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34)
作者:乐胥      更新:2016-08-14 19:36      字数:5837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作者:乐胥

    2016/08/14

    第三十四章

    爸爸见秦树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大声朝厨房问:「菜还没做好吗?」

    「马上,嗯」

    妈妈回答了一声,语调有点奇怪,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秦树在餐桌前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把被妈妈夹在下体的跳蛋开到了最大一

    档。

    厨房里,妈妈正准备抄最后一盘油麦菜,下体突然传来强烈的刺激,还好这

    不是第一次被秦树这样玩弄。

    妈妈强忍住没有叫出来,弯下了腰,双腿紧紧地夹住了小穴里的跳蛋。

    苏老师走过来小声问:「纪姐还好吧?」

    妈妈脸上涌出一抹潮红,在苏老师的注视下羞得抬不起头。

    自己的老公儿子就在外面,而小穴却夹着外甥塞进来跳蛋,强烈的羞耻感让

    妈妈反而发现刺激来得比平常更勐烈。

    震动的跳蛋,按摩着小穴内嫩滑敏感的肉壁,从小学深处流出的蜜汁越来越

    多,有些甚至从小穴口一直经过大腿流到了小腿上。

    「嗯啊」

    妈妈发出细不可闻的呻吟声,一只手忍不住伸进了裙里,想把跳蛋取出来可

    是又不敢。

    跳蛋仍然在强烈的刺激着妈妈的小穴,妈妈艰难地抽回了裙下的手,勉强站

    直了身子,开始炒最后一盘菜。

    苏老师在旁边看着平时敬重的纪老师已经被自己的外甥玩弄到这种程度,突

    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感。

    又像是给自己的堕落找到了心理安慰,毕竟连妈妈这样的贤妻良母都沦陷,

    何况自己还是没结婚的女人。

    这时,苏老师小穴里的跳蛋突然开始勐烈震动起来,苏老师正想得出神,被

    秦树这样突然一击,忍不住就「啊」

    地一声惊呼出来,然后双手迅速捂住了下体。

    「苏老师,怎么了?」

    我和爸爸同时问。

    「没什么,脚不小心滑了一下,还好没摔。」

    苏老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爸爸站了起来走进厨房,「没事吧?你们炒个菜怎么炒了那么久。」

    妈妈夹紧了双腿,强烈的刺激让妈妈原地酝酿了好久,才缓缓开口说:「别

    催,别催,马上好。」

    秦树似乎发了好心,这个时候调小了跳蛋的档数。

    妈妈得以缓过神来,快速的翻炒了几下,将菜出了锅。

    很快,大家围着小圆桌坐在一起准备吃饭。

    大家坐下后,我右手边是爸爸,左手边苏老师,苏老师左边是秦树,秦树左

    边是妈妈,也就是说秦树刻意坐在了妈妈和苏老师中间。

    一开饭,大家比较安静,我是不想说话,妈妈和苏老师是一人夹着一个跳蛋

    说不出话,而爸爸是不知道该开个什么话题。

    秦树可没管那么多,左手放到了妈妈的腿上,慢慢往上卷起妈妈的裙摆。

    妈妈不禁皱起了眉头,小手下意识盖住了秦树的手。

    秦树干脆就不动,一边吃着饭,一边在妈妈白嫩丰腴的大腿上揉捏。

    爸爸这时开口打破了饭局的尴尬,「秦树,在这边学校还习惯吗?」

    「嗯,挺好的,多亏了姨妈。」

    说着秦树手上一使劲,将妈妈的裙子往上卷了一段。

    妈妈脸一红,敏感的大腿受到了刺激,肌肤像是条件反射似的,以为秦树又

    会像平常一样来侵犯这块领土,每一块被秦树抚摸过得地方都性奋了起来。

    妈妈偷偷瞧了一眼爸爸,见爸爸并没有看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妈妈生气地伸脚踩了一下的脚,一边还开口说:「秦树这孩子如果再乖一点

    就好了。」

    「哦?平常秦树不听话吗?」

    爸爸问。

    「哪有?」

    秦树微笑着,另一只手伸到了口袋里,把妈妈小穴内的跳蛋挑高了一个档,

    「我哪有不听话,姨妈你可不要冤枉了。」

    在跳蛋的刺激下,不断有蜜汁流向小穴口,妈妈下意识夹紧了大腿,想着减

    轻蜜穴内的刺激。

    然而脑海里却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平时被外甥秦树侵犯的画面。

    爸爸又问:「那秦树最近学习上有进步吗?」

    妈妈忍着蜜穴的刺激,勉强回答说:「还是有一点,不过目前离本科还有一

    定差距。」

    苏老师说:「还有大半年呢,用心学的话,三本的目标还是很容易的。」

    「秦树你可要努力啊。」

    爸爸语重心长地说,「你可要加把劲了,别让你妈妈和你姨妈失望了。」

    「我会的。」

    秦树重重地应了一声,摸在大腿上的手突然直接伸到了妈妈的大腿根,手指

    直接按到了妈妈柔软湿润的花唇上。

    妈妈身体不禁颤了一下,求饶似地看了秦树一眼。

    秦树当做没看见,手指拨开了妈妈的两片小阴唇,食指在妈妈的小穴口轻轻

    玩弄,来回摩擦。

    蜜穴性奋地流出了汩汩淫水,打湿了秦树的手指,甚至流到了妈妈屁股下的

    椅子上。

    秦树得意地收回了手,放在了桌面上。

    秦树的食指和中指头湿漉漉的,而且有一点黏,秦树故意碰了一下妈妈,让

    妈妈看他被淫水打湿的手。

    妈妈红着脸不敢看,一旁的苏老师当然知道秦树手上的水是哪里来的,羞得

    默默低头吃饭,小穴也跟着流出了无数淫水,成了一口深井。

    「小西呢?最近怎么样了?」

    爸爸问我。

    我都快气炸了,哪还有心情回答问题,随便应付了一声,「老样子呗。」

    我一直就注意到秦树的手之前一直放在桌下面,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难猜

    到那只手都在干些什么了。

    我只是无法想象,秦树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玩弄妈妈,而且妈妈还任由他玩

    弄!这还是我的妈妈吗?这里我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妈妈问起爸爸工作的事,「国庆就要到了,这次公司没派你什么任务吧。」

    爸爸叹气说:「难说啊。我是想好好休一下了,可是最近公司不景气,实在

    没办法。」

    「公司还没招到新人吗?」

    「公司现在开的价,在市场上实在没什么吸引力。只能靠我们这些人加班了。」

    加班,又是加班,加死算了,我现在心情极差,想着事情为什么会到这种地

    步,是爸爸没法满足妈妈吗?是妈妈太寂寞吗?还是妈妈本来就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匆匆扒了几口饭,再也坐不下去了,「我吃完了。我还有作业没做完,我先

    走了。」

    「诶?急什么?」

    爸爸急忙说。

    我顾不了那么多,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

    「这搞什么鬼东西。」

    爸爸骂了一句,「他是不是急着见女朋友去了。」

    「不要乱说。」

    妈妈白了爸爸一眼。

    少了个碍事的,秦树乐得自在,把苏老师和妈妈小穴里的跳蛋又挑高了一档

    ,空气中已经隐约可以听到微微的震动声。

    妈妈一只手抓着裙摆,强忍着小穴内的刺激,另一只手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

    发生的吃着饭。

    这时妈妈的电话响了,妈妈起身去宿舍床上拿到自己的手机,习惯性地走到

    厨房去听电话。

    秦树见天赐良机,马上把妈妈的跳蛋挑到了最高档。

    「嗡嗡嗡」

    「嗡嗡嗡」

    拿着电话的妈妈差点就叫了出来。

    电话是教导主任打来的,原来有一位老师住了院,主任要组织大家去探望一

    次。

    主任一直在说话,妈妈只能简单地应着「好」,「行」,「听您的就成」。

    源源不断地蜜汁从妈妈的小穴里面流了出来,流到了大腿上。

    妈妈夹紧了大腿,两只白嫩的大腿互相摩擦着,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

    那边教导主任问:「纪容,你生病了吗?」

    「没没。」

    妈妈说:「你说吧,我听着。」

    主任又交代了一些内容,最后说:「不行的话,你快去校医院看看吧。」

    妈妈匆匆挂了电话,但跳蛋并没有减弱,妈妈不敢走出厨房,生怕爸爸听到

    跳蛋在她下体震动的声音。

    秦树好像是听到了妈妈的心声,把妈妈下体的跳蛋降到了最低档。

    妈妈缓了一口气,才慢慢地走出了厨房。

    爸爸听到一点电话内容,问:「是谁住院了?」

    妈妈落了座,说:「是那个快要退休的廖老师。」

    「是廖老师吗?」

    苏老师吃了一惊,「前阵子大会上我还看他好好的。」

    「这谁知道呢。人老了,总是容易生病。」

    妈妈说。

    秦树偷偷地又掀起了妈妈的裙子,伸到了妈妈的大腿根,一通电话的时间,

    那里已经湿得一塌煳涂。

    「你们什么时候去看廖老师?」

    苏老师问。

    妈妈刚被跳蛋刺激的精神恍惚,根本没记住日期的事,于是随便煳弄了一句

    ,「可能是周五放学后吧。」

    秦树碗里的饭也吃完了,秦树开始专心玩弄妈妈的小穴。

    手指时而浅浅地插进妈妈的蜜穴,时而又只是在小穴口沿着那条缝来回滑动。

    小穴的水越流越多,秦树每次插进去,都会有轻微的水声。

    搞得秦树不敢插得太快,只能慢慢地插,抠挖的时候也只能慢慢地磨。

    这种『温柔』地抽插法,妈妈似乎很为受用,如果可以,妈妈真想尽情的呻

    吟出来。

    小穴可不管有什么爸爸的存在,早已经诚实地欢呼雀跃,恨不得那根粗又长

    的大肉棒马上狠狠的插进来。

    在秦树地玩弄下,妈妈吃得很慢,好在本来盛的饭也不多,过了几分钟,总

    算是吃完了。

    到了收拾的时间,爸爸说:「秦树你先去上课吧。我还有事找你姨妈和苏老

    师谈。」

    秦树没办法,只好去上课了。

    秦树当然没关掉开关,妈妈和苏老师一脸茫然,跳蛋可还在她们下体无法无

    天!见秦树走了,爸爸说:「主要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小西的事。总感觉今天小

    西跟往常不太一样,看来交女朋友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影响的。」

    跳蛋跳得厉害,苏老师感觉自己要高潮了,急忙说:「这事急不来,逼得越

    紧反而会其反效果。」

    顿了下,苏老师夹紧了腿,「我想起了点事还没处理。不好意思,我先去办

    公室了。」

    说完,苏老师就匆忙走了出去。

    宿舍里只剩下了爸爸和妈妈,爸爸嘟哝着:「一个个怎么都走这么急?」

    妈妈站起了身,开始收拾碗筷。

    爸爸突然觉得,今天的妈妈充满了成熟韵味。

    那娇挺的美乳,翘起的美臀,完美的曲线另爸爸流起了口水,忍不住就来到

    妈妈身边,从背后抱住了妈妈。

    「啊?」

    妈妈吃了一惊,「你干什么呢?」

    「老婆,我们多久没亲热了?」

    妈妈脸一红,「问你自己去。」

    爸爸的手伸到了妈妈的胸前,摸了上去,「老婆,我怎么感觉你的胸变大了。」

    爸爸的手法简单又笨拙,与秦树相比不知差了多远。

    但现在的妈妈早已经性欲旺盛,在爸爸抚摸的同时,下体的跳蛋突然又被加

    强了一档。

    妈妈再也忍受不住,双腿一软,「啊」

    地呻吟出来。

    爸爸惊得动弹不得,口吃说:「老婆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

    爸爸笑着说:「是好久没做,被我的手法刺激到了吗?」

    说罢又故技重施,抚摸妈妈的乳房。

    「嗯嗯」

    也许是错觉,妈妈觉得跳蛋跳的越来越快,而自己的小穴被搅动的越来越热

    ,妈妈闭着眼,等待高潮的来临。

    爸爸以为自己的攻击奏了效,耳边尽是妈妈诱惑的声音。

    这都是爸爸从a片上学来的招式,没想到妈妈那么快就败下阵来,心想着再

    给妈妈来电更勐烈的刺激。

    而妈妈正要在跳蛋的刺激下高潮,而跳蛋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地呆在她

    的小穴内。

    妈妈愣在了原地。

    爸爸加大了手上力度,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招术,在妈妈胸前一通乱摸。

    毫无章法的摸法另现在的妈妈一点快感也感受不到。

    而本以为妈妈会叫得更大声,哪想到妈妈冷不丁平静地说了声:「摸够了没

    ,我要去上课了。」

    爸爸的手僵在了妈妈的胸前,「老婆你说什么呢,难得有次机会。你不是很

    舒服吗?」

    下体突然的停止,令妈妈差点要疯了,只想找一个地方、一个人快速给自己

    的小穴解渴。

    妈妈说:「什么舒服不舒服。我要去上课了,你帮我把碗筷收拾一下。」

    爸爸从来不会强求妈妈,虽然有点扫兴,但还是说:「好。你去吧。」

    妈妈看着爸爸的背影,心情复杂,而小穴内强烈地空虚感另她来不及想太多。

    而另一边,苏老师出去后,很快就赶上了走在前面的秦树。

    苏老师拉着秦树:「快把那个关掉。」

    秦树笑着说:「说什么呢,苏老师不是正爽着呢。」

    说着,秦树脸一黑,「快跟我来。」

    苏老师其实高潮也要来了,于是远远地跟在秦树后面,来到了学校的地下停

    车场。

    停车场没有其他人,苏老师领着秦树上了她的车后排。

    关上门的一刹那,像是干柴遇上了烈火。

    秦树把苏老师压在了身下,「苏老师,你平时也是这个样子给小西上课吗?」

    苏老师不说话,眼神迷离地看着秦树,红唇微启,娇喘着。

    而苏老师的下体早已经两腿大开,等着被干了。

    那张用来说教的嘴实在太诱人了,秦树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就像是期待了很久,苏老师马上勐烈的回应起来,两条舌头很快就卷在了一

    起。

    秦树的手伸到了苏老师的裙底,抓住了跳蛋的线头,把它拔了出来。

    跳蛋出来那一刹那,苏老师痛快地「啊」

    了一声。

    秦树直起了上身,把苏老师翻了过来,摆成了一个标准的狗趴式。

    苏老师跪在后排,一只手推着秦树,回头说:「你慢点不要太用力。」

    秦树握住大肉棒,在苏老师的小穴口摩擦着。

    苏老师的小穴很紧,而且不深,所以才会被李欣插得很爽,而面对秦树的大

    肉棒,这样的小穴根本吃不消。

    苏老师的全身都在颤抖,满怀期待,又害怕那一刹那的剧痛。

    秦树一如既往地不着急,只是在苏老师的小穴口摩擦,偶尔又只是浅浅插进

    一个龟头。

    插进来那一刻,苏老师彷佛感觉到全身都升了起来。

    但很快这种愉快的感觉就随着龟头的离开而消失,换而是无尽的空虚。

    这样来来回回的刺激下,空虚的小穴流着越来越多的淫水,苏老师本人也被

    挑逗的大口大口地喘着,「嗯嗯快进来」

    苏老师摇着屁股,就像一条摇尾乞怜的小狗。

    秦树这时又浅浅地插进了一段龟头,「苏老师喜欢我干你吗?」

    「喜欢喜欢」

    秦树慢慢地往里又多插了一点,苏老师舒服地「啊」

    了一声。

    「喜欢那就叫声好哥哥。」

    「哥哥。」

    苏老师想也没想就叫了出来,「哥哥快干我。」

    「你可是小西的班主任,我怎么能干你呢?」

    秦树慢慢地又往里进了那么一点点。

    苏老师把屁股翘得更高,几乎是哭腔地说:「好痒快干我」

    秦树见再不操的话,苏老师可能真的就哭了,于是拍了一下苏老师白嫩的大

    屁股,「老子操死你这个喜欢装正经的老师。」

    因为小穴已经经过跳蛋润滑很久了的原因,秦树很轻松地一插到底!「啊

    啊」

    苏老师仰起头,忍不住嘶声叫了出来。

    很快意思到这是在学校,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秦树一边以正常速度抽插着苏老师的小穴,一边用手把苏老师的衣服从下推

    到了胸以上,然后把苏老师的胸罩推到了上面,一对挺拔的乳房暴露了出来。

    秦树的手回到了苏老师的腰上,苏老师的腰上没有丝毫赘肉,不愧是学校出

    名的女神。

    秦树扶稳苏老师的纤纤细腰,加快了大肉棒操干的速度。

    「嗯啊」

    苏老师甩着头,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一阵阵传来。

    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身后的那个人支配了。

    秦树并不是机械式地一味抽插,他会运用各种技巧,时而将肉棒停留在小穴

    内碾磨嫩肉,时而会改变抽插的策略,诸如三浅一深,或是九浅一深。

    再这样的操干一下,苏老师完全招架不住,就在高潮要来的瞬间,秦树可恶

    地再次停了一下。

    秦树说:「差点忘了件事。」

    苏老师迷蒙地转过头,秦树递过来一部手机,「快给纪姨打个电话,把她叫

    过来,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们这两个模范教师。」

    电话已经拨通了,那边传来一声「喂」。

    「纪姐,是我,苏颜。」

    苏老师缓缓开口说,「你在哪?」

    妈妈问。

    身后的秦树开始不老实起来。

    大肉棒狠狠地捅了进去,直接插到了花心。

    「啊」

    苏老师叫了一声,「我在主楼下的停车场啊嗯」

    「告诉她你在干嘛。」

    秦树的大肉棒在苏老师的G点处来回碾压。

    「啊啊你家秦树正在操我啊」

    听着苏老师的浪叫,妈妈那边不禁娇喘起来。

    秦树突然开始快速操干,「叫她过来,告诉她,我要双飞你们。」

    在勐烈的操干下,苏老师「啊啊啊」

    地叫了起来。

    苏老师极致诱惑地呻吟,妈妈早已把持不住,本来就空虚地小穴,又开始汩

    汩地流起了蜜汁。

    苏老师艰难地说:「纪姐,你快来,你家秦树嗯啊说要操

    我们两个啊去了」

    听苏老师说完,秦树毫不留情地以最快速度抽插起苏老师。

    「噗嗤『噗嗤」

    地水声,苏老师的脸被操干地紧紧地贴在了玻璃上,「啊」

    一声舒畅地呻吟后,苏老师终于高潮了。

    与此同时,妈妈正在往停车场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