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雅】七、孝顺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7      字数:13362
    看…精`彩-小`說~盡`在'w w w点0 1 bz点n e t 第'壹~版-主*小'說…站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七、孝顺    江爸爸早上迷迷糊糊的感觉鸡巴似乎正在被人吮吸。   他睡眼朦胧的低头看了一下,继续侧躺着,揉着胯下女孩的短发嘀咕道:

    「婷婷别闹,爸爸还想睡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不对,低头仔细看了下,才知道是女儿的同学,陆

    雅。   他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事,鸡巴不由自主的充血硬了起来。   按着女孩的头拔出自己的鸡巴,正想道歉,却看到陆雅的状况,她紧闭着双

    眼,小嘴还大张着,伸出舌头想要去舔已经离开她嘴的鸡巴。   「嗯……爸爸……给陆雅……鸡巴……」   江爸爸看着还没醒的陆雅,他不知她在做着什么梦,不过看到在睡梦中都乖

    乖维持着后手缚姿势的陆雅,他的欲火又一次燃烧了起来。   他将陆雅扶正躺下,扶着已经被陆雅口水润滑的鸡巴,轻轻顶开小女孩的屁

    眼,缓缓插了进入。   「嗯!爸爸……好粗……坏女儿……想要……」陆雅梦呓着迷迷糊糊的说着。   「小骚货!爸爸来了!」江爸爸缓慢的抽插着,他不想弄醒陆雅,那样他有

    些不好意思。   「原来迷奸的感觉这么好……」   「哈!?好厉害……屁眼……撑满……好幸福……」   「那爸爸快一点好不好?」   「……快……坏女儿……使劲干……操坏……嗯……」   陆雅没有控制小穴流出的淫水,将俩人的交合处彻底濡湿,不一会儿,房间

    里响起肉体拍击水花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啪…   「爸爸……女儿……屁眼……好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江爸爸一点一点加快着速度,已经快到自己的正常频率了,小女孩看上去好

    像还没醒的样子,这让他渐渐放心。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渐渐的,房间中清脆的水声没有了停顿,开始密集的响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哈哈——爸爸……屁眼……翻过来了……性奴想要!」   「好!好!贱货!母狗!爸爸射死你这个淫荡的骚货!烂货!!唔唔唔!!!」   「啊——好烫……灌满……好幸福……」   江爸爸没来得及擦头上的汗,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婷婷。   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婷婷……」   女儿鼓着腮帮子跪在他腿边,看着还在陆雅屁眼里跳动着的鸡巴,委屈的说

    道:「还不拔出来?」   江爸爸刚射干净,他拔出还在微微跳动的鸡巴,女儿立即上前一口含住,仔

    仔细细的将自己父亲的鸡巴舔舐干净。   随后狠狠的对着陆雅说道:「哼!连人家的早餐都要抢?」   陆雅还没醒,扭动双腿绞着,模糊的说着:「爸爸……女儿……生孩子…

    …」   「哼!干屁眼还生孩子呢!做梦去吧!」婷婷说完,意识到陆雅真的在做梦,

    看着她屁眼收缩时挤出的一点精液,赶紧伸出舌头舔掉,然后又吸了吸陆雅的屁

    眼,再没有吸出后,才出门去找厨房里的爸爸。   她上前轻轻的从后面抱住正在热饭的爸爸,轻声责怪道:「爸爸!您真是的

    ……什么样的烂货您都喜欢……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江爸爸嗯了一声,婷婷想了个主意,她回爸爸房间,找到一个粗大的假阳具,

    用口水润湿了后,对着陆雅的屁眼就插进去。   也许是恼怒陆雅抢了她的早餐,她使劲的加速着假阳具的抽插,过了一会儿,

    江爸爸走到房门口说道:「起来吃饭吧。」   陆雅这时终于被剧烈的抽插给折腾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亲爹的样

    子渐渐淡化,变成了江爸爸靠在门边上的样子。   「江叔?我……我爸爸呢?啊!!屁眼好胀!!婷婷主人?」   婷婷见她醒了,又插了好几下,拔出假阳具,将上面的肠液和一点精液舔干

    净,把阳具扔到一边,说道:「一大早做春梦,真是骚货,起来就出来吃饭了。」   陆雅腿软的站不起来,躺着休息了好一阵,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个让她羞

    臊的春梦,梦里她和自己的亲生父亲肆无忌惮的品尝着乱伦的背德感和禁忌的快

    感。   嗯……好像没有高潮……真是危险……   陆雅撑起身体,摇晃着还有些无力的双腿,扶着墙走到餐桌边,江爸爸给她

    摆上碗筷,早餐很简单,昨天的剩米饭加水烫成稀饭,热了几个馒头,切了一盘

    火腿肠或是午餐肉什么的,一小碗榨菜,一人一个鸡蛋。   她有些害羞,刚才做春梦的样子肯定被江爸爸看到了,看到气鼓鼓咬着馒头

    的婷婷,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婷婷主人……」   「哼!你说梦话我都听到了!还不停爸爸爸爸叫着!真不害臊!」   陆雅哪里知道自己说了梦话,她面色一红,对着江爸爸说道:「抱歉……爸

    爸,女儿刚才梦到自己的爸爸了……」   「你还叫爸爸?你……嗯?你梦到自己爸爸了?」   「嗯……可能不知不觉就叫出来了……」   「哎,早说嘛,算了算了,吃饭吃饭。」   「嗯!不过这个梦好真实的,我觉得肠子里热热的,像是真被射进去了一样!」   「呵呵,陆同学,来,给你。」江爸爸把剥好的鸡蛋放在陆雅稀饭碗里,看

    到女儿使的眼色,没把刚才的事说出来。   吃了早饭,江爸爸就出门上班,俩小女孩收拾完厨房,陆雅跟着婷婷到了客

    厅,婷婷毫无形象的大叉着腿坐在沙发上,陆雅跪在婷婷腿边,双臂又不自觉的

    背了过去。   「婷婷主人!您怎么又吃零食?啊!还是昨晚剩下的!您不怕闹肚子了?」   「嗯,吃药了,好了……」   「主人……您昨晚骗我……」   「呵呵,那你也不吃亏啊!爸爸射了那么多宝贵的精液给你。」   「婷婷主人……爸爸也很疼您呢……他好像特别不愿意您去俱乐部……」   「人家怎么会不知道呢……但……爸爸有些变态呢……他越伤心,就会越狠

    狠的干我呢!相比起平时应付差事一样……那时的他才是真正的兴奋呢!」   「啊?怎么会……」   「要是我长时间不去,他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干劲呢!整个人懒懒的……看的

    让人心疼……」   「婷婷主人……您真的好孝顺……陆雅和您比起来……真是坏透了……」   「嗯,你本来就是个骚货嘛,来,给我舔。」   「嗯……吸溜……婷婷主人好湿呢……嗯……婷婷主人,我也想像您一样

    ……吸溜……」   「像我什么?啊!骚货舌头越来越会舔了呢!」   「吸溜……谢谢主人夸奖……吸溜……性奴也想让自己的爸爸干呢……」   「为什……啊!快点!骚货你快点!!啊啊啊啊啊!」   陆雅又一次被婷婷抓住头发,脸贴着婷婷的阴户,不停被上下蹭着。   「啊……好舒服……骚货……好舒服……」   「婷婷主人……我也想像您这样,报答自己的父亲呢!」   「好……随便你……去和虎哥说……滚吧……好舒服……」   陆雅舔干净婷婷的阴户后,起身洗漱告辞,去了虎哥那里。   ……………………   虎哥听完陆雅的请求后,他缓声问道:「如果你父亲问起你处女膜的事,你

    该怎么回答?」   陆雅跪在虎哥脚边,皱着眉头,这件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走一步看一

    步。   虎哥摸着陆雅的头发说道:「去练习吧,从今天起练习量加倍,主人会想办

    法,你有天赋,但更需要加倍努力,不要辜负了你的天赋。」   虎哥给她规定了当天的任务,将那颗鹌鹑蛋大小的珠子玩熟练,并让她近期

    不要去俱乐部。   一上午过渡的运用小穴的力量,让陆雅有种抽筋般的痛苦,中午跪在虎哥脚

    边吃着狗食盆里的饭,那时候才终于放松了一些。   经过中午短暂的休息后,她像是突然开了窍,一个多小时后,就能将那颗珠

    子用小穴吞吐自如。   果然如她所想的得到了虎哥的表扬,让她感觉努力完全得到了肯定。   可当虎哥拿出一个只有小拇指头大小的玻璃珠时,陆雅真是欲哭无泪。   玻璃珠比刚才的珠子要滑溜的多,还要重的多,不过,在已经有了些心得的

    陆雅面前,这些困难在下午快要结束的时候,终于被天赋超群的小女孩克服。   接着虎哥在她临走前,给了她一个和鹅蛋差不多巨大的珠子,不过,这次是

    颗钢珠。   出来比吸进去容易,只是夹住不让它滑出,就消耗了陆雅的全部精力。   她必须不断的使力控制阴道,不停收缩,而且要快速收缩,有谁能一秒钟缩

    肛两三下,就能体会到她当时的速度,而她却要不断重复这个行为,整整一天都

    要不停的快速收缩着,只要她稍微停止一下,硕大的钢珠就会向外滑出,以至于

    连续三天的时间里,她锻炼出了即使在睡梦中,小穴都能在感觉钢珠快要出来时,

    自动的猛烈收缩的能力。   感觉自己已经能够自如控制的陆雅,被虎哥告知,要在完成这一切的同时,

    能够自如的生活,可以夹着钢珠做任何事,那时才算是功成。   又三天,看到已经可以跑跑跳跳的陆雅,虎哥心里大为赞叹,当然,他也没

    有吝啬他的奖励。   虎哥让她拿了一个阳具塞进下体夹住,这对陆雅来说已经毫无难度,一天的

    时间里,在虎哥的指令下,她不停的跑到厕所去喷发潮吹。   有时虎哥只是在她脸上吐口唾沫,有时会给她一顿皮鞭,有时什么都不做,

    只是告诉她可以高潮了,中午饭时,她正埋头于狗食盆里,又接到了虎哥要她高

    潮的指令,她收到指令就赶紧往厕所里爬,差点都没有来得及进厕所。   是的,天赋超群的陆雅,已经能够不通过任何外力,只靠阴道的收缩,就摩

    擦着假阳具达到高潮。   在前两次,她还不小心将阳具在高潮时喷出体外,后面就再没犯过这种错误。   而更神奇的事是,在不断遵从于主人的指令后,一开始她还主动加速蠕动阴

    道来引发高潮,可越到后面越无法自制,只要虎哥的指令一到,她的身体就条件

    反射一般的自动开始高潮,根本无法自控。   要是放在以前,这件事足以让她恐惧,可现如今,每天在虎哥这里都过的异

    常充实的陆雅,在回家后会有些不知所措,要不是害怕骚扰到主人,她甚至连每

    一件事都想得到主人的同意,刷牙,洗澡,排泄,每次在家做这些的时候,都让

    她感觉浑身不自在,在没了主人同意的情况下,她每件事都做的忐忑不安。   就如同主人对她说的那样,她的服从天性,甚至比她肉体的天赋还要优秀。   这一天的奖励让已经憋了一个多星期的陆雅彻底释放干净,她崇拜的看着主

    人,只用一根假阳具和几句指令,就让她欢愉了一整天,她下意识的将自己这几

    天的困惑讲出,在她看来,没有主人解决不了的难题。   虎哥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主人命令你:在日常生活中,要自然,不要

    引起别人的怀疑,一切琐事,从此刻起,已经得到了我的提前批准,如果拿不定

    主意的事,要优先在不引起别人怀疑的情况下,自己做主,事后再报知给我。」   陆雅立刻点头应是,虎哥又补充道:「关于鬣狗和野猪那边,自己选择就好,

    嗯,老江和你父亲那边也可以遵循此例。」   终于解决了困扰好几天的难题,身心都放松下来的陆雅感到无比愉悦,在临

    睡前接到了多日不见的鬣狗电话,她偷偷跑出门,在楼梯间被鬣狗一把抱住,嘘

    寒问暖的,还拍着胸口打包票说,要是虎哥欺负她了,他就是拼了这条狗命也要

    把陆雅抢回来。   听得陆雅异常感动,她背对着鬣狗趴在墙上,只说让她的狗狗主人插入就好,

    结果被陆雅那一层层一浪浪的小穴蠕动刺激着,鬣狗控制都控制不住,三两分钟

    就缴械投降。   他呆愣愣的看着跪下身子正给他用舌头清理着下体的陆雅,咕噜咽了一下口

    水,这才一个多星期不见,这个小姑娘居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得到了鬣狗的夸奖,知道了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巨大成长,陆雅心中对培养她

    的主人更加敬若神明。   过了奖励后的第二天,陆雅的练习项目变成了喝汤。   一盆汤,一根吸管,全部吸入小穴。   即便以陆雅的天赋,她也足足练习了两天的时间。   最后是没有了吸管的汤盆……当又两天后,陆雅能够用小穴抽烟时,虎哥开

    始让她练习阴道内的分段夹紧,直到虎哥认为她已经能够用阴道模拟出处女的效

    果,才开始让她练习引诱她父亲的事。   这时,她的小穴已经被锻炼到缩放自如,在原来处女膜的地方,她会紧紧收

    缩,让人以为已经顶到了处女膜,在得到了足够压力的情况下,她才会放松,如

    同被顶破了处女膜一般,现在的她,只需要一些能够流出「处女血」的小道具而

    已。   虎哥教她用一种可以被淫水泡软,阴道可以吸收的薄膜,装入一些如同鲜血

    的液体,塞入阴道里面,让她将原来处女膜那里夹紧,然后给了她一个俱乐部的

    外派任务,去接待一些给俱乐部充当保护伞的重要人物。   结果本来不用付钱的那位领导,偷偷给了陆雅五千块的喜钱,还签署了虎哥

    申请多次的一处闲置国有资产租赁的合同。   在又练习了七八次演技后,陆雅最少赚了两三万元,即便是一些久经情场的

    老手,都没有一个人能够识破。   虎哥给了陆雅一个小药片,这个东西能够让男人足够兴奋,又不容易察觉到

    被药物激发的情况。   这时,陆雅就只用等着妈妈不定期加班上夜班的空闲时间和爸爸单独相处了。   可惜机会一直没等到,在陆雅将屁眼都锻炼的如同小穴般控制自如后,那天,

    机会终于到来。   本来父母一前一后回来时,陆雅已经觉得今天没机会了,可吃了饭,妈妈却

    被电话叫走,说是厂子里出了差错,很多人都要过去,可能要忙一整晚,让他俩

    不用等她了。   陆雅其实在这几天一直偷偷的诱惑着爸爸,有时会穿上宽松开口的低领衣服,

    故意在爸爸面前低头翻找什么东西,她可以听见爸爸吞咽口水的声音。   有时她穿着小小的内裤,上身穿能遮住屁股的大衣服,在爸爸面前一晃而过,

    她通过窗户的反射可以看到爸爸火热的视线。   当然,这一切都是躲着妈妈进行的。   这样做的好处是,爸爸每次被她诱惑完毕后,都会忍不住去折腾她妈妈。   而即使能够在妈妈身上发泄欲望,爸爸偷看女儿的眼神,也越来越炙烈。   她将想要进厨房帮忙收拾的爸爸赶去洗澡,收拾完了后,等爸爸洗完,偷偷

    拿上件小衣服进了卫生间。   仔细的清洗了自己的身体,擦干后,将早已准备好的小血包塞入阴道,穿上

    内裤,然后拿起一件小背心来。   那是她两年前穿的,乳房的发育,让她舍弃了这件小背心,这时再穿上,就

    已经像是要撑破了一样,看了看自己明显凸起的两个乳头,如同白纸上的墨点一

    样清晰,她想也许不用那片药,也能让爸爸乖乖就范。   爸爸本来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当女儿走出卫生间后,他看了两眼,

    就坐起了身体,而当女儿坐在他身边不设防般的靠着他看电视的时候,他的注意

    力就再没放在电视节目上。   陆雅似乎被电视节目所吸引,不时的笑出声来,一会儿居然抱着爸爸的胳膊,

    连声笑起来:「哈哈哈,爸爸,那个人好笨啊!哈哈!」   爸爸感受到女儿的乳房,正紧紧的贴着他的胳膊,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女儿硬

    硬的奶头在他胳膊上时不时的划动,他赶紧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这可是自己的女

    儿啊!难道能因为女儿对自己的不设防而起了邪念!?   陆雅和爸爸看了将近一个小时电视,听到了自己父亲时不时吞咽口水的声音,

    和粗重散乱的呼吸,却始终等不到爸爸下手,她终于放弃不用药物的想法。   她像是无意中抬起头,看到了爸爸燥红的脸和额头的汗水,说道:「爸?你

    怎么热成这样?你等着,我给你端杯水去!」   说着去了厨房,将冰箱里的冰水拿出,往杯子里放入了那个药片,冰水照样

    融化了药片,陆雅小心的又摇晃了几下杯子,直到药片完全溶解,她才端着杯子

    回客厅。   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杯子,他哪里是热,而是被陆雅挑逗的情欲激动,

    没看他一个小时都没动过了吗?   冰凉的水终于浇熄了一点他的欲火,看着孝顺的女儿端着空杯子放回厨房,

    他心里充满了愧疚,这么好的女儿,自己却在心里肮脏的幻想,真是畜牲啊!   陆雅去了趟厕所,阴道里的血包,外面那层膜应该早就被吸收了,她就是想

    看看自己夹紧了没,看到万无一失后,她决定给父亲致命一击。   她没有再回客厅,而是回了房间。   爸爸偷看着女儿的背影回房,大部分视线都停留在女儿挺翘的屁股上,内裤

    被夹进臀缝,整个轮廓清晰的映入爸爸的瞳孔。   好不容易,这个妖精般诱人的女儿进了房,爸爸终于松了口气,他调整了一

    下僵硬的身体,那边女儿的房子里,开始呼唤起他来。   「爸爸!」   「嗯?怎么了小雅?」   「爸爸你过来,我想跟你说个事。」   「呵呵……你说吧,爸爸能听到。」   「讨厌!你过来嘛!人家不想大声说呢!」   「好吧好吧!」爸爸无奈起身,喝了冰水并没有降低他的欲火,反而让他更

    加容易被挑逗,刚才女儿撒娇的声音都已经让他勃起了,见女儿叫的急,他只好

    将左手伸进大短裤的口袋里,握住自己勃起的鸡巴,走到女儿门前。   女儿房中很暗,她正坐在床边等着父亲的到来:「爸你进来嘛!」她拍了拍

    身边的床,接着说道:「女儿想和你说说悄悄话……」   听着女儿软糯的声音,爸爸差点没有把住自己暴怒的鸡巴,他大口咽了唾沫,

    说道:「你……你说吧,爸能听见!」   女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撒娇着说道:「爸!你不喜欢小雅了!以前你

    还给女儿念睡前故事呢!现在女儿想和你说说悄悄话都不行了……」   爸爸心想你这说的是几岁的事儿啊?那时候能和现在比吗?那时候你的身材

    也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啊!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似乎有个声音在大喊着:「快去!去干她!她是故意在

    引诱你!」   而另一个声音却说着:「不要去!那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她只是对你没有防

    备而已!千万不要做傻事!」   两个声音交汇着,他却不由自主的走向床边,刚坐下,女儿就一条腿踩在他

    身后,往他身边挪过来,顿时,他撑放在床上的右手,被一团温暖的软肉蹭上。   女儿似乎一点没在乎这些,她贴着爸爸的耳朵轻声说道:「爸爸,我想跟你

    说个事……」   爸爸意识模糊的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冲动,他想要去摩擦已经靠到他手背的,

    女儿的阴户,心里却紧守着作为父亲的最后底限。   女儿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又凑了凑,这时,有一大片阴户已经紧紧

    贴上了他的手背,只要他一翻手掌,就能摸上女儿的阴户。   「爸爸……女儿有些害羞呢……」   爸爸咕噜一声,将口腔里迅速分泌出的口水咽下,他终于忍不住动了动手指,

    顿时,那根手指就陷进一条热热的肉缝之中,女儿轻声「嗯」了一下,说道:

    「讨厌~爸你听我说嘛~」   爸爸的理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终于将手掌翻过来,整个握住女儿温热

    的阴户,中指向上顶起,在女儿内裤外轻轻搓动着:「呵呵,好,爸爸听着呢

    ……」   只是摸一摸,摸一摸就好!他告诫着自己,像是说服了自己一样。   「爸……」陆雅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一脸羞涩:「讨厌~你在干什么啊…

    …」   「没……没干什么,你不是要找爸爸说话吗?爸爸听着呢!」   「那……那你把手拿开好不好?女儿好痒~嗯……」   听到女儿稚嫩的鼻音,感受到女儿内裤上有了潮热的变化,爸爸开口说道:

    「小……小雅,你是不是湿了啊?让爸爸看看好么?」   「什……什么湿了?爸……人家被你摸的……想尿尿……啊!爸爸……你干

    嘛?」   爸爸终于受不了了,他转身顺势将女儿按倒,抓住女儿的内裤就想要拽下来,

    陆雅赶忙将内裤拉住,爸爸急促的说道:「小雅!爸爸……爸爸想看一下,就看

    一下,行吗?」   「干……干嘛看那里啊……」   「小雅!我的乖女儿,我就看一眼!求你了!爸爸求你了!」   「讨……讨厌……为什么要看那里啊……」   陆雅犹豫着,被爸爸使劲拽下了内裤。   「啊!内裤破了啊!臭爸爸!」   「爸爸明天给你买新的!买好多条新的!」   「算了……我还有……爸,你看完了没有?好害羞……」   「小雅!你这里简直太美了!让爸爸亲一下,嗯啵!」   「啊!爸爸不要!那里脏!啊……好痒……」   「乖女儿!你真是太美了!」   「爸……爸爸!什么东西顶着我?」   「小雅!乖女儿!爸爸进去一下!爸爸就进去一下!不要动!乖女儿!!!」   「啊!爸爸!不要!好难受!!」   感觉到龟头受到了阻碍,他看着身下羞涩的女儿,占有她的欲望几乎吞噬了

    他的理智,他用力向里面顶着,终于突破了那层阻碍,可里面还是紧窄异常,他

    非常艰难的才将阴茎彻底插了进去,身下的女儿几乎哭成了泪人。   「呜呜!好疼!爸爸!快出去!呜呜疼死了!女儿好疼!求你了爸爸!快出

    去!呜呜呜……」   「我的好女儿!乖女儿,一会儿就不疼了!听爸爸的话!爸爸明天请假,带

    你去游乐场,去吃好吃的!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给你!」   「呜呜!不要!女儿不要!爸爸!快出去呜呜!好疼!呜呜!裂开了呜呜呜!」   爸爸使出浑身解数,安抚着身下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一直哄了十多分钟,

    女儿才渐渐停下了抽泣。   「臭……臭爸爸!不是说就进来一会儿吗?怎么还不出去?」   「呵呵,乖女儿,你里面好暖和,让爸爸再呆一会儿好吗?」   「讨……讨厌……爸爸……你怎么出了一头的汗?」   「呵呵,爸爸是兴奋的,我们家小雅现在越来越美了!」   「讨厌……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呵呵,跟天上的仙女一样!」   「说的好像您见过仙女一样!」陆雅伸手摸了摸,在床头将抽纸拿来,给爸

    爸擦着汗:「刚才还说带我去游乐场呢……人家都多大了?还去那么幼稚的地方。」   「呵呵,那不去游乐场,咱们去吃好吃的,给你买好多新衣服!」   「不用了啦……多浪费钱啊,您去年都学好驾照了,咱家不是准备存钱买车

    呢吗?」   「乖女儿……长大了,懂事了……小雅!」   「嗯?」   「爸爸动一下好不好?」   「不要不要!好不容易不太疼了!」   「没事!爸爸轻轻的动,不会太疼的!」   「那……啊!还是疼!」   「还是那么疼吗?」   「好……好一些了……啊!不要那么快啊!臭爸爸!」   「呵呵,好,爸爸慢慢动!慢慢动……」   ……………………   「小雅……现在还疼吗?」   「好……好多了……嗯……爸爸……痒痒的……」   「呵呵,哪里痒啊?」   「下面……啊!臭爸爸……嗯……嗯……」   听着身下的女儿开始轻轻的发出鼻音,爸爸渐渐加大了抽插的速度:「这样

    是不是不痒了?!」   「嗯……动起来……舒服多了……爸爸……人家下面……感觉好奇怪……」   「啊?怎么奇怪了?」爸爸的速度越来越快。   「好舒服……爸爸……女儿……好舒服……」   「乖女儿!爸爸也好舒服!啊!乖女儿!小雅!」爸爸终于坚持不住了,他

    不管女儿能不能承受,开始最后的冲刺。   陆雅顺势搂住弓下腰的爸爸的脖子,也一脸情急的样子,轻声呻吟道:「爸

    爸!爸爸!女儿好舒服!嗯!爸爸!爸爸!」   爸爸听着女儿的呼唤,也一口一个的叫着陆雅的乳名,终于,全身猛地哆嗦

    了几下,狠狠顶着女儿火热的肉穴,将全部的精华播撒到女儿的嫩穴深处。   「啊!爸爸!爸爸!好烫!爸爸又变大了!好烫!嗯!好舒服……」   爸爸趴在女儿身上虚弱的大口喘气,女儿过了一会儿取纸为两人擦汗。   爸爸休息了一会儿,撑起身,将已经疲软的阴茎从女儿体内拔出,女儿皱着

    眉头轻声呻吟了一下。   爸爸打开灯,陆雅羞涩的捂住脸说道:「不要看!臭爸爸!」   爸爸看到鸡巴上的血迹,女儿的阴户上也沾满了血迹,粉红色的阴道口微微

    被鸡巴带出一点精液就紧紧闭合起来。   消退了欲望的爸爸,这时的心情乱透了,自己居然禽兽不如的上了女儿?而

    且还拿走了她的第一次……女儿那么乖巧,自己却那么卑鄙!   但心底的某处,却又有一些自豪与安心的感觉,自豪的是女儿的乖巧,安心

    的是自己竟然能够真的拿走女儿的处女。   这几年,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从以前的青涩长到现在如此的美丽,他心里

    也会想到,也许不远的将来,这么美丽的女儿,可能就会在别人的身下承欢,一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冒出一股邪火,又是担忧这种事的发生,又是联想到女儿

    日渐丰满的身材,在别人身下时,会是怎样美妙的场景……心中满是无法言喻的

    郁闷。   他抽出纸,小心翼翼的为女儿清理着下身,然后擦干净自己的阴茎,躺在女

    儿身边,这时女儿才羞涩的放下一直捂着脸的双手,贴着他,爸爸把手臂伸出,

    女儿乖巧的枕着,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等了好一会儿,爸爸才开口说道:「小雅……爸爸对不起你……」   「嗯!臭爸爸!疼死了!」女儿缩在他怀里,像是小时候撒娇一样的说道。   「呃……爸爸……爸爸是说……不应该和你做这种事……爸爸……」   「爸……我懂……女儿都长大了……女儿不怨爸爸……」   「呵呵,」爸爸的笑声里充满了苦涩:「爸爸是畜牲!禽兽不如……」   「爸!你干嘛啊?人家都说不怨你了!你干嘛啊?」   「可……」   陆雅这时气呼呼的支起身子,看着爸爸的眼睛说道:「爸!我都说了!我懂!

    这就是性交!您是我父亲,咱俩不应该发生关系,但……但不是都发生了吗?那

    还想什么?而且……而且给了您,总比被别人骗去要好啊!」   陆雅又想到了廖成,这时的她早已想明白当时的幼稚,更加愧疚于父亲。   「小雅……」看着女儿的眼睛,他没有从里面看到任何的埋怨,这让他心里

    终于轻松了一些。   陆雅轻轻躺在爸爸宽阔的胸膛上,拿手指在父亲的胸前画着圈,说道:「爸

    爸和妈妈很幸苦呢!早出晚归的,爸你有时候看着看着电视都睡着了,女儿一直

    很想报答您呢……而且……」   女儿停了口,爸爸感动的搂住女儿,想了想,终于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一下,

    问道:「而且什么?」   女儿羞涩的缩在爸爸胸前,小声说道:「人家不好意思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吧,爸爸不会笑话你的!」   「那……好吧,」女儿似乎还在羞涩:「女儿最近总是做那种梦呢……」   「嗯?哪种梦?」   「就是……就是现在这种啊……」   「呃……什么梦啊?」   「讨厌……」女儿又开始在爸爸胸前画圈:「就是……老是梦到你……不穿

    衣服……抱着我……就像现在一样……」   「小雅……」   「嘻嘻,爸,你那个东西长的好丑!」   看着低头正在看自己疲软的阴茎的女儿,爸爸又有些心动。   「呀!软软的呢!可……刚才里面好像很硬呢……啊!爸爸!它动了!呃!

    好诡异……像怪物一样,嘻嘻!」   爸爸听着女儿天真的话语,阴茎被女儿好奇的摸了两下,就又一次勃起。   「乖女儿,爸爸再来一次好不好?」   「不要!臭爸爸!不唔唔!」被爸爸吻住嘴唇,陆雅像是软了一般,当爸爸

    嘴唇离开的时候,她的双腿已经被爸爸分开,爸爸的龟头又一次顶在了女儿的小

    穴口上。   「乖女儿,爸爸要进去了啊!」   「不……不要嘛……爸,会疼的……」   「没事,爸爸会慢慢动的!嗯!」   「啊!」   「你看,不疼了吧?」   「嗯……爸爸……有点疼呢……」   「没事,呵呵,会越来越舒服的。」   「嗯……嗯……嗯……嗯……」陆雅笨拙的发出简单的呻吟。   「嗯!你看!是不是有点舒服了?」   「嗯……爸爸……动起来就舒服……停下就痒……」   「那爸爸一直动好不好?」   「嗯……」   「小雅,腿不要夹这么紧,爸爸都动不了了!」   「哦……」   陆雅控制下体,将小穴里的淫水稍微挤出一些,俩人的交合处顿时变的泥泞

    起来。   啪…啪…   「啊!讨厌!什么声音啊爸爸?」   「呵呵,没事,爸爸听到这个声音更开心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讨厌…好难为情……」   「乖女儿!爸爸要加速了啊!」   「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爸爸!爸爸!好热!女儿里面好热!」   「乖女儿!爸爸也觉得你好热啊!你里面好热好舒服!」   「爸爸!爸爸!女儿也好舒服!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因为是第二次的关系,这次爸爸持续的更久了一些,他如同打桩机一样猛烈

    的冲击着女儿的肉穴,榨出美味的汁液。   陆雅心疼的看着身上满头大汗的父亲,偷偷的蠕动着自己的阴道。   「小雅!我的乖女儿!你里面会动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不行了不行了!

    唔!唔!唔!唔!」   爸爸受不了女儿如同千万个小嘴吮吸般的阴道,一下一下顶着女儿,射出他

    的第二发精液。   「爸……爸……好烫……烫的好舒服……」   俩人休息一会儿,被爸爸清理着下身,女儿这次没有捂脸,她支起身子看着

    爸爸,轻声问道:「爸……我是您亲生的吗?」   爸爸诧异的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说道:「当然是亲生的啊!想什么呢?」   「那你还那么狠的……折腾人家……您刚才都咬着牙在动了……」   「那不是……因为爸爸太喜欢小雅了,才这么用力的……」   「啊?喜欢就这么用力,那要是讨厌该怎么样啊?」   「呵呵,喜欢都来不及呢,乖女儿,来亲一个~」   「臭爸爸唔~」   父女俩拥吻着,好一阵后,女儿面色潮红的离开爸爸的大嘴,幸苦的大口喘

    着气,贴在爸爸脸上说道:「爸爸……女儿爱你……」   「嗯!爸爸也爱你!」   爸爸起床关灯想要回房,却被女儿缠住,只得挤在女儿小床上,相拥着睡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睡不惯小床的爸爸醒来,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跟小猪一样

    香甜的女儿,欲火又起。   不一会儿,房间里渐渐响起淫靡的声音。   「爸……人家想再睡一会儿……啊!爸爸……」   「女儿你睡,爸爸慢慢来!」   「讨厌……这样怎么睡啊?啊……顶到什么了……好舒服……」   ……………………   晨炮打完,陆雅潮红着脸,支起身子看着爸爸给自己清理下身,说道:「爸

    ……刚才那次……好舒服……」   「呵呵,不疼了吧?」   「嗯……里面烫烫的……」   「爸一会儿打电话请假,给你买药去。」   「不用……爸,我知道买药,班里听别人说起过呢!」   「嗯?听谁说的啊?」   「其她女生啊……」   「你不要和那些女生玩,知道了吗?那个江婷婷说过吗?」   「人家知道了啦!人家也是偷偷听到的,婷婷才没有说呢!她又没有你这样

    的臭爸爸……」   「呵呵……」   吃了早饭,妈妈也没回家,倔不过女儿,他没有请假,临出门前要给女儿五

    百元让她买药,被女儿拒绝了,说是有零花钱,爸爸见她坚决不收,才收回钱出

    门上班。   陆雅这才松了口气,她仔细回忆着昨晚上的表演,觉得应该没有出差错,这

    会她可是拿出了全部演技,就是不想让爸爸察觉到什么。   打电话和主人请了假,今天白天要在家呆着,妈妈回来后要是见到家里没人,

    估计会找她的。   换下带血的床单,通风散去屋子里的味道,又仔细检查了好几遍,觉得没有

    纰漏了,才安心的做着暑假作业,在房中当着乖宝宝等妈妈回来。                八、后记   「即使成为性奴了,自身的学习也不能落下,学校成绩要好,其他方面也要

    涉猎,一个多才多艺的性奴,永远比一个只懂得床第之术的性奴要更受宠爱。」   「是,主人!性奴知道了!」   ……………………   「小雅,刚吃了饭,要不要陪爸爸下楼转转?」   「好吧,爸我要吃雪糕!」   「好,好,你这个小馋猫!老婆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你父女俩去吧。」   出了门,女儿就贴在爸爸身边轻声说:「爸爸!小馋猫要吃热乎乎的大雪糕

    ……」   ……………………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着,暑期不知不觉将要结束。   前几次外派任务后,很是有几人对陆雅念念不忘,不过由于陆雅不能在晚上

    出任务,所以也只有有限的几次外派任务轮到她出马。   平时她白天呆在虎哥那里,温习功课,找着网上的教程,粗略的学习一些舞

    蹈,表演或是读一些名著之类的,有时会看看成人小说,岛国AV和欧美片,也

    可以学到不少姿势和颜艺,关于SM,她从主人那里大略的学习了十几种基本捆

    绑方法,有些是用身体学的。   晚上就乖乖呆在家里,有时候爸爸受不了了,就会以散步的借口带她下去,

    找一些没人的地方,草草发泄一通。   在她下午从虎哥处回来后,她有时会去找鬣狗和野猪玩玩,当然,基本上都

    是被玩,不过在技术初成后,野猪和鬣狗也不会费她多少事。   而廖成,她却再没有联系,她已经明白了,他只是在她少女青春期性萌动的

    时候碰巧出现,那也并不是什么爱情,只是一个女孩对爱情憧憬后产生的盲目依

    赖,仅此而已。   要说依赖的话,她现在几乎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主人身上,她宁愿在家多陪

    陪父亲,或是去野猪鬣狗那里玩玩,也不愿再抽出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去回廖成的

    一条信息,她的心里,早已没有属于廖成的位置。   ……………………   「喂,你看,陆雅跟小学生一样,从上课就背着手呢,还背的那么高!」   「是啊,不过看起来挺漂亮的。」   「小雅!」   「嗯?怎么了?婷婷主……嗯。」   「你怎么又背起手了?」   「啊?呵呵,我忘了,习惯,习惯,不过这样容易集中注意力,呵呵,我注

    意,我以后注意……」   「真是的……」   ……………………   「陆雅同学……我……我喜欢你……你做我女……」   「对不起呢,我现在要将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暂时不会考虑这些事,实在

    抱歉。」   ……………………   「局长叔叔,人家也很想您呢!毕竟是您拿走了人家的处女啊……嘻嘻,局

    长叔叔好色!」   ……………………   「哇!小雅好棒!老公你看!咱女儿现在是全年级排名第二呢!」   「哦?呵呵不错,第一是谁啊?」   「是婷婷啊!差了她五分,不过这只是期中考试而已,人家会超过她的!」   「嗯,女儿你好棒!老公,你说咱们怎么奖励女儿啊?」   「明天我休息,带她去吃好东西好了。」   「呵呵,再多给咱们小雅买几身衣服。」   「妈,不用,只是期中考试而已啊,女儿要骄傲了啦!」   ……………………   「乖女儿,今天想吃什么好吃的啊?」   「爸……女儿想喝爸爸的浓牛奶,想喝一整天呢!」   「那是哪张嘴想喝啊?」   「嗯……两张嘴都想喝!」   「你这个小妖精,爸爸会被你榨干的~唔!怎么还是那么紧!?受不了,动

    两下就想射!」   ……………………   「婷婷主人,小雅超过你了哦~」   「切!两分而已……以后不许来我家做功课了!」   「去您那里也没时间做功课啊~主人爸爸每次都要好好招待人家呢……」   「嘁,小骚货……对了,寒假准备怎么安排啊?」   「我要去问过主人,应该能多陪陪主人了吧。」   「你现在离开主人会死呢!」   「嗯,呵呵,婷婷主人不是也一样吗?」   「唉……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小骚货,那边有公厕,舔我……」   「是,婷婷主人。」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