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
作者:万格      更新:2016-10-23 12:02      字数:3421
    作者:万格字数:3589

    (二)

    蓝熏看了眼紫悦两人,在睨眼瞧到围在夏武身旁的城主,看着女孩脸上洋溢出的笑容,心头几分不是滋味,又觉得那两人间应该就是这样。||神啊,来个网站救救我吧,神说:yibanzhu.com||

    至于筒成,从开始他便默然无语,似乎是为了节省体力,每当感到众人体力不支,水雾术便会发动维持段时间。

    蓝熏心头直疑惑,她看过关于魔法的典籍,也大概清楚魔法师实力的划分,准魔导师的魔力不应该会这么弱才对,虽然法师体质脆弱,但也不会,除非他保留了实力。

    无聊的时间消磨中,她想起了为众人挡下沙暴的李凡,那刻毅然决然挡在紫悦和她身前的男儿,再次触动了她的内心。

    蓝熏心中沉声道:“凡大哥,你定要活着。”

    紫悦看着身旁的默默无言的女孩低声道:“蓝熏,你有心事,是在担心凡大哥吗?”

    蓝熏思量许久芳道:“嗯,是有那么点担心。”

    夏水寒看着满脸愁容的女孩鼓励道:“凡大哥不会有事的。”

    旁,夏武,沐穗香,筒成明显也听到了几人的对话。

    夏武看着身旁的女孩,突道:“怎么,你也在担心那小子。”

    只是他未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怪异。

    沐穗香看着眼前的男儿,那脸不爽的样儿,他这是在吃味,女孩有了心中确定,回应道:“我相信凡大哥他会平安无事。”

    夏武闻言心里有些不舒服道:“为何如此断定。”

    沐穗香看着前方,没有正视男儿轻声道:“小王爷,不也是这么认为吗?”

    夏武冷哼道:“哼,他的死活管我什么事。”

    沐穗香忽视了夏武,转而向身后的男子道:“筒大哥,这些日子下来,你心中可有想法。”

    筒成轻声道:“不知穗香大人何意。”

    沐穗香眼角看向了身后的黑影,淡淡道:“这样下去不是法子,筒大哥可知道麒麟的具体方位,毕竟是你带我们来的……”

    筒成眼神漠然道:“穗香大人这是难为在下了,筒成不敢妄断。”

    六人小组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天空之上传来着破空般的巨响。

    夏武道:“喂,快看,流星。”

    紫悦睁着圆溜溜的眸子大叫道:“咿咿,好漂亮呀,不过流星白天也会出现吗?”

    其他人闻言都将目光投向了空中。

    沐穗香小手遮着刺眼的阳光,赞叹道:“悦儿白天是同样会出现流星的,只是由于阳光的折射使

    我们难以发现而已,不过这么耀眼的流星,真是少见呢。”

    夏水寒呐呐道:“好美。”

    筒成大喝道:“大家快闪开,要到我们这边了。”

    “嗯。”

    六人以极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然而空中火焰状的巨大球体,速度极快的向下方砸来,所过之处像是在天边拉了条长长的口子,又似是火雾状的尾巴。

    瞬间便接近六人。

    沉重的响声中,漫天的灰尘,阻碍了几人的视线,灰蒙蒙的感觉中有着熟悉的身影。

    李凡嘀咕道:“唔,好疼,这梦白姑娘真够狠心的。”

    紫悦道:“是错觉吗?我好像听到了凡大哥的声音。”

    蓝熏道:“嗯嗯,我也听到了。”

    尘土褪去,熟悉的身影在六人眼前渐渐清晰起来,李凡勉强的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打量着自己受伤的身体。

    还没反应过来的男儿,直到感到两抹温暖的身子扑进了怀中。

    紫悦抽泣的哭喊着:“呜呜,凡哥哥你没事,人家好担心你,悦儿以为你死掉了,哇哇,,,,,你没事就好,,”

    蓝熏虽然没有说话,只是小手儿紧紧的拽着男儿的衣角,嘴角下撇,似是随时会哭了出来。

    李凡看着涕泪横流的女孩心中暖叫道:“好痛,悦儿,慢点,被你抱得好痛。”

    继而在看到身旁羞红脸的蓝衣女孩,那眼中的水雾依稀可辨,愣了几秒后,高兴道:“熏儿,你原谅我了。”

    蓝熏闻言俏脸捏,白了男儿眼嗔道:“哼,人家暂时原谅你了。”

    同时,其余的人脸上都是放松了起来,笑呵呵的迎接上来。

    夏武道:“你小子果真属蟑螂的,这么都不死,不

    ●找↑回╗网╰址¨请∵搜╘索☆苐?壹╓╙主?综?合╓社?╒区

    过,这从空中摔下来,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下。”

    另边。

    秦梦白看着被包围的男儿,眼神投视过去,正好看到被两女孩紧紧抱着的李凡,眼神冷漠心中思忖道:“原来是在担心女人,怪不得比兔子还快,不过,她们又是怎么回事,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李凡突地敲了敲脑袋,懊恼道:“哦,差点忘了,大家,我这次能够活着,多亏了梦白姑娘的相助,若不是她,我可能真的就见不到你们了。”

    说罢几人将视线看向了身后,女孩所在的放向。

    紫悦脸颊挂着泪珠揉了揉眼睛赞道:“好可爱的女孩子。”

    沐穗香叹道:“确实,很可爱呢。”

    秦梦白见对面视线投来,笑盈盈的走了过去,那月牙儿的眸子眯弯成缝,活泼道:“小姐姐们,哥哥们贵安!你们叫人家梦白好了。”

    夏水寒看着眼前的女孩,那可爱的小脸蛋泛着晕红,羞涩中透着朝气便觉的惹人怜爱。

    她也是开心,福礼笑道:“梦白姑娘有礼了,多谢你相助凡大哥,水寒谢过。”

    秦梦白赞道:“水寒姐姐你好漂亮。”

    女孩说的是真心话,眼前的姐姐很美,她也很难见到,在看向身后三位同样秀色可餐女孩,画中娇,姿色天然这些词都好比之不过。

    只是这样的团队,未免便宜了呆头鹅了,除了那个胸大的妹妹外,其她姐姐看他的神情都似乎不对。

    秦梦白转眼便在心中大体分析遍,有了对策,变好逐排查。

    另边。

    夏水寒闻言脸上红,笑容越发的灿烂回道:“梦白姑娘,真会说话,你也很漂亮。”

    转眼间几个女孩便是打成片,至于其他男子并被排斥在外。

    夏武大大咧咧道:“小子,你哪勾引来的女孩,未成年吧。”

    李凡闻言吓了跳,示意他小声些:“她就是个小恶魔,千万别招惹她.”

    小声的语气,有些猥琐,又有些可怜。

    夏武见他说的神秘心中更是好奇道:“喂,不至于吧,发生了什么,你得告诉我。”

    筒成突然凑了过来轻声道:“在下也很好奇,凡兄弟是怎么从风暴的侵蚀下活下来的。”

    李凡被男子突然出现心下惊,道:“筒兄,你要吓死我。”

    秦梦白和女孩聊着,眼神却是不时看向男儿这里。

    小会功夫,几人便从两人口中得知了这两天发生事情,至此秦梦白也很顺利的融入了这个团队。

    》》》》》》》》》》》》》》》》》》》》》》》

    》》》》》》》》》》》》》》》》

    阳光浴滋润着脚下这方大地,气候干裂,但也和谐,直到接下来发生的不可思议之事。

    小时前。

    8人所在的方位地表开始剧烈的颤抖,不少地皮出现干裂,湖泊中的湖水上流动着肉眼可见的细密闪电。

    湖内的鱼儿成片死亡浮在水面之上,天空之上乌云密布,巨型的闪电汇聚着,同时朝向了某个方向的尽头。

    紫悦虽说是抱着李凡的胳膊,但心中任是有些惊惧,小心翼翼道:“喂,我说,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地在震动。”

    李凡轻声道:“果然,我也隐隐有些感觉。”

    夏武皱眉道:“我又有种不祥的感觉。”

    夏水寒道:“不对,我总觉得这次我们是转运了,要找的东西就在前方。”

    朝着所走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流动,几人看到了湖中浮着的死物,逐渐变大裂开的地面,和疯狂四散奔跑的野兽。

    蓝熏疑惑道:“梦白姑娘,你怎么不跑了。”

    秦梦白道:“人家跑不动了。”

    见到大家都在看她,女孩不慌不忙继道:“若是急着赶路,人家有着更好的法子。”

    李凡惊道:“梦白姑娘,你不会

    是想要将我们都投向空中吧。”

    秦梦白瞪了男儿眼,嘲讽道:“呆头鹅就是呆头鹅,总是没头没脑的说些傻话。”

    夏水寒闻言心中有些不愉,轻语道:“梦白姑娘可有好的什么法子,但说无妨。”

    秦梦白停下了脚步,双手抱在胸前,做出结印的手势,同时心中念道:“冥法,灵赐之术。”

    七人同时停下脚步,看着女孩的动作。

    夏水寒心道:“这是。”

    黑色的火焰无形中悄然燃起,渐渐汇聚包裹着女孩的身子,不如说是火焰从女孩身内流出,凝聚成三个两米左右的鸟形火焰物体。

    紫黑色的火焰,扑动着翅膀,尖啄,

    翼身,钩爪,分明是乌鸦的样子,只是这东西和乌鸦有着本质的不同,它的眉心还长着奇特的眼珠,诡异地红色眼珠子灵动的看向了8人。

    秦梦白看着几人眼中的惊讶,虽是早会料到,但心中也是有些得意,嘻嘻笑道:“这是人家的宠物,也是不完美的作品,幽冥火鸦。”

    紫悦眼中泛起着小星星,羡慕道:“哇啊,好漂亮呀。”

    蓝熏看着眼前的东西,第次觉得和自己会和悦儿的喜好产生偏差,在她眼里那分明是很可怕的物体。

    夏武小声凑到李凡耳旁道:

    “我现在是相信你的话了。”

    沐穗香眸中平淡如水,但此时那眸子产生了丝怀疑。

    筒成默默无言。

    夏水寒眸子寒芒闪,转而拍了拍手儿笑着迎了上去,赞叹道:“梦白姑娘有着这样的本领,不早点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这是让我们坐上去吗。”

    秦梦白笑道:“嗯,有了它,我们便能以很快的速度赶过去。”

    几人靠近了女孩口中的宠物。

    那紫黑色的火焰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危险,同时三对诡异的眼珠子像是在盯着自己般,让人汗毛直竖。

    靠近时没有灼热之感,反感有些冰冷,让人不觉是不是感官出了些偏差。

    秦梦白看到几人有些迟疑,心中不爽,月眸弯笑道:“放心吧,它们很乖的,不会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