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街】(15-16)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更新:2017-01-12 01:57      字数:5797
    读^精`彩~小$說~就^来'www点01bz点net苐'1~$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主/小/说/站!/看/第//时/间/更/新

    【肉街】

    作者:zztopzl2016/09/06字数:6006

    15

    梅姨不几天就被放出来了,我不敢立刻去看她,只让海子帮我问好。yi~ban~zhu点扛木由于肉街被突击了次,这两天谈拆迁的人明显收敛了很多,老实住户家见这个阵势能签的就签了,做生意的女子,如果不是自己的房子早就搬走,即便是自家的房子,这两天也不敢来找,只能静静拖着。

    李德生对这个进度很是满意,私下里向我透漏:只要动迁超过80%了,后面可以放宽点,也给我们具体经手的人点好处。

    这人甚是精明,知道大家都指望拆迁弄点好处,而且,能拖着的人,除了部分钉子户以外,大多是有点关系的,也方便托关系的人处理。

    我见这个情况,赶紧通知了梅姨和海子,其时,他俩还都惊魂未定,我们决定见面商量下。这天海子早早关了店面,我下班转了两圈,悄悄来到他那里。

    “明子,吓死我了!”

    梅姨见到我就给我个拥抱,我被她紧紧抱住,海子赶紧招呼我们进里屋说话。

    进了里屋,我言简意赅跟他们说了下情况,梅姨直靠着我的肩膀,像是不懂事的小女生般,海子皱着眉头在那喝茶,末了问道:“明子,你就说咱能拿多少?”

    “这带房子,市价大约25万左右,你是商铺,能搞个30万以上,我估计老板能接受到40万,不过要先等等,我还要再帮你们看看风向!”

    40万在大城市算不上什么,在老家已经是个不错的价格了,我进步跟他俩说:“后面那条街的沿街店,我打听也就30万左右,你们要是现在出手,估计还没那么多拆迁户想着去那边买,还能便宜点,这样来去,十几万还是能挣出来的。”

    “30万?那……我到哪来这么多钱啊?”海子有点迷茫:“我和梅姨这几年也没挣多少,大概加起来也就10万不到吧?”

    “那你贷款啊?”

    “明子,你是大城市人啊!”海子苦笑道:“我和梅姨都是下岗的,哪里能贷到款哦,要是能有点钱,咱也不至于干这个营生啊?”

    的确,像海子和梅姨这种情况,老家比比皆是,没有稳定工作,哪有银行愿意给他们贷款呢?我想了想,安慰他道:“也别着急,我再想想办法,你们要是不怕少拿点,可以先签了,这样钱到手能立刻把铺面盘下来。”

    邻街是新小区,又有学校,地势比肉街好得多,海子在那边盘下个店面怎么也比现在强,可是,梅姨呢?

    梅姨靠着我,默不作声。我感到她在我肩头抽泣,于是安慰她说:“梅姨,以后生意好点,你也不用做以前的营生了,咱就老老实实做生意,也活得下去。”

    梅姨拼命地点着头,句话也不说,她的身体软软地靠着我,我忍不住侧过头去,吻上她的唇。如以往,梅姨顺从地倒下,海子也识趣地走开帮我们把门带上,我轻车熟路地脱下梅姨的衣服,用牙齿轻轻啮咬着她的肌肤,多日不见,梅姨丰腴的肉体又别有番景色。

    话说,梅姨的体质,几日不做爱已经饥渴难耐,在派出所里自然没人理她,她的胯间,怕是已有团烈火在燃烧了。我的舌头游移在梅姨的肉体上,时而轻咬、时而吮吸,梅姨的呻吟低沉而压抑,她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呢喃着:给我、给我。

    我早已怒起的阳具挣脱了衣服的缚束,在梅姨的洞口摩擦着,却不进去,梅姨幽怨地说:“臭明子,欺负我,我要!我要!”我却故意不进去,从梅姨身上起来道:“梅姨,你是长辈,应该在上面呢!”

    梅姨见状把我扑倒在床上,抚弄着阳具将它插入已泛滥的洞穴中,长舒口气道:“小冤家!梅姨上辈子欠你们的!啊……啊……小坏蛋……你倒是动啊!”

    由于我使坏,梅姨只好拼命扭动着腰肢来使阴道里的肉棒动起来,我挤着她的乳房道:“好梅姨,你的奶几日不挤了吧?还有吗?”

    “臭小子……啊……啊……我在里面也……每天……都挤的……啊……好舒服……就这样动……啊……”

    原来,梅姨在派出所中,每日奶涨都要把奶挤出来,倒有两个民警感兴趣,每天来帮她挤,后来索性捧着吸,但碍于在派出所里面,没敢真刀真枪和梅姨做,这也是梅姨欲火中烧的原因。

    我的阳具在梅姨的体内不断探索着,像是回到了久违的家园般,梅姨的汁液濡湿了我的阴毛,她的喘息在我耳边边边吹响,让人完全不能自拔。我贪婪地吮吸着梅姨的乳汁,不断挤压着手感超好的对豪乳,感受着口中乳汁的阵阵喷发。梅姨全身的敏感点都在我的玩弄下,人已经陶醉于快感之中,我们像切迷乱于性当中的男女般,忘情地做爱。

    久久,阳具的尖端传来阵阵快意,我努力将分身捅入最深处,在梅姨的体内喷发出来,梅姨也达到了另波高潮,大量的液体随着我的抽插流了出来,人好似瘫软般伏在我身上,嘴里嘟哝着:“好爽……好爽……明子你真好,你太好了……”

    我也和她起瘫软在床上,搂着梅姨道:“梅姨,让我来照顾你吧!我和海子起,照顾你辈子!”

    话说出口,我也惊愕不已,原本和梅姨只是肉体关系,却不想渐渐地,我对梅姨产生了中奇怪的情愫。这并不根植于性,却像是少年对性幻想的种渴求,像是渴求于完成当年没能达到的目标样。

    梅姨软软地靠在我身上说:“好明子,梅姨配不上你们,你们有心就来看看我,操我,爱我,都行,我……我就像这样……”

    也许是世易时移,梅姨知道我们两个已经成家的男人,不可能抛下社会关系、妻儿老小不顾切地和她在起,她要的,更多的只是性的满足。

    我用手摩挲着她的身体,高潮过后,她的乳头依然挺立着,黑红色的乳头上挂着滴乳汁,我的手指轻轻掠过,将乳汁拂下抹在她的唇上说:“梅姨,那我操你,操你辈子!”

    对于男人来说,高潮以后的承诺鲜少可以相信,用爱维持不住的东西,用性,恐怕也维持不住吧?

    这时,海子走进来说:“明子,刚刚拆迁办打电话来,约梅姨去谈。”

    想来,拆迁办也是知道梅姨刚刚从派出所出来,想要趁热打铁。我在办公室里没说我跟梅姨、海子的关系,怕李德生知道以后怀疑我会搞猫腻。我打算在事情自然发生以后再介入,这样看起来不像是早有预谋的,可能会更顺利点。

    “嗯,那就去谈吧,别怕,有我在呢!”

    虽说有些托大,但这倒也不完全是假话,在拆迁办,我虽然只是临时协助的性质,但由于李德生看得起我,我平日里也比较会做人,里里外外,视我为二号人物。李德生几个手下对我客客气气的,我平时也没少招呼他们,反正都是公司的钱,乐得做顺水人情。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公司,赵旭芳给我倒好了热水,将堆文件放在我桌上说:“大哥,这是李总那边刚刚送来的,说是让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嗯。”我心不在焉地翻了翻,应该都是和政府之间的些备忘录,没什么太重要的。可赵旭芳并没有走,我看着她问道:“芳啊,啥事?”

    “哦,哦,也没什么事……”赵旭芳欲言又止:“就是……待会我家海子哥要过来,据说,是谈拆迁的事情呢。”

    “这个啊,哦,外面老曹跟我说过,问我熟不熟,我已经说了,同学发小,让他照顾下。”

    “那就好,谢谢大哥了!”赵旭芳赶忙向我道谢:“海子哥跟我家个长辈和我开小店,都挺不容易的,大哥你可要照顾他们啊。”

    “那当然,大哥做事你放心!”

    我瞥见外面没什么人,站起身来,把搂住赵旭芳的腰说:“你就是不说,我也不能亏待海子啊,对吧?”

    赵旭芳满脸羞红,紧张地四处张望:“大哥,可别在这,人多!”

    “当然不啦,”我面说着,手已经伸进她的胯下,隔着裤子,撩拨着她的私处:“芳啊,咱几天没那个了?”

    “讨厌,人家这两天来事了,大哥你最坏了!”赵旭芳蚊子哼般羞涩地回答道:“大哥,等两天,我好好跟你玩……”

    我倒也不是贪图她年轻的肉体,只是看她这羞涩的模样煞是有趣,外面渐渐听到赵旭海的声音,我知道,要开始办正事了。

    16

    拆迁办的小会议室里,杨秀梅和赵旭海拘谨地坐在桌子的侧,赵旭芳早给他俩倒好了水,相互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也没多说话。

    专门负责谈判的是三个人,李德生公司的老曹总管,其他两个人是政府的。我嘱咐老曹来谈自有道理:如果是本地人,街里街坊的,可能知根知底,有些事情倒不容易装糊涂,再者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对付的人。小城市生活圈子小,有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得罪过人,在别的事情上是会吃瘪的。老曹则不样,本来就没什么瓜葛,我又特别叮嘱他照顾下,这样来,话就好说了。

    赵旭海眼睛盯着水杯出神,梅姨则心不在焉地四处看,这时,老曹进来了。

    “哟,这么早啊!辛苦辛苦!”老曹是场面人,进来笑呵呵打招呼道:“二位,这是我的名片,鄙姓曹,曹远达!”

    说着,老曹给二人递过名片,寒暄起来。

    说是来谈拆迁的事情,老曹却没说主题,只是个劲问两人生活情况,倒像是要深交朋友般。海子和梅姨都是实诚人,三言两语和老曹唠起了家常。老曹脸的笑,不时接上两句,忽然话锋转问道:“你看我都忘了今天来是要谈事情的,怪我怪我。这个,你们看看,对于这个拆迁,有什么要求啊?没事,我知道这位老弟是我们胡大律师的发小,能力范围以内,定满足你们!”

    海子愣,有点腼腆地说:“这个,曹大哥,咱也都是老实人,开这个小店不容易,以后吧,估计还要靠开小店过日子,你看这个价钱上,能不能优待点?”

    “那当然!”老曹大大咧咧说道:“咱们李总是个爽快人,这次项目是拿了部里的钱,定亏待不了大家的,你看,我给你们开个价啊……”

    老曹拿起计算器,按了个数字递给海子,海子看:28万,顿时脸上有点难看:“曹大哥,这是不是太低了点啊?咱那个,好歹是商铺啊。”

    “哟,兄弟,不能这么说啊,你那个嘛,就是住宅楼,当然了,你们自己搞成小店了,这个我也承认,所以比照楼上已经多给啦!”

    海子和梅姨相对看,都摇摇头,海子说道:“大哥,咱也不要多,至少能换条街还买个临街的商铺啊。”

    “这样啊……”曹远达抬眼想了想,向外面喊了句:“旭芳啊,你去清下胡律师过来!”

    不会,赵旭芳把我喊来,我端了水杯,坐到老曹旁边问道:“什么事情啊,老曹?”

    “唉,也不算什么大事吧,”老曹表现出为难的样子:“这位兄弟是你胡律师的发小,我呢,给他开了个价格,他说不满意,我想既然都是熟人,咱们关起门来谈谈,反正不能让自己人吃了亏不是?”

    我知道这是老曹在捣鬼,他故意把我拉进来,今天就算让海子满意,也要我卖他个人情,我当下说道:“老曹,这可要谢谢你了,我这位兄弟家境不太好,这次拆迁,要是亏点,两家人的生机都危险啊,你看能不能在李总的范围内,多担待点?”

    老曹略沉吟,微笑着说道:“额,我看呢,这位兄弟确实是要混饭吃的,咱们不能让人家没饭吃不是?这样吧,我做主,加个两万,你胡律师的面子,我看还能再值两万,32万,如何?”

    虽说还不是太满意,但好歹已经达到了原先的目标,但我想,还可以再坚持下,于是按之前约好的,将水杯的把手朝向海子边,海子心领神会道:“这个就太感谢曹大哥了,不过我们这段时间还要找店,还要租房子搬货,这个补助能不能……”

    “好说!好说!”老曹痛快答应下来,本来补助是地方配套的,被他们连扣是扣已经很少了,剩下来的部分,老曹这个身家的根本看不上,也就直拿来做做这种顺水人情了。

    又要到两万的补助,基本上也达到海子和梅姨的希望了,两人千恩万谢地就要签字,老曹却说:“这不着急,既然是胡律师的发小,我就做个东,请你们吃个便饭,也庆祝下今天能这么顺利!”

    我不知道老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满口应承下来。左右无事,到了中午,老曹开车带我们到了家颇气派的酒店,这是我们拆迁办经常光顾的酒店,本就可以签单,老曹不过借花献佛而已。

    老曹要了个小包间,大家坐下聊起家常来,不会,酒菜都上了,老曹是场面人,频频劝酒,我们都喝了不少,渐渐有了醉意。酒过三巡,老曹提议换个喝法,啤酒兑白酒,用大盆混了挨个喝,说这是从韩国学来的东西,叫做“友谊酒”。我和海子都没玩过这种喝法,但看着盛情难却,就硬着头皮陪了下去,原拟梅姨就算了,可老曹说男女样,都要增进“友谊”,于是梅姨也跟着喝了起来。

    原来这种喝法设计颇为心计:按顺时针转着喝,大桌次瓶,小桌次半瓶,主人第个,喝完圈,再顺时针换第二个人开始喝圈,这样来,最后个喝酒的最倒霉。

    由于从老曹开始,两轮下来,明显老曹喝得最少,我排他旁边,也没敢多喝,可第轮下来我感觉海子就有些大发;第二轮,海子和梅姨都表示喝不下去了,老曹笑呵呵地说,那就换个地方休息下。

    这酒店楼上就有客房,虽然不太高级,但毕竟有个休息的地方,老曹开了两间房,间我们三个男人,另间就是梅姨。就这样,我们在酒店昏昏沉沉呆了下午,老曹快到五点才喊我们回去。到了拆迁办,老曹拿出协议,海子看了愣了下道:“曹总,这个好像多了三万啊?”

    “唉,兄弟,咱们今天见如故,可不是要给点见面礼嘛!别客气,又不是我出钱,对吧?”

    我也有些意外,但赶忙说:“对对对!曹总看得起你,还不快谢谢!”

    海子忙感谢不已,梅姨却有点木讷,在海子的提醒下也对老曹表示了感谢,两人看来很满意的回去了。

    半小时左右,我正在家里吃饭,忽然接到梅姨的电话,下午蹊跷的幕我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老曹耍了个心眼,把我们安排在酒店客房,自己找个借口说出去买烟,其实悄悄摸进了梅姨的房间里。醉酒的梅姨侧卧在床上,胸脯起伏,老曹舔了舔嘴唇,踮着脚过去,轻轻脱去梅姨的衣服,贪婪地捧着对巨乳吸吮起来。梅姨醉得厉害,也就翻了个身,老曹继续舔弄着梅姨的乳头,还喜出望外地咂出了乳汁来。这时,梅姨的身体开始有反应,双腿躁动不安地摩擦着,老曹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抠弄着已经开始流水的阴道,舌头开始在梅姨的脖颈上游弋,滑过她的下巴,试图分开她的双唇。

    梅姨下意识地紧闭双唇,可身体却出卖了她,老曹的阳具半软不硬地插入她的阴道,在次次的抽插中渐渐变硬,梅姨开始喘息,老曹顺势将舌头塞入她的口中,尽情享受着梅姨的舌吻。老曹的动作越来越大,梅姨的脸上出现半是痛苦半是快乐的表情,人也渐渐清醒起来,睁开眼发现老曹正趴在自己身上奸淫自己,嘴里发出惊恐的声音,却被老曹把捂住。

    “莫喊!莫喊!”老曹面用力做着活塞运动,面捏着梅姨的右乳道:“美女,陪我玩遭,有你的好处!”

    梅姨看着老曹淫笑的脸,迟疑地点点头,老曹松开她的嘴道:“个洞,万块!咋样?你看你想赚几万?”

    梅姨愣住了,问道:“当真?”

    “那还能骗你?不相信我当场把协议填了!”

    老曹看出梅姨的怯懦,拍梅姨的臀部说:“去,去厕所把屁眼好好洗洗,我马上来玩!”

    梅姨依言去了厕所,可老曹并没放过她,梅姨面用花洒冲洗着屁眼,面用口帮老曹吹喇叭。由于喝酒过多,老曹会软了下来,待要再插,却塞不进梅姨窄小的屁眼,梅姨察觉出老曹的尴尬,转过身来,用舌头灵巧地骚弄着老曹的马眼,很快老曹就有了感觉喊道:“快快快!再不快万块钱没有了!”

    梅姨迅速转过身来,任由老曹狠狠地将阳具刺入她的后庭,没几下老曹就在她的直肠中发射出来,梅姨的胯间也流下股清流,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