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猎艳生涯】(20)(完)
作者:zmkmba      更新:2016-09-05 16:14      字数:5487
              第二十章

  女人们去清理身体的时候,男人们就到了楼下,休息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任
总见我们几个男人如坐针毡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我们想的是什么?他不禁哈哈
一笑,丢下我们就上楼去了。

  「我擦,什么意思,吃独食去了?」

  「只给看看不给玩,让我们来干嘛啊,操!」

  「麻痹连看也没给看好不好,人家不带咱们玩的,要不咱走吧?」

  「要不……后卫你再上去看看,看他们干嘛呢,还有戏不……」

  众人七嘴八舌的一通牢骚,最终还是把我抬出来当出头鸟,我无奈,再加上
确实对那个身份高贵的花信少妇极度垂涎,就硬着头皮,摸上了楼去。

  来到那个女人所在的卧室门前,门关的死死的,我悄悄把耳朵贴门上听了一
会,透过隔音极好的房门,隐约还是听到了不少让我大感兴奋的东西!

  「……你是不是一定要毁了我……」我听到杨燕在门内压抑着嗓门的怒喝声。

  「嘿……毁了你?是老子成全了你,没有我,你能攀上高枝儿?……摇身一
变,你就觉得自己身份多高贵了,你永远都是我养的一条母狗……」

  「……你到底要我怎样?我只是答应来见你的朋友……他们根本不是来谈生
意的……我肯出现在这里,已经很冒险了,那些人不但会毁了我,也同样会毁了
你……」

  「求求你,让他们走吧,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别出去乱说……」

  从两人的对话里我大概弄明白了,杨燕根本就是任总骗来的,她一开始根本
就不知道这里将要举办一场淫乱派对,而任总,显然很能控制得住局势,一直都
在对她威逼利诱,但他的声音相对低沉的多,我很难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只能
从杨燕的回应来分析一二。

  听了几分钟,我大概了解到,任总正在不遗余力的想要杨燕参与进派对里来,
我心中被兴奋填满,又担心偷听被发现而尴尬,就偷偷溜下楼去,跟大家一说,
都同意继续更待,好品尝一下那位高傲贵妇的滋味。

  这一等,又是半个多小时,直到大家再次等到不耐烦时,才见任总赤裸着身
体,从楼梯口向我们招呼,要我们到楼上去。

  大家蜂拥上楼,齐聚杨燕的卧室门口后,任总表示,待会一切都听他的吩咐,
然后便扭动把手,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啊……你们干什么!滚出去,滚出去!!!」我挤在门口,还没看清里面
的情况,耳朵就被杨燕惊恐的尖叫声塞满了。

  大家鱼贯而入,纷纷惊诧无比的张大了嘴巴,却又难以做声,一个个只是睁
大了双眼,看着被情趣手铐限制在床头上的那个半裸贵妇。

  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连体内衣,把她的身躯遮挡了大半,但是那
两条粉光致致的修长美腿,却是赤裸裸的暴露在我们面前,直到她的大腿根部,
才有一片轻纱遮挡着她最为隐蔽的阴部,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之掀起,一窥究竟…
…她已是带着哭腔,哀求任总不要让我们干她,哀怨而又凄厉,配合上她此时的
衣着,以及手腕上带着的,把她禁锢在床头上的情趣手铐,有一种变态的美感。

  随着她的身体不安的瑟缩、扭动,我赫然发现,被轻纱遮挡着的她的阴部,
竟然有东西缓缓的蠕动着,不断搅动那片轻纱,并且发出嗡嗡的声音。

  男人们的鸡巴在进门的一分钟之内,就都已昂然挺立了,我们相互看了看,
发现任总已是懒洋洋的倒在大床的对面的沙发上,竟似进入了看戏模式。

  「太吵了,那个谁?那边抽屉里有嚼子,给她带上!」任总一边招手女人们
到他身边去,一边朝离他最近的老崔说道。

  没有主人家的吩咐,我们只敢过过眼瘾,谁也不敢往床上爬,只有老崔得了
吩咐,去旁边的抽屉里翻了一会,拿出一个可以固定在脑后的嚼子来,有些瑟缩
的爬到床上,顶着杨燕惊怒交加的目光与哀求,把器具强制塞进了她的口中,并
且固定了下来。

  我们一看,纷纷对老崔佩服无比,他选了一个硅胶制品,好像一副牙套一样,
不但能把女人的嘴巴塞住不让她发出太大的声音,而且那东西中间还有一个小孔,
似乎能够使鸡巴插入进去,并不妨碍给男人口交使用。

  任总一看就哈哈大笑,说那东西买来之后,杨燕从都没同意用过,这还是第
一次使用,一会他一定要上去试一试。

  听不到杨燕的怒骂和哀求,男人们也放开了一些,我仗着跟任总最熟,就问:
「怎么着啊任总,这小嫂子就是给我们玩了,是不?」

  任总吐出孟姐的奶头,扭头看了一眼,冷笑道:「老子玩了你们的女人,我
的女人当然就随你们怎么玩啦,不过她身上只有三个洞,可不能同时伺候你们四
个,你们看着办吧,哈哈!」

  只有三个洞没关系,还有奶子和一双美腿呢!而且美丽的女人,浑身上下没
有一处不可亵玩,只要想一想她的身份,随便一条大腿就够玩一下午的了。

  因此我们四个男人可以说是一拥而上,顷刻间就有八只大手朝着那个绝望中
闭目啜泣的女人伸了过去。

  我和元哥分享了她的两只奶子,而柯动和老崔则是直扑她的胯下,迫不及待
的撩起轻纱,抓住那个插在她体内的振动棒抽插了出来。

  我侧躺着,把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一边挤压她左边那只雪白柔软的奶子,
把殷红的奶头挤进口中吸吮,一边看着柯动和老崔两个人趴在她下身玩她的屄。

  她的小腹柔软而又平坦,上面只有薄薄的一层脂肪,却被白腻的皮肤绷的紧
紧的,只有微微的肉感,但却绝不难看。

  透过她的小腹,一蓬乌黑浓密的阴毛遮掩着她的阴阜,让我看不到她的屄唇
和阴核的位置,但是随着振动棒的抽插,却能看到她的阴毛会随之微微的前后晃
动,更能引人遐想无限。

  相对于我们三个来说,老崔表现的更加兴奋和狂热,以往被他视作神邸,高
高在上的那个女人,如今就躺在他的面前,向他展露着身体上最为隐私的阴屄,
被他肆意玩弄,这导致他从一开始就从嗓子里不断的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是那
种兴奋到极点的呻吟,充满着狂热而又凌虐的快感。

  他突然把那根振动棒拔了出来,上面水光粼粼,沾满了杨燕的淫液,而老崔
却好像见到了珍馐佳肴一般,伸出舌头在棒子上一通狂舔,一边舔,一边满意至
极的盯着她的裸体,好像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样。

  实际上,这真的就让他得到满足了,他在舔舐杨燕屄水的时候,身体突然一
躬,忍不住伸手抓向自己的鸡巴,随即便佝偻着身体,呻吟着扑向了床边……竟
然就这样射出来了。

  任总见到他的丑样,不禁嘲笑道:「你躲什么啊,射到她身上去,你们几个,
随便都可以在她身上射精,射到你们满意为止!」

  我和元哥一人玩着一只奶子,他突然用脑袋撞了我一下,偷偷道:「兄弟,
让哥先上吧,行不?」

  我还没有回话,就听柯动反对,叫道:「操,老子先上,忍不住了都!」说
着,他爬起来跪在杨燕档前,分开双腿就想往里怼。

  元哥一把推开他,怒道:「快他妈射了就别抢,被你射过了还让别人怎么玩?
粘腻腻的都没感觉了。」

  一边说着,元哥麻利的一个翻身,屁股一耸就给杨燕干了进去,一边抽动着,
一边冲我赔笑道:「兄弟你鸡巴太大了,让哥先操一会,不然被你操的该变松了!」

  我当然也想拔个头筹,但已经被他抢了先,只好作罢,随即,我就被杨燕的
呻吟声吸引过去了。

  要说杨燕那个女人,不管她在人前表现得多么高贵冷傲,但是被鸡巴操进去
之后,也再难以维持那份矜持了,她口中塞着东西叫不出来,只是在嗓子眼里闷
闷的哼叫着,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动人之极,果然是天生的荡妇,难怪
被任总当做性奴来对待。

  她的容貌并不是十分上乘,脸型五官拆分开来,顶多也就是中上的姿容。但
是当她的那些五官组合在一起,却有一股难以言述的魅力,尤其是她那两条浓密
的秀眉,按在她的脸上更给她平添了三分英气,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征服的欲望。

  此时,她的那两条秀眉就是微微的蹙着,似乎包含着痛苦,又似乎有着无限
的欢愉,我忍不住伸手扶上去,才一接触,就看到她原本闭着的眼睛蓦然睁开,
一道鄙夷的目光向我射来。

  我怔了一怔,心中顿时恼怒起来,心说你都这样子了,还有脸鄙视我,说起
来身份高贵,可根上,你不就任总胯下的一条母狗么!

  我恶狠狠一个翻身,骑在她的胸前,接近二十公分长的粗硬鸡巴几乎戳在她
的脸上,顿时让她惊吓的连连呜咽起来。

  「臭婊子!别动,给老子含进去!」

  我努力制住她不断扭动的脑袋,用鸡巴抵住她口中器具的那个小孔,用力插
了下去。

  那个小孔极富伸缩力,很容易就被我撑开一个大洞,让我把鸡巴一下子插进
去了多半根,感觉都已插在了她的喉咙里。

  果然,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但在器具的保护下,并不能让她有咬合的动作,
我很安全的在她口腔里抽插起来,龟头摩擦着她的舌头和上腭,时不时的更是一
次深插,感受着她喉咙处的窄紧和束缚感,强迫的快感再加上她的身份,让我爽
的一塌糊涂。

  「兄弟,她的嘴巴操着怎么样?咱哥俩换换?」元哥在我身后发问。

  柯动表示抗议,也想要参与进来,却被我们严词拒绝,除非他保证不射,或
者等我们玩过之后,才能让他加入。

  我跟元哥换了位置,等元哥把他的蘑菇型鸡巴插进杨燕的口中时,我也用力
分开了她夹紧的双腿,一个毛发旺盛的殷红色淫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据说,阴毛越是茂密的女人,性欲就越高!我身下那个沾满了淫水的肥厚阴
屄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杨燕纵使是被我们凌辱,身体也难免起了很大的反应,
那叫一个流水潺潺,淫水四溢。而且经过元哥的一番操弄,她的洞口已经张开了
一个手指粗,扁扁的口子,里面的嫩肉显得更加娇艳欲滴。

  当我把鸡巴给她插进去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她阴道中的异状,那里面的
软肉层层叠叠,九曲十八转,只是一个插入,就已经让我感到了足够的舒爽。

  我诧异的回头望了任总一眼,就见他一边抱着张璐的屁股在自己身上套动,
一边冲我笑道:「咋样,这母狗的骚屄感觉不错吧?鸭子嘴,名器哦!」

  名器……我不太懂女人的阴屄的区分,也不懂哪一种会被称为名器。不过,
杨燕带给我的感觉,几乎是我玩过的那些女人之中,操起来感觉最爽的之一。

  雯雯的蝴蝶屄又深水又多,不但能把我的鸡巴全部吞进去,而且当她坐到我
身上用宫颈摩擦我龟头的时候,几乎令我难以自持。

  珺姨那个几乎比处女还要紧致的阴屄,也是我魂牵梦萦的对象,她由于心理
上的一些因素,每次被男人操弄的时候,都会不自主的微微痉挛,那种抽搐的紧
夹感,正是吸精的利器。

  豆芽儿的屄细小短窄,被我正面俯卧插入时恰恰能够摩擦到她的阴蒂,通常
都能干得她白浆横流,但那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快感。

  燕姿虽然给我做了好几年的正牌女友,可是我心中怜惜,再加上一直都有她
妈珺姨当做替代品,就一直都没有舍得给她开苞。不过,干她屁眼时的感觉,却
是舒爽的无以复加,在我玩过的所有女人之中,可称第一。

  此时,带给我极度快感的女人又多了一个杨燕,她那层层叠叠紧致屄肉,让
我的鸡巴感到无处不被紧紧的夹裹,抽动起来,有无数的肉粒和褶皱摩擦在龟头
上,让我不禁深深的吸气,赶紧转移注意力,才能够把射精的欲望压制下去。

  这时,元哥听到任总的话,也回头笑道:「任总行家呀,我刚才还想着呢,
没想到还真是,哈哈,这次可得多玩一会才行了!」

  听到两人一番解说,还没有吃到嘴的柯动和刚刚回气的老崔更加忍不住了,
纷纷催促让我快点,好让他们也尝尝滋味,我深吸一口气,摁住杨燕的双腿狂操
了几十下,便依依不舍的翻身下来,交给猴急的两人接力。

  柯动趴到杨燕身上,不到一分钟就射了出来,而老崔根本不顾她的屄洞里正
淌着柯动的白浆,浑身发颤的给她干了进去,一通「宝贝儿」「杨科」「女神」
的乱叫之后,也很快就交出了第二泡精液。

  他们两个,一个有早泄的毛病,另一个则是能操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以及梦中
的女神,太过激动难以自持。但是我和元哥就没有他俩那些弱点了,足足在杨燕
的身上折腾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在任总的要求之下,依次将精液深深的射进了她
的体内。

  柯动和老崔在短时间内已经有了两次以及三次的射精,早已经硬不起来了,
但这却不妨碍他们手口并用,将那个迷人的贵妇上上下下的玩了个通透。

  等我们尽兴收手的时候,杨燕几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下身的阴屄更
是被我们干的红肿充血,汁水狼藉的一塌糊涂。

  善后的工作是任总一个人独立完成的,我们当天傍晚便离开了他的山景别墅,
从此再也没有在任总的身边见过那个女人。一直过了两年之后,我才听任总提起,
那个女人的公公退了,她的老公也高升了一步,她随老公远调南方,我们就更加
的没有机会了。

  杨燕虽然不方便带出来玩儿,但是任总的身边何时断过女人?在那之后,菲
儿就时常随任总参加我们的聚会,有时是在山景别墅内,有时是在元哥元嫂的美
容店。

  白松两口子也被任总准许参加,说起来,任总的口味与众不同,既不迷恋菲
儿和孟姐的大奶子,也不迷恋张璐瞿颖的教师护士身份以及年轻漂亮,他那一腔
情欲,几乎都倾注到了白露的那一身圆润皮肉上,那个浑身上下都长的圆圆润润
的少妇,很是让任总爱不释手,几乎独宠白露一人,那就是我们之前难以想象的
了。

  不过,我和孟姐参加聚会的机会就比较少了,因为在凌辱杨燕之后不久,任
总就依言交给我们一个大单子,我和孟姐相继离职,两人合股创办了我们自己的
设计公司。

  连续半年多的忙碌,让我的自由时间接近于无,元哥的淫乱派对,更是没有
参加几次。

  不过失之东隅,却是得之桑榆,在我极度忙碌的那半年多时间里,竟然还有
一些女人或偶然或刻意的走进了我的生活,成为了我的胯下之臣。

  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后记:

  如果有下一本书的话,那么它应该就是《我的猎艳生涯二》。

  我将主要记述在我和孟姐创办公司的过程中,所品尝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女
人们,其中有我手下的少妇职员,有还未毕业就在我公司实习的大学生,有任总
公司的美女主管,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我手下的那个少妇职员,被我得手的
时候身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第一次跟我偷情,就差点被我干的滑了胎,那可以
说是我一生之中最为惊险的一次经历,很是值得详细记述一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