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93-195)(大结局)
作者:性与情      更新:2016-11-24 16:39      字数:11016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手机来电的铃声把我惊醒,我看到是张阿姨的电话,看来他们马上要到家了,
这个电话可能就是交代我一些什么事情。自从和张阿姨结婚后,父亲和张阿姨形
影不离,原本父亲的手机也完全由张阿姨拿着,所以来电显示中,把父亲的电话
标注成了张阿姨。只是此时的电话,我还有心情去接么?

  电话铃声还继续响着,我把目光转向了窗外,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我们社区
的门口,我仿佛看到了三个身影,小颖手牵着哆哆,而父亲在哆哆另一边牵着她,
而父亲的另一只手中拎着今晚要做的饭菜,夕阳的映射下,他们才是一家三口,
难道不是么?哆哆是他俩的亲生骨肉,俩人牵着孩子的手,这是多么温馨的三口
之家。不知不觉中,手机铃声停止了,而我也从幻想中醒了过来,我晃了晃头,
发现社区门口根本没有三人的身影,刚刚自己已经出现幻觉了。这是一个非常危
险的信号。

  此时的自己受了极大的刺激,我到底该怎么去做?小颖的日志告诉我,虽然
哆哆的事情,情有可原,一切都是巧合和天意弄人,但是这就能够成为我原谅这
件事情的理由吗?哆哆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小颖和父亲的亲生骨肉,完全是我意
料之外的,也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到底该怎么去做?

  无论如何,等他们都回来,我要好好的问清楚,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决定不再这么畏手畏脚、窝囊的活下去,俩人孩子的出生,已经超越了我的
底线,无论是行么原因。正在这个时候,张阿姨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刚刚已经响
过一次了,按照以往,张阿姨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的话,她就知道我很忙,就
不会再打电话,等着我方便的时候给她回电,可是这一次很反常,张阿姨竟然不
厌其烦的给我打电话,难道除了什么事情?我歎了一口气,现在就算天塌下来,
我也不会在乎了吧,还有什么事情能惊动我呢?

  「锦程,快,你爸爸昏倒了,我们正在锦绣大街附近,我已经打了120,
你快点赶过来。」我刚一接起电话,张阿姨那边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好的。」我木然的接起了电话,听完张阿姨的话后,失魂般的回复了一句,
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的大脑还是空荡荡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等等,什么?父
亲昏倒了?想起父亲的病情,还有医生曾经的嘱咐,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我
赶紧起身,此时竞顾不得别的,因为我大致猜到父亲的昏倒代表什么,我手忙脚
乱的吧鉴定报告都重新放回档案袋里,之后放回公事包里,之后起身快速的穿鞋
往楼外跑去。到了楼外之后,我给张阿姨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详细的位置,之
后我开着车往父亲昏倒的方位赶去。

  等我赶到的时候120急救车也已经到了,我帮助医生们把父亲抬上了救护
车,张阿姨在救护车上陪同,而我则开车在后面跟着往医院赶去。相信张阿姨也
通知完小颖了吧,而且此时我也没有给小颖打电话的欲望。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
起,哆哆的事情,父亲的昏倒,今天还是父亲的生日,没有想到,最后生日没过
成,父亲又进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父亲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而到医院之前,我已经提前电话通
知了父亲的主治医生,所以他带领医生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抢救了几分钟后,
父亲才算醒了过来。我和医生去了办公室,而张阿姨在病床边陪着父亲。

  「癌细胞扩散,骨转移,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骨髓。这是最担心害怕的情况,
也是最危险的事情,我们会尽量减少病人的痛苦,延长他的寿命的。」医生到了
办公室后,摘下了口罩,之后带着「沉痛」的表情和我说道。

  「没救了是么?」一天之内受到了两次深重的打击,我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医生赶紧扶助我,我嗓子沙哑的问道。

  「是的,癌症晚期骨转移的病人,下半身会骨痛,非常的痛苦,现今的麻药
和止痛药,对於骨痛,也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一般的病人,去世前会极为痛苦,
而且……」医生说到这个时候,只能用同情的表情看着我,也是在看我这个不幸
的家庭。

  我木然的走出了办公室,其实在父亲手术之前,我就已经详细瞭解过父亲万
一复发之后的情况。睾丸切除手术后,没有复发的话,一切都好;如果复发,癌
细胞扩散,那真的是无药可救了,而且去世之前,因为癌细胞扩散到骨髓,所以
病人骨髂剧痛,任何止痛药都无用,哪怕是杜冷丁这种医院严格控制的药物,作
用都不大。可以说,得这种病的人,最后基本都是被疼死的。只可惜,中国没有
安乐死,在国外一些安乐死合法的国家,得这种病的人,一般都会被执行安乐死。
无药可救,死之前还有极大的痛苦,安乐死或许是让患者减少痛苦,无痛死去

  的好办法。只是在我们国家还没有,所以我的父亲只能等病情越来越严重,
最后痛苦的死去。

  走出办公室后,我没有走进父亲的病房,我在走廊的休息椅子上坐下,之后
双手抱头,把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双腿之中,此刻的自己是那么的无助。两个重
大的事情发生在同一天,让我根本无法承受,虽然父亲玷污了我最心爱的妻子,
又和我妻子给我生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他毕竟是生我养我的父亲,他已
经无药可救,没有几天可活,百善孝为先,此时的我,除了痛心,没有其他的想
法,我想到了去世的母亲,现在父亲又要,谁来给我指条明路。

  正在我无助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手被人握住了,从手上的触感我能感觉出,
是小颖到了。我把脸在膝盖之间蹭了蹭,蹭干了自己的眼泪,之后我抬起了自己
的脸,发现小颖领着哆哆站在我面前,她的脸上也带着伤痛,她也猜到了父亲的
病情,如今看到我这个样子,她已经不用我说什么,她就都已经知道了。发生了
这么多的事情,此时看到小颖,却发现是无比的陌生。

  「爸爸,爷爷怎么了?」一声清脆的童声响起,我把目光投向哆哆,她还是
那么的可爱,还穿着早上我亲自给她穿上的衣服,只是……她如今的身份已经发
生了改变。

  爸爸,爷爷?这句话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已经不舍适了,瞭解了她的身份和
我的血缘关系,这句话应该是:「哥哥,爸爸怎么了?」这样说的话,才没有毛
病,我在心里想到,只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尴尬的沖哆哆这个胞妹接出一丝难看
的笑容,之后我又把头埋了下去。

  「哆哆,不要打扰爸爸,让他安静会,咱们去看看爷爷和奶奶好不好?」把
头埋进双腿间的我,听到小颖说了一句,之后一大一小两个脚步声慢慢的远离了
我。小颖以为父亲病重,我没有任何的心情说话,只是她却不知道,事情远远没
有这么简单,如果到时候我和她摊牌,告诉她哆哆的真相,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她是否还有脸面和胆量继续活下去?

  在外面走廊坐了一会后,张阿姨走了出来,我听到脚步声慢慢向我走近,我
感觉的出是张阿姨,我抬起了头,脸上湿润还有泪痕,我向着张阿姨点了点头。

  张阿姨看到我点头的动作,在看到我脸上的泪痕,她一切都已经明瞭. 她终
於压抑不住,哭了起来,我只好压下了心中的悲伤,安慰着张阿姨,可以说,张
阿姨是唯一没有瓜葛的人,她是最无辜的受害者,我也非常的尊重她,看到今天
的局面,再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想当初撮合她和父亲,是不是做错了?

  我们在外面呆了一会后,擦乾了泪痕,之后回到了病房之中,医生给父亲打
了点滴,父亲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无神,他这个时候或许想到了很多,正在回
忆很多的事情,我们这些所有人当中,心中最複杂的莫过於是他。这次和上一次
住院不一样,上次还有希望,而这一次,在他的生日这一天,上天竟然给他判了
死刑,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父亲不知所措,只能慢慢的接受和消化。

  不用任何人告诉父亲病情,在他上次做手术之前,一切的一切,他本人都已
经瞭解的清清楚楚,再加上今天病房里的气氛,父亲已经不需要向任何人去求证
什么。而这一场意外,也把我的摊牌计画给打乱了,这个时候的我,这种情况,
我该向谁摊牌?父亲吗?一个将死之人,而且现在这件事情相比较於父亲的病情,
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不一会,岳父岳母带着浩浩也赶来了,看来是小颖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二
老才赶了过来。看到亲家公亲家母来了,父亲原本空洞的眼神才有了几分神采,
毕竟岳父母很少来。父亲起身后,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之后只是简单的和岳
父岳母挥了挥手,没有其他任何的言语。如果在平时,这或许是非常不礼貌的行
为,但是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会理解,也没有任何人会去挑理。

  「锦程,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和亲家喝点酒,你去安排下……」父亲从醒来
后,终於说话了,而且也是第一句话,只是这句话说的颤抖,而且从他的眼神中
我看到了死寂,也看到了一丝他对死亡的恐惧。

  按照现今的病情,父亲是不能再喝酒的,只是父亲命不久矣,今天还是他的
生日,没有任何人去劝阻他不要喝酒。我点了点头,之后穿上外套,准备出去买
些酒菜,此时的大脑已经清明了很多,外面的夜色已经朦胧起来,原本应该开心
喜庆的日子,结果却充满了悲伤。父亲的生日这天,上天也判了父亲死刑,今天
的酒宴註定是苦涩的,没有欢声笑语,有的只是悲伤……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出了医院,之后开车找了本市一家比较出名的饭店,之后和经理商量一下,
定了一桌酒席,只是需要酒店给我送到医院来,包括餐具和桌子,为此我多付了
很多的钱。现今这个社会,物质生活上,钱是万能的。等待了一阵子后,我开车
带着饭店的酒席「大队」回到了医院里。

  我和医院的领导认识,简单打了一句招呼,医院也就默许了,只要不大声喧
哗。父亲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一间最好的单间病房里,空间很大。饭店的
服务员和厨师们忙活着,不一会,一大桌酒席就出现在了病房之中,所有的设备
都不缺少。看到这么一大桌酒席,原本应该喜庆的众人却没有半分的喜悦。

  「哈哈,今年的生日特别,竟然在病房里过,而且饭店厨师给做的酒宴,好
好好……」反而是父亲突然眉开眼笑,第一个沖上了桌子,夹了一块他最爱的红
烧扒肘子,讚不绝口。

  「你们都站着干嘛,赶紧吃啊……」父亲吃了一口后,看到我们还站着,就
笑着赶紧招呼大家都坐下。

  岳父母,张阿姨,我和小颖,浩浩和哆哆,一共8个人,在医院这个病房里,
此时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带着悲伤色彩的生日宴会。父亲在大吃特吃,笑容满面,
仿佛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将死之人,只是大家都知道,父亲这是一种绝望的表现,
反正自己无药可救,就该吃吃,该喝喝,原本已经忌了的烟,想抽就抽吧,只是
父亲或许都是表面上的,内心中的苦涩有多少,我们大家没有人知道。

  父亲一杯接一杯,,我们只是陪酒,父亲大吃特吃,我们却很少吃菜,只是
都看着父亲,张阿姨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只有哆哆这个不懂事的孩子陪着父
亲大吃特吃,吃的很是开心。如果我也是哆哆这么大的孩子多好。整天吃饭,睡
觉,上学,看动画片,无忧无滤。饭桌上,竟然出奇的没有一个人去说「生日快
乐」,也没有生日的祝福。本来我让小颖给父亲买了蛋糕的,只是父亲出事后,
就被小颖扔在家了,这个时候了,谁会在意其他的事情。

  岳父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老机关干部,在饭桌上陪父亲说话最多的就是他,
他也和父亲有说有笑,绝口不提生病的事情,也让这个悲伤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
下。喝着喝着,父亲也喝了不少,原本酒量很好的他,此时却有些醉了。刚刚父
亲或许是在借酒浇愁,借酒浇愁愁更愁。

  原本不应该喝醉的父亲,喝醉了。喝醉后的他,真正的内心才表现了出来,
本来哈哈大笑的他,笑着笑着突然笑脸变成了哭脸,不由得老泪纵横,这一刻,
他终於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展现出了他对於死亡恐惧的一面。所有的人,都留下
了眼泪,这一刻悲伤的气氛终於宣泄了出来,只有岳父用胳膊搂着父亲的肩膀,
用无声的言语去安慰父亲,此时任何言语都无法去安慰一个患有绝症的人。

  酒宴到了很晚才撤走,不是大家吃的有多久,而是都在陪着父亲,到了晚上,
岳父母和小颖带着浩浩和哆哆各自回去休息,我和张阿姨在医院陪着父亲。父亲
因为喝了不少酒,慢慢的开始睡去,如果没有酒精的催眠,今晚一定是一个不眠
之夜。等父亲睡着之后,我和张阿姨来到了走廊里,张阿姨在一旁抹着眼泪,彼
此都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心目中的苦,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和父亲结婚五年多
了,俩人感情一直和好,张阿姨对於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结果没想到,还是没
有相扶到晚年,她又成了孤家寡人。

  「妈,您放心吧,我快要没有父亲了,但是您永远是我的妈妈,我以后会把
对於父亲和母亲所有的孝心全倾注在您身上,我一定给您养老送终。」我搂着张
阿姨的肩膀,坚决的说道,我说这些话不是客套话,而是我的真心话,这五年的
时间,说短很短,但是我们对於张阿姨的感情却十分深厚,张阿姨待我和孩子更
是视如己出,她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我决定一定照顾她,直到逝去为止。

  一个月后……

  看着殡仪馆的火化车间的烟囱冒出了稍黑的烟雾,预示着父亲的遗体正在慢
慢火化,我和张阿姨带着白布等待着领取骨灰,而小颖在张阿姨身边搀扶着张阿
姨,由於这几天过渡悲伤,操办父亲后事过於劳累,她现在已经快站不住了,只
能由小颖搀扶着,而岳父母照顾着浩浩和哆哆,还有一帮同事和亲友陪同。

  大约等待了半个小时后,我们从火化车间的领取视窗领到了一个锡箔盘装着
的骨灰,由於骨灰刚刚取出来,温度很高,所以工作人员让我们把骨灰放在骨灰
台子上,等待骨灰降温。我们一家人看着父亲的骨灰留下了眼泪,小颖虽然没有
张阿姨那么悲伤,但是也哭了好几夜,有的时候,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会默默的
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或许她在回忆,也在缅怀。

  由於父亲是得癌症去世的,他的骨灰中间是黑黑的,这是由於长期用药所致。
看到父亲的骨灰,感慨万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随着父亲化为了尘埃,随着时间
的流逝,慢慢的分解到大自然中,最后留下了什么?或许只有回忆吧。过了一会
后,阴阳先生开始念念有词的把父亲的骨灰摆放到骨灰盒里,一切仪式都结束后,
我们车队拉着骨友盒和亲友向着墓地走去。

  本来按照家乡的习俗,父亲去世后应该与母亲合葬的,这样需要把父亲的骨
灰送回到农村去,路途很远很远,但是父亲去世之前留下了遗嘱,要求死后骨灰
就地葬在市里的墓园中,不要埋入农村的祖宗坟茔地,也不要和母亲合葬在一起。
当时父亲说出这个遗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真正能理解的人,或许只有
我和小颖。

  父亲前几年做错了很多的事情,先不说他与自己的儿媳妇小颖发生了性关系,
而且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怀了孩子,还有他已经二婚了,和张阿姨结威了晚年
之理,无论哪个理由他都无法和已经去世的母亲合葬,,按照他内心的想法,他
没脸埋入祖宗的坟茔地,和长辈在一起,也没有脸面去阴间去见母亲。他在说出
这个遗嘱的时候,他的眼中带着愧疚和恐惧。如果把他埋入祖宗坟茔她,和母亲
合葬一起,他害怕死后也不得安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父亲去世之前,已经躺在床上无法说话,枯瘦如柴,
只能每天的呻吟,或许他很痛但是呻吟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只能睁着眼睛,
不断的流眼泪。他死前的眼泪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骨痛带来的无止尽的痛苦,
有心理的愧疚,更有对於死后无颜面对祖先和已经去世的原配,他生前只做了一
件真正意义上的错事,却让他对於死亡是那么的恐惧,那么的害怕去面对。

  或许他预感到了自己要死亡,在他去世的那天早上,九点多钟,我带着饭菜
去医院给张阿姨送饭,我刚进病房,父亲的眼睛转过来看了我一眼,他那个时候
已经无法转头,只能转动眼珠。他当时的眼睛虽然已经无神,但是却十分的複杂,
他或许有好多话要和我说,只是他无法说出口,即使能说话,他也无法说出来,
只能埋在心里,最后带进棺材成为永远的秘密。

  我给张阿姨打开饭盒后,张阿姨正要吃饭,我却看到父亲不知道哪儿来的力
气,竟然看着我,抬起了自己的胳膊和手。要知道,在此之前,父亲连转动脑袋
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不明所以,以为父亲要干什么,我来回的巡视着,以为父亲
要什么东西,正好张阿姨转了过来,和父亲五年的相处,外加上这段时间一直照
顾父亲,她明白父亲的意思。

  「他让你握住他的手……」张阿姨毕竟是老年人,经验阅历都十分丰富,她
或许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她眼泪含在眼圈里,之后和我说了一句。我赶紧走过去
握住了父亲的手,父亲嘴唇颤抖着,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他的表情很急切,
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愧疚,还有急切,他或许已经预感到死亡的来临,他很后悔,
也很无助。而一旁的张阿姨却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袋子,我不知道袋子里面装的
是什么,此时我的注意力都在父亲身上。

  我和父亲很久很久没有握手了,记得小时候父亲牵着我的手,领着我在农村
去串门,这是以前唯一父亲握着我的手的记忆。感受到父亲的手湿度正在慢慢散
去,父亲看了我几眼后,突然眼睛开始向上翻起,之后仿佛喘不过来气一般,我
赶紧按响了急救警铃,等待着医生的到来。张阿姨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没有
像以前一样赶紧出门去喊大夫,而是看到父亲和我握手后,一直很安静的找着东
西,不一会。她直接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套衣服,而那套衣服是为父亲准备好的寿
衣。

  原来张阿姨早就预感到了父亲要逝去,竟然直接把寿衣找了出来,在医生进
病房之前,父亲的手慢慢从我的手中滑落,医生们进入病房后,检查了父亲的心
跳和眼球,之后对着我摇了摇头。在父亲住院的这段对间里,父亲几次濒临死亡
边缘,但是都被医院抢救了回来,这一次,他的生命终於走到了尽头。

  我和张阿姨流泪给父亲穿好了寿衣,我们对於这一天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只
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一切安排妥当后,我给小颖和岳父母打了电话,同事们也都
赶了过来,由於我在本市只有岳父母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亲属,殡仪馆、死亡证明
等手续都是单位的同事在帮助我办理,而我则专门办理一些最紧要,非我办理不
可的手续。事后我曾经问过张阿姨,她怎么知道父亲要不行了,她告诉我人死之
前会突然变得比平时有精神和力气,那是回光返照,说明离去世已经不远了。

  我在本市墓园给父亲买了一套比较高级的墓葬,这是一座双人墓葬,现在只
葬了父亲一个人,另一个位置,张阿姨说将来要留给她,她准备将来死后和父亲
葬在一起,而不是去和原配合葬,这一点我们也征得了张阿姨家属的同意,这也
更加坚定了我要赡养张阿姨的决心。

  我带着浩浩和哆哆、小颖跪在父亲的墓碑前,一切都完毕后,父亲的后事前
期也算全部完毕,看到父亲的墓碑,我心中所有的滋味都滑过,和父亲一样,我
心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无比的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一切,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一个月后……

  父亲的后事全部完毕,也过了守孝期,我带着小颖、浩浩、哆哆还有我的母
亲,也就是张阿姨,一起来了北京,也就是那次和骚噶说好的,只不过时间足足
推迟了五年多,这五年中,我们一直找机会来北京旅游,只是第一年是由於我的
心情问题,没有激情来北京,之后的机会因为要孩子,还有哆哆的出生,一直都
耽搁了下来。现在终於有了机会。只为给张阿姨一点安慰,也让全家从悲伤的气
氛中走出来,一起散散心。

  只不过原本约定好的人中,唯独少了父亲,和骚噶见面后,他也唏嘘不已。
父亲去世的时候,骚噶专门从北京坐飞机赶过来,对於公,他是电力公司的区域
总经理,需要来安排一下父亲去世后的工作问题和父亲的工资等问题,对於私,
他要参加好兄弟父亲的丧事。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来的,他的这份感情我感激
不尽,在他当时离开前,他再次诚挚邀请我来北京散心,所以就有了这次的北京
之旅。

  一路上,我重点陪伴着张阿姨,小颖则在一旁带着浩浩和哆哆,毕竟哆哆还
小。父亲去世后,张阿姨一直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吃不好睡不好,原本丰满风
韵犹存的她,此时已经消瘦了很多,无精打采的,也就是第一次来北京,能让她
稍微忘记悲伤。

  这一次,我们来到了颐和园,看到了里面很多的古迹和介绍,曾经辉煌无比
的皇家园林,如今也变成了供现代游人参观的一个场所。无论曾经多么的富丽堂
皇,曾经的帝王多么高高在上,如令都已经成为了历史,那些帝王早已经化成了
尘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中,留下的只有回忆还有供孩子们学习研读的历史话
题。

  就像我的父亲,他和小颖曾经带给我那么多难忘的回忆,有痛苦、有刺激,
现如今呢?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中,化为了一小堆骨灰,慢慢的,骨灰也被分
解到大自然中,留给我的只有回忆。原本的时候,我对於父亲有一丝埋怨,只是
父亲生病晚期后,看到的只有可怜和痛心,他去世后,我有的只有懊悔,也为父
亲感受到可悲,可以说,虽然我不是罪魁祸首,但是却是整个事情的导火索。

  母亲的去世,如今父亲也去世了,对於我的触动真的很大,现在又处在颐和
园这个充满历史契机的地方。在以前,对於生命,对於自己的身体,可以说我向
来是毫不在意且又毫不负责的人。我会关心别人,却不会关心自己;我会对亲人
们说:天凉了,记得加衣服,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而我自己却不懂得好好照顾自
己,天凉了记不得加衣,下雨了记不得带伞,早上从来不吃早饭,生病了不愿去
看,看了也记不得按时吃药……亲人说:把你自己照顾好就可以了。别老让我们
担心。我总是微微一笑:我没事。

  一直以为自己是年轻的,年轻气盛,朝气重,感觉再大的事也会没事的,当
时撮合父亲和小颖的时候,自己不就是抱着这分勇气么?只是如今自己付出了不
可承受的代价,但自己却不得不去承受。当岁月在我身边匆匆的滑过,匆匆的走
过人生的辉煌与坎坷,尝尽了人生的幸福与辛酸,有欢笑有泪水;当站立在镜前
发现自己乌黑的秀发多了几根银丝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生命的
轮回,生命的迹象,告诉自己正在慢慢的老去。

  如果我的命运註定已经走到了枯黄凋零,註定了所有的精彩都会像那烟花一
样昙花一现,随即消失的话,那么我企求这一切尽可能早点结束,别让我活的这
么痛苦,就让我在痛苦中静候下一个轮回吧。年轻真好,年轻就会赢!可惜,我
已经不再年轻,任心中存有怎样的不甘心,我已无力雕刻时间,生命的迹象,命
运的轮回。所有的一切也只能由时间来改变自己。这是无法改变的自然的规律。
面对生命,只能感歎:人,能活着,真好!

  「老公,你再想什么?这么入神?」正在我在回忆和感歎生命的脆弱和美好
的时候,我被耳旁的一个越来越成熟的声音所打断思路。

  我一转头,看到小颖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这段时
间小颖也消瘦了不少,毕竟父亲有如今的下场,她也有脱不开的关系,她自己也
知道,无数次,我看到她偷偷的无声流泪,眼中只有无尽的后悔和愧疚,父亲死
后,她念佛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但是她对於我,越来越好了,她
心里无论有多苦,都会笑着去面对我,对我嘘寒问暖,努力让我从悲伤中走出来,
其实我知道,她心中的悲伤也不比我少多少。

  想起那一夜,她中途发现自己身下的男人不是我,而是父亲后,她竟然能忍
受着性欲的诱惑而中途离开父亲,可见她对於和父亲断绝关系的决心,那一夜她
没有沦陷,我也就不会再担心什么了,没想到上苍让事情竟然断绝的如此彻底,
剥夺了父亲的生命。上苍,你是在帮我吗?

  「没什么,就是有了很多的感慨和感悟……」

  到了饭口的时间,我们找了一家速食店吃速食,本来想去吃炒菜的,只是张
阿姨照顾两个孩子,小孩子嘛,愿意吃速食,披萨和汉堡之类的。饭桌上,我们
三个大人吃了几口就不吃了,父亲去世后得这一个月中,大家的食量都变小了。
只有两个孩子在大吃特吃,尤其是哆哆,她还小,根本还不完全理解死亡的意义,
我们只告诉她爷爷出远门了,要很久很久以后才回来,本来嘛,父亲生前对於哆
哆非常好,在东北就是这个样子,最小的那个往往最得宠。

  哆哆现在胖了很多,现在就在大吃特吃,吃完了一个大汉堡,现在坐在椅子
上,双手抱着杯子,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用吸管大口的喝着果汁。而小颖和张阿姨
都在照顾着哆哆,毕竟她刚四岁多。看着小颖和张阿姨,她们俩还不知道哆哆的
真实身份,她们也绝对想不到这个孩子竟然会是父亲留下的种,父亲的老来子。
原本,父亲和母亲只有我这一个独子,如今又多了一个女儿。

  看着哆哆无忧无虑吃喝的俏皮可爱的样子,我的心中百感交集,而且又十分
的不忍。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大人的错,哆哆她只是一个孩子,如果说那个时候
我摊牌了,最大的受害者不是我,而是哆哆这个年仅四岁的小孩子。有天大的错,
孩子是无辜的。如果我把事情挑明摊牌,把哆哆的真实身份讲出来,家可能散了,
但是可以重组,生活还可以继续。但是哆哆呢?她成为了一个公媳乱伦的产物,
以后她长大了,别人会怎么看待她?她会一生遭受别人的非议和白眼,甚至在她
背后的指指点点。可以说,一个弄不好,哆哆的一生就全毁了 .

  如今,父亲和母亲都去世了,我失去了双亲,唯一剩下的有血缘关系的至亲,
就只剩下了哆哆和浩浩,张阿姨、小颖、岳父母虽然和我都很亲,但是毕竟没有
任何的血缘关系。哆哆虽然不是我的女儿,但是确是我的妹妹,我的血缘至亲。
原本我以为知道哆哆的身份后,我会从心理上对哆哆产生疏远感,但实际上,每
次看到哆哆胖嘟嘟可爱、天真无邪的样子,我都压制不住心中的疼爱,她是那么
的天真无邪,我实在狠不下心来去伤害她。也正是由於哆哆,外加上父亲的离去,
让我暂时打消了挑明一切的念头。

  如今父亲已经去世,一切都已经消散,曾经的一切再也不会发生,再去追求
又有何意义?闹到最后,无非是妻离子散。

  我们所有人都吃完了,就只剩下了哆哆,看她吃的那么开心,我们也不忍去
劝阻她,她吃的比我们大人还要多。看着哆哆,想起我从撮合父亲和小颖的这一
路,俩人第一次触碰、第—次腿交、第一次口交、第一次性交,第一次亲吻、第
一次破解各种姿势、第一次电话做爱、我第一次听到俩人的做爱的声音、第一次
亲眼看到

  俩人做爱、第一次看到俩人野战、第一次看到俩人穿着婚纱做爱,一直到现
在结束,而又意外怀上了哆哆。我发现当初为自己设定的这个「月老」的角色真
的是无比的贴切,虽然现在父亲已经没有了,但是在父亲生前,父亲和小颖几乎
发生了夫妻之间应该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性交、做爱、生孩子、婚礼,哦,唯一
缺少的就是一张法律效应的结婚证,可以说,到了最后,我这个「月老」,真的
是真正的月老,只是最后自己也付出了代价。因果回圈,报应不爽,佛家常说的
因果,这一次我终於信了,佛教有这么多的信徒,看来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旅游结束,回到了家里,开始了繁重的上班工作,儿小颖也开始了工作,由
於父亲去世,我把张阿姨接到了我的家里,从今以后,张阿姨帮我看孩子,洗衣
做饭,一直到她老去。生活慢慢的全部恢复了,而且每天都是欢声笑话,让我把
曾经的回忆慢慢的忘却了,虽然没有完全忘记,但是开始慢慢的变淡了。

  这一天,我下午没有上班,我回到家里后,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份在公司保
险柜放了许久的东西-那份亲子鑑定报告,我一直没有把它公佈出来,也没有把
它销毁,哆哆和父亲那张鑑定报告,已经明显破损和泛黄,不是我故意破坏,而
是因为它被我在公司已经翻开合上了无数次。我再次看了一眼报告上的结果,之
后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张阿姨已经去幼稚园接哆哆了,我从社区的门口看
着张阿姨一手牵着哆哆,一手拎着菜篮子。

  目光从窗外收回,我拿出了打火机,之后把几张亲子鑑定点着,所有的一切
秘密开始随着报告的烧毁慢慢的消失,最后化为灰烬落入到了防火的垃圾桶里。
当所有的鑑定报告全部烧的一丝不剩的时候,我的心突然一下子放松了很多,我
仿佛卸下了所有的压力,一下子瘫在了电脑椅子上,体会着这种久违的放松。

  「啊……爸爸,你竟然敢玩火,老师说,玩火是不对的,我要告诉妈妈,让
她打你屁股……」听到这个奶里奶气的声音,我瞬间从椅子上起身,我转头看到
了站在门口一手捂住小鼻子,一只手叉腰,并且小脸气鼓鼓的哆哆。糟了,忘记
开窗户通风了,屋里有很大的纸张烧糊的味道。看着哆哆那气鼓鼓的样子,我不
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