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七章 一个小意外
作者:biohazrd      更新:2017-01-03 14:46      字数:9706
    作者:biohazrd2016-12-29字数:11405

    从今以后认证笔名【心慯遗憾】

    第十七章一个小意外

    只是我走到了房间门口,准备要开门进去的时候,阳台那边突然传来“砰”

    的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道女人的痛呼声。【神网址出来吧,yibanzhu.com】

    可是此时三楼同一层楼的房间几乎都是暗沉一片,已经没有丝毫的灯光从门缝透出来,应该是都睡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不会又来一个鬼故事吧?

    诶,等等,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像是……

    我靠,妈妈!!!!

    突然惊喜的我一口气冲了过去阳台,发现阳台右边的浴室灯光开开,门上的玻璃隐约有着一个人影闪动。

    于是我在门外叫道:“妈妈,是你吗?”

    “小枫?”,门里面传来了妈妈欣喜的声音,不过我却从声音中好像闻出了一丝无助,和无奈的意味。

    果不其然,我就知道,妈妈爱干净的毛病即便来到农村也不能忍受没有洗澡就上床睡觉。原本我和妈妈的打算中,参加完寿宴下午就搭车回去的,所以并没有带换洗的衣物。我还以为妈妈会因此忍受一下的,没想到,妈妈的洁癖会如此严重。

    “妈妈你怎么了吗?”,我有些急切。从刚刚传来的碰撞声还有痛呼声,妈妈应该是在浴室里出了什么意外。

    “我刚刚洗澡不小心碰掉了洗手盆的肥皂,踩到滑倒崴到脚,现在痛……到站不起来了”,妈妈讲着还停顿了几下,耳朵贴着门玻璃我能听到妈妈倒吸凉气的痛呼,看来摔得不轻。

    “那怎么办?我该怎么做……不如我进去扶你?”

    “别……你先别进来,我……你等一下……”

    妈妈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只是得知妈妈扭到脚的我,根本没有去思考妈妈的声音里透露出来的娇羞韵味。

    “啊,妈妈你说什么?现在到底怎么了——”

    我紧张得不断地在疯狂扭动浴室门的门炳,只是妈妈反锁了浴室的门,我无法轻易打开它。

    “不管了,妈妈,我进去了”

    说着,我加大了手劲,紧急之下,我不自觉地涌起了八极拳的意蕴,顿时手背的青筋暴起狰狞可见。刹那间门炳便“扣扣”作响,仅仅片刻儿,门锁就被我弄坏掉。

    “等等,小枫,你,不能,进来!!!”

    “啊——”

    在冲进来的瞬间,就听到妈妈大叫。我连忙走过去捂住妈妈的嘴巴,轻声说道:“妈妈,你想把其他人统统都吵醒吗?”

    听到我的话后,妈妈顿然醒悟,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这不是自己家,还有其他人在呢。

    只是停下来的妈妈,怪异的看着我,我也奇怪的看着她,不明所以,当我和妈妈的眼神对接的时候,妈妈突然闪避开。

    这时我才骤然回神。只见此时的妈妈正瘫坐在浴室的地上,一丝不挂,一手遮掩住胸前难以遮掩的豪乳软肉,中间夹杂着一道幽深沟壑,一手架在两腿之间,似乎在遮掩什么,是什么我想是男人都懂。

    肤白胜雪,凹凸有致的身材没有丝毫的赘肉,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紧紧合拢,浑圆的美臀成熟的风情。娇艳欲滴的两抹嫣红,随着水滴没干,水珠顺着黑亮秀丽的发丝垂垂滴落,晶莹水泊漫布在妈妈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产生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妈妈将头掩埋在胸前,似乎不敢面对我。作为一个母亲,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简直让妈妈羞怯得想自杀。

    只是你以为我会因此变作猪哥模样,色咪咪地意淫妈妈,那么你就错了。我并没有那样子做,而是弓身将妈妈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浴室往房间而去。

    一路上我都没有开口说话,妈妈也任由我抱着,没有反抗,也没有多言。甚至在看向我的眼神中带有一丝讶异。

    妈妈虽然保守不善打扮,平时总爱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正因为如此,妈妈非常清楚她的身体对于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不是自恋自夸,妈妈确实有骄傲的资本,所以她很清楚她这具身体有多诱人,尤其是对于青春期的男孩,绝对有让人产生犯罪的冲动。

    可是她却从我的眼睛里面看不到丝毫的淫秽色欲的意思,有的只是浓浓的关怀与紧张,这让她很是感动,她以为自从那一次后,我会将她当成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妈妈。她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可能是惧怕会令我产生什么别样的念头。

    乱伦这个字眼,对于妈妈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她真的很怕我若是对她产生超越母子之间的情感,她该如何面对,如何抉择跟我的关系,一想到这她的心总会不自觉地乱了,这才是她最害怕的地方,因为她的心里面居然有一缕期待……至于期待什么,她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她恐惧,忌畏,她知道一旦接受了那种想法,必定会……铸成……大错……

    妈妈静静地待在我的怀里,不敢看我,干脆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又如同蝉翼般轻微地颤动,好像两只灵动的蝴蝶在倩倩起舞。

    从浴室到房间的这段过程,我没有特意低头去观看妈妈诱人的胴体,同时双手也中规中矩,没有借故抱着妈妈揩油,即便妈妈稚嫩的肌肤雪滑无比,还有丰若有余柔若无骨的丰满腴肉,难以想象的柔软手感,就跟灌满水的气球一样,摸起来,噢,原谅俺词穷了,说不出那种feel。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定力何时变得这么好了,只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我想起,我都会捶胸跺脚,悔不当初。居然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将裸身的妈妈轻轻地放在了床上,随后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当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是多了一个箱子,这是我跑去问二舅公拿的医药箱,原本二舅公准备要下床睡觉的了,好在我运气好,要不然凭二舅公今天喝了一些酒,一旦睡下去很难叫得醒。在二舅公听闻妈妈在洗澡时摔倒后,紧张得差点要冲上来看顾妈妈,被我阻止了。

    开玩笑,妈妈现在什么衣服都没有穿诶。

    我跟他讲,说妈妈没什么事,只是扭到脚而已,我就是来拿点药酒帮妈妈擦一下。都这么晚了,舅舅阿姨表格他们都睡了,万一惊醒他们就不好了。今天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二舅公你也很累了,二舅公你就先去睡吧,我来照顾妈妈就可以了。

    于是经过我的万千劝说,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终于把二舅公劝回去,然后问了二舅公药酒放在哪,这才是我来找二舅公的目的,要不然我何必扯淡那么久。

    我拿着药酒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十多分钟了。然而我一开门,一下子让我愣在原地,只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去的太久了,见我不在,于是便放开了手臂束缚,让其胸前的那对丰挺巨乳彻底释放出来,妈妈的奶子是属于那种浑圆型的,两只大肉球圆圆的,不同于木瓜型的让人看起来有着垂钓干瘪的感觉,而是涨满得几乎霸占了妈妈胸前的所有位置。亦然加上以妈妈的年纪令人难以置信,不输给少女的坚挺。

    尽管妈妈此刻用手放在身后支撑着身体向后微微倾斜,那对巨乳都依然违反了地心引力的定律傲然挺立在空气中。然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更让人目裂猛吞口水的是,妈妈的奶子中间那两点嫣红,较小红嫩的小乳头,虽已不复少女那般粉嫩,却仍然如同当季的春后小草莓,娇嫩可口,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下去。

    妈妈的乳晕不算大,相反,以妈妈的傲人尺寸来说,算是比较小的了。妈妈的乳晕相比于乳头,颜色淡了一点点,朴素平淡,印徵着妈妈的性格,犹如一朵盛世幽兰,只会在夜晚开放与世无争,不与百花争艳,却不输给任何一朵十大名花。

    我杵在门口看得眼睛都不眨的。

    只是可惜,妈妈没有打开双腿,也难怪以妈妈的性格,要她主动打开双腿,我看连爸爸都做不到,之前看爸爸和妈妈做爱的时候,都是爸爸去掰开妈妈的大腿方才能直捣黄龙的。不过妈妈没有刻意去用手遮挡,在妈妈纤细的蛇腰,平坦的小腹下面,一块黑暗地带微微向外面扩张的阴毛。霎时勾引得我不禁心头一阵火热,恨不得冲过去将妈妈的双腿掰开,将那块神秘地带一探无遗。

    “小枫——”

    妈妈在见到我突然进来时,微微一愣,紧接着

    想到什么,一时间手足无措,神色慌张地连忙用手臂遮挡住自己的私密地带。然而当她再抬起头来,看到我居然杵在门口,眼睛眨都不眨地觎着她的胸前。

    这臭小子怎么可以,我可是你妈妈。居然一直盯着自己妈妈的奶子看,还在看……看这么久还不够吗……

    “咳咳”

    陈淑娴实在是受不了自己儿子的炙热目光,迫不得已唯有亲自开口叫动我。

    “噢,妈妈,嘿嘿——”

    妈妈故作咳嗽的声音,终于将我从香艳中拉了回来,顿时脸红红不好意思地干笑两下,硬着头皮把心头的窘促压下去,大步地走过来妈妈身前。

    “额,妈妈,我……帮你擦药酒吧”

    “嗯……”

    得到了妈妈的应允后,我便蹲了下来,抓住妈妈扭伤的其中一只脚,此时我才发现,妈妈脚裸的关节处肿了一个大包。如此可爱的小脚丫居然伤成这样,看着都心疼。

    “啊!!”

    我仅仅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妈妈便痛到花容失色,看来问题严重了,扭伤得不轻呀。应该伤损到筋络了。

    “妈妈忍着点吧,这已经损伤到筋肌腱了,可大可小,要是一个落不好,可能会导致残疾”

    在我说着,抬起头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是看到一幕,让我浑身发热,鼻子一阵热燥,貌似有什么液体正在酝酿。

    因为妈妈挡在双脚处的手臂,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不在,可能是刚刚我触碰到妈妈脚裸的伤肿,痛到她不自禁地将身子往后仰,于是妈妈的手就必须作为一个支撑,这是人的惯性,在习惯了平时有衣服的情况下,即便在没有衣服的时候,虽然意识上会害羞想要遮挡,但是痛觉洗刷了妈妈的理智线。在惯性的冲动下,人的本能可不会管有没有衣服遮羞。

    尤其是我蹲着的位置,加上抓住妈妈的一只脚,导致妈妈想要合拢双脚也做不到。巍然就有了我现在看到的视觉盛宴。

    神秘的黑色地带,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根一根的阴毛,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然而在妈妈的浓密耻毛笼罩下的,正是我曾经做梦都想回到的神圣圣地,也是我出生的地方。

    这个地方我曾经看过,我是从这里来到这个世界,然之前不久又回去过一次。

    正是那一次,其中的滋味让我毕生难忘。无数次我都曾经幻想过想要回去一次,即使不能回去,也期望能够再看一次。没想到幸福却是来得这么突然,妈妈的阴户真的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与我想离仅仅不到一米的距离。

    一条细微的肉缝裂在了中间,些许比较长的阴毛毛丝环绕,两片红嫩嫩的小阴唇掺夹合拢,把令人迷醉的小屄洞埋在肉缝深处。妈妈的小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屄,近段时间因为我的改变,徐胖子以为我出了什么事不正常了,于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不少无码珍藏AV,看得我那叫一个过瘾啊。然而也让我见识到了不少女人的小屄。

    虽然妈妈的小屄不是我见过最吸引人的,但却是我见过中最漂亮,最令我有感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我出生的地方的缘故,我对妈妈的小屄有种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别样情怀。

    只是可惜,妈妈的小屄并没有如同她的奶子那样有特色,妈妈的小屄是属于很平凡很大众的类型,外面的阴唇比较厚,如果没有主动去掰开,是不可能看得到里面的屄口的。不过在我心里,妈妈的小屄平凡却有着独属于它的美,没有AV里面展现出来的什么蝴蝶屄啊,梅花屄,鲍鱼屄那样对男人有种致命的诱惑。

    妈妈的小屄看似没什么特色,但和妈妈有过一次露水之欢的我是最清楚不过了,看似人畜无害平凡无比的阴道,真正的玄机可是在里面啊,这都是后话了,以后在慢慢解说。

    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妈妈那两片肥厚的阴瓣肉中间好像有什么在晶莹发亮,待我认真一看,竟然是一层津液附着在上面。经过徐胖子多番熏陶的我,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纯洁

    щщщ.0壹ъz.ňamp;eacute;amp;tau;

    懵懂的少年了,在众多AV女优的无私传授下,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是女性兴奋时生殖器才分泌出来的一种液体,方便性交时作为润滑,在色情界简称为淫液。

    妈妈流淫了?兴奋了?为什么?不可能啊,难不成是想到爸爸了吗?在我印象中妈妈可不会是容易产生性方面冲动的女人,更何况此时都扭到脚了,痛到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想起他的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这个念头一产生,连我都吓了一跳,连忙否认是自己异想天开。尽管我心里在不断地抵触和否认,但是却有着另外一个声音再告诉我,我的想法恐怕是正确的。

    只是此时妈妈从痛感中回过劲来,却发现我的目光呆滞木然不动,然之感到些许疑惑的妈妈顺着我的目光方向低头一看,顿时瞬间合拢双腿,并且一手轻轻地巴开我的头。

    “小混蛋,在乱看哪里啊”

    “我……”

    伴随着妈妈羞怒,我不知该如何应答,作为人子居然对自己的妈妈心怀不轨,不但偷看妈妈的私处,还对其中想入非非。

    “你什么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作为一个男孩子,要尊敬女性,不能做出轻薄的举动。你居然还敢对妈妈……看来妈妈太久没没有骂你,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

    “你……”

    其实我更想说,既然你怕人家看,为什么不拿被子遮一下呢,如果是怕放开手会被我看到,那么我刚才出去这么久,足够你裹上几层都够了啊。

    这个问题恐怕不止是我想问,所有看这篇文的读者都想问,就连作者大大也想知道啊。为什么?可惜,这个问题可能只有妈妈自己才能解答了。

    “呼”,无力辩答的我,垂头丧气地叹出一口无奈。

    顿时被妈妈教训一顿的我,好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不敢出声,低着头拿起妈妈的脚滴了一点药酒涂在妈妈晶莹洁白的玉足上。

    “嘶——”

    我的手指才刚刚放上去,我自认为我的动作已经非常轻盈了,可是妈妈还是倒吸了几口凉气,全身都变得很紧绷。脚趾顿时卷成一团,想要借由紧握的力道来抵御痛楚的蔓延。

    “对不起啊妈妈,可能是我太用力了”

    “……没事”

    “那我继续咯,妈妈你忍着点”

    妈妈的这个情况还真是严重,如果不好好处理,留下病根以后可能会风湿的。

    只是扭伤过的人都知道,尤其是第一次扭伤,其中的滋味简直痛不欲生啊。像妈妈这样第一次扭伤就伤到筋骨里面的,不痛死才怪呢。

    好在此时在妈妈身边的人是我,我是谁?吴氏八极拳的传人,吴爷爷是谁?

    一个单凭针灸就能把我的过剩阳气封存的老中医,会是个简单的人物么?即便我当时还小,而且跟吴爷爷大多数都是在学习八极拳,但是在吴爷爷家耳熏目染,可不是混假的。

    ╔寻amp;times;回amp;sect;网?址╗百?喥△弟╮—amp;xi;板?zんamp;ugrave;⊿综ˇ合amp;deg;社╓区amp;there4;

    小小的中医推拿难不倒我的,况且吴爷爷经常会在响午时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一天里阳气最重的时候,帮助我疏导阳气,而吴爷爷所用的手法正是中医推拿。

    别以为里面没有考究的哦,真正的中医推拿可不是在路边XXX店所说的那种推拿,真正的中医推拿对手指的姿势,力道还有观血,都是有种非常大的学问在里面。至于是什么自己去查,本书不是都市医文,在这里就不详细写下去啦。

    我的拇指和食指夹出了一个空洞,然后食指与后面三指合拢,在妈妈玉足的脚裸肿块出轻轻张开,划了一圈。

    “嘶——”

    一开始妈妈还是忍不住痛楚,反射般的想要缩回脚,不过却被我的左手紧紧抓住。痛是肯定的,即使我再于心不忍,都必须狠下心来,长痛不如短痛,万一脚出什么事将会更加麻烦,甚至有可能会连累到妈妈下半辈子。

    在我的连续“摧残”下,此时的妈妈早就痛得顾不得什么走光不走光的了。

    架在胸前的手臂也都用来扶挺身子,抓住床单的手指几乎要刺破里面的棉花。失去了依靠的两团颤巍巍的乳肉任由在空气中抖动。

    而我也没有如同预料中的,会趁机看个过瘾。满头大汗的我根本顾及不了边缘的美景,为了要控制力道可以把肿块疏开,又不使妈妈的疼痛加剧,我必须得小心翼翼,把握好每一分细节,准确妈妈的血管筋脉。

    再我的努力之下,妈妈可算是消肿了,不过要真正痊愈还需要休息疗养几天。

    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做完这一切,我几乎要累得晕倒,瘫坐在地上,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松了一口气。

    “好了妈妈,你的脚没事了,再休息几天不要剧烈运动应该就没事了”

    “……嘶呼”,妈妈也深呼吸了几下,看了看自己的金莲玉足,似乎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虽然脚上还是余痛未消,但是至少脚裸的肿块已然不见。见此妈妈总算挤出了一丝笑容,接着扭了扭脚掌,不过我刚刚只是帮妈妈推拿消肿,让气血流通而已,并不代表扭伤就这么好了。于是妈妈一扭脚,霎时便痛得龇牙咧嘴。

    我在一旁看到妈妈自作自受的样子,不禁偷偷一笑。却是被妈妈注意到了。

    随即一道杀死人的激光射来,把我歼灭成黑炭。“笑什么笑,很好笑吗?”

    “妈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就不会死”

    然而讲完这句话后,我就后悔了。我在干什么啊,我说的人是妈妈,妈妈诶,我是在找死吗?死了死了,这下子妈妈恐怕会把我撕了吧。看来这段时间妈妈对我的宽容,让我卸下戒心,过于纵容了。

    果不其然,妈妈的眼神突兀变得凶狠,闪闪烁烁的瞳光在我眼里兼职就是杀人光线。

    “臭小子,找死是不是?”

    “额……妈妈,我……”,这个时候必须要使出绝招才行,那就是果断认错。

    千万不要拖泥带水,众多孩子王的先辈用痛与泪证明了,忤逆父母的都没什么好下场的。反正在认错的道路上我又不是第一个,面子?尊严?去他妈的面子尊严。

    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白,保住小命最重要。

    由此可知,妈妈在我心里积威已久,即便我再怎么改变,埋藏在我心里深处扎根的恐惧,是永远都无法消除的。

    “给我过来!!!”

    “妈妈,我错了还不行吗……”

    “过来!!!”

    妈妈坚决的语气不容我反对。无奈,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早死晚死都得死,长痛不如短痛,希望妈妈能看在我这么努力帮她擦药酒的份上,对我的耳朵摧残得轻一点。

    我踟蹰踟蹰地慢慢移动,近乎是挪着走的。

    “快点——”

    唉,死就死吧。顿然我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眼角硬挤出了一滴泪花,仿佛在告诉世人,妈妈这种生物,实在不是我等普通凡人可以亵渎调戏的。再见了,我的人生。

    妈妈也看到了我大义凛然慷慨赴义纵死无悔的样子,暗自无语。这孩子是电视看太多了是不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为国出征保家卫国呢。这熊孩子,没救了。

    对此妈妈翻了翻白眼,不过她还是不会这么轻易饶过我的,伸出手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将我整个人拉着在那里甩。

    “啊……妈妈,我知错了,别啦了,要断了”

    “再笑啊,装什么装”

    最后把我甩到了床上,如果不是脑侧传来一股热辣辣的感觉,我都以为我的耳朵已然不在我的身上了。哇靠,痛死了。

    “喂喂喂,噢——”

    从床上弹了起来,扣了扣耳朵,不断地在测试我的耳朵功能有没有失灵。然后捂着耳朵一脸幽怨的看着妈妈。

    看着我这副模样,妈妈“扑哧”一声笑出来,似乎心情舒畅了许多。之前扭伤脚的阴霾一扫而空,宛如连脚都不再痛了一般。

    “哼,妈妈,要是我耳朵坏了,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就怎么办咯,要是不能用了,就把它切下来,正好给你爸浸酒”,妈妈“咯咯”一笑。顿时像冰山融化了般,大地回春,漫天花雨。

    “你……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妈妈,竟然会想割掉自己儿子的耳朵”,我瞪大眼睛委屈地说道。

    其实我是故意这般做的,想要逗妈妈开心可不简单啊,想要融化妈妈这座灭绝冰山更不简单,得讲求智慧。额等等,貌似也不对呀,至少有一半是这样吧,另一半是真的疼,也不全然是演戏啦。

    只能说,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是因为爱你我才选择表演,这种成全……

    “不给点教训你,都不知道天是什么颜色的”

    只是妈妈又忘了,她貌似现在好像是赤裸的,浑身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两只人间胸器乳肉荡荡,搭配娇艳欲滴的点点红晕,美艳动人的风韵引人遐醉。曾经在我的印象中只要颖姨妈才是妖精,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妖精是妈妈。平时严谨肃容,私底下展现出无尽风情,比起明着骚的女人,这种更让人无法拒绝。单单是观感的改变带来的快感,就已经无法言语了。

    “呃……妈妈,你……走光了……”,其实我是不介意多看一会儿,寂然我突兀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于是露出一道怪异的笑容盯着妈妈的奶子用眼睛疯狂地在妈妈身上肆虐,侵略着妈妈的每一寸地带,似乎不把妈妈看穿誓不罢休。

    “嗯?”

    亦然妈妈在听到我的话后,稍微一愣,随即低头一看,自己一直羞怯不敢示于人前的超级巨乳,此刻居然正在一抖一抖的颤动着乳肉,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旋即下意思地想要大叫,不过妈妈临危不乱的理智却是此时发挥了作用,知道此时已是深夜人静,若是大叫恐是不单单止吵醒二舅公等人,整条村都会被吵醒。于是压制下想叫的冲动,迅速用手臂横杠在胸前,遮掩住那两点,显然妈妈也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胸围的尺寸呐,明白不是单凭一条小小的玉臂就能遮挡得住的。

    抬头就是个一记充满杀气的眼神,霎时妈妈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督视着我。

    奇怪的是,被妈妈这么看着,我却是没有害怕,反而眼珠子胡乱转撇撇嘴道:“又不是我想看的”。

    “你说什么!!”

    “就是嘛,是妈妈你自己没穿衣服啊,而且奶子又这么大,一直在晃,想不看到都难”,我嘟着嘴漫不经心的说道。

    妈妈满脸寒霜的看着我,上气不接下气,胸口的那一对胸器同时也是气得一颤一颤的,要不是妈妈的手臂一直在压制着,恐怕已然跳出来了吧。

    “你还说!!”

    我嘿嘿一笑,那笑容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况且又不是没有看过,甚至我还……”。

    不是我不敢讲完,而是我话音刚落一半,妈妈就如同凶狠的饿狼般扑了过来,掐着我的脖子。

    我没想到妈妈扭伤了脚居然还这么灵活,而且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妈妈竟然不顾身体的走光。

    只是此刻的

    ^w`w'w点0'1^b`z点neamp;quot;t

    我根本没心思欣赏妈妈美艳的胴体,我都快被妈妈给掐死了。在这样下去,恐若就是明天的新闻头条,某儿子因为偷看母亲走光的身体,而被母亲恼羞成怒活活掐死。

    “妈……妈……你又……走光了……”,我试图借此摆脱妈妈,可是现在的妈妈就跟被触怒的狮子一般,想要惩罚我这个不听话的小狮子。

    可不,妈妈在听到我的话后,不单止没有停下,反而分开一只手在我腰间软肉大力一掐,顿时痛得让我后悔被生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上天,既然你让我生在有个如此美艳的母亲,却又让这个母亲如此残暴。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女人好像天生就知道男人的弱点,而且奇准无比,甚至连看都不用看,单凭感觉就能找到那块地方,次次都能掐在同一位置。更神奇的是,即使是从没谈过恋爱的小女孩亦是如此,难道女人就是上天派下来惩治男人的么?

    “妈妈……我错了……,你看,妈妈你奶子露出来了……我看到你的乳头了哟……”,被掐着脖子的我,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极其艰难。

    “哼,你不是说你又不是没看过吗,反正你都看过了,我还介意什么?你是不是还想说,你还摸过,操过你妈是不是!?!老娘我今天不弄死你,我老公就跟你姓”

    “啊——”,我艰难地向着天空伸手,想要呼救,只是……

    “啊!!!哦!!!噢!!!呃!!!”

    “妈妈,妈妈,妈妈”

    “嗯?”

    “你老公不就是我爸么,我本来就跟他姓的啊——”

    “噢,啊!!!!”

    刚说完就被妈妈一记暴力锤击,瞬间整个人在床上被打到弹起来,全身痛到怀疑人生。

    夏鎏枫,享年十六岁,卒。

    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狂乱中抓住了妈妈的手臂,狠心一拉,别说妈妈现在有一只脚伤残,即便是寻常时候,亦然抵不住我的力道。于是妈妈的身子扑倒在我的怀里。

    两只柔软的肉球同样压在我的身上,最要命的是,刚刚妈妈是在压着我打的,所以她的身子稍微比较前倾,那两团丰满的乳肉撞到了我的脑门上,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伴随着乳香沁入我的心扉,宛若一道激灵游走我的全身,我能感受我身体里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正在崛起。

    我不能呼吸了,我不能思考了,噢,我快死了。

    不是憋死,也是幸福死。

    然而妈妈也是被我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到了,没能反应过来。直到……

    “你个混蛋小子,老娘打你居然还敢还手?咦?什么东西顶着我?”

    接着妈妈撑起了身子,终于让她那对巨乳离开了我,我终于能呼吸空气了,差点没被缺氧死去。现在的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电视里出车祸,大多数不是被撞死的,而是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闷死的。

    骤然妈妈感觉到有根坚硬的东西顶着了她那里,尤其是她此时处于赤裸状态,感觉特别怪异。即便隔着几层衣物,她都还是能感受那股火热,近乎要烫到她的小妹妹了。

    如果这个时候妈妈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真的是白目了,经历过人事的她,当然清楚这是男人勃起的现象。小枫他……对着我勃起了?

    虽然非常不愿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这里只有一个女人,就是她。她的亲生儿子居然对着她的妈妈起反应了。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性,陈淑娴很清楚地知道,当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勃起的时候,即是证明这个男人想要和这个女人性交。也就是说小枫他……想要跟我做爱?

    不可能的,小枫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妈妈,她不可能会对我有不轨念头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小枫……”

    陈淑娴怪异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不可思议,有难以置信,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莫名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妈妈,我……”

    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我和妈妈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双目对视,只是妈妈浑身赤裸地坐在我身上,那对丰硕的肥大乳球就这么的垂落在我的面前,看得我心头阵阵炽热。

    现在这境况真的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怎么办,总得有个人打破这个僵局,要不然得僵持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心头一横……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