪叫着摇了摇赤裸性感的屁股。

  表示认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